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三七章 借龙刀一用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三七章 借龙刀一用

        布局者的冷笑道:“哼,即便你多知道一些典故又有什么了不起的!那镇魔石想也不用想,不过是巧合下沾染上了某位太古强者的禁忌之血,仅此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

        神秘女子并不动怒,不过声音却很冰冷,道:“孤陋寡闻!如此嘴硬,我敢说到最后,你连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布局者大怒,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便那血液的主人亲临至此,我也不将他放在眼里。”

        “哈哈哈……”神秘女子大笑,不过即便如此,其声音依然如天籁一般动听。“少要自以为是了,我敢说如果那个人还活着,你的这个世界都根本容不下他一根小手指,他如果想碾死你,一指就可以破灭你的整个世界。”

        “嘿嘿……原来是个死鬼,一个灰飞烟灭的人有什么可怕的,他如果足够强大的话也不会死去。既然远有比他强大的人,那他就算不得一个人物,我的敌人都是天地间最强者,失败者不配做我的敌手!”布局者连连冷笑,甚至带上了一丝轻蔑不屑的色彩。

        “哼,小人得志!”神秘的女子冷哼了一声,道:“有些人即便死气,他们的威名也是不容置疑的,对于真正的强者我们应给于尊敬,万万不可亵渎。现在你可能要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了!”

        说罢,神秘的女子所幻化出的那只巨大的玉掌,持着二十丈的玉如意舍弃了布局者,向着不远处的拜将台掷去,同时敛去了巨大的玉掌。

        拜将台似乎有些忌讳镇魔石,不愿再和它缠斗,看到散发着神圣之光地玉如意攻来。立刻转换战场,舍弃镇魔石,迎向玉如意。

        而镇魔石上那鲜艳的血水红光大盛,透发着可怕的邪异光芒,整座镇魔石似乎在微微颤栗,它凶猛的向着布局者扑击而去。

        “这……怎么回事?”布局者大吃一惊,快速躲避着,在高空中不断飞旋。留下一道道残影。

        神秘的女子冷笑道:“圣器有灵,你这样贬斥曾经的强者,它当然恼怒了。哼哼哼,这也好,你不是很狂妄吗,那你就试试沾染上那位强者血液的魔石之威,如果你连它都对付不了,趁早自己抹脖子算了。”

        镇魔石颤动着。体积在刹那突然放大了数十倍,眨眼间已经高达百丈,黑森森的碑身在地面投下一大片阴影,更加显得阴森恐怖。

        “轰”

        空间破碎,镇魔石转瞬即至。涌动地滔天魔气眨眼间便将布局者吞没了,而后砰的一声又将他轰飞了出来。

        布局者衣衫褴褛,混身上下破碎不堪,皮包骨的身躯都被撞的变形了。不过他毕竟是有着通天彻底之能,默默念动真言,眨眼间便修复了身体。

        “轰隆隆”

        高达百丈的镇魔石如同一座阴森森的大山一般,在空中横冲直撞,不断追赶布局者,空间连连破碎,直逼的布局者吼啸不断。

        这个世界毕竟是布局者的内天地,所有这一切都是他所炼化地。这个世界的空间不断破碎,给他造成了相当大的负荷,他需要不断快速修复。也就是他这样的强者,如果换做辰南一级的人物,内天地如果破碎一次,恐怕就异常危险了。

        百丈高地镇魔石,在高空之上不断劈砸布局者,将他撞击的横飞竖躺。身体不断被损毁。有时候整个身体都已经彻底变形,化成了肉酱。但不得不说他修为通天,果真具备了不死之身。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布局者感觉有些惊恐了,被不断被轰击,有时候身体还会化为几段,即便他无死亡威胁,但也有些惊恐了,长时间下去,他必定被耗光全身的力量的,到那时神秘地女子如果想封印或炼化他简直易如反掌。

        “你看它像什么呢?”神秘女子一边注视着玉如意与拜将台缠斗,一边冷冷的回应着布局者。

        布局者细看镇魔石,只觉得它森然恐怖,如果真以实物来看的话,它很像一块墓碑!看到这里他心中一动,道:“难道这是一块神魔墓碑,被人炼成了法宝?”

        “也对,也不对。对,是因为他它的确是一块墓碑。错,是因为从来没有人炼化过它,它是自己通灵而已。那位死去的强者,其坟前的一块墓碑沾染上他鲜血后,都有这样的可怕威势,你能说那个强者不值一提?现在通灵的墓碑在向你证明,以卫强者地尊严,即便死去也不能亵渎!”

        布局者神色惨变,这未免太过可怕了,这根本不是被人有心祭炼过的法宝,居然只是一块普通的墓碑染血后通灵,便有了如此可怕的威势,这简直不可想象!

        “求长生,羡不死,可有谁知,生死相依,转瞬互换,苦求一生,也许刹那逆转。天堂地狱一线间,这世间何为道?何为魔?又有哪人真能知,又有哪人真能晓?”七彩云朵渐渐散开,神秘的女子渐渐显露出了真身,展现出绝代姿容,她面对布局者,道:“你以掌控者自居,岂知你不过是活在他人的梦里,自以为掌控着他人的命运,其实己身不过也是一枚棋子,今天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说到这里神秘女子冲着辰南喝道:“辰南借魔刀一用!”

        辰南有些愕然,他手中虽有魔刀,但这是玄功异变后召唤出来的,却不知道如何能够借给神秘女子,而且以对方那强绝地修为,还需要这把魔刀相助吗?

        布局者又是羞恼,又是愤怒,道:“一把破碎地神刀,有何用处?它在永恒的森林沉寂了也不知道多久地岁月,但我从未放在我的心上。”

        “哼,你这种小卒如何懂得这种至宝的妙处。”

        神秘女子瞬间破碎虚空,来到了辰南的背后,皓腕轻抬,搭在了辰南的肩头,辰南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如兰似麝的幽香传入口鼻间,同时感觉肩头一热,一股磅礴的生命力注入到了右臂中。

        这时,辰南右手中的死亡魔刀不仅透发出无尽的死气,而且在那黝黑森亮的刀体之上渐渐笼罩起一层圣洁的生命气息。

        “嘿嘿,你想给它来个生死平衡吗,不就是一把碎刀吗,真是白白浪费力气!”布局者揶揄道。

        神秘女子不理他,继续催动力量,就在这时,黝黑的死亡魔刀竟然慢慢透发出亮光来,刀体由黑色渐渐向着青色转变。刀柄处的一双龙目竟然睁开了,一声龙吟响彻天地间,一道巨大的青龙之影映上了高天!

        辰南手中的长刀变得青碧幽森,神刀仅仅绽放出当年些许威势,下方的大地就开始剧烈波动起来,高山已经崩塌,森林已经消失,黄土已经变成碎沙,浪沙如同波浪一般在翻涌。

        “斩!”

        神秘女子一只手搭在辰南的肩头,另一只手握住辰南的手臂,挥动长刀向着布局者劈斩而去,口中喝道:“让你见识见识大龙刀的威力!”

        炽烈的刀芒腾射而出,整片天际青灿灿一片,到处都是青芒,到处都是龙影,震天的龙啸滚滚激荡,天地震颤,远处大河滔滔。

        一条巨大的青龙快速向着布局者飞腾而去,巨大的龙身绵绵延延,如不绝的山峰一般舞动而下,刹那间就将布局者扑笼在青影当中。

        “啊……”

        一阵惨叫传出,漫天的青芒更加璀璨,龙啸震天,布局者似乎在挣扎、似乎在哀嚎,整片天地剧烈动荡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待到漫天青影变淡,高空之上可见血雾茫茫,无数的碎肉块散落、漂浮在空中,布局者的头颅更是面目狰狞,在不远处的恶狠狠的瞪视着辰南与神秘女子。

        神秘女子用手一指,一道白芒自她指尖激射而出,向着布局者疾飞而去。

        “噗”

        一声轻响,血浪迸溅,布局者的头颅被爆开了,被生生切为两半。

        “啊,就这样被干掉了?就这样杀死他了?”辰南惊异无比,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这时神秘女子皱着凤眉,松开了辰南的右臂,飞退出去几丈远,道:“大龙刀几近乎彻底毁损,刀魄威力有限,恐怕不能彻底灭杀此人。而且,这里还有另外一股力量……”说到这里,神秘女子仰望着高空中那巨大的太极图,那神秘的巨大图案在不断旋转,显得无比的玄秘。

        对于高天之上那无比巨大的神秘太极图,辰南心中疑惑太多了,最初是在永恒的森中那轮回池中看到它的,不知道它为何又跑到了布局者的内天地当中,看样子它似乎不属于布局者。

        这时,漂浮在虚空当中的碎肉开始颤动了起来,就连那被劈开的头颅也开始向彼此聚拢而去。这直令神秘女子眉头轻皱,叹道:“如果我恢复到巅峰状态,哪用这样费事啊。”

        不过,紧接着她的眉头又舒展开了,她看到了矗立在不远处的镇魔石,她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对呀,就用镇魔石将他永世镇压吧,实在不行,将他关进十八层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