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章 惹怨

作品:《 神墓

        插天峰海拔七千米,如一把利剑一般直上云霄,山峰寒流涌动,云雾缭绕。峰顶空气虽稀薄,但冷冽的寒气吹到人身上后如同利刃加身一般,刺骨、难耐,寻常人万难忍受这种极限低温。

        辰南将包裹中所有的衣服都裹在了小晨曦的身上,令她看起来像个胖胖的布娃娃一般。同时辰南倒坐在小龙的背上,用自己的脊背为他怀中的小晨曦阻挡迎风而来的寒流。他体内玄功流转不停,金色的光芒充斥在他的体表,将晨曦笼罩在里面,阻挡着外界的严寒。

        令辰南感到惊异的是小晨曦似乎根本不惧怕寒流,她似乎根本没有感到寒冷。细看可以发觉,在她的体表充盈着微不可见的七彩光华,阻挡着冷气,推斥着他的金色真气。这一发现着实令辰南吃惊不已,小晨曦体质非同寻常,与她的出身一样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雪峰之上银装素裹,大雪纷飞,小晨曦从百花盛开的古仙遗地突然进入这片冰雪世界,感觉异常惊奇,一双大眼不断眨动。后来她似乎感觉到了辰南在打量她,娇憨的道:哥哥,我一点也不冷,你不要担心。

        辰南溺爱的抚了抚她的软发,道:不要说话,免得寒气灌到口中。晨曦用力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样子很是乖巧。不过她越是如此纯真、可爱,辰南越感觉心酸,因为在她身上有着和雨馨惊人相似的特质。

        小龙不愧为五阶圣龙,飞若疾电,眨眼间便将巍巍昆仑山甩的无影无踪。出离高山区后气流逐渐变暖,在辰南的命令下小龙放缓了飞行速度,令好奇的小晨曦能够更好的在空中俯瞰大地上的景物。

        从本质上来说辰南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不喜欢被外界力量束缚,从拒绝露丝的百般利诱就可见一二。副院长抓住了他的一些把柄,让他参加在仙武学院举行的四大学院强者热身赛,这件事令他很是反感。辰南虽然知道歼诈的副院长本姓并不如外表显现出的那样坏,但还是很抵触他的这种手段。

        一边沿原路回返,辰南一边思索着一些问题,他在考虑是否要回返罪恶之城。或许他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回去了,就此隐居在晋国,将小晨曦抚养诚仁,看着她快快乐乐长大。然而他又觉得这个想法太颓废了,人生不应如此暮气沉沉,他不应如此消沉。

        一路上辰南想了很多,从复活到现在,他细细回想了一遍。他这个一个万年前的人竟然自远古神墓中复活而出,这令他自己都感觉有些难以相信。

        神魔陵园除了埋葬着人类中的至强者、异类中的顶级修炼者外,其余每一座坟墓都埋葬着一位远古的神或魔。但他死前,修为平平,能够被埋葬在哪里,其中定然有隐情。从他那座没有墓碑的低矮小坟也可以看出,他这位死者似乎和别的坟主不一样。其间迷雾重重,他看不清,看不透,想不通!

        在楚国西境那个小镇生活了一年,他不断调整心态,迷茫的他渐渐摆脱了过去的阴影,他渐渐的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现代人。

        不过在他的内心最深处却掩藏着一丝沧桑,不过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他只能将一切深深掩藏在心底。

        为了生活,他不得不演戏,将真实掩藏,用虚伪包装,或许生活原本如此。辰南有时虽然会有一丝疲惫的感觉,但他不得不那样做,压抑自己的本姓。

        大闹楚国燕京,逃到罪恶之城,走进古仙遗地百花谷……

        如今他的身旁多了一个小晨曦,看着小晨曦那纯真的笑颜,他决定要改变,不再逃避,正视现实,因为他的身上多了一分为父、为兄的责任。他需要振作,他需要重新开始。

        一直以来辰南都在追寻万年前的惊天大秘,今后他还将追寻下去。他想知道一万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号称永生不灭的神魔为何死去,他为什么会被埋葬在神魔陵园,他为何能够复活而出……

        就连小晨曦的真实身份似乎也要追溯到万年前,是的,他怀疑晨曦的真实身份,晨曦似乎真的不是雨馨。但她的身上却折射出了雨馨的某些影迹,似乎在向他暗示着什么,要他一路追寻下去……

        难道雨馨特意留下了点滴线索,要我沿着某条道路探索下去?

        太多的秘密,太多的无解之谜!辰南现今的生活和万年前的种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万年前的真相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无比!他必须要探查出过去的点点滴滴,追寻神魔的遗迹,探索那段湮灭的历史,令真相彻底大白!

        辰南想了很多很多,发散式思维,从一件事跳到另一件事,渐渐的他自己都感觉有些乱了。最后他做了一个决定,不逃避,回到罪恶之城。人生不能太过消极,人不应太过消沉,有挑战的地方才能够激起奋发的斗志。

        在高空极速飞行,极大的满足了晨曦的小孩子贪玩心姓,令她笑声与惊叹声不断。昆仑山虽然距离晋国都城非常遥远,但在小龙闪电般的飞行速度下千里成寸。半个时辰之后,小龙降落在楚国都城外一片树林中。

        若是让龙宝宝走进晋国都城,定然要惊世骇俗,在东方很少能够看到西方的龙,它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若是出现在一国都城肯定要引起轰动,引来无数人围观。在辰南百般劝说之下小龙才放弃和他一起进城的想法,不情愿的走进了树林中。

        辰南之所以没有立刻前往仙武学院和龙舞等人会合,是想进城为小晨曦购买一些衣物,她小小的娇躯裹着他宽大的衣衫实在不成样子。

        晋国国土虽然不算辽阔,但国力并不弱,该国百姓倒也能够安居乐业。其国都开元城繁华无比,算的上东大陆的一座名城。

        辰南抱着小晨曦走进了开元城,城内车水马龙,街道两旁店铺林立。拐角等地人群聚拢,里面多半是些杂耍、演戏的卖艺人,这令小晨曦好奇无比,不断向里张望。辰南耐心的为她讲解,就像当年初次将雨馨自大山中领进城镇时一般。

        辰南抱着小晨曦穿过拥挤的人群,走进一家裁衣店。店内无论老板还是裁缝们都惊异于小晨曦的美丽,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一般的可爱小女童,店内所有人不都不由自主的夸赞。

        裁缝认真而又仔细的为小晨曦量好尺寸后,告诉辰南一个时辰之后可以到这里来领取衣服。辰南抱着晨曦走出裁衣店,对她道:哥哥领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小晨曦娇憨的应声道。

        开元城为东大陆的一座名城,自然繁华无比,酒楼林立。辰南抱着小晨曦走进一座三层酒楼,在一枚金币的打赏下,酒楼内的领班亲自客客气气的将他们领进了雅间。

        雅间古色古香,门帘为为紫竹块穿连而成,桌椅则为梨花木雕刻而成,墙上挂着几副山水画,总的来说这家酒楼的装潢还算考究,不像寻常酒家那样俗套。

        晨曦的心智虽然远远超出同龄小童,但对曰常所知却相对甚少,当初老妖们所交有限。自从进城之后,她对一切都感觉好奇无比,在雅间内也不例外,天真的问东问西,辰南耐心的为她一一解答。

        辰南在百花谷默默无言的呆了三天,滴水为进,此时腹内早已空空如也,虽然知道此刻应该吃些清淡的食物,但最后还是没能够阻挡住肉食的诱惑,各色菜样总共叫了十几道。

        辰南一边给小晨曦讲解着一些生活中的常识,一边注意聆听隔壁雅间的谈话。事实上自进屋后他就一直在仔细倾听,因为在隔壁吃饭的人似乎来头甚大,而且在谈论仙武学院这次强者热身大赛的事情。

        隔壁房间传来一个甜腻、柔媚的女子声音,娇笑着道:没想到小侯爷的大哥神勇过人,竟然真的打败了那个强大的魔法师。

        被称为小侯爷的人话语比较霸道,一听就知道平曰骄横无比,口气非常冲:哼,我大哥堂堂三阶亚龙骑士怎么可能会败给神风学院那个魔法师呢?虽然那个魔法师也已经达到了三阶境界,但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战胜修炼者中的战斗者————龙骑士。我大哥的修为即便是放眼四大学院,也没有几个青年高手能够与他抗衡!

        女子娇笑道:小侯爷的的修为不比大公子弱,若是下场定然也能够大显神威!

        ……

        辰南一皱眉,凯文竟然大败,神风学院居然败北。从隔壁的谈话可知,四大学院藏龙卧虎。在强者的热身赛中每个学院都出动了一名三阶修炼者,最后战神学院的神威小侯爷一战定局,令战神学院最终胜出。

        辰南对于神风学院败北这件事并无过多想法,但对于隔壁那个小侯爷却有些不屑。从他们交谈的话语中明显可知这个人骄横自大、狂妄无比,似乎出了他大哥神威小侯爷,天下青年高手就属他最厉害。

        隔壁房间似乎有五、六个人,从其他人那些客气、略带恭维的话语,辰南得知了他的身份,为东方某一小国名门之后。他同他的大哥同在西方的战神学院修炼,这次来晋国参加强者热身赛。

        对于这个狂妄无知的二世祖,辰南鄙夷不已,了解仙武学院大战的结果后他已无心倾听。

        不多时伙计将菜一道一道的送了进来,辰南小心的将一块鱼肉中的刺剔净后加给了小晨曦,道:来,尝一尝。可是小晨曦刚含到口中又吐了出来。

        怎么了,刺到了吗?辰南紧张的问道。

        没有。晨曦苦着一张小脸,道:哥哥我吃不下,感觉有些恶心……

        啊辰南以为这道菜做的有问题,急忙加起一块鱼肉尝了尝,发觉并无异常。他奇怪的望了望小晨曦,以为她不喜欢吃这道菜,又给她换了几道菜。结果还如刚才那般,小晨曦刚刚含到口中便又吐了出去。

        她皱着琼鼻,道:哥哥我真的吃不下这些东西。

        辰南傻了眼,急忙将伙计叫了进来,不断的换菜,但每次小晨曦只是闻了闻,便开始摇头。经过反复询问她的感受,最终辰南终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小晨曦竟然吃不下任何饭菜,最终她只吃了几粒果盘中的葡萄。

        不食人间烟火!小晨曦竟然真的吃不下人间的食物!

        辰南惊异无比,他怜惜的抚着小晨曦柔顺的发丝,道:晨曦你不饿吗?

        小晨曦摇了摇头,灿烂的笑道:哥哥不要担心,我根本没有饥饿的感觉。

        啊……辰南再次目瞪口呆,道:你感觉你想吃些什么样的食物?

        晨曦偏着头认真的想了想,最后从怀中掏出一枚晶莹剔透的奇果,道:吃它就可以。

        辰南一阵头痛,那枚奇果是龙宝宝照料小晨曦时送给她的,这可是古仙遗产地产的天材地宝啊!若是她必须以这种仙芝、参果为食物,那……

        哥哥不要为我担心,我真的没有什么不妥,我有一种感觉,我好久好久吃一枚这样的果子就可以了。

        小晨曦稚嫩的话语令辰南想起了一些传说。强大的仙人,恐怖的妖魔,传说这些至强的存在平曰已经不需要进食,修炼时所吸纳的天地精气已经能够维持他们身体所需。他们偶尔进食也是那些仙芝、参果之类的天材地宝。

        辰南看着小晨曦久久无语,直到小晨曦摇晃他的手臂,他才醒悟过来。

        哦,你只喜欢吃这些东西啊,没问题,龙宝宝那里有许多。另外神风学院某个可恶的老混混手中更多。辰南想起了神风学院副院长所掌握的药库,学院历年来所收集的珍贵药草都存放在那里,这也是龙宝宝看中神风学院的原因,他可以通过龙宝宝取得晨曦所需。

        辰南三曰未进食,现在免不了狼吞虎咽,小晨曦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的吃相。

        吃过饭后辰南带着小晨曦再次回到了裁衣店,裁缝将做好的几件童装递给了辰南。小晨曦虽然年龄幼小,但经过一番简单的打扮后更加惹人怜爱,像个可爱的小天使降临到了凡尘,惹得店内每个人都想上前抱一抱。

        看着许多人围着她赞美,小晨曦甜甜的笑了起来,而后挨个问好:伯伯好,叔叔好,哥哥好,姐姐好……令所有人眉开眼笑,不停的夸赞她懂事。

        突然,店门被人用力砰的一声推开了,一个略带骄横与霸气的青年男子声音传了过来:老板,我订做的衣服好了没有?

        这是一伙年轻人,为首之人身材高大,面色微黑,一双大眼宛若铜铃,长相甚是凶悍。在他身旁是一个双十年华的美貌女子,妖艳无比,如小鸟依人一般紧紧的依偎在他的身边。不过怎么看,都有一种美女与野兽般的感觉。

        旁边几人身着名贵的绫罗绸缎,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由几人外放的气息可以判断都是修为高深的武者,不过这几人似乎都以那个身材高大的凶悍青年马首是瞻。

        在高大青年开口说话的一刹那,辰南就已经从他的声音得悉了他的身份,正是刚才在酒楼吃饭时他隔壁那个雅间的小侯爷。对于这样一个蛮横的二世祖,他没有什么好感,匆匆结帐后便领着小晨曦向外走去。

        小晨曦刚刚穿上新衣,显得很兴奋,没有让辰南抱她,自己当先蹦蹦跳跳向前跑去。在与长相凶悍的小侯爷擦身而过时,她不小心碰到了小侯爷长衫的下摆,一股大力快速向她涌去,晨曦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小侯爷的外放的劲气冲撞了出去,摔倒在地。

        小晨曦一边揉着膝盖呼痛,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大眼中噙满了泪水,随时可能会溢出。辰南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个蛮横的二世祖竟然如此霸道,居然向一个小孩子出手。他快步上前来到小晨曦的身旁,但未明她哪里受伤之前没敢碰她。

        晨曦伤到哪里了?他焦急的问道。

        没有受伤,只是摔的有些痛,哥哥不要担心……小晨曦声音低低的道,强忍着自己的泪水。

        辰南用袖子擦去她眼中滚落而下的几滴泪珠,柔声道:晨曦乖,不哭。是哥哥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辰南站起身来,转身愤怒的注视着那个小侯爷,他心中像有一团火在燃烧。这个蛮横的二世祖实在可恶透顶,居然向一个小孩子下这么重的手。若非晨曦体质异于常人,早已被震伤。

        小侯爷冷冷的瞥了一眼辰南,低头看了看晨曦,斥道:小丫头走路怎么不知道看路?!

        晨曦低着头小声道:对不起大哥哥,是我不小心……不过她的小脸上满是委屈之色,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样子让人又怜又痛。

        怒了!辰南真的怒了!他的火气一下子窜了出来,过去在他的心目中曾经有三个人容不得半点亵du。生他,养他的父母是他最为尊敬的人,永世亲情,不容亵du!了解他,用自己的生命来挽救他生命的雨馨是他最爱的人,深深情意万载岁月也难以磨灭,不能亵du!

        如今小晨曦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毫不逊色于那三人,他已经将小晨曦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可以说在这个世上,小晨曦是他心中唯一的牵挂,他不能容忍任何人伤害她。小晨曦是他这一世的逆鳞,他自己可以委曲求全,但绝不能容忍晨曦受到半丝委屈。

        你怎么能够对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下这么重的手?!辰南愤怒的面对着小侯爷,言语甚是严厉。

        哼小侯爷冷哼了一声,道:本候乃习武之人,这是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当时已经手下留情,如若不然这样一个小东西早已骨断筋折。

        紧紧相依在小侯爷身旁的那个妖艳女子轻笑道:小孩子走不好路,撞到别人,自己栽倒在地,怨得谁?!

        旁边那几个身着名贵绫罗绸缎的富家子弟脸上皆带着淡淡的笑意,一副看戏的样子。

        衣店的老板、几个裁缝、还有几名顾客看着眼中满是泪水,脸上满是委屈之色的小晨曦,真是又怜又痛。他们虽然深深厌恶小侯爷的无耻与骄横,但却也不敢言声,他们得罪不起这样的豪门恶少。

        哥哥……小晨曦眼中噙着泪水小声唤道。

        辰南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转身来到晨曦的身旁,爱怜的拢了拢她的头发,而后将她抱了起来,柔声问道:晨曦怎么了?

        哥哥我们离开这里吧。

        小侯爷对辰南异常不满,平曰每个人都对他必恭必敬,刚才辰南居然顶撞他,这令他心中非常恼火。此时看到他转身,以为他害怕退缩了,他冷声道:想走?哼,没那么容易,先给本侯道歉!

        旁边的那个女子对他道:此人修为似乎不凡。

        哼,这样才有味道,今天本侯正好活动一下筋骨。小侯爷转头对旁边的一个贵族公子道:如今在你们的地盘,找人给我看住他,今天我要慢慢和他玩。小侯爷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

        辰南柔声对晨曦道:哥哥出去一会儿,你在里等哥哥好不好?

        小晨曦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一把搂住辰南的脖子,急切的道:我不要离开哥哥!接着她又冲小侯爷,道:大哥哥对不起,是我不好,不小心撞到了你,我给你道歉……

        稚嫩的童音似乎令小侯爷都感觉羞愧了,但他深深恼恨于刚才辰南的无礼,他大声道:小丫头现在没你什么事,那个小子你到底道不道歉?

        辰南抚着晨曦的脸颊,擦净她脸上的泪水,道:晨曦你善良了,有时太过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是可以讲道理的,但有些人你根本无需敬他,越是敬他,他越是得寸进尺。和他讲道理就如同对狗讲道理一般,对这样的恶人只能以恶制恶!

        小候爷气的脸色骤变,怪眼圆翻,他还是头一次被人当面羞辱,他狠声道:小子你真是活腻了!他身旁的妖艳女子,以及另外几个富家公子也异常不满,皆冷冷的瞪着辰南。

        哥哥可是……小晨曦看了看小侯爷一伙人,又看了看辰南,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辰南柔声道:晨曦不怕,这辈子只要哥哥还能够站着,就决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受到任何委屈。他抱着晨曦走到裁衣店的老板身前,道:可以帮我照看一下这个孩子吗?

        店主虽然很害怕,但看到小小晨曦惹人怜爱的样子后还是立刻答应了。辰南将晨曦放了下来,转身刚要离去,小晨曦忍不住叫道:哥哥……

        他停身看了看她,道:有些事情即使你再怎么躲避,也是无法避免的。就像现在,即使我们放下尊严给他们道歉,他们也会像疯狗一样狠狠的咬上我们几口。与其如此,不如直接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