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满天星辰,触手可摘

作品:《 嫡女殊妻

        “师兄”刚刚被念叨着的叶离推开木制的房门,果然看见那个常常站在窗前的身影。

        “回来了?”穆绍辙目光幽深的看着眼前的大树,头也不回“特意跑去王府一趟,找到了你想找的东西了?”

        “嗯”叶离应声,点了点头,把手中的信封递给他“悦公主的书信。”

        “那丫头也有惦记我的时候?”穆绍辙目露怀疑,看着手中的书信,犹豫着要不要打开“不会是你不想拆,特意拿来整我吧”

        他望着手里的书信,犹如盯着一条吐舌的毒蛇。

        “的确是写给你的”叶离坚定的点头。目光温和。

        “……”见他说得这么坚定,穆绍辙握着信的手缓缓将信拆开,慢慢将心里的内容看完,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真是胡闹”

        “?”叶离眼见他情绪似有些失控的样子,将他手中的书信拿了过来,一向温和平静的脸容也不禁有些失色“的确是胡闹”他顿了顿道“央国现在已成乱水之局,胤帝心中究竟何思,竟在这关头眼上要长公主来和亲?”

        莫非是没收到消息。

        “他一向如此”穆绍辙对此见怪不怪“鱼跃龙门,焉知能成?他想于这央国混乱之时来赌上一局,无非是忘不了十几年前的败局。”

        可惜翻身的仗难打,无论投于哪个皇子名下,都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穆绍辙讽刺一笑。

        长公主之事,与他毫无关系,令他头疼的,是悦儿那个捣蛋鬼,他将信放置在茶桌上“那个丫头,整天就知道乱跑。”

        和亲的队伍也是可以胡乱跟随的?难道她不知道两国一旦决定联姻的话,往往会惹出*屏蔽的关键字*烦吗?尤其是还有风国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时候。

        更何况朝中乱局,看上去已成两派之势,实际上仍然只控在央国皇帝的手里,她此番跟着长公主前来,不就是要把自己置于龙潭虎穴的最中央吗?

        穆绍辙的脸色越发冷漠“凛肃”他低声喊了一句。

        “主子”凛肃越窗而入,双膝跪地“去守着悦儿”

        “是”凛肃应声而去,空留一室余音。

        既是凛肃,那应该不用操心了,叶离不安的内心稍定,转了话题道“师兄可找着了天域峰的地图?”

        “并没有”提起这事,穆绍辙脸上的阴沉褪去,脸色渐渐平静如常“不过,找到了一个毛竹自荐的女人”

        “顾唯婉”叶离也不意外,“身在王府,却迫切想要离开的女子,也只有她了”

        “嗯”穆绍辙想到今早的谈话,不可否置。

        如此淡定,委实不是师兄的做派啊。

        叶离的目光闪了闪“师兄同意带她一同前往?天域峰可不是什么能瞎闹的地方。”

        “迫不得已”找不到地图,只能找人了,更何况他确实存了想要试探顾唯婉的心思。而且“这不是你心中所想?”

        “你竟起了要救她的心思”实在是让人感到诧异。

        这顾唯婉,就这么吸引人的注意?“我倒也成了你盘中之棋?”

        穆绍辙扬唇笑着,看着他的目光幽深如暗夜。

        以叶离的性子,不可能不知道他所了解的顾唯婉和这个顾唯婉的性子很不相同。

        “叶离不敢”

        他的确是算计了师兄,早在半个月前,重遇见顾唯婉的第一刻,他就知道了两者的不同。

        并不惧怕于他眸中的暗色,叶离也跟着淡淡一笑“一为医者仁心,看见有无辜之人即将蒙受冤屈,我于心不忍,二为……”他脸色渐渐变得冷漠“我不过只是想把这滩浑水弄得更乱一些,毕竟这世间之事,要得到,就得先付出一定的代价。”若是顺风顺水,就更加不会珍惜。

        “白舒央若是一直一帆风顺,我心里会不平衡的。况且”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蝼蚁之力,安能和狮子匹敌,我想看看白云辉在逼人的形式下,能搅出什么更大的水花来”对于仗势欺人的人,他向来不喜欢心慈手软。

        这天底下最至高无上的位置,可不是没有能力的人可以做的,只可惜“若是师兄……”他直勾勾看着穆绍辙,似真似假道“满天星辰,触手可摘”

        “若登高处,只余一人,龙椅之下,遍地白骨,这皇位要之何用?”

        如他父皇一样,皇权在手,却背信弃义,贪慕虚荣,多疑专制,为了权利牺牲所有,妻离子散,被人算计犹不自知。

        他永远不想也不会成为那样的人,穆绍辙摇摇头“若是灼谦想要,我便倾尽所能,助他一臂之力,如若不要,我倒不如就此当我的寂静质子,更加有趣。”

        还是这么坚定的回答。叶离唇角的笑意便蔓延开来。

        其实,当一个观局者也不错。只是……

        他哈哈一笑“师兄不愧一直是我所崇敬之人。”

        三年过尽,初心不改“若七皇子登基,定然是个好皇帝,不过”他盯着穆绍辙如冰一般的眉眼,一脸正经的道“若是师兄有一日愿及帝位,必不会身无一人。叶离,也会如师兄所诺一般,为师兄倾尽所有”

        总会有那么一日的,三国相扶相挡,能成一皇之人,早在五年前,他就知道只有眼前这个人。

        叶离的目光忽亮如满天星火,久久不消。

        他转了话题道“师兄何日离去?”

        “明日吧”穆绍辙手指轻点了点窗沿“天域峰易出难进,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那我为师兄备好一切伤药”叶离拍拍手中的药箱。

        “不必了”穆绍辙摇头,嘴角勾起一道若有若无的笑意来“有人会准备的”

        “谁?”叶离下意识问出口,忽然醒悟过来“顾唯婉”

        “的确是她”穆绍辙嘴角笑意加深“她与你说的不一样,聪明狡猾,机灵善变,胆小柔弱,坚强果敢,她似乎都具备了。”

        尤其是贪生怕死。

        不过……人之常情。

        “她定然会准备的”穆绍辙十分确信。

        这是极高的评价啊。

        叶离淡漠无比的眼眸抬起,正看见他嘴角露了一丝兴味至极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