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09章 八魂,最强血脉,激战(三章内容,所以三个题目)

作品:《 神墓

        毫无疑问,眼前的“小七”便是辰家的七组,也唯有四祖与五祖敢这样称呼他,在辰家他乃是地位极其尊崇的强者,一般的辰家子孙如果见到他,都得行大礼跪拜。

        七组并没有迈入天阶境界,但是从他透发出的精神波动来看,恐怕不愿矣。

        他对四祖与五祖异常谦恭,已经知道两位老祖修为被毁,他冲着远空轻轻招手,早已准备好的蛟龙宝车快速腾跃冲至,令现场众人深感辰家之强大。

        八条青色蛟龙,舞动着庞大的躯体,如一片青云一般涌动而来。每一头蛟龙都长达百丈,身上鳞片皆有半米多长,闪烁着灿灿神光,巨大的蛟爪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寒光闪闪,甚是可怖。不知道它们到底修炼有多少年月了,不过能够感应到它们的强大,恐怕随便放出去一条都能够惹出一片纷乱。

        八条蛟龙同时仰头长啸,发出了如同龙吟般的震天之音,真如山崩海啸一般的声势骇人。

        它们绝对都有晋升入神龙王境界的潜质,一般意义的蛟龙都不能够发出吼啸,但他们竟然发出了龙吟,显然已经无限接近于龙王之境。

        因为它们经过了无尽岁月的苦修,原本的蛟龙两爪已经过度到了四爪,独角也已经褪去,两个凸起已经冒出,显然那是接近神龙的神角,他们已经称得上一般意义上的“龙”了!

        蛟龙蜕变成龙!

        其中经历的艰辛是很难想象的,但辰家却有这样八条蛟龙,而且居然用它们来拉车,称得上大手笔!

        八条蛟龙拉着一辆神光冲天的宝车,完全是由神玉雕琢而成,其上刻满了古老的花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不是普通的图案,绝对是顶级的阵图。

        灿灿宝车在八条蛟龙的映衬下,说不出的庄严神圣。

        四祖与五祖也不客气,直接登上宝车。

        十几名骑着各样神兽的辰家子弟,在前方开路,那些神兽无不是异种,有三头神狼、有生角白豹、有白玉神象……声势浩大之极。

        七祖一声轻喝,十几名骑着神兽的辰家子弟,在前方开路而去,他亲自驾驭蛟龙宝车,向前飞腾而去。

        众人暗暗咂舌,辰家的排场还是够大,实力确实强悍啊!

        紫金神龙与龙宝宝却是气哼哼,蛟龙虽非真正的龙族,但也是他们的旁支,辰家人居然用来拉车,这是对龙族的亵渎,让他们异常不满。

        辰南还真怕两条龙在这里胡乱搞些什么,急忙拉住他们两个一番嘱咐。

        一行人快速腾空而起,跟在龙车之后。

        月亮之上,不愧为的太古禁忌神魔的居所,这里的一切景物都是那样的瑰美。

        没有凡花,没有俗草。

        遍地皆是天界都少有的奇葩仙草,氤氲霞雾在那些绽放着光芒的花草上空漫漫飘动,随着微风吹到高空之上,清香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仿佛所有毛孔都张开了,在沐浴着花草透发出的仙气。

        山青谷翠,下方的那些树木,同样都是青光灿灿,绿光闪烁,每一株树木都如同绿玉雕琢而成的一般,闪烁着青碧色的宝光,透发着强盛的生命气息。

        方开始来到这里时,众人未来的仔细观察,现在在月亮上飞过,众人注意到了地面上的景物,顿时再次吃惊。

        这里,已经不能用瑰丽的宝地来形容了,这里是真正的净土啊!

        “神说,太不可思议了,居然都是仙葩与神树,难道就没有一株凡草吗?”龙宝宝一双大眼已经骨碌碌转了起来,正在寻找仙果园之类的所在。

        紫金神龙也是双眼绽放贼光,一双龙目扫视八方。

        辰南他们就伴在龙车旁边,两条龙的话语被四祖与五祖以及驾车的七祖停的清清楚楚,五祖叹道:“当然没有凡草,这里乃是一片净土,太古神魔居住的月亮啊!”

        从五祖的感叹声中,不难觉察出这里的是一个极其特异的所在,在那无尽的岁月中,这里肯定有什么惊天变故发生过。

        穿越过一片峰青谷翠的山脉地带,有穿越过一片大平原,前方一片丘陵映入众人的眼帘,到了这里十几名骑着神兽的辰家子弟立刻翻身而下。

        七祖也不例外,停下龙车,让八条蛟龙安静了下来,四祖与五祖也从龙车中走出,被七祖服侍着降落在地。

        每一位辰家中人,都面露出沉重的敬意,很显然这里距离那传说中的战魂安息之地不远了,前方有辰家八圣的残魂!

        到了此地,所有人都从空中降落而下,人们一步步跟着前方的辰家人向里走去。骑着天马的太古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让天马降落在地,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此处,风景格外雅致,闪烁着神光的异种松柏扎根于山岩之上,风骨更显高劲。一片片翠竹也在丘陵中尽显碧翠神光,成片成片的仙葩奇草更是遍地皆是,这里美伦美奂,比之童话世界还要绝美。

        沿着青石小路,走在花海中,穿过重重神树林,又路过几个如明珠般秀美的小湖,众人终于进入了丘陵深处。

        到了这里,一切布局都显得有些规律了,菊花谷、兰草岩、牡丹山……满山遍野,各个山峰,神花颜色各不相同。

        众人开始还未注意,最后都渐渐醒悟,这是阵法,百花布成的阵法。不过辰家人显然早已关闭了大阵,一行人顺利进入。

        一条如玉带般清澈的小溪,在山中叮叮咚咚的流淌,五祖道:“小溪的尽头就是战魂的安息之地!”

        一行人沿着沿着小溪前进,原以为最终的目的地,也将如同沿路这般景色秀丽,但事实出乎意料。

        鲜花渐渐稀少,神树也渐渐消失,展现在众人眼前的一片荒凉的地带,植被已经很少见了,唯有一条清澈的小溪给这里增添了一股不算沉闷的气息。

        渐行渐远,众人进入了一片荒漠,绿色的之辈彻底消失了。

        到了这里,人们的心情不知道为何忽然沉重起来,尤其是辰南心中有些发堵,感觉异常压抑。说到底他乃是辰家的子孙,血液中流淌着同样的鲜血,面对八圣残魂的安息之地,他如同每一个辰家子孙一般,心有悲意。

        天空不再那样明媚,阳光洒落在这里,不知为何不再那么光亮,在这里似乎已经慢慢降温,渐渐有些寒冷起来。

        前方孤零零的八座坟墓,出现在荒漠之中,没有想象中的华丽装饰,辰家人没有建造任何浩大的陵寝工程,唯有八座实实在在的土包,静静的矗立在荒漠中,连墓碑都没有。

        这便是当年的八位人杰的安息之所!

        一股淡淡的忧伤情绪,莫名的蔓延开来,即便不是辰家中人,也感觉到了到了一股难言的酸涩情绪,无言的悲意渐渐在每一个人心间弥漫。

        八座孤零零的土坟,似在慢慢回荡着一曲悲歌!

        这安息的八人,有些人应该是四祖与五祖的晚辈,但是两个老祖还是在这八座坟前跪了下来,所有的辰家子孙随后跟着一起跪倒。

        辰南也没有犹豫,跪在了荒漠之上,在这一刻他感慨万千,纵是一代人杰,无敌天下又如何?到头来也不过一抔黄土!

        “子孙不孝,打扰列祖列宗的安息了。”七祖代四祖与五祖叩头请罪,道:“强敌来犯,辰家从未想过有朝一曰,还要惊动各位先祖,但是眼下是非常时期,几个老祖进入第三界,余下子孙无力护持辰家。还请各位先祖恕罪,子孙不肖,需要借助你们残魂的力量……”

        七祖恭恭敬敬的叩头,所有的辰家子孙也跟着一起叩拜。

        骑着天马的太古男子,在后方神色冷然,道:“原来不过是八个死人,真是让我失望!不过这片荒漠……似乎有些古怪。”

        辰家人没有理会这个言语不敬的太古男子,但是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很愤怒。对于太古男子能够敏锐的感应到荒漠古怪,他们还是很震惊的,因为这片荒漠是辰家最为重要之地,这片地下曾经封印有辰祖的部分残碎躯体。

        礼毕之后,四祖与五祖,开始亲自在八座坟墓周围,细心的雕刻召唤阵图,这是一个无比复杂的过程,密密麻麻的图案遍布方圆数百丈。

        所谓的召唤残魂,不过是将沉寂在此地魂魄残余力量重新凝聚,那八人在奉献自己之后本来应该已经形神俱灭。但是,他们实在太强大了,尽管粉身碎骨,灵魂破碎,但是一丝不屈的英灵战意,始终不灭。

        这就是所谓的不灭战魂,尽管灵魂都已经破碎了,但点滴残存的灵识始终不散,他们聚集起部分残魂,以一种另类的飞方式沉寂在此地。

        两个时辰过去之后,四祖与五祖才满头大汗的从地上站起,五祖转过头来对七祖,道:“将八位英杰曾经用过的佩剑供上!”

        辰家子弟,很快将八把神剑取来,供奉在了阵图中。

        八把神剑内蕴八圣当年的气息,需要用它们来唤醒沉睡的魂魄。

        四祖露出一丝悲色道:“辰家子弟用你们的鲜血为引,来真心呼唤地下的英灵吧,用心来唤醒各位先圣!”

        在场数十名辰家子弟,割破手腕,让那点点鲜血洒落进阵图中。

        鲜血落进阵图,透发出阵阵红光,每一道血液都似有生命一般,在阵图的纹路里快速游走,眨眼间方圆数百丈的阵图,竟然变成了血红色,血水均匀的分布到了里面,让它开始绽放出无比明亮的血红之光。

        最后,古阵图透发出冲天的血光,浮现在阵内的八把神剑,发出阵阵剑鸣,不断的颤抖,神兵有魂,感应到了当年主人的气息,开始剧烈鸣啸,呼应起来。

        冲天的血光,将所有洒落下的阳光全部遮挡住了,整片荒漠都是一片淡淡的血色。

        五祖走到辰南近前,狠劲的敲了他一记,道:“发什么呆,你也是辰家子孙,还不快献上鲜血礼祭?!”

        辰南惊醒,不知道为何,他心中非常难过,那是至亲至近的人的呼唤,那是肝肠寸断的生离死别!

        在这一刻,辰南忽然想到,在八位先圣当中,是否有他的爷爷,他的太爷爷呢?为何他从未听辰战说起过他爷爷的事情呢?辰南突然有一股想哭的感觉,他强烈的感应到了至亲至近的人就在眼前,他感应到了一股血肉相连的亲情!

        “我的亲人,我的祖父……”辰南双目滚出了泪水,他终于知道了,他的祖父应该是就八魂之一!

        一直不知身在何方的祖父竟然在这里,早已为辰家奉献了一切,化为一抔黄土!

        “如果父亲也为此而牺牲,我也为此送命,那我们祖孙三代的命运是不是太过可悲了呢?我们三代人竟然都是被选中的‘血脉’,这真是一场悲剧!”辰南心中非常难过,他们祖孙三代竟如是如此悲情的角色。

        辰南默默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划破手腕,任那鲜红的血水汩汩流出,洒落进阵图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辰南的血液落进阵图,鲜红的阵图中流动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竟然激烈的涌动起无尽的血雾,炽烈的光芒直冲霄汉!

        一声声低沉的啸声,在阵图中若有若无,飘进在场众人的耳中。

        阵图仿佛要活过来了一般,竟然开始颤抖了起来,在这一刻天色暗淡了下来,荒漠周围的丘陵地带一片黑暗,而整片荒漠除了血色之外,也变得异常灰暗。

        仿佛有万重乌云遮拢而下,一股难言的压抑感充斥在众人心中。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仿佛九重高天重重崩塌,砸落下来,压在了众人的心间!

        巨大的血色阵图,忽然升入了高空,在天空中飞快的旋转着,八把神剑包裹在当中,激射出一道道冲天的剑气,最后八把神剑如八道长虹一般,忽然在阵图中爆射而出,瞬间没入了荒漠中,插在了八座坟墓的前方。

        “轰轰轰……”

        荒漠剧烈摇动,一声声低沉的吼啸,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如天崩地裂一般,响在众人的耳畔。

        天地间在一瞬间彻底黑暗了下来,除却空中那个阵图之外,其他各处再无一丝光亮,彻底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中。

        一道道可怕的黑色闪电,在阵图周围狂乱劈舞,根本不知道它们是怎样产生的,每一条巨大的电弧都长达数百丈,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即便强如澹台璇都暗暗心惊。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雷电,这已经超越了禁忌天罚,当中蕴含的恐怖力量无可揣测,恐怕神皇被劈中都会在刹那间灰飞烟灭!

        天界与人间本已经连通,天地发生剧变,天罚不再出现,而此刻众人绝不会认为那是所谓的天罚。

        “轰”

        两道巨大的黑色电弧,碰撞在一起照耀出比十曰还要刺眼的光芒,可怕的能量波动瞬间撕裂一片片虚空。

        接着数百道巨大的黑色闪电,狂乱舞动,交织到了一起,那里变成了一片恐怖的雷电之网,将巨大的血色阵图包围在了里面。

        众人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什么,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高空,就连那骑着天马的太古男子也皱起了眉头,紧紧的盯着血色阵图。

        可是,无尽的黑暗中,阵图血色光芒一闪,在千万道雷电中,八条模糊的影迹突兀的出现在了血色阵图中,所有人都没有看清他们到底来自哪里,到底是怎样出现的。

        唯有骑着天马的太古男子,皱着眉头自语道:“由血而聚,由血而生……”

        “轰轰轰……”

        高天都在颤动,八大模糊的魂影出现在血色阵图中,说不出的邪异与可怕,虚淡不清的身影透发出的可怕波动,让所有人心悸,那是源于灵魂的颤栗!

        直到这时,太古男子才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再也不敢轻视辰家。

        辰家众人全部拜倒在地,仰望着高空中那八道模糊的魂影,所所人双目都蕴含热泪,那是辰家最具天赋的人杰啊,为了复活先祖他们牺牲了自己,哪一个人不是惊才绝艳之辈,如果他们还活着,敢让人三界六道为之颤动!

        那些黑色的可怕闪电随着八道魂影的出现渐渐消失了,但是整片天地依然黑暗一片,唯有血色阵图透发着点点光芒。

        “是谁……在召唤我们……”

        让人心颤的精神波动,传入到每一个人的心间,所有人在感觉他们那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同时,也感觉到了他们似乎非常的迷茫。

        辰家众人一阵黯然,这毕竟是残魂啊,没有彻底灰飞烟灭,已经算是千古奇迹了!

        七祖跪倒在地,露出悲意,到:“不肖子孙打扰了祖先,我们需要祖先的力量对付强敌!”

        高空之上一阵沉默,随后精神波动再次透发而出:“明白了……曾经留下过这样的遗言……”

        巨大的血色阵图,缓缓自高空降落而下,浩荡下无尽的可怕元气波动,如十万巨山在降落一般。

        所有不具备辰家血脉的人,都不由在自主向后退去,直至数百丈开外,他们实在无法承受那莫大的压力。骑天马的太古男子,似乎能够抵抗,但是他却身怀戒心,也慢慢后退而去。

        巨大的血色阵图,停留在所有辰家人面前,现在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他们的容貌。

        八位天纵奇才,他们的容貌都很年轻,皆是二十几岁的样子,每一个人都头角峥嵘,一看就就知生前绝非等闲之辈。他们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并没有透发出任何波动,而刚才众人所感应到的强大力量,并不是真正的力量波动,那是他们整个人自然流露出的一种“势”,一种源于精神却高于精神的“势”。

        辰南瞬间就明白,如果这些人还活着,定然能够和那太古七人一争高下,因为他们都有着同样可怕的“势”,超越极限修为的强者无需力量的震慑,自然外露的“势”足以让一切强敌胆寒!

        这才是真正的人杰!

        死去无尽岁月,残魂依然让人心中颤栗,忍不住叩首膜拜!

        “我们……没有**……需要借助一具完美的魔身……”

        八魂似乎真的残碎了,忘记了许多东西,他们只存在着点滴的记忆,但知道被召唤而出,是为了保护辰家。

        五祖与四祖同时用手点指辰南,道:“他!”

        远处,辰宇明双目中露出妒火,高声喊道:“怎么能够用叛徒的身体呢?两位老祖我不服!”

        其他的辰家子弟也明显露出了不服之色,他们都知道辰战、辰南一脉叛出辰家的事情,对于辰南来到月亮之上,他们早就心怀不满了。

        四祖大怒,虽然功力不再了,但是气势犹在,喝道:“你们不服也得服,因为你们的血脉都不行!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八魂的力量,八魂上身你们都要粉身碎骨,形神俱灭!”

        还是辰宇明第一个跳出来,道:“我们不是有意冒犯老祖,但是我们不明白,难道那个叛徒之子就行?!他有什么特别的?”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八魂上身,与辰家八位最强大的战魂同在,这将是何等的荣耀啊,而且肯定有着莫大的好处,他们怎么能够眼看着叛徒之子获得这个资格呢?!

        此刻,辰南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争吵,在他的眼中只有血色阵图中的八道魂影,他在最末位的那个伟岸的魂影上看到了熟悉的影迹。

        那眉目、那形神有着与辰战极其相似的特质,来自灵魂的呼唤,辰南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那是自己的祖父,从未见过面的祖父!

        那伟岸的魂影在看到辰南时,似乎也联想到了什么,难得的出处一丝惊意,他疑惑的看着辰南,最后眼中露出一抹柔色,微微的点了点头。

        真是自己至亲至近的人啊,自己父亲的父亲,当年辰战可知道这一切?辰南心中黯然神伤,自己的祖父竟然是传说中的第八人!

        事情,超出了辰南的意料,因为当他满含悲意的看向倒数第二人时,他又愣住了,此人同样的伟岸不凡,他再次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那不会是自己曾祖父吧?

        辰南向着八人望去,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映入他的心灵深处,他们于他来说是那样的熟悉,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在沸腾,那是源于血脉的传承,是灵魂的呼应。

        “难道辰家八人,一曲悲歌……都发生在我们这一脉的身上,我的祖父,我的曾祖父,还有一个个老祖……”

        辰南心中悲愤无比,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那源于灵魂,源于血液的呼唤,让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些人就是他祖父等人,是一脉传承下来的!

        想到这里,辰南热泪滚动,悲剧发生在自己的家中……四祖与五祖不知何时来到了辰南的身边,神情黯然的道:“你感应到了?”

        “我感应到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辰南无比愤怒的喊道:“为什么单单要牺牲我们这一脉的人?!”

        五祖道:“到了现在,秘密也没有继续保留下去的必要了,现在可以公开了,因为传说中的十人都已经出世了,而且即便第九人反出去,第十一人也足以担当候补强者。”

        辰南尽管与他父亲怀着同样的态度,自己不会、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无谓的牺牲,但是此刻他没有反驳,他想听个究竟。

        五祖对着辰宇明等人喝道:“你们想承载八魂?你们能吗?你们配吗?我之所以让辰南担当此重任,因为仅有他才能!你们可知道八魂是何人?那是他的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八人都是他的直系血亲,他们这一脉是辰家的嫡系血脉,你们、还有我……”

        说到这里,五祖有些说不下去了,但是众人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四祖接着道:“这一脉为家族付出的太多了,牺牲的太大了,八魂从未享受过天伦之乐,被选中者只有才临死前的几年,进行血脉的延续,会留下几条最强血脉,因为下一个‘传说中的人’还要在他的后代中选取。失去父亲的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因何不在了,他们被家族分别抚养长大,几个亲兄弟将进行最激烈的竞争,决定谁为最强血脉,选择下一个‘传说中的人’。”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已经清清楚楚的明白,辰南他们这一最强血脉主枝,为家族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八魂竟然来自一脉,他们乃是父子、祖孙……是八位至亲至近的人。

        辰南神情恍惚,这样算下来,在辰家他的至亲至近的人都已经死去了。到了现在,辰家的“落选者”与他的血缘最亲近,澹台圣地封印的邪祖竟然是他的叔祖,七祖是他的曾叔祖、五祖是他的曾曾曾叔祖……辰家一曲悲歌,严格来说是他们这一脉的悲歌!

        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所有人都是悲剧的主角!

        辰战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亲,也就是辰南的爷爷。小辰战当年远不如辰南幸福,他当年从未有过父爱。自小便只能在枯燥的武学中度过,也许辰战当年发现了什么,不想让悲剧重演,才反出了辰家……“你们现在明白了吗?我们这一家族是他们这一脉支撑起来的!”四祖与五祖同时大吼道,他们心中也很难过,因为他们的兄弟、父亲、祖父也在八人之中,他们也算是直系血脉,不过最终落选了而已。

        辰宇明等人虽然不服,但是也不得不低下了头颅,最强血脉的传承不是他们那一脉,如果勉强承载八魂,他们必然爆体而亡。

        远处,昆仑四位老妖、大魔、雨馨、澹台璇、紫金神龙等人,也是阵阵吃惊,没有想到辰南他们那一脉,竟然为了辰家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

        骑着天马的太古男子冷笑道:“有趣的家族,就让我看看你们的最强血脉到底有多强吧!”

        “辰南准备,八魂要入体了。”

        辰南擦净脸上的热泪,恭恭敬敬经的在血色阵图前跪了下来,对着八位以前从来未见过的至亲之人叩拜了下去,而后腾的站起。

        八条战魂,分八个方向,快速冲入了辰南的体内!

        “啊……”

        辰南忍不住仰天长啸,满头乱发根根狂乱舞动了起来,他双眼中爆射出两道数里长的光芒,他感觉浑身要爆炸了一般,一股难以想象的浩瀚力量在骨髓、在他的血肉中开始流淌!

        同时,一幅幅画面也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那是八条残魂生平最为重要与珍贵的记忆,即便粉身碎骨,魂飞魄散,这些画面也始终没有磨灭,成为他们最最宝贵的记忆!

        八人的最珍贵的记忆几乎相同,并不是他们叱咤风云,傲视群雄的的场面,那不过是八幅几乎完全相同的温馨画面,是他们粉身碎骨前,偷偷凝望睡梦中妻儿的场景,八个不同的瞬间!八个永恒的瞬间!成了八位千古人杰的最深刻记忆!

        睡梦中的妻儿,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美好的回忆,辞世前的刹那,最后偷偷凝望的场景,永远的烙印进了他们的灵魂深处,那是对妻儿的无限眷恋!

        能够与魔主平起平坐的千古人杰啊!

        他们的强大曾经让无数修炼界人士为之胆颤,但是最深刻的记忆竟然不是以往的辉煌战绩,而是那平淡的温馨画面。

        辰南哭了,泪水抑制不住,为八人而哭。

        仿佛间,又似乎是八位祖先在借他的身体黯然流泪……英杰总是让人伤悲落泪!

        庞大的能量在辰南的体内不断的流转,他在遭受着莫大的痛苦,经脉、骸骨都在被剧烈的改变着,他的体质发生着剧变。

        也就是他属于最强血脉一系,如果换作辰宇明等人,此刻身体恐怕已经爆裂了。

        “啊……”

        辰南忍不住大叫了起来,炽烈的神光最后还是击碎了他的身体,不过又在刹那聚合了,重组真身!

        怨不得辰宇明他们眼红,他们早已听长辈说过,如果八魂上身侥幸活下来,将获得到巨大的好处,那就是肉身重塑,体质剧变,将发生质的飞跃,体魄将强悍到难以想象的境地!

        辰南乱发狂舞,仰天大吼了一声,冲天而起,八魂彻底上身,他经受住了那难以想象的巨大冲击。在这一刻,他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浩瀚到无从揣测的力量,他感觉自己一拳就可以毁灭下方的月亮!

        四祖大叫道:“不要在这里大战,去家族的演武场!”

        七祖扶持着四祖与五祖在前带路。

        辰南当空而立,冷冷的目视着下方的太古男子,在这一刻他终于感觉到了同级别的对峙,不再像先前那般需要仰视对方的力量。

        他没有说话,当先离去,身形一动,就已经出现在那片所谓的演武场上空,他的灵识早已感应到了这片广场。而此刻,七祖他们距离这里还有数十里之遥。

        这就是极限的力量,让一切不可能都变为可能,这才是当年太古时期真正的神祗力量!

        演武场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演武场,因为辰家有天阶高手,所以这片所谓的“广场”格外的广阔,足有数千平方公里。

        太古男子骑坐天马,也已经赶到了巨大的演武场上空,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他双手握着青铜古矛,催动天马快速向着辰南冲去。

        在这一刻,辰南再无当初的压迫感,同级别的力量对抗,让他好战的血脉在沸腾,他身化一道流光冲了上去。

        速度之快超乎想象,快速避开了骑坐天马男子的青铜古矛,双脚连踢千百次,全部踏在了古矛之上,太古男子与天马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快速坠落而下,直直砸入了坚硬的岩石地下。

        直到这个时候,远处众人七祖、雨馨、大魔等人才赶到现场,人们看到辰南居然将太古男子踏落下高空,真是目瞪口呆,紧接着发出一片欢呼。

        不过,太古男子并未遭受重创,大地崩裂,他骑坐着天马,再次冲空而起,冷冷的道:“我忘记了,你现在不同了,已经不是那个任我摆布的小子,大意而已,受死吧!”

        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但是远处强如七祖等人,也都不禁颤栗,强大的“势”在太古男子身上爆发而出,源于精神力量却超越精神力量!

        一股无形的飓风,自太古男子那里席卷而出,无论是神王级的高手紫金神龙、昆仑老妖等人,还是神皇级的高手七祖、澹台等人,无不被席卷飞了!

        无形的“势”仿似有形的飓风,如秋风扫落叶般,将所有高手扫荡向远空,这是绝对强者的震慑!

        远处,众人已经无法看清太古男子与辰南的动作,两大高手在高空之上缠斗在一起,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没有一个人能够看清他们的影迹,更不要说看清他们的招数了。

        唯有当一片片空间崩碎后,无尽的空间风暴涌动而出时,才能够知道他们的移动轨迹!

        “砰”

        一声巨响,两道人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辰南双手抓住了锈迹斑驳的古矛,与太古男子僵持在空中,他口中大喝道:“寂灭轮回!”

        远处,七祖大骇,道:“是第八人的法则!”

        在一刹那间,太古男子与他座下的天马化作了一堆枯骨,他们的灵魂也都飘散了出来。

        “好霸道的法则啊,太可怕了!”

        远处众人无不惊骇,强如太古男子,难道都被一记法则毁灭了吗?这是众人所期盼的!

        但是,很显然太古男子不可能如此轻易毁灭,不输于千古魔主的人物,怎么可能这样憋屈的死去呢!

        那强大的魂魄发出一声无比愤怒的咆哮,而后再次冲入了白骨中,天马的魂魄也被他带了回来,紧接着白骨生肉,太古男子在刹那间又复活了过来。

        “寂灭轮回”杀不死他!

        “辰家……我记住了!”太古男子,咆哮道:“我要让你们知道伤害我的下场,这个家族没有一个人能够活命,除了我看上的战魂!”

        他震开了辰南,骑坐在天马背上,大吼道:“我们换一个战场,我不想毁掉这个月亮,这里以后将是我的行宫!”

        “好!换个地方,为你送终!”辰南冷冷的回答道。

        说罢,他冲天而起,想要飞离月亮,去天界寻觅战场。

        然而,在离开月球表面的刹那,辰南忽然心中一动,他向着更高处飞去。

        太古男子冷笑,道:“既然你选择了太古神魔决战之地,那么我们就在太空不死不休吧!”

        前方星光闪烁,辰南与太古男子一前一后离开月球,冲向无尽的虚空,他们将在太空生死大决战!

        在他们的上方是璀璨的星辰图,在他们的下方是月亮,是天界的大地,两人在这片太空中遥遥相对。

        太古男子冷笑道:“你在我眼中已经是一具死尸,我们的功法专门克制你们这一世界的力量,方才不过仅仅是热身而已!”

        辰南同样冷声回应道:“我不想多说什么,你的人头、的你古矛、你的天马,将是我的战利品!”

        太古以后,第一次太空大决战,拉开了序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