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一章 以一敌众

作品:《 三国有君子

        纪灵当年在淮南的袁术麾下,虽然不像是张勋和刘勋一样,乃是统兵的高手,但论及武艺和悍勇,确实是袁术麾下实打实的第一,这是毋庸置疑的。

        淮南二郡当年也是百万户计,能在这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的,纪灵自然是有他的能耐和门道,绝非等闲之人可比。

        若是黄忠今天说纪灵不是他的对手,能跟他坚持二百回合,纪灵或许寻思寻思也就借坡下驴回去了。

        问题是这死老头情商太低。

        当着三军将士的面,说纪灵在他手底下连二十回合都坚持不住。

        好人也得让他欺负疯了!

        纪灵鼓足勇气,当即上前与黄忠鏖战,今天说什么也得把这个面争回来不可。

        面对纪灵的咄咄逼人,黄忠既无奈又感慨的叹了一口气,道:“也罢,既然你这般执迷,那老夫便点拨点拨你又何妨?”

        纪灵一听这话,抬起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直奔着黄忠杀将过去。

        “老匹夫,你今天休想活着回去!”

        来到近跟前,纪灵手中的三尖刀懒腰就斩,黄忠冷笑一声,用金背大刀轻轻的一拨弄,犹如卸掉了对方的力道一样,轻巧的将纪灵的刀巧劲打到了一边,然后反手一挥,对着纪灵的衣甲轻轻一刺。

        纪灵用尽全力一刀犹如打在棉花上一样,本来就是吃惊不小,再加上对方突然回击,令他烦不胜方,仓惶躲避间,甲胄上竟然是多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

        他心中一惊,着实没想到这中年大汉居然厉害到了这般地步。

        黄忠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纵马而上,缠住纪灵,不让他轻易脱身。

        陶商见黄忠压着纪灵打,随即问赵云道:“二哥,这老家伙居然有这么厉害?”

        赵云少有的凝重道:“这黄忠确实了得,我观他的身形健硕,体态饱满,想必也是力大如熊虎之人,料其刀法想必是走刚猛一路的,但此人却另辟蹊径,出招偏偏不用强劲跟人对敌,反倒是以技巧和卸力之道为主,这门功夫可是难练!光有技巧不行,心态亦需平和……反正我是做不到的。”

        见陶商颇有兴趣的转头看向正和纪灵酣战的黄忠。

        没曾想这老头还挺刻苦的。

        赵云随即为他讲解:“你看那黄忠在与许褚和纪灵交战之前,都会轻描淡写的说些刺激他们的话,却又点到为止,绵里藏针,不像普通人一上阵便是怒骂,如此激将,不但不会让对方看出破绽,还会收到奇效……至少就目前来看,许褚和纪灵将军都被他成功激怒了。”

        陶商闻言奇道:“黄忠激怒他们干什么?所谓穷的怕楞的,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许褚和纪灵一旦发怒,招招打起来拼死费尽全力,黄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赵云一听陶商的“高论”,先是一愣,然后低头仔细的寻思了半晌,方才重重的一拍手掌,道:“真乃高论啊!精辟……就是话粗糙了一点。”

        陶商轻笑道:“话糙理不糙。”

        赵云随即为陶商解释:“不过三弟的高论,只适用于普通的武人,那黄忠的功夫偏柔,最讲究技巧卸力和心态,对方越是鲁莽,使用的力道越大,他便打的越是顺手,有机可乘……”

        陶商恍然的点了点头,道:“二哥真乃高论,陶某受教了。”

        张勋在一旁听的直冒冷汗。

        “丞相,您麾下的大将眼下已经支持不住了!你怎么还有时间在这跟赵将军品评黄忠的武义……”

        张勋的话倒是点醒了陶商。

        他仔细的观察,发现纪灵果然是被黄忠揍的快要嗝屁的样子……

        “张将军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怎么不上去援救?你和纪灵可是多年的同僚!”

        张勋闻言脸色一红。

        “我,我不擅单挑……”

        陶商鄙夷的一撇嘴。

        就烦这样的,自己本事稀松还老指责别人。

        陶商随即转向另外一人:“管亥,速速上阵,去将纪灵将军救援下来!”

        “诺!”

        管亥提刀纵马,直奔着黄忠冲杀而去。

        黄忠此刻正慢悠悠的打着,一见管亥冲杀了过来,先是一愣,接着淡然一笑。

        “怎么又来一个?你们徐州军这是仗着人多,想要欺负老夫?”

        管亥闻言有点臊得慌,抢白道:“什么人多!丞相身边眼下就剩下我们五名战将,其余的都派往水路各处与刘表主力军相抗了!我们这些剩下的兵将,数量极少也。”

        黄忠没想到管亥居然这么实诚,忙道:“多谢这位兄弟相告军情,老夫一会对你一定放水留手……留你条性命算还人情了,可否?。”

        陶谦在后阵脸都白了。

        管亥这厮是细作吧?一上阵就把消息卖了。

        简直就是猪队友,带不动的那种。

        管亥听了黄忠的话,呆立片刻,接着勃然大怒。

        “姓黄的,你他娘的居然敢骗我?……诈老子军情,我跟你没完!”

        黄忠一刀拨弄开了纪灵,奇道:“这位将军,这话怎么说的?分明是你的自己嘴巴不言,干老夫屁事?你说话讲点道理啊,谁诈你了?”

        “去你娘的!”

        管亥哪里还官的了这些,呼啸着向着黄忠冲杀过去。

        黄忠第一次碰到这等”高智商”的妖人,无奈之下却也想图个新鲜,随即以一己之力,双战管亥和纪灵两名战将,犹自不落下风。

        陶商脸上的肌肉有点抽抽,他指了指在场中酣战黄忠的管亥,问赵云道:“他这算不算是被激将了?”

        赵云也显得有些迷茫,这种外情况真是第一次见。

        这事好像真不能怨人家黄忠。

        “其实说实在的,管将军这属于自己激自己了……”

        又过了十多个回合,管亥和纪灵又表现出了力不从心之样,二人皆是气喘吁吁的,刀法和身形渐乱。

        赵云摇了摇头,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还是我亲自出手吧。”

        陶商闻言无奈道:“二哥,要不今日暂且别打了,我看黄忠这次出城也有准备,就是能打赢,咱们这一场也未必能吃下他,何必呢?”

        赵云犹豫了一下,最终摇了摇头:“不行,这等高手,我若是不跟他切磋两下,定是遗憾终身……我、我手刺挠。”

        陶商闻言,也找不出理由反驳了。

        人家手刺挠,你有什么招?

        “二哥小心,陶某给你压阵……顺便把那俩混蛋叫回来,管亥那厮,看我拾掇不死他!”

        赵云随即领命,纵马直奔着战场而去。

        陶商看着赵云的背影,心中不由有些担忧。

        荆州战将们实力的强横倒是超乎他的想象。

        眼下的黄忠,因为年纪的关系,明显比自己所知晓那个黄忠厉害不少,单以武艺而论,只怕是可以压过关羽和张飞。

        如今荆州有黄忠,关羽,张飞这三个擅战强将,若是全面交锋,还真就是不太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