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九八章 魔主的预感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九八章 魔主的预感

        “他们……那个哈哈……他们无聊,正在胡言乱语呢。”辰南只能打哈哈对之。

        澹台璇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道:“辰南你何时将梦可儿交给我?”

        辰南心思百转,澹台璇方才应该仅仅听到了只字片语,就是在他打开内天地之门出来之际,被路过这里的她听到了点滴才对,如果真的全部听到,此刻恐怕已经要向他动手了。

        “我和梦可儿有一个约定,暂时……嗯……”辰南感觉还真是尴尬,真是没有什么道理好搪塞的。

        不过,澹台璇也没有再坚持,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飞天而起,向着远空冲去。

        辰南打开了内天地,快速冲了进去。

        只见里面乱糟糟,几个家伙还在争吵。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谁又提了一个名字,引得几个家伙一阵争论。

        “起个流芳百世的名字,既然姓辰,就叫辰世美好了。”

        “嗯,不错。”

        “似乎可以考虑。”

        辰南险些被雷倒,这几个精力过剩的家伙,真是闲的无事可做了。他快速走去,将两条龙揪住,抛出了内天地,而后自己再次出来。

        时间慢慢而过,辰南静静在昆仑玄界中修炼。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这些日子以来,辰南一直在想着辰战在进入第三界前对他说的那些话。

        别人数千年才迈入神王境界,他在短短的两年间就破入了这一领域,这似乎有些超乎常理,也许辰战在向他暗示着什么。

        “得与失是平衡的,失去多少,就会得到多少。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一万年不过朝夕间!”

        每当想起这些话语,辰南愈加肯定,一万年的光阴,似乎并非想象中那样真的荒废了。

        两年的时间,他经历了无数场生死大战,始终在生死之间徘徊。每次游走于死亡边沿之际,他地体内就会涌出一股力量,助他做出突破。

        如今,静下心来细细思量,辰南觉得,也许这真是一个得失平衡的世界!

        他失去了许多,但是他同样得到了许多。

        天界、人间、第十七层地狱连通后,并未如想象那般发生剧烈的事件。但是辰南心中依然笼罩着一层阴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昆仑玄界,乃是一处洞天福地,为天下妖族的圣土,能够寻到这里的人无不是修炼界的强者。

        天地剧变一个月之后。昆仑玄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来人并不是为拜访妖族圣地中人,而是指名点姓要找在这里做客的辰南。

        用来接待客人的精舍,大都建造在一些矮山之上。无不是景色优美之地。

        清碧翠绿地矮山,花香鸟语,飞泉流瀑,亭台殿宇错落有致。

        然而,此刻这里却显得死气沉沉,婉转动听的鸟鸣早已消失,美丽的景色也仿佛失去了一层色彩。

        青碧翠绿的植物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叮叮咚咚的泉水此刻仿佛也大变样。像是发自地狱的幽冥之泉一般死气沉沉,水雾中夹杂着丝丝的黑气。

        这里似乎失去了生机,除了泉水单调的声音外,一片死寂!

        当辰南与两条龙赶到时,这里地环境更甚了,死亡气息越来越浓重,重重黑云笼罩而下,压落在矮山之上。让这里更加的死寂。仿佛死亡国度降临了一般。

        紫金神龙大喝道:“大胆,何方妖孽。竟敢搅闹昆仑圣地?!”

        “哼”

        回答给他的是一声冷哼,紧接着是更为浓重的死亡气息,黑雾浩荡。

        “神说,涤尽邪恶,光明永存。”

        龙宝宝浑身上下透发出道道金光,照射向黑云压顶的矮山。不过,一股死亡性质地力量,却猛烈的涌动了出来。

        辰南拦住了龙宝宝,没有让它继续,而后对着矮山上空,喊道:“是哪位朋友来找我。”

        没有人回答他,无尽的死气涌动,一个巨大的死神镰刀长达百丈,从矮山之上突然横扫而下,闪烁着冷森森地金属光泽,寒气与死气同时弥漫,这片天地阴冷刺骨。

        “难道是冥神?不对,冥神已经被我杀死了!”辰南一时间难以猜测出来人是谁。

        远处的许多花朵在在刹那间化为冰雕,而后粉碎,随风消散

        巨大的死神镰刀,停留在辰南颈项前一米处停了下来,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的骷髅花纹,以及冷森森的巨大刀刃反射出的辰南身影。

        “辰南……”

        黑云中那个身影终于开口了,辰南听到了一丝熟悉的声音,但是却没有想起是谁,但决不可能是冥神复活了。

        辰南问道:“你到底是谁?”

        百丈长地死神镰刀,闪烁着阴冷的光辉,慢慢收了回去,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道:“有时间去看看我妹妹。”

        “嗷呜……是在对我说吗?这等好事,找我就可以了。”紫金神龙脸皮厚的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他的话音刚一落,巨大的死神镰刀突然再次出现,狂猛的横扫而来,镰刀刃快速向着紫金神龙的颈项收割而去。

        紫金神龙急忙即将将紫金大棒子握了手中,向外砸去。

        “当”

        一声穿破云霄地刺耳金属交击声音,在这片天地久久鸣颤,让人耳鼓发麻欲碎。紫金神龙被震地翻飞了出去,巨大死神镰刀闪烁着冷森幽碧的光芒,停驻在了空中。

        紫金神龙刚想继续冲上去,但被辰南拦住了,他开口道:“我知道你是谁了,没想到是你。”

        “你终于想起了。”

        矮山上地黑云渐渐散去。渐渐显露出里面的景象,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男子,身穿黑色金属打造而成的战甲,手中握着一把巨大地死神镰刀,静静的站立在矮山之巅。

        死亡气息虽然渐渐消散了,黑雾也渐渐消失了,但是青年男子的周围仿佛笼罩着一层阴影一般,阳光也难以照射而进。

        玄铁头盔将他的脸都遮挡在里面。唯有一双眼睛绽放着幽冷的光辉,静静的注视着下方的辰南。

        “果然是你,潜龙!”

        来人正是当年闯入死亡绝地的十大青年高手之一,也是被困死亡绝地地七人中唯一的一个幸存者,他成了魔主的弟子!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让潜龙变气质大变,原先他有天才之称,但绝不傲慢。如邻家的大男孩一般,脸上总是挂着阳光般的笑容。

        近两年的时间,他变得比冥神更像死亡的掌控者,给人一股死亡代言人的印象,他更像是真正地死神!

        “辰南你变强了。现在有资格与我一战!”潜龙的话语很低沉。

        “你谁啊?这么嚣张,信不信龙大爷我拆了你?!”紫金神龙方才被生生震退了出去,心中很是不服,现在见潜龙如此姿态。便想立刻动手。

        辰南拦住了痞子龙,对于潜龙的话语他并不动怒。如果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说的话一点也不过分。

        当年,潜龙被东土老一辈人物誉为天才高手,乃是东大陆年青一代地第一人。从后来龙舞透露出的种种蛛丝马迹,可以看出在进入死亡绝地时,他的修为就已经达至五阶境界,在那个时候在年青一代中绝对无敌手。

        那个时候的辰南等人。修为不过三阶境界,即便是梦可儿也不过四阶境界,与潜龙都有着一段不小地差距。

        时隔近两年,辰南等人在飞快进步,焉知潜龙没有在前进?他后来的师傅乃是这个天地间最为强大的人物魔主,修为想不提高都难。

        此刻,辰南明显可以感觉到潜龙的强大,辰南曾经有一万年的“得失”。才能够在两年的时间内晋身入神王领域。但是潜龙呢,他是因为什么?

        潜龙是一个旷世奇才不假。但最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他的师傅,是具有通天之能地魔主,天阶高手的徒弟两年间晋升入神王领域,传扬出去,不会让人感觉意外。

        “辰南有时间去看看我妹妹。”潜龙的话语虽然有些冰冷,有些低沉,但是辰南还是能够感觉出其中饱含的真情,他是知道这对兄妹间曾经的“误会爱恋”的。

        “你自己为何不去,你更应该去看看她。”

        “我已经去看过她了,不过却是远远的观望。”说到这里,潜龙眼中冰冷的神色又消失了不少,道:“她现在地精神状态很好,我不想打破她平静地生活,

        “逃避不是办法,这个结早晚要解开。”

        潜龙道:“我觉得所谓的‘结’早已不再了,我不过是想让妹妹继续平静地生活下去,我怕会给她带去麻烦。”

        辰南笑了,道:“那你让我去看你妹妹,就不怕我为她带去麻烦?我可是这个天地间少有的问题人物啊,强敌太多了。”

        “我只是希望妹妹幸福!辰南如果你敢让她不开心,我绝不会饶了你的。”说到这里,潜龙冲天而起,带起阵阵黑云。

        “慢!”辰南急忙喝道,他还有许多重要的问题未问。

        “还有什么事情吗?”潜龙停在了半空。

        “潜龙你未免太过心急了,我们也算是故友了,怎么说也要把酒言欢一番,怎么能够这样匆忙离去呢?”

        “天地大变,天、人两界不在设防,正是我寻觅神王高手,挑战的好时机!”

        又是一个战斗狂人,潜龙真的与以前大不相同了,辰南感叹道。

        “潜龙既然你说到天地大变这件事情了,我正要向你请教。你乃是魔主的徒弟,我想你肯定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的师尊导演的。他说是为了天人两界的安宁,才将天阶高手请入了第三界,我想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吧?恐怕还有其他因由。”

        提到魔主,潜龙地双眸中闪现出说不上是恨还是敬的神色,过了很长时间才道:“他似乎要集结天界高手修复什么,具体是怎样,我一点也不知道,在天地大变前一天。他将我与无名神魔师兄先后打发出了死亡绝地。”

        “果然,魔主果然还有其他用意!”

        “我师傅曾经对我说过一些奇怪的话,他说如果世上少了些高手,这个世界也不一定会真的安宁。如果有一天,天界与人间的高手,被一批可怕的人打的惨败过后,希望修炼界众人能够坚持下去。”

        “什么,他竟然说过这样的话。他到底在暗示着什么?!”辰南很是震惊,魔主曾经说过这样地话,那绝对是大事件。

        这是不是就是他与雨馨同时感应到的不安因由呢?

        “我不知道,我师傅说那只是他的预感而已,他说希望不要成真。不然会很棘手。”

        辰南现在已经知道,事情绝对小不了!魔主是何等的人物,他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肯定将有大事件发生。

        “潜龙你为何气质大变样?”

        “我……”潜龙冷笑不断。透发着刺骨的寒意,他恨声道:“你可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想肯定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吧。”

        “我师傅命令我们七人互相厮杀,只有一人能够活下来,其他六人将成为幸存者半年地口粮!”

        潜龙没有多说,但是辰南可以想象当初的残酷场面,曾经同生共死的的同伴相互杀戮,直至六人死去。唯有活下来的人,手上沾满同伴地鲜血。却还要啃嚼同伴的尸骨活命,这是何等悲惨的事情啊?天地间最可怕的痛苦,恐怕莫过于此!

        “太可怕了!”龙宝宝打了个冷颤。

        “魔主真是个变态啊!”紫金神龙叫道:“这个家伙肯定是世界上最为邪恶地人。”

        潜龙听到这些评价,没有像想象中那般痛恨的大骂,反而摇了摇头,道:“你们不了解他,从某种方面来说,我恨他要死。他残忍、冷酷。之所以逼我们做出这等惨事。其结果竟然是简简单单的要锻炼我的心性,想让我变得够恨一些。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又要敬他,他是一个不受世间任何法则束缚的人,他不在乎世人的看法。他一切从大局着眼,我想他如果想成就一件大事,他是那种敢屠戮百万神魔,杀害千万生灵都不会眨眼的人。他是一个无所顾忌的千古狂人。”

        潜龙走了,辰南地心没有平静下来,魔主到底预感到什么了呢?既然他知道将有大事件发生,为什么还要收走十数位天阶高手呢,难道第三界事情比这还要重要的多吗?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辰南经历了一次蜕变,他炼化了五具化身,将他们再次融入了本体。

        化身终究是小道尔,辰南炼化五具魔身之后,魔体变得更加强健了,肌肤闪烁着淡淡的宝光,整个人如同精铁浇铸的一般,体内蕴藏了无尽的能量。

        辰南不灭魔身之强横更进一层,现在同级别的高手恐怕已经很难伤害他的肉身了。只是,他虽然在向着神王大成境界过度,但是依然没有悟出自己地法则,他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没有法则,也算不得什么,雨馨修炼地太上忘情录,号称天界第一奇功,不是也没有悟出法则的要求吗?”

        辰南出关之后,找到古思与两条龙,道:“我们去东海转一圈,回来之后恐怕将有一场恶战了。”

        让辰南颇为尴尬地是,澹台璇与雨馨竟然赶到,也要与他出行。

        这实在让他不知说什么好,这次是想去见龙舞,携带两大美女同行,那是真太……

        不过,在路上雨馨与澹台璇便与他分手了,他们要在人间各地走上一遭,她们最近都心生感应,觉得将有大事件发生。

        临别之际,雨馨对辰南道:“你如果要去杜家玄界,千万不要莽撞行事,如果有需要到时候我们召集足够的人马,共同前去。现在,我的感应越来越强烈了,可怕的预感可能就要在最近发生了,现在是暴风骤雨前的沉静。”

        “我知道了,你们也要小心。”

        辰南一行人向着东海方向飞去,雨馨与澹台璇则飞向了另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