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49章 无根之泉

作品:《 神墓

        生命源泉,即便是神灵,也只能感叹,这传说中的圣品,从来只在人们口中流传,真实存在于天界的,不过是散落的数十滴而已,那根本不能称之为“泉”啊!

        生死人肉白骨,修补重创者的灵魂,这乃是天阶以下高手梦寐以求的瑰宝啊,任谁不想得到?即便是天阶高手,也都不能免俗,无不想据为己有。

        因为,生命源泉虽然不能立刻对天阶强者的伤势起到作用,但是如果长年累月浸泡其中,终究是能够慢慢疗复好伤势的。本应消逝的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在无天之曰重现于世,就是最好的例子。

        “你想寻找传说中的生命源泉?”法祖双目中露出两道寒光,一眨不眨的盯着辰南。

        “不要这么吃惊好不好,目光也不要这么锐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和我之间有什么呢。”随着暂时恢复本貌,辰南的心中似乎也不再那么暮气沉沉。

        旁边的第五界君王德猛,似乎对这一界的事情了解颇多,他也听说过生命源泉,露出十分关注的神色,可见这宗瑰宝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你还是换一个条件吧。”法祖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拒绝了辰南的这个交换条件。

        “为什么?”辰南盯着他,似乎想要看透他的内心世界,想要弄清他到底是否有所了解。

        法祖开口道:“即便提供一些线索,你也根本无法寻到。”

        想寻找到生命源泉,肯定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不然法祖自己恐怕也早已寻觅去了。

        但是,辰南辰南不能放弃这个机会,错过了现在,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去等待,因为他的生命随时可能会随风而逝。

        法祖在太古时期就已经名震天下,他乃是西方的名宿,历经无天之曰后,现在没有人比他了解的更多,想要寻找生命源泉,只能让他提供一些线索。

        “生命源泉曾经在人间汩汩而流,也曾经在天界自由流淌,它是无根之泉,当它消失后,没有人能够猜测预料到,它下一次会在哪里出现。只能等它出动出现在世人眼前,而不能由人去寻觅它。”

        听法祖说出这些话,德猛的双目中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看得出他也很在意这传说中的泉眼。

        辰南并没有放弃,依然追问道:“可是,上一次生命源泉消失后,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是怎样找到的,难道说是圣泉恰好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前?”

        “这个……”法祖一时无言以对,过了好长时间,他才缓缓开口,道:“我曾经有过许多猜测,但最终都被否定了。不过结合各种关于生命源泉的记载,以及重伤垂死的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两人最后做的事情。我大概猜测出了一些模糊的线索……不过说出来没什么价值,故此我一直埋在心底。”

        德猛又开始关注了起来,辰南还没有说什么,他已经开口询问了:“你到底有了什么猜测,究竟找出了怎样的线索呢?”

        辰南一瞬不瞬的盯着法祖,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要努力去争取,为雨馨、为八魂、也为他自己。

        “所谓的无根之泉,应该不仅仅是空间上的不断转移,我怀疑它在时间上是移动的。那圣泉之眼,此刻很有可能在过去,在将来,而非现在这片时空!”

        这简直如天方夜谭一般,法祖这些话语,惊的德猛与辰南久久未语,这也太过神奇与邪异了吧!这样的泉眼,怎么去寻找,怎么能够找到?!

        “这根本无法寻觅,条件太过苛刻了!”德猛无比失望。

        辰南也是叹了一口气,恐怕唯有精通时间魔法与空间魔法的两位祖神联手合作,才能够以大神通去搜寻生命源泉吧。

        “真的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啊。”辰南唯有仰天长叹。

        法祖道:“也不是绝对没有机会。如果寻觅到时空祖神的遗宝,也许能够达成心愿。”

        “时空祖神?”辰南露出疑惑。

        “那是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的师尊。当然,他在更早的时候,就彻底灰飞烟灭了。”法祖解释道:“当年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他们二人都是已经将死之身,不可能联手施展出终极时空魔法,不可能进行时空穿梭。从他们消失前的情况看,他们收集到了时空大神当年留下的遗宝,如此才逆转了时空,寻到了生命源泉。”

        无论是辰南,还是德猛,都感觉很玄秘,对于他们这种修为的人来说,实在是少有的事情。

        辰南双目猛睁,顿时透发出两道灿灿神光,向着法祖射去。法祖罗凯尔脸色骤变,他以为辰南要偷袭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闪了出去。

        “不要躲开,这耐是《太上忘情录》的心法,共有十卷,现在我传你第一卷。”

        当他听到辰南的传音时,法祖立即露出了喜色,回到了原地。一道精神烙印,深深印在他的神识海深处。

        当然,法祖不会知道,这仅有的一卷,少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篇精华。辰南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法祖这个人品质实在不够高尚,他不可不想最终弄出个可怕的大患。

        做完这些,辰南对法祖道:“我知道你是能够提供线索的,你可谓步步为营啊,先是否定没有线索,而后慢慢给我希望,一步步来达到你的目的。我知道你想要我的《太上忘情录》,我说过我这人比较直接,可以给你此功法,但是你也不要再转弯抹角了。直接给我想要的,如果达成心愿,我绝不会食言,定然给全你想要的心法。”

        法祖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最后笑道:“我也喜欢豪爽的人,这样看来我未免太过小家子气了。好,那我就直说吧。当年的时空大神留下数宗秘宝,不用想也知道那些瑰宝与时间、空间有关。他的弟子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最后寻觅生命源泉前,去时空大神的安息之所,苦苦搜寻,终于寻觅到两件宝物————时间之匙与空间之锥。时空大神总共用生命祭炼出三件最得意之作……”

        听到这里,德猛自语道:“三去其二,剩下一件能有什么用。”

        法祖笑了,道:“前两件合在一起,才能够扭转时空,第三件一件足以,它便是————时空塔。是时空大神生平最得意之作!”

        辰南听到他说完,没有露出惊喜之色,反而问道:“我有些不相信你说的话,如果有这样三件可以扭转时空的瑰宝,岂不要世间大乱。我相信时间魔法与空间魔法,它们应该能够作用到一个人或一片空间。但如像你所说那般,可以扭转时空,那么未免太过可怕了。照这样说的话,回到过去那岂不是能够改变现有的历史?”

        法祖笑着摇了摇头道:“辰南你的战力确很强大,但是你对修炼界的一些秘闻,却知之甚少。你过于忧虑了。即便时空大神复活,也不敢说能够彻底扭转时空,能够改变过去、现在、将来,更不要说他留下的秘宝了。三件宝物,能够穿梭时空,但是当事人就像一个过客,根本不能随心所欲做些什么。似梦幻空花,似南柯一梦,在是时空的长河中,留不下点滴浪花,能够见证,却不能够参与。”

        听完这些,辰南还没有说话,德猛已经阴沉着脸色,道:“你不觉得你说的前后矛盾吗?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他们是怎么成功的?”

        辰南也面色不善的看着他,觉得法祖怎么看,怎么像个大忽悠!

        “我知道你们会有疑问,但我还没有说完。我所说的“过客”,也不是绝对的。当你不改变曾经的历史,如果能够将自己的灵魂奉献给那时空瑰宝,那么是可以做些什么的!”

        “什么?!”德猛惊呼,这样的条件,谁会去做,谁能去交换,他忍不住问道:“这样说来,时间祖神与空间祖神,虽然成功活下来了,但是此刻的他们,已经身属时间之匙与空间之锥?!”

        “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这样吧。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测。”法祖点着头道。

        德猛立刻放弃了,原来他甚至想不惜代价,将第五界的另外几位君王都叫过来,就是抢也要得到时空塔,从而寻觅到生命源泉。

        但是,条件太过苛刻了!

        辰南没有表态,陷入了沉思,他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当然不是源于法祖,而是源于所谓的时空大神。怎么看都觉得他留下的瑰宝太过邪异了。该不会是如《太上忘情录》、《唤魔经》那般吧?借此来成全……越想越有这种可能。

        尽管想到了很多,但是辰南决定坚持到底,不计代价!到了现在,他颇有一股虱子多了不怕咬的气概,反正《唤魔经》、《太上忘情录》已经上身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个时空塔!

        虽然,太上辰南被轰杀了,但是辰南知道,消逝了一个并不等于太上之厄结束了,因为太上功法还在运转,结束的只是一次蜕变而已。

        “说吧,时空塔是否也在时空大神的安息之地,那安息之地又在哪里?”辰南望着法祖。

        德猛有些吃惊,没有想到辰南依然没有放弃。法祖也露出一丝意外之色,道:“在小六道中。”

        “永恒的森林?!”辰南有些吃惊,他曾经去过那里,后来在四组与五祖口中才得知,那里是传说中的小六道。

        “唔,现在是这个叫法。”法祖点了点头。

        “寻到那时空塔,是不是立刻可以扭转时空,没有其他限制吧?”辰南问道。

        “没有,不过很难找到,而且小六道中充满了危险啊。”法祖叹道:“即便经过了无天之曰,即便魔主当年也在小六道中占了一道,我想现在那小六道中,似乎也不可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吧。”

        辰南没有说什么,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来到仙园中与曾经的故友推杯换盏。他没有说出十三年来的处境,谎称自己在与心魔战斗、在修炼,他不想让众人担心。

        他将龙儿抱在大腿上,与小家伙也连连碰了几杯,更不限制他与众人狂饮。紫金神龙免不了嗷嗷乱叫,大酒缸与龙儿频频碰撞,龙宝宝也是酒气熏人,小凤凰则很腼腆,化成了一个文静的小姑娘,笑着看着他们。

        玄奘满嘴流油,荤腥不忌,酒肉穿肠,大魔也难得的豪饮起来,板着的面孔也再一次次碰杯中融化了下来。

        南宫仙儿这个尤物,在酒桌上依然风情万种,一双媚眼四处放电,如果不是龙儿坐在辰南的大腿上,估计她定然会取而代之。

        潜龙和龙舞没有过多的喝酒,他们有些担忧的看着辰南。混天小魔王、东方长明、李若兰则不断的与辰南拼酒,他们明言,在战力上现在不及他,要在酒桌上放倒他。

        他们这里喧嚣不堪,一点也不像修炼有成的强者,倒像是凡俗界的人。其他处的神灵目瞪口呆,但是没有人会傻呵呵的上去说什么,开玩笑,谁敢去惹?这帮人都是可怕的好战狂人啊!

        许久不见的青禅古魔与佛祖,这对师徒已经和好,他们也走了过来,与辰南碰了一杯,虽然话语很简单,但是想要和好之意很显然。

        几大邪道的老魔王也遥遥举杯示意了一下,他们不奢望化敌为友,但也不得不示意下,现下辰南如此强势,让他们心惊肉跳。

        “父亲我怎么觉得你又要离开我啊?”龙儿喝的小脸红扑扑,边说着便不忘记再次喝下一大杯,而后仰着头可怜兮兮的道:“父亲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辰南看到他的这个样子,感觉又好笑又有些心痛,道:“我们父子俩再喝一杯。”

        “好的,父亲干杯。”

        说完父子两人又痛饮了一大杯。

        “哎呀,坏了,临出来时母亲担心我,想要时刻看到我,在我身上放了记忆水晶,痛苦呀!”龙儿苦着小脸,取出了记忆水晶。

        月亮之上,一座秀丽的山峦上,梦可儿已经是满头黑线。当看到辰南通过记忆水晶冲她笑时,她立刻荒乱的退后了几步。

        “父亲……你还没说呢,你是不是……又要离开龙儿了?”小家伙明显喝的舌头都大了,小脸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

        “啥米事情?”龙宝宝晃晃悠悠飞了过来,眨动着一双大眼,有些醉呼呼的道:“有事情找我呀,我是……三教合一的教主……”说到这里小东西开始打酒嗝,摇摆着落在了辰南的肩头,道:“让我的信徒……去摆平……”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放下了酒杯,他们定定的看着辰南,大魔道:“辰南你真的要离开吗,不会又要消失一段时间吧?”

        “这个……也许会离开一段时间。”

        “父亲我要和你在一起。”龙儿似乎酒醒了不少,立刻搂住了辰南的脖子,生怕一松手就失去他,样子分外惹人怜爱。

        “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帮你解决……”

        众人纷纷出言。

        而这个时候,法祖与德猛走了过来,法祖罗凯尔道:“我们两人也去,让他们也去吧,然后再带上神域内的一些高手。即便需要战斗,也不用他们出手,我们三个人应该足够了。让他们帮助搜寻。”

        “果然要离去……”

        “有事我们一起扛……”

        ……看到大魔、玄奘等人如此,辰南很感动。三头神兽更是站到了他的身边。

        法祖都已经这样说出来了,辰南无法拒绝这帮朋友的好意。

        这一曰,辰南、法祖、德猛三位天阶强者,带领着数百高手,自神域内出发,向着人间界那永恒的森林飞去。

        引得两界所有修者观望,人们知道定然有大事件将发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