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扮狗叫?

作品:《 嫡女殊妻

        下毒之人是谁,他只怕早就清楚了,这般逼问她,不是为了认证就是为了考验。

        德妃中的毒是血脂,解药是藏药阁守护兽鵺火的心头血,而藏药阁处于天域峰峰顶。

        天域峰……传说是江湖第一大派,门下弟子极多,个个皆是高手,单是守卫峰底的就有数十个人。更不用说位于中心的藏药阁。再加上天域峰险峻的峰势,变幻莫测的山道”,若没有天域峰的地形图,去了只能是自寻死路。

        但那仅仅是针对外人的,对于天域峰的弟子来说,天域峰就如同自己家一般,可以来去自如。毫无危险性。

        而藏药阁是天域峰的中心,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近,但身为天域峰峰主天显真人亲传大弟子的白舒央却定然可以。

        穆绍辙身为央国质子,与白舒央或许并无关系,但德妃娘娘虽不是白舒央的生母,却也算是他的母妃之一,德妃中毒,穆绍辙忧心如焚,不惜自己假扮叶医生,独自前往白舒央所在的府邸里搜寻天域峰的地图,却不愿意直接让七皇子开口找白舒央要借药,本身就已能说明问题。

        他在怀疑白舒央。

        如果她想的不错“此次太医的说法,是陵南王授意。”

        说不清是肯定还是询问

        穆绍辙含糊不清的应了个“嗯”字

        他果然认为此事和白舒央有关。

        按理说,他该是很确定才是。

        为何还要在她这里找原因。

        除非,此次陵南王府之行,让他又改变了对白舒央的看法。“穆皇子莫非觉得,民女是陵南王布的的一步棋?”

        顾唯婉眼眸微垂。

        如若他真的觉得此事是白舒央所做,此事也的确是白舒央所做的话。

        那么白舒央对于陵南王府(温王府)应该也是早做了防备才是。

        就算不是暗地里加派人手看守陵南王府,明面上至少也该把天域峰的地图藏于书房或者是什么隐秘的地方,以来个瓮中捉鳖或者来个后续发展。

        穆绍辙能以叶离能做到来去自如不受人怀疑,也显然没能找到这些显眼的道具,这就说明,白舒央在府中并没有加以防备。

        而穆绍辙能以叶离的身份进府,本身也说明他和叶离的关系不简单。

        叶离……是白舒央从外头请过来的,据说是央国叶神医的独生子,为人温和,却不喜与人交集,穆绍辙能和他扯上关系,说明他的身份也不是简单的央国质子而已。

        果然没有人是甘愿一直居于人下的。

        “不是”穆绍辙摇头,淡漠的看了她一眼。

        她是怎么想出这个问题的,他从来没想过。

        虽然白舒央的确是一个卑鄙无耻到会利用无辜的女人来完成大事的人,但还不至于在不顾全大局的情况下使用她这颗棋子,平白惹人怀疑。更何况他舍不得现在出手。“白舒央不会提前拿你当诱饵”

        他的确是怀疑白舒央与此事有所关联,但更主要的怀疑对象另有其人,而至于白舒央在这里面的作用是什么,大概只能到天域峰里头才能证实了。

        呵

        提前?

        这话可真令人深思啊。顾唯婉长呼一口气

        到底是知道此事穆绍辙是知情的,所以她听到这句话也不至于很是惊讶,只是觉得十分……疲惫。

        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但成为顾唯婉果然是一件再糟糕不过的事。

        举目无亲,身无所依,任人欺凌。

        还要不断在人前假笑。“民女想,陵南王在这件事里头,与穆皇子在民女的事件里头,作用是一样的。”

        袖手旁观。

        “旁观者?”又被骂了啊。

        这个女人,委实大胆的很

        刻意假装听不懂她话里的嘲讽。

        穆绍辙背过身,“明日辰时,陵南王府门口相见。”

        他倒是没有继续追问下毒的人,是他认为她不可能猜到,还是只是想看她是不是会包庇白舒央?

        若是前者,那这个问题暂且可以看做是他在考验自己的能力,若是后者,多半还是在怀疑自己,觉得自己和白舒央的关系不简单,对白舒央仍带情意。

        不过,明日辰时,陵南王府门口见?

        顾唯婉的嘴角抽了抽。

        孤男寡女,半夜三更,相见要相见在大门口?

        还不如直接在房里相见来的安全,这等于是在赤裸裸的挑衅白舒央。

        就算白舒央不在乎她,但她现在名义上还挂着白舒央心爱之人的伟大头衔啊。要是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岂不是现场捉奸。

        那些整日整夜盯着她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千金小姐们,可还不得高高兴兴带她去沉塘。

        他是觉得白舒央对她看管并不严,还是在考验她的逃跑和躲藏能力?

        明明她只有白日的时候才可以出府啊。

        嗯……不对,她近来或许确实是可以不用被林辽以保护的美名监护着了。

        毕竟白舒央那娇滴滴的心尖肉终于再次出现了,白舒央忙着去哄她,而林辽……忙着去献殷勤。

        啧啧,两兄弟喜欢上同一个女人,白舒央还要在‘她’的面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也真够能忍得。

        不知道白舒央如果发现她不见了会是什么表情。

        估计脸上会和烧锅底板一样黑吧。

        真是让人期待。

        不过眼前这个人大概是不会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的,他能这样说,总该会做些准备。

        现在她知道他问那个问题的原因,多半是因为前者了。

        看来这穆皇子也是个小气的人。

        估摸着还是因为她算计他而在心里感到不爽,故意整她。

        “不知穆皇子是以什么为信号?”

        难道是让她到那里,然后直接掳走?

        这也太多此一举了吧。

        信号?

        这个嘛,穆绍辙怪异一笑,回头看她“就以狗吠为信吧”

        “……”夜黑风高闻狗叫,相约门下不赏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命案现场呢。

        他这是嫌那个地方还不够惹眼?

        “穆皇子,确定?”

        “自然,”穆绍辙轻笑,看着她铁青的脸,觉得十分有趣“听见你的狗叫声,本皇子就立刻出来接你。”

        也就是说,他是一直都会呆在她附近的。却还要听她扮狗叫?

        我擦,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现在能领会到了。

        她为什么会去拜托这样一个无聊的小气鬼啊。

        顾唯婉后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