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四一章 变态恒久远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四一章 变态恒久远

        守墓老人目视神墓陵园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我也不知道这神魔陵园是何人所建。”

        “您也不知道?”辰南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难明了。

        “不知道啊。我一个糟老头子,哪有那么好的心情给死人修建陵园啊,就是要建也只为我自己建,管那些惹人厌的神魔干嘛。”

        辰南使劲咽下一口唾液,道:“那您是从何时开始常驻这里的?”

        “大概有几千年了吧,到底是六千年还是七千年有些记不清了。唉,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用了。老而不死,想死也死不掉,真是让人痛苦啊!”守墓老人感叹着。

        辰南则擦了一把冷汗,这个老古董还真是跟寿星老一个性情――嫌命长。

        “那您为什么要呆在这个地方呢?”

        “无聊啊,你看看这里环境多么优雅,四季如春,鲜花芬芳,绿草铺地,真可谓花香鸟语的祥和世界,我就喜欢这样冬暖夏凉的地方。而且,白天可以在这里看天使起舞,听东方仙子歌唱,看武神舞剑,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瀑布汗!

        真是变态恒久远,越活越变态!

        “仅仅是……因为这些?”辰南绝不相信他的说辞。

        “唉,其实我是想看看到底是何人修建了这座陵园,奈何在这里等了几千年也没有发现什么,闲时敲打敲打这些怨念不灭的神魔,倒也是一种打法时间的消遣。”

        “前辈您……您……”对于这个老人,辰南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没有办法啊,老而不死,其实我很想长眠地下。这个世间,没有什么值得我眷恋。我曾经想自杀,将自己活埋在神魔陵园近千年,奈何就是死不了,最后还是被这些不安分的神魔吵醒了过来。”

        闻听这些话,辰南不自觉又擦了一把冷汗,只能感叹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前辈。我向您请教,您能否揣度出,我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您应该看出我前生可不是神魔之流啊!”

        “我也很奇怪啊,你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呢?我在这里守了几千年,一直觉得你就是一个死人,直到你复活后才注意到,一个奇迹悄然发生了。不过。你想那么多干嘛,反正你活了,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老人漫不经心的说着,似乎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地事情。

        “除了复活之外,我还得到什么好处了呢?”

        “难道这还不够吗?魂飞魄散的人能够灵识重聚。已经算是莫大的机缘了。当然,好处可不仅仅是这一点点。你复活后,从这片陵园走出后,我曾经推演了一天一夜。得出你安葬的地点实在是这个神魔陵园的一处宝穴啊。以前我草率的认为那里是绝阴之穴,是最为为不详的地方,不过从新推演后才发现有人颠倒乾坤,逆乱阴阳,用瞒天过海之法,掩盖了真实情况,你的坟墓实乃此处第一宝穴啊!知道这些神魔尸体为何因你地到来而暴乱吗?因为你一个人得到了他们应该得到好处啊。绝阴升阳,死之极尽便是生……难得啊。难得!”

        “前辈难道您真的不能指点我一二吗?我想您肯定知道其中的隐秘。”

        老人淡淡的看了看他,道:“怎么说呢,建造神魔陵园的人始终不出现,不知道他是不已经殒落了。如果是这样,你平白无故得到了一件重宝啊,你身体内有两个光球,我想你自己应该清楚吧。这乃是神魔陵园孕育出的精粹啊。不过,如果修建神魔陵园的人出现。我看你有有被人开膛破肚的危险。天宝已成,至于你……嘿嘿……”

        辰南听地毛骨悚然。因为在这一刻老人的声音显得有些阴森恐怖,而那双原本混浊的双眼也变的寒气森森,整个人变得锋芒毕露。

        “放心吧,我这把老骨头,对这世间早已厌倦,对你体内的天宝并没有什么想法。”守墓老人又恢复成了老态龙钟地样子。

        过了片刻钟辰南又问道:“前辈法力通天,必然经历过万年前那场不为人知的大劫,众多神魔齐灭,但您却仍然安然无恙。想必您一定知道,在那遥远的过去发生了什么吧?”

        守墓老人很自然的摇了摇头,道:“不知啊。我只看到无数强者殒落,但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看到一具具神魔的尸体坠落在我身前时,我当时当真是欣喜万分,以为终于可以解脱了。但没有想到,那股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将我吞没之后,我依然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一道的巨大光束对我轰杀不断,我被打进地壳数千丈之下的岩浆中,又被轰入大洋之下的极限冰层,最后又被轰飞进天界,我看到高山在崩塌,我看到大地在崩碎,我看到海洋在干涸,一座座神山如纸糊的一般,瞬间灰飞烟灭。但,我就是死不了,真是让人失望透顶!”

        听老人地话语,他似乎真的很希望自己死去,他接着道:“最后,我被七八道贯通天地的神光又打回了人间,手忙脚乱中我似乎把一个怪物的脚扭碎了。唉,有些遗憾,我没看清那个怪物长的什么样子。唉,失望啊,失望!我以为能被杀死呢,想就此解脱,真是无趣,居然好好的活了下来。失望透顶!”

        瀑布汗!

        辰南满脑门子黑线,这个老家伙真是变态到无以附加的地步了,他可以肯定这个老家伙绝对是自娱自乐的调侃,真实情况恐怕仅能用惨烈到极点来形容了。

        万年前看来真地是发生了逆乱乾坤地特大天灾!

        但是,这个老古董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乎不愿意述说出来。

        “人生真是无趣啊!”守墓老人如是感慨。

        看得辰南真想暴扁他一顿,这个老古董还真能装,不用想也知道老古董在万年前,定然和人打了个天崩地裂。经历了险死还生地旷世大决战,那肯定是一场难以言表的天地大动乱,但是这个老古董却一副轻描淡写地样子,实在是气人!

        “我知道前辈看淡了人世浮沉,世间一切都已难入您心怀,但是您就不能多少给我一些指点吗?”

        “我就是一个糟老头子而已,其实远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厉害,有些人肯定能够杀死我。但是他们不来杀我,我也只能无趣的活下去。实在没什么可指点你的,不过你从神墓中复活而出,希望不要又因神墓而终。你走吧,最好不要轻易来神墓。我也要离开神墓了。”说到最后,守墓老人又开始重复让辰南感觉抓狂的话语:“人生真是无趣啊,想死都不行,失望啊!”

        说话间。老人几个闪灭,消失在了雪枫林的深处。

        辰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近乎变态的老古董,他居然又要消失了。他急忙展开神王翼,快速冲冲了雪枫林深处。猛烈的劲风摇落一地雪枫花,他却连老人地背影都未看到。

        “哥哥……”

        小晨曦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道:“哥哥,那头九色鹿消失不见了。咦。那位老爷爷呢?”

        “老爷爷走了,我们也走吧。”

        “好。”

        从雪枫林出来,辰南远远的看到了那几间熟悉的茅屋,那是守墓老人的居住之所。他心中一动,领着小晨曦走了过去,推开房门,里面很空旷,只有简单的桌椅与床铺。其他什么也没有。

        不过,辰南在桌面上发现了一行字,那是用指力划刻而成的:神墓逆乱阴阳!

        “走吧。”辰南拉着小晨曦走出了茅屋,而后抱着她腾空而起。

        小晨曦问道:“哥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哥哥把你送回昆仑,哥哥将要去做一件大事!”

        “哥哥又要离开我了吗?我想跟哥哥在一起。”小晨曦的话语有些低落。

        “晨曦,哥哥要去做地事情很危险,不能将你带在身边。一个盖世大魔王要出世了。我怕到时不能照应到你。”

        辰南带着晨曦一路东飞。已经远离神魔陵园千里之遥。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发现对面有数十条人影再快速飞来。他立刻止住了身形,静静的打量这些人。

        “天使?”辰南双眼瞳孔一阵收缩,这毕竟是天界的神灵,他不得不警惕。

        十几个天使容貌俊美,金色的长发,洁白的羽翼,如雪地长袍,让他们看起来显得高贵而又圣洁。

        真正让辰南注意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三对羽翼,都是高阶的天使。这可以说是一队实力不容小觑的组合,但是西方地天使向来不敢轻易进入东方,今日为何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呢?这让辰南有些不解。

        这些天使看到辰南他们能够御空而行,多少有些吃惊,不过他们当中有些人依然高傲的喊道:“前方的低等生物速速闪开,不要阻挡高贵的神灵!”

        辰南被气的乐了,他笑道:“所谓的高贵神灵,不会都是一些不通人情世故的愣头青吧,说话不要这么愣好不好?今天我就站在这里不躲开,你们能奈我何?!”

        “小小的六阶修者也敢螳臂当车?哼!”居中地那名天使,冷冷的喝道:“杀了他们!”

        旁边一名天使闻听命令,快若闪电一般向前冲来,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之色。

        辰南可不想让小晨曦看到血腥的画面,在天使冲到的刹那,他把晨曦送进了内天地,而后一道绚烂的刀芒直冲云霄,大龙刀立劈而下。

        “噗”

        血花迸溅,人头滚落,天使的死尸坠落而下,漫天的血雨在纷洒。

        “上当了,不是……六阶修者,是……七阶地武者!你已经有了破碎虚空地能力。为何还驻留在人间。”居中的那名天使,眼睛都在喷火。

        如果不是刚才那名高阶天使太过轻敌,绝不可能让辰南像切大萝卜一般,一下就斩下头颅。辰南冷笑道:“你管地太多了!”

        一股冷冽地杀气自辰南身上爆发开来,瞬间遮拢了这片天空。

        十几名天使大吃一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手中的断刀,与背后那对突兀显现而出的神王翼之上。

        “你……不会是那个大闹天界,反到人间的辰南吧?”

        “答对了!”辰南的声音很冰冷。

        十几名天使立时感觉大事不妙。今日竟然冲撞了传说中血战天界的煞星!这些天使相互看了一眼,决定分散逃走,他们都没有想到和解。因为,在天界辰南已经被传为一个无恶不作的魔王,根本是无道理可讲地。

        “不许逃走,你们是知道的,我有神王翼在身,谁敢先动。我就先追杀谁,定然让他形神具灭!”

        森森话语响在这些天使的耳中,如同来自地狱的夺命之音一般,十几人真的没有一人敢先动。

        “哈哈……”辰南放声大笑。羞愧的这些天使无地自容。

        “告诉我你们为何下界?”

        所有天使皆不言语。

        “谁如果最后说,我一定杀了谁。谁第一个说,我一定放了他!”

        这杀气腾腾的话语刚落毕,十几个天使异口同声,道:“奉天界几位魔神之命。追随两位血天使殿下下界。”

        “什么?!传说中的血天使?号称西方天界战力第一地血天使一族?”

        “是的,不久前两位血天使殿下,刚刚从魔神祭台复活!”

        “他们到底有多强?”辰南沉声问道。

        “堪比最强大的主神!”

        听到这里,辰南的双眼射出两道神光,道:“你们是怎样避过天罚而下界的。”

        “是从魔神祭台地逆向召唤阵下来的,可以躲避天罚!”

        闻听到这里,辰南心中巨震,脸色变的非常不好看。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问道:“你们下来到底所谓何事?”

        “击杀转世的圣战天使……”十几个天使被辰南逼迫地硬着头皮一一回答。

        “什么,那两个混账王八蛋血天使在哪里?”辰南一阵焦急。

        “就在百里外的一片山脉中。”

        “你们为何慌张的想逃回西土?”

        “因为我们在那里,除了遇到圣战天使外,还遇到了一个东土的神王,我们并不占上风,只能……”

        辰南不想再细问了,他感觉时间非常紧迫,身化一道长虹。如一颗划空而过的流星一般。快速消失在天际的尽头。

        十几名天使近乎虚脱了,出了一身冷汗。而后再也不敢停留,快速向着西方飞去。

        辰南划破长空,百里之遥瞬间而至,在前方那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中,此刻隆隆巨响不断,可以看到那里血光冲天,片刻间数座巨峰已经轰然崩塌,可以想象那里的大战有多么地激烈!

        辰南左手裂空剑,右手大龙刀,快速冲进了那乱石穿空,杀气冲天的大战之地。

        大山中两名血天使纵横于天地间,他们血发血眸血袍,周身上下一片血红,就连背后那一对羽翼也是可怕的猩红色,似乎随时会滴出鲜血。

        两个堪比主神的西方天界强者,此刻正在围绕着一个黑发黑眸,身材魁伟的高大男子,激战不休。

        那名东方男子独战两名血天使,竟然渐渐露出了压倒性的优势,五个巨大的魔窟浮现在他的周围,不断吞噬掉两名血天使比拟主神般地狂猛攻击术法,同时高大男子双手不断打出一道道撕裂空间地掌力。

        高山在三大强者的交锋下,不断轰塌,大山内尘沙弥漫,杀气冲天!

        辰南大吃一惊,大战两名血天使地人,竟然大魔!

        随后,他发现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之上,一个风华绝代,金发黑眸的绝色女子,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随着山风的吹动,白色衣衫随风舞动,她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

        辰南大吃一惊,他在那名女子的身上感应到了纳兰若水的气息,不过却多了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

        如果那名女子真是纳兰若水,她的容貌可谓变化太大了,现在完美的脸颊一点也找不到原来的影子,唯有那如秋水般的眸子还一如往昔。

        “转世圣战天使……她……圣化了!”辰南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