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四零章 十年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四零章 十年

        在凄冷的秋风中,辰南从一座城镇,走向另一座城镇,他在漫无目的的流浪,孤寂的身影略显落寞,虽然身躯挺的笔直,但是望着那背影,不知为何总给人一股悲凉的感觉。

        抛魔刀,弃凶戟,黯然隐退,叱咤风云的岁月,永不再来,已成为过眼烟云。纵横天地间的强者,如今已经是废残之身。

        从巅峰坠落冰谷,辰南没有发狂、没有叫嚷,面对这一切他始终默默无语,不停的从一座城镇走向另一座城镇,永不停止的流浪。

        辰南体内神力流逝的速度很快,仅仅半个月他又从第六阶境界,跌落至第五阶境界,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他处境堪忧!

        明明是风华正茂的青年,但容貌已经像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发髻间更是多了不少的白丝。辰南如今不再当自己是一个修者,他正努力融于茫茫人海中,只是他不知道在有限的岁月中还能做些什么。

        天地间开始飘落下雪花,辰南单薄的衣衫随着寒风而猎猎作响。进入寒冷的冬季之后,他经常咳嗽,时常咳出血迹。

        太古君王的七魄,完全粉碎,化成绝杀剑魄,堪称毁灭性的力量,连辰家八魂这一次都遭重创。八魂离体之后,辰南没有当场死去,已经算是一个奇迹。

        现在,他的身体确实虚弱到了极点,虽然依旧挺的笔直,但步履已经不再像先前那般稳健。

        东大陆有三个大国,西部的楚国,北部的拜月国,南部的安平国,余者为诸侯小国。当然。三个大国并非绝对霸主,因为在那遥远的北方,拜月国的国境之外,在那片大草原上还生活着一群游牧民族。

        虽然没有立国,各个部落分散居住,但这地确是一个强悍的民族,他们不时南下侵扰拜月等国。在嗜血的游牧强者眼中,南方的民族等若他们圈养的羊羔。每个时节都要南下劫掠一番。

        在这个冬季,辰南来到了拜月国,在边境附近他看到流离失所的百姓,看到了一幅幅家破人亡的凄惨场景,以及那烧杀抢掠的马背民族呼啸而去地背影,他忽然觉得在最后的生命岁月中有些事情可以做了。

        他成了一名特殊的边关老兵,头上已经有了不少白发,而且咳嗽时带血迹。本不可能被招为边兵,但是当他一拳打碎一块石碑时,他被破格录取了。

        尽管这个时候,辰南已经由五阶之境,降到了三阶境界。

        但握着久违的长刀。他感觉自己的血流在加速,那颗孤寂的心仿佛也焕发了少许活力。说到底他是一个修炼者,无论怎样刻意忘却,但是骨子里的铮铮战意。是不可能彻底磨灭的。

        从此,边境上出现一个老兵,一个不死地老兵!虽然病患在身,但是每次都从尸山血海中顽强的站起。

        冲在最前,退在最后。

        虽然,身体废残,气血虚弱,再也无法震慑天地间。但是在一次次的生死洗礼中,他似乎找到了生命的最后归宿之地。

        再也无法与黑起那般的人物大战了,但是他要让自己心中地不灭战意,活在另一片战场!

        不再万众瞩目,不再为人关注,现今他默默杀敌。

        三年过去了,这个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的老兵,眼见支撑不了多久了。

        没有人知道这个头发都已经斑白的“中年人”。曾经是那个敢与盖世君王黑起刀锋相向的风云人物。人们不会知道他曾经叱咤天地间地往事。

        在这三年中,辰南气血更加亏损。虽然死亡的吞噬有所缓慢,但是现在他神力已经彻底衰竭,战力已不过一阶。

        曾经能够徒手裂敌的老兵,现在动作越来越迟缓,身体一日差于一日,但始终不肯退离战场。边关所有军士无不心中发涩。

        一位将军实在不忍这位杀敌无数的老兵,最终身死沙场,不只一次下调令,提升他的军衔,让他远离战场,但都被老兵拒绝。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那位将军,虎目蕴泪。

        将军不知道辰南的过去,但知道他定然有着难言的往事,多少知道些他的心绪――战死沙场!

        是地,辰南要将残命留在战场。他知道不可能再与黑起一战了,但作为一个曾经震慑天地间的强者,战死是他最好的归宿,这是他最后的心愿!

        不过,最终他没有实现战死沙场的心愿。身体一日衰弱一日,最后他已经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看到那些含泪的士兵追随在他左右,为他挡刀之际,辰南黯然离开了战场,远离了边关。

        头发花白,憔悴的容貌像四十岁,衰败的身体像迟暮地老人,兵士含着热泪为他送别,辰南带着一把孤刀,默默离开,留下一道孤寂落寞地背影。

        又是三载过去了,虽然死亡的吞噬真地放缓了,但是辰南也真的非常衰弱了。现在他的体质,已经远远比不上寻常人,他走遍了整片东土大陆,但心中颇想去看看的几个重地,始终未去。

        直至第七年,他预感到岁月无多,才决定去看一看。

        神魔陵园,他本想作为最后一站。由这里而生,便由这里而亡吧。不能死在战场,也许回归原点,也是一种不错的归宿。

        但是,最终他将神魔陵园作为了第一站,既然选择默默死去,那么就让生死永远成迷吧,不让朋友神伤,不让孩子悲恸。在神魔陵园看看足矣,自有他乡埋骨处。

        第二站,他很想去昆仑玄界百花谷,但是他却不能去!最后,唯有一声长叹。

        无法去百花谷,辰南拖着衰弱的身体。来到了雁荡山,这里有着他最为美好的回忆,当初就是在这片山脉中,相逢了那个纯真的女孩。

        望着那丹崖怪石,飞瀑流泉,他默默无言。他在附近的小山村住了两年之久,追忆着那曾经的往事。

        最后,辰南唯有一声叹息。离开了雁荡山。他觉得愧对雨馨,发誓要将她复活,尽管一次次的努力,但终究未能改变什么。现在更是没有任何能力……

        还有许多地方想去看一看,但是到了如今他已经没有那样地体力了,气血亏损,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很难长途跋涉了。

        直至第十年。辰南才一路艰辛的来到了楚国都城,也许该去西土看一看。虽然知道,很有可能在一两个月后,死在路上,但是唯有不停的走下去。他才能心中平静。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或许,还未出离楚国。我就要死了吧?”辰南自语。

        秋风已尽,天地间飘起了鹅毛大雪,白茫茫一片,整片大地银装素裹,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季。

        辰南,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在冷冽的寒风中。咬着别人施舍的干冷馒头。

        如果说心中不苦涩,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曾经纵横于天地间,其威震三界。跨界大战,追杀的太古君王都惶惶如丧家之犬。

        不过,他并没有失落多久,如今这废残之身,这样地遭遇并不是最可怜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比他还要困苦不堪。

        曾经高高在上,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滋味。他到是有了一些的感悟。

        回首见,一幕幕悲欢离合,虽心有遗憾,但人生若梦,谁能一路高歌?

        皎洁的月色下,大地之上白茫茫一片。

        辰南在楚国都城外的雪地上,踩着厚厚的积雪,向着二十里外的小镇慢慢走去。路过楚都,面对这样地雪夜,他回想起了某些往事。

        当年,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他曾经与一位故人,在那个小镇一起看雪赏月。

        龙舞还好吧。

        辰南还记得,在那个雪夜,龙舞脆弱的哭泣,向他倾诉着与潜龙的种种往事。如今,生命不久矣,路过故地,他想去看一看。

        十年过去了,辰南已经沦为平庸百姓,再没有关注过仙神的事情,他已经不知道曾经的故人今夕如何。

        后半夜,辰南精疲力竭,来到了这座小镇。这里似乎没有发生过丝毫变化,简直与当日所见一般无二,这多少令辰南有些诧异。

        镇外那家客栈孤零零地矗立在雪地中,辰南来到这里之后一阵感慨。十年了!这里景物依旧,但是人却已不似往昔。

        昔日,修为未曾大成之际,轻轻一纵也可以轻易飞到房顶。今日,他只能无言的坐在雪地上,仰望着那轮明月。

        “龙舞祝你一声平安快乐。”辰南看着空中的明月,自语道:“下一站就去西大陆……”

        无声无息间,屋顶上多了一道绝丽的身影,如那广寒仙子降临凡尘一般,她轻轻坐在了房脊上,目视明月,一双眸子充满了水气。

        “十年……我在这里等了你十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半步。”她虽然没有望向辰南,话语也很平静,但眸子中分明有晶莹地泪珠的滚动。

        辰南非常吃惊,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龙舞,对方竟然在这里等了他十年!

        “你到底还是来了,终没有让我失望。”

        “小姐你错认人了。”辰南费力的站起,虽然话语保持平静,但心中却很苦涩,头发花白,虚弱的身体有些佝偻,他简直就是迟暮的老人啊,他在雪地中头也不回的远去。

        “容貌被改变过,而且衰老了,神力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气息完全大变样。但是,我知道一定是你!从你踏进这个小镇的一刹那,我就知道是你来了!”龙舞双目湿润,大声地喊道:“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站住!”

        “小姐你认错人了!”辰南踉踉跄跄向前走去,但是身虚体弱,他竟然栽倒在了雪地中。

        龙舞如广寒仙子般飞来,她无言的流泪,扶起辰南,颤声道:“为什么会这样?”

        “小姐你认错人了!”辰南想撤回手臂,但是没有成功。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龙舞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当年那个为了小晨曦,施展逆天七魔刀,劈杀五阶绝世高手陶然,敢与千军对抗的豪情男子哪里去了?!十年前那个手持方天画戟,纵横于天上地下,敢与盖世君王黑起大战的英伟男子哪里去了?!你曾经睥睨天下的壮志豪情呢?!为何不敢面对我这样一个弱女子!”

        辰南默默无语,慢慢转过了身躯,也曾经想痛哭过,但早已没有泪。

        龙舞大声的哭泣着:“辰南……我知道在你身上肯定发生了无比痛苦的事情,但是你不应该逃避啊!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在我眼中永远都是原来的你……”

        “我从来没有逃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