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二二章 故人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二二章 故人

        “嗷吼……”

        魔啸刺耳,直欲穿透人的耳膜,整片地窟都在震荡。几个漆黑无光的地穴中,传出阵阵锁链颤动的声响,阴森的古洞总显得更加恐怖。

        那间石室中,神灵头骨所堆砌成的骨床之上,银发男子依然静静的斜躺着,眼神沧桑而忧郁,他一动也不动,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辰南,也没有听到那越来越近的魔啸。

        只不过,他所透发出的气势依然如巨山一般沉重,让人感觉自己仿佛是蝼蚁,而他是那高高在上的圣神一般。

        辰南被震住了,没有任何理由,他直接猜测到这便是那所谓的魔主,是一个传说中消逝多年的可怕存在,只有他才能够有这种足以睥睨天下的无上气势。

        他还活着?

        辰南手握大龙刀,一边戒备着那越来越近的魔人,一边细细的打量着银发男子。传说中魔主早已消亡,不然也不会有可怕的魔穴存在于天界,但是,辰南却觉得眼前之人似乎还活着。

        不过,辰南同时也发觉,这个看起来异常年轻的可怕魔主,好像真的没有生命波动,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心跳与呼吸,甚至可以察觉到他的身体异常冰冷,与死人无异。

        只是……他的周围为何有元气波动呢?难道即便死去,其魔威依然能够浩荡千古?!当真不愧为震古烁今的魔主!

        “嗷吼……”

        魔啸震耳,一阵剧烈的元气波动传来,整座地窟连连震颤。人未至,阵阵血光已经蔓延到了这里。

        “嗷吼……”

        血光闪动,一条高大的魔影终于出现在了辰南的视线中。

        高大的魔躯魔气缭绕,煞气滚滚,其样貌称得无比狰狞。左半部连同左眼在内的少半颗头颅已经破碎。在完好地另一半头颅上是齐腰的血红色长发,似乎能够看到白色的脑浆沾染在了血发之上。

        那仅余的一眼、两耳、一鼻、一嘴,若不是沾染着点点血迹与脑浆,则显得非常完美,这个人如果不是缺了少半个头颅,称的上一个美男子。

        他身上的破碎衣衫满是血迹,让人惊骇的是他的胸膛竟然是一个血淋淋地大洞,心脏竟然被人掏去了。

        在他的背后生着几对羽翼。左边两只羽翼洁白无瑕,右边一只羽翼漆黑如墨。其侧身时显露出的背部有两道巨大的伤口,望之让人触目惊心,那里有着几对羽翼的断根,血肉模糊一片,似乎是被人生生撕去的。

        具有两色羽翼,绝非普通天使那样简单,这更像西方传说中的古老神魔。

        “是你!”辰南大吃一惊。这样一个恐怖的神魔,竟然是他曾经打过交道地人,他失声道:“难道魔主之墓连通的是人间界的死亡绝地?”

        急冲而来的巨魔,竟然是死亡绝地的无名神魔,他曾经对辰南说过。在这里守护绝地不被人打扰。

        可是,辰南万万也没有想到,他所守护地竟然是魔主之墓!

        无名神墓的独目中绽放着血色的光芒,他面目狰狞。虽然他曾经见到过辰南,但此刻见辰南竟然闯到禁地当中,他浑身透发出可怕的煞气,即将要对辰南出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八个漆黑恐怖地魔洞中突然传出阵阵铁索的摇动的声响。无名神魔立时一惊,他转头向着正中的那间石室望去,无比虔诚的。近乎狂热的望着骨床上的银发男子。

        他似乎在聆听着什么,浑身的煞气在刹那间消散了,最后他伏倒在地,恭敬地对着石室中拜了又拜,最后向辰南示意随他离去。

        辰南暗暗吃惊,魔主似乎真的没有死!天界所有人似乎都不知道这个真相。

        不过银发男子,自辰南出现到现在,其姿势神情以及眼神始终都未发生过变化。仿佛永恒的定在了那一瞬间。

        辰南心中充满了疑惑。他张了张口,最后忍住了。随着无名神魔向外走去。

        穿越过复杂的地下通道,辰南随着无名神魔自一个山腹的魔洞中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景物他终于确定来到了死亡绝地,无尽的骸骨,死气沉沉的谷地,滚滚涌动地魔气,以及背后那座巨山……

        此刻,辰南想到了一个严重地问题,无名神魔似乎根本不能走进魔洞的最深处,那里有一个困天法阵,封印了里面地秘密,他、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所在,但是今日……

        无名神魔曾经说过,其原有的记忆似乎被人抹除了,不过其潜意识时刻提醒着他要守护在这里,绝不能容忍任何人踏足这片山谷。

        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具体要守护什么,这完全是潜意识的行为。

        在这片山谷内始终存在着两股让他望尘莫及的力量,一股气息让他感觉无比的亲近,似乎是他的亲人,但是他始终不能够把握住它,找不到它源于哪里。另一股让他感觉无比厌恶,甚至感觉有些恐惧,它就藏在魔洞的最深处。

        时至今日,通过刚才所见种种,辰南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让人感觉亲近的力量应该是那银发男子所发,让他感觉厌恶的恐怖气息现在似乎被那男子压制了。而困天法阵已经打开,无名神魔能够自由出入山腹中了。

        “那个人占据了上风,他压制了让你恐惧的力量,他是谁?”辰南有些激动,有些紧张的问道,似乎根本没有关心自己的安危。

        “他……是魔主,我现在已经是他的记名弟子。”

        “他真的还活着?”辰南大吃一惊,如果这则消息传到天界,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在生死之间徘徊,也许有一天能够活过来吧。”

        “什么意思?”辰南有些不解。

        “本已魂飞魄散,但躯壳中残存有一点灵念,历千劫万险,也许有一天能够重临世间,魔主沉浮。”

        “他所压制的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天,被魔锁人间。”

        “什么?!”辰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如果按字面意思理解,这魔主实在太变态了吧!

        通过不断询问,辰南发觉无名神魔还是没有恢复记忆,他所知道的很有限。不过却足以让辰南惊骇,魔主当年确实死了,似乎与天同寂于此地,但是他强的近乎邪异,近乎变态。

        历经无尽悠久的岁月后,一丝魔念让他重临于世,而且利用不朽魔躯内的力量,彻底压制住了被封印的“天”。

        “我师傅说,他让你就此离去?”

        “嗯?”辰南感觉有一丝惊异。

        “我师傅让我赠你一把剑。”无名神魔说着,划破虚空,召唤出一把璀璨夺目的神剑,竟然是辰宇明的裂空剑!

        辰南毫不客气,将裂空剑收了起来。见问不出什么,他也不想在此久留,不过在离去之时,他还想问明一个问题。

        当初年轻一代十大高手,联袂闯入死亡绝地,能够活着离去的不过三人,有七人身陷此地,

        辰南很想知道他们现在是否还活着。

        “当初同我一起闯入这片绝地的人可否还活着?”

        无名神魔面无表情,冷漠的道:“只有一个活了下来。”

        “你……怎么回事?他在哪里?”

        “七人互杀,唯有一人能够存活。他现在是我的师弟,我遵从师命,代师授徒。”

        事实是如此的残酷,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辰南为曾经的伙伴黯然神伤。无形之中,他对魔主一脉的行事风格,感觉有些齿冷。

        “他在哪里,我要见他一面。”

        “就在那边。”无名神魔用手指向死亡绝地前方。

        魔气涌动,一个面色无比冷酷的男子,正站在一堆骨山上,他如化石一般一动不动,竟然是龙舞的哥哥潜龙!

        无名神魔解释道:“他在修炼,正在吞吐魔气。”

        辰南点了点头,眼前的潜龙与他所认识的潜龙大不一样了,那个如邻家兄弟们阳光灿烂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堕入了魔境,已经变得有些冷血了。

        “算了,还是不与他相见了。”

        见面唯有尴尬,辰南决定就此离去。

        死亡绝地,魔气浩荡,无名神魔带着辰南,化作电光,快速冲到了谷口。

        辰南惊愕的发现,死亡绝地竟然又连通了外面的世界,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一切都因为他进入永恒的森林,触动拜将台所致。

        三日后,邪道六圣地之一的**道,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白衣淫贼南宫失声惊叫道“天啊,这不是辰兄吗,现在东土谁人不知你被上古神龙坤德封印进了十八层地狱啊,你怎么逃出了?真是活见鬼啊!”

        半个时辰之后,白衣淫贼再次惊叫:“啊,让小林寺的和尚还俗?让混天派和绝情派的人去出家?给澹台派的弟子找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