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顿螃蟹引发的‘血案’(一)

作品:《 嫡女殊妻

        这真是一顿颇为丰盛的午餐。

        如果忽略她是个患者的话。

        顾唯婉看着桌上摆着的清一色各类螃蟹做法大全,到底忍不住从心里升腾出一股怒气。

        前前日是带鱼,前日是黄鱼,昨日是虾,今日是螃蟹。

        她这是打算给她摆一个海鲜大宴啊。

        瞧瞧这菜,就没有哪一盘是素的。

        要是在平时,她一定感激涕零,觉得陵南王府虽然拿她当诱饵,但好歹没在吃穿住行上虐待她,可是现在,看着这几盘螃蟹肉,她只想把它们全扣在绿环脸上。

        “绿环,你还记得我昨日和你说的话吗?”她是一个吃货,但并不想自己作死,这该死的食物多少次拖慢了她伤口愈合的速度。

        若不是前几日她刻意叮嘱过,她一定会觉得陵南王府这是有钱任性,以至于大鱼大肉到连点青菜都没有。

        多么土豪啊“你来说一下这是什么?”

        “螃蟹啊”绿环看了看桌面上红通通的蟹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傻子连螃蟹都不知道,不愧是从乡下小地方上来的。

        就这样一个蠢材,还想做她的主子?绿环不屑一笑“姑娘昨日不是说不想吃虾了吗?今日奴婢叫厨房给姑娘换了螃蟹。”

        据说这东西吃了对伤口不好,她可是专门去太医那里打听过的。

        若是顾唯婉开口吃了,谁也怪不到她身上,只能怪顾唯婉嘴馋。

        谁叫顾唯婉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呢。看见了这些平日里吃不起的东西,不心动才怪。

        而如果不吃,那可就便宜了她,这些东西可是价值连城,王爷让人专门从阳城带过来,在央都买也买不到。

        据前几日的经验来看,顾唯婉可不会去吃这些好东西。

        她满心欢喜的等着顾唯婉开口拒绝,眼巴巴的盯着那盘红通通的蟹腿“小姐若是不吃,奴婢可就要端走了。”

        这可真是,急切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她大概想要耍什么把戏她自然知道,可是这一次她并不想纵容她。

        “绿珠,去厨房把许嬷嬷叫过来。”她先前假装乖巧装惯了,倒让人觉得是软弱可欺了“我倒要问问,厨房那头是怎么说的。”

        去叫许嬷嬷,莫非是顾唯婉知晓她心里耍的小伎俩了?

        怎么可能,先前几次她不是只是将东西撇在一旁不理吗?

        绿环摇摇头,心下有些颤然“小姐是为何要请厨房里的许嬷嬷,是否这菜不合胃口,若是不合适,奴婢这就拿回去唤”

        到底是欺软怕硬的主。

        顾唯婉冷笑,铁了心要在今日给她一个教训“绿珠,快去,顺路去叫绿研给我把尹管家叫来”

        还要叫尹管家?

        绿环确实是有些怕了,见她面上露出了几丝强硬,终究是弓了身子,不情不愿开口“若是奴婢做错了什么,请姑娘明示”

        “你没做错什么”她低了姿态,顾唯婉慢悠悠的坐下来,示意绿珠去喊人,看着桌上的美食道“你不过是年纪小,就已经耳背了罢了”

        她先前说的是,她的食谱单里不要出现海腥类的海鲜食物,绿环倒是把她当傻子一样看待。

        “奴婢……”绿环想要辩解,绿珠欢欢喜喜的应了一声“好的,小姐”

        转身跑了出去。

        “你给我站住”绿环气急,想要喊住她。却发现她一溜烟便没了影子。只好回头“姑娘”

        “你可别向我求情”顾唯婉对着她勾唇浅笑。

        果然,还是做自己最爽了,真不明白这个身子的前身是怎么想的,她的待遇和自己应该是差不多的,却一点反抗的心理都没有,要不是她柔弱善良,温柔体贴,她就不必为了伪装忍了这些人这么久了。

        半个月,已经是她容忍的最大限度了,横竖白舒央要拿她当挡箭牌,她又何必为他省麻烦?

        “这些强行狡辩的话你若是要说也可以,等会让你在尹管事面前说个够,免得被拧出了府,还没人知道你的‘冤屈’”见她身子一抖,顾唯婉笑着道“我要是你,现在就会回去收拾好包裹,以免滚蛋的时候匆匆忙忙漏了东西”

        她明明是笑着,看起来亦如往日一般,温婉善良,吐出来的话却犹如十二月的寒冰,直叫人骨子泛凉。

        听她说的话,显然是打算杀鸡儆猴了。

        绿环心一震,身子一动,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小姐,饶了奴婢这次,奴婢下次不敢了”

        “小姐这两个字我可担当不起”顾唯婉的目光透过房门口,落在急匆匆赶来的尹管事身上,低了头去看她,轻声笑道“我知你不太看得起我,觉得我不配当你的主子,心里多有不服,所以想借机整我,可您忘了一件事”

        “绿环”她温柔的唤她的名字,“就算挂着个名,我也是你们这府里的女主子,主子想要处置一个奴婢,你觉得难吗?”

        自然是不难的。

        绿环面如死灰。

        这一点她很清楚。

        她之所以敢欺负顾唯婉,不过是因为这五个月来,她表现的实在是太怯弱了,无论她做了什么,她都默默接受。

        可她忘记了,顾唯婉确实再怎么说,也是她的主子,一但她想要惩罚她,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打发她走。

        更何况她身上还恶迹累累。

        她挺起腰板,直起身子,重重的对着顾唯婉磕了三个响头“求小姐饶奴婢一回,奴婢愿赴汤蹈火”

        “在所不辞?”穆绍辙想要她说出的虚话,没想到没隔许久就会在另一个人嘴里听见。

        “你现在说的也许是真话,可惜”顾唯婉微笑着将话顿了顿“我从不相信背主的奴才。”

        “……”绿环紧绷着的心跌落,身子因她的话剧烈的颤动,双手哆嗦,无力的伏在地上。

        是了

        她自认是王爷的下人,这般投靠顾唯婉,可不就是背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