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章 名扬天下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道七丈刀芒直冲高空,黑色的刀芒绚烂夺目。这是关乎生死的一刀,能否改天之命,成败在此一刀!

        第七刀当空劈下,陶然知道这时辰南已经耗尽了生命之能,这是最后一击,只要能够接下这最后一刀,他就完胜了。他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但不顾伤势,强行将自己调整到了颠峰状态,他决不能容忍自己败在一个后生的手下。

        逆天七魔刀的第七刀划破了虚空,照亮了整片广场,一道惊雷响在广场上空!

        黑色刀芒终于和陶然的青色剑气冲撞在了一起,刀芒依旧无声无息的吞噬了青色剑气。不过这一次它没有化成魔影,消散在空中,而是继续向前劈斩而去,炽烈的刀芒照亮了广场。

        陶然大惊,急忙舞动双掌,拍出一道又一道排山倒海般的大力。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过后,黑色的刀芒与青色的剑气都不见了,天地间复归清明,场内一片宁静。

        「哈哈……」场内传出一阵大笑,陶然虽然胸前被劈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伤口,但他却笑的很豪迈,很得意。他接下了逆天七魔刀的第七刀,生死一步之遥,他最终还是挺了过来。

        过了好久狂笑声才停止,陶然朗声道:「你以为身怀魔功就能够战胜我吗?哼,天真!」他转身冲着场外众人道:「此凶徒已经耗尽生命之能,死于非命,现在我将他的头颅割下来,以敬死者!」

        此刻浑身上下满是血迹的辰南依然昂然立于场内,强者气势依在,但他的双眼却早已经闭上,身体再无任何生命迹象。

        「哥哥……」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呼,小晨曦硬是挣脱了杨林,从远处跑了回来。大战过后,坑坑洼洼的地面,令她不断栽倒,膝盖磕破了,小手擦破了,鲜血不断流出。但她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她磕磕绊绊的跑到辰南的身前,一把抱住辰南的大腿,摇晃着,哭喊着……

        「哥哥你不要丢下我……哥哥你快回来……」悲戚的哭声,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陶然皱了皱眉,现在他不能不顾身份,他不能当着一个小孩子的面,直接上前去割下她亲人的头颅。

        有时一瞬间可以改变一切,短暂的耽搁为辰南迎来的了宝贵的时机,天空中忽现七道魔影,如七道黑色闪电向辰南扑去。

        逆天七魔刀带走了辰南所有的生命之能,他体内一片空虚,但他并不是真的死去,他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游离在空中的生命之能,一直受他体内气机的牵引,现在流转而回。

        修道者的元婴,武者的身外化身,都是一种浓缩的生命之能,皆能够出离体外,进行攻防。逆天七魔刀就是依据身外化身的理论开创的,生命之能化身七重魔刀,出离本体,杀人于无形。

        七重「身外化身」复归辰南体内的一刹那,他睁开了双眼,两道神光自他眼中绽放而出。此刻他伤势尽愈,家传玄功自动正向流转起来,他感觉通体舒泰无比,一股磅礴的力量在他体内流动着。

        他终于打破了修炼的壁垒,使修为再上一个台阶,现在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三阶大乘之境,比之先前的三阶初级境界高上了太多。他目前的功力和刚才逆转玄功时相差无几,当然肯定不能够和施展逆天七魔刀时相提并论。逆天七魔刀透着玄邪,不能够以常理度之!

        「晨曦乖,不哭!」辰南一把抱起了小晨曦,脸上满是灿烂的笑意。

        小晨曦一阵发呆,而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放声大哭起来。这一次她是痛痛快快的哭,不再是悲闷的呜咽。辰南不再劝阻,令她尽情的发泄着。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我以为你丢下晨曦不管了,呜呜……」晨曦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生怕一松手,辰南就消失不见。

        辰南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直到好久小晨曦才停止哭泣。

        当七道魔影冲向辰南的一刹那,场外所有人都呆住了,好久之后他们才回过神来。此时此刻场外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着辰南,他竟然死而复生,这实在对他们冲击不小,太玄异了!

        杨林激动不已,他所看好的年轻人又给了他一次惊喜,在他的身上不断有奇迹发生,他发自内心的高兴。

        龙舞一阵失神,今天发生了那么多的意外,她感触颇多。

        陶然不敢相信的望着辰南,他实在不明白,为何眼前这个青年如此「强悍」,竟然能够死而再生!他有一股不真实的感觉,非常怀疑自己陷入了梦境。然而就在这一刻辰南抱着晨曦已经向他走来。

        辰南已发现,经受完逆天七魔刀的重创之后,陶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已虚弱不堪。

        「嘿嘿……」辰南冷笑着。

        陶然暗暗叫苦,以他的身份实在不好大声呼救,但若不出声,他绝对难以接下辰南的一击。

        仙武学院的那一百多名高手中有人发现了异常,急忙救援而来,但已经晚了。辰南一掌轰出,陶然惨叫了一声,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了,接近五阶境界的前辈高手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轰击的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绝世高手竟然被一个年轻人打败了!这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但这却是事实!

        一位青年高手的崛起!一位前辈名宿的陨落!今日一战辰南注定将名扬大陆!

        陶然一边口吐鲜血,一边断断续续的道:「杀了他……决不能够让他活着离开这里……否则二十年后再无人能够制他……」

        一百多人瞬间将辰南围困在了中央,悲剧似乎又要重演。但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龙啸在广场上空响起,比之飞龙的啸声不知要响亮多少倍,宛如天雷一般震耳欲聋,巨大的咆哮声传遍了整座晋国都城。

        广场之上所有骑兵的战马都在一瞬间瘫软在地,所有骑兵皆摔落马下。众人一起仰头观望,只见高空之上俯冲而下一道灰褐色的影子,影子越来越近,一头两多丈的小龙降临到广场上空。

        辰南脸上露出喜色,龙宝宝竟然寻到了这里。小晨曦也高兴的笑了起来,她冲空中挥着小手,叫道:「小龙龙……」

        龙宝宝看到辰南满身血迹,它明显现出了怒意,又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咆哮,震的那些步兵、骑兵倒翻一地。

        所有人都看出了小龙的不凡,恐怖的咆哮,龙之王者的气势,「五阶圣龙」这四个字在所有人心中闪现而出。

        围着辰南的一百多位高手不由自主向后退去,小龙俯冲而下,降落到了辰南的身边。

        杨林看到圣龙艾米来了,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小龙的可怕,小龙绝对可以从容的带着辰南离去。趁着混乱之际,杨林转身冲出了重围。

        辰南抱着小晨曦跃到小龙的背上,小龙再次一声咆哮,巨大的啸声震的场内众人气血翻涌,许多人瘫倒在地。

        龙宝宝双翼一展,荡起一股猛烈的狂风,广场之上,顿时沙尘蔽天。它双眼射出两道神光,呼地一声飞了起来,向仙武学院那一百多名高手冲去。

        这些人虽然都是真正的强者,但面对五阶圣龙这样恐怖的存在,所有人脸色都变得煞白。众人慌忙举起刀剑,对着俯冲而来的小龙,防止它近身。

        然而,龙宝宝的可怕实力,远非他们所能够了解的。它浑身上下坚若精钢,人间刀剑难以伤身。

        不过小龙似乎并不想造杀孽,只是贴着众人的头顶盘旋了一圈,它的双翼就像神兵宝刃一般,锋利无比,所有高举的刀剑,都在刹那间被削去半截,散落一地。

        龙宝宝再次咆哮,这如同天雷一般的啸音,似乎在警告着众人不要轻举妄动,而后它冲天而起,停在广场上空俯视着众人。

        辰南冷声冲下方喊道:「你们是否还想围攻于我?」

        陶然颤颤巍巍的用手点指着辰南,恨声道:「辰南你少要得意,等我伤势尽愈之后,定然远赴楚国,取你性命。」

        辰南冷笑道:「你脑子烧坏了?这种情况下不赶紧躲起来,还敢站出来说场面话,真是自寻死路!辰某虽非大奸大恶之辈,但也决不是迂腐的呆君子,我决不会为自己留下隐患,老匹夫今日你死定了!」

        在辰南授意之下,小龙俯冲而下,如一道电光般来到了陶然的近前。辰南挥右手直劈而下,一道金色锋芒瞬间将陶然劈为两半,接近五阶境界的绝世高手就此毕命。陶然可谓死不瞑目,竟然死在了一个实力远弱于他的后辈手中。

        场外一阵大哗,今日发生了太多的意外,震撼一重接着一重。绝世高手竟然死于一位年轻人的手中,每一个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远处一阵大乱,又有一百多名仙武学院的高手赶到了。他们正好看见辰南劈斩陶然的情景,这些人虽然隐隐约约间感觉到小龙有些可怕,但并没有多想,丝毫不知那是一头不同寻常的圣龙,不知谁大喊了一声:「杀了他,替陶前辈报仇!」

        「杀了他!」

        「拦住他!」

        「不要让他离去!」

        ……

        无数人抽出兵器,对空中的辰南叫喊着。

        辰南冷冷一笑:「谁能阻我?!」他命令小龙俯冲而下,劈出一道又一道的炽烈的剑气,断刃纷飞,鲜血飞溅,许多叫嚣的人被剑气洞穿身体,死于非命。

        与此同时,小龙似乎怒了,张嘴喷吐出一道巨大的闪电,当场有十几人立刻化成了飞灰。这样恐怖的实力不要说地面众人,就是连对它有所了解的辰南,也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余者心惊胆战,再无人敢叫嚣。

        辰南震惊过后,驾御着小龙飞到高空之上,冲下方喊道:「今日之战,有目共睹,是是非非,众位心中有数!辰某不想多说什么,现在我要离去,还有人想留下我吗?」

        广场之上鸦雀无声,无论是那个为儿子报仇而来的中年将军,还是仙武学院的众多高手,皆无言而对,此时此刻实力代表一切!

        一人、一龙威慑数千人!无人敢应声!

        辰南一声大笑,驾御小龙破空远去。

        晋国都城一战,辰南威震大陆。仅仅几天时间,消息便传到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怒劈恶少,飞刀屠龙,一人独抗千人军队,逆天七魔刀斩杀五阶绝世高手,一条条震撼性的消息令辰南的声威攀升到了极点,成为最为引人注目的焦点。

        杀人魔王、浴血修罗等各种称号被安在了他的身上,楚国护国奇士辰南成为修炼界年轻一代中最为传奇的人物!

        辰南血战开元城,已经过去了十日,但修炼界还在谈论着当日的大战。逆天七魔刀这门玄邪的功法令所有人神驰意动,是所有修炼者谈论的焦点。

        身外化身,七重魔影,杀人无形,令身陷死境者再生。这门玄奇的魔功令东方许多古老门派中退隐多年的老古董们都感到了震动,纷纷出关,多方探察当日的详细情况。

        身外化身是许多东方绝代高手终究一生也不能够摸索到门径的神通,然而却在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上重现,这不能不让人震惊。

        当东方武者修炼到极至境界后,体质会发生改变,这时往往会有一些神通伴随出现。比如说天眼通,身外化身等。但这需要盖世的功力,需要精深的武学功底,根本无捷径可走。

        然而辰南的出现似乎颠覆了这一常理,他以三阶武者之身,施展出逆天七魔刀,七魔刀化身七重魔影,虽非正宗身外化身,但也相差无几。

        许多精研武理的老怪物们迫切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若通晓这一新奇的玄门奇功,东方武者的整体实力说不定会大幅度增长。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猜想到,施展这门奇功九死一生,正常情况下么没人愿意施展。

        不仅东方的修炼者们震动了,西方的修炼界对于辰南的表现也感觉震惊不已。弯弓射天龙,劈斩五阶绝世高手,这都是出自一个东方三阶青年武者之手,这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

        近百年来,东方修炼界似乎正在衰落,修道者很少出世,武者很少出现惊天动地的人物。反观西方,魔法与武技繁荣兴盛,各类学院到处林立。强大的龙骑士,恐怖的魔法师,一代强胜一代。

        然而就在最近两年,东方出现了不少强大的青年武者,再加上辰南携逆天七魔刀之威出世,西方修炼界似乎看到了东土古武术的的复兴,这令他们感觉有些忧虑。

        西方的修炼界不会忘记,在遥远的过去,东方修炼界曾经异常辉煌。在过去,东、西方修炼者之间没少发生冲突,有些噩梦他们不会忘记。

        在各类修炼者中最为恐怖的不是神秘的东方修道者,不是奇诡的西方魔法师,也不是至强的西方龙骑士,而是东方的绝顶武者,这类绝代高手诸多类似身外化身的种种神通不能够以常理度之。

        修炼到极至境界的东方武者,其肉体多半都已达到了金刚不坏之境,人间刀兵几乎难以伤身。此外修为到了他们那般境界,已经能够如魔法师、修道者一般直接操控天地元气。再加上种种闻所未闻的特异神通,可以说达到这一境界的盖世武者几乎天下无敌,是所有修炼者的噩梦。

        辰南的出现,似蝴蝶效应一般,令西方修炼界感到了深深的不安。许多人认为没落的东方武学即将再现辉煌,东方武者崛起的时代来临了!

        辰南浑然不知他在晋国都城血战的影响力这么大,不仅在东方修炼界引起一片轩然大波,而且强烈的震动了西方修炼界。虽然他的修为还远远未达到绝顶高手之列,但他的名字已经被许多强横的修炼者熟知。

        此时此刻,辰南正泡在温泉中,微眯着双眼,舒张着身体,一副放松的神态。他所处的环境是一处风景绝佳的谷地,虽然已是初秋季节,但谷内依旧郁郁葱葱。

        东面的芳草地中点缀着一簇簇的野ju花,看起来艳而不妖,西面是一片翠竹,清新而幽静。温泉位于谷地正正中,热气腾腾,云雾缭绕,缓缓自谷内向外流淌而去。

        辰南在温泉中舒张着身体,感觉全身上下无比舒泰,他满脸笑意的看着在谷内跑来跑去的小晨曦。

        此时小晨曦正在不远处的花丛中追逐着几只彩蝶,可能是天气已经微寒的缘故,彩蝶已经不再机敏,竟然被幼小的晨曦捉到了一只,她高兴的又跳又叫。

        龙宝宝刚刚从温泉中爬出来,此刻正惬意的躺在一片ju花丛中,眨动着一双大眼,饶有兴致的看着又叫又跳的小晨曦。

        谷内一派和谐、温馨的景象。

        当日辰南带着小晨曦离开晋国都城之后,令龙宝宝一路西行,他原本想立刻返回自由之城。但当进入楚国境内时,他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决定先行找个安静的地方隐藏一段时间,看看接下来的「风向」如何。

        他之所以这样做是有一定顾虑的,他在晋国都城斩杀豪门公子,对抗国家军队,劈死仙武学院前辈高手,一系列重大流血事件皆是他所为,晋国不可能善罢甘休。

        当时晋国还不知道他早非楚国护国奇士,若是他们向楚国要人时,楚国会是什么反应?晋国最终会有什么行动?

        辰南想先看一看事态的发展,虽然杨林说过神风学院对他绝对没有恶意,而且会尽力保护他的安全,但在这种情形下他不能够全信于任何人。

        这里距离楚国都城不足百里,是楚国有名的一片山脉,风景秀丽,景色怡人。辰南深恐当日过多的血腥刺激在小晨曦的心中留下阴影,特意选择这了这个风景绝佳之地修养。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小晨曦的心理承受能力格外强,那一天所发生的惨事似乎没有对她产生不良影响,她还如从前一般天真活泼。

        此外,辰南发现了一些特异的事。小晨曦当日磕磕绊绊摔倒几次,手脚都擦破出血,但仅仅半日后这些细小的伤口便消失了,在她的身上没有留下一点疤痕。她被妖艳女子曾经捏青,撕肿的脸颊,也是仅仅一个时辰内就恢复如初,变的光洁无痕。

        他只能慨叹晨曦天赋异禀,这绝对是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体质。辰南曾经询问她是否愿意习武,但出乎他意料是小晨曦对此毫无兴趣,根本不想修炼武学。辰南只好无奈的笑了笑,他不想强迫她做任何事,只要她快快乐乐就好。

        又过了两日,辰南出去多方打探之下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晋国果真派人到楚国要人,强烈要求将杀人凶魔辰南交给晋国,杀之以敬死者。但大大出乎辰南意料的是楚国竟然一口回绝,而且强烈谴责晋国毫无法纪,一国都城竟然被几个恶少搅的乌烟瘴气,差一点使楚国的护国奇士蒙难。

        楚国毕竟是东方三个超级大国之一,这样极力维护辰南,令晋国这样的小国没有丝毫办法。想依靠官方的力量在大陆上明着捉拿辰南肯定是行不通的,如果暗地派遣高手袭杀,极有可能会招来楚国的强烈报复。最后晋国宣布决不会放过凶手,但实际上却是暂时不了了之了。

        辰南听的目瞪口呆,他实在不明白楚国为何会替他这个「叛国者」出面,竟然这样极力维护他,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当日辰南倒反楚国,大闹楚国都城,令楚国皇帝楚瀚一直耿耿于怀。若不是老妖怪出面,楚瀚早就采取必要的行动了。

        这一次辰南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楚瀚本想就此做个顺水人情,任晋国派人去追杀辰南。但没想到在最后关键时刻,他接到了老妖怪的亲笔书信,信上的几句话令他不得不改变了初衷。

        老妖怪的话很简洁,只有寥寥几个字:此子于我来说异常重要,竭尽全力保护他!

        楚瀚看到这封信后半晌无语,他当然知道老妖怪指的是辰南,他实在不明白老人为何一次又一次的维护他。长公主楚月若有所思,她是一个修道者,对于修炼界中的种种秘闻略有了解,她有一个模糊的猜想,不过不能确定。

        辰南仅仅知道这次血战风波在楚国与晋国之间闹的沸沸扬扬,却不知道也震动了修炼界,他现在可谓是焦点人物。

        当辰南带着小晨曦要离开这里时,小晨曦明显现出不舍的神色,她仰着头摇晃着辰南的手臂道:「哥哥,我们为什么非要到外面去,外面的人那么坏,我们不再出去好不好?」

        辰南心中一颤,他一直以为小晨曦心中并没有留下什么阴影,但此刻看来当日惨烈的景象还是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要想化开她的心结,似乎需要一段时间。

        他拉着小晨曦坐到一块青石上,道:「这个世界如此之大,肯定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心性恶劣也不足为奇。但绝大多数人还是非常善良、友好的,上次只是个意外,这次出去之后你会发现很多美好的事物。」

        小晨曦偏着头,道:「真的吗,大多数人都非常善良吗?」

        辰南笑道:「真的,上次只是个意外。」

        晨曦认真的道:「可是……在那次意外当中,为什么我看到了那么多的坏人?」

        小晨曦明显还是不愿意出离大山,辰南思索着如何才能够解开她的心结。

        「唉,怎么说呢,正义与邪恶总是共容于世的,就像有白天便有黑夜一般,有些东西是无法根除的。你看阳光如此明媚,但某些角落依旧有阴影,这就是世间的法则,总有对立面,人生就是这样复杂,但你不能够逃避……」辰南说的口干舌燥,最后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功夫,才令晨曦这个小大人露出笑颜。

        小晨曦蹦蹦跳跳的叫道:「晨曦要做一缕快乐的阳光!」

        小龙载着辰南和小晨曦经过楚国上空向自由之城的方向飞去,一路上小晨曦看着大地上飞快倒退的景物,笑声与叫声不断。

        很快,一龙、二人便出离了楚国西境,进入了天元大陆中部地带的十万大山中。茫茫群山一望无际,不同地段景色各不相同。有的山脉形如刀削,奇峰林立,山势险峻,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有的山脉绵绵柔和,景色秀丽,翠峰、幽谷引人入胜。

        在距离自由之城还有数百里之遥时,辰南突然感觉胸前一阵发热,他急忙伸手探入怀中,发热之物赫然是挂在他胸前的古神遗宝玉如意。

        此刻晶莹剔透的玉如意正散发着淡淡圣洁的光辉,隐隐间有一股波动传出。

        小晨曦好奇的问道:「哥哥这是什么?」说着她将玉如意抓在了手中,但突然「哎呀」叫了声:「好烫啊!」

        辰南赶忙接了回去,对于这件神秘莫测的古神遗宝,他不敢让小晨曦随意触碰。这时龙宝宝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它扭过硕大的龙头观看,待看到散发着神圣光辉的玉如意后它的身体一颤,露出一丝畏惧之色,警惕的注视着古神遗宝。

        辰南大奇,虎王小玉看到这件玉如意时恐惧无比,此刻龙宝宝虽然没到那种程度,但明显也露出了一丝不安。这件神宝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呢?

        空中风很大,辰南大声喊道:「龙宝宝你否知道这个玉如意的来历?」

        小龙摇了摇头,一边飞行,一边不时回头警惕的观望。

        「那你为何露出一副戒备的神色?」

        这一次龙宝宝开始「咿咿呀呀」低语起来,同时还伸出一对前爪不停的比画,脸上配合着生动的表情。

        由于和小龙在一起有段时间了,辰南渐渐能够和它简单沟通,此刻看着它的「龙式表情」与比画的「爪势」,大概明白了它的意思。

        它在告诉辰南,它从来没见过这件玉如意,但它能够感受到玉如意的恐怖,其内似乎有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

        这时玉如意越来越烫,光芒也越来越明亮,小晨曦也越来越好奇,她想摸又有些害怕,道:「哥哥这到底是什么啊,我怎么感觉里面好象有个人在叫喊啊?」

        「啊」辰南大惊,急忙问道:「你听到了什么?」

        晨曦仔细倾听了一会儿,道:「听不清,好象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辰南震惊无比,晨曦居然能够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这说明了什么?玉如意中真的有一个女子不成?这太荒诞了!同时他对小晨曦非凡的灵觉也很吃惊,小晨曦竟然在他不能够感应到的的情况下听到了玉如意内的神秘声音,而他只是在睡梦中曾经闻到过一个女子的声音自古神遗宝中传出。

        这时辰南忽然发现西南那个方向,大山深处一片乌黑,那里似乎有一团黑云。万里晴空之下,仅仅有一片乌云,显得很是突兀。

        小晨曦显然也看到了,她看了又看,道:「哥哥,那朵黑云好奇怪啊,给人一股沉闷、恐怖的感觉。」

        辰南点了点头,他也有那种感觉,只不过没有多想。但当他们继续飞出去几十里之后,他发现了一丝异常,古神遗宝的温度竟然逐渐降了下来,不再发光、发热,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辰南若有所思,考虑一会儿后他对小龙道:「龙宝宝沿原路回去,我倒要看看刚才那个地方有什么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