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章 神之左手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呸,死败类无耻之极,等我师傅的伤势好了以后,他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到那时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小公主突然提起她的师傅,着实令辰南吓了一大跳,诸葛乘风的绝世修为即使不如老妖怪,也差不到哪里去。

        想到有两个绝世高手随时会找上门来,他心中一阵忐忑,不过即使强如老妖怪也不能解开他的困神指力,这令他稍稍安心。

        「这个老妖怪为何一直没有露面,他到底跟没跟下来呢?」

        小公主道:「臭贼你在嘀咕什么呢?是不是害怕了,要是害怕的话,赶紧放我走,我或许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

        「放你个头,再不老实,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

        小公主虽然气愤无比,但更多的是害怕,她气哼哼爬到了虎王小玉的背上,道:「小玉,我们走,离这个坏家伙远一点。」

        辰南道:「不许骑着那头色虎到处乱飞,刚才就招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你不想再引来什么恐怖的人物吧?你的困神指力就快到发作期了,你若是到处乱跑,到时受苦可别找我。」

        小公主虽然恨的要命,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关浩在旁嘿嘿偷笑,正好被小玉看见,一声虎吼,吓的他落荒而逃。

        辰南在后叫道:「喂,不要跑的那么快啊。」

        关浩头也不回,道:「我有急事,先走了。」

        小公主在后喊道:「死耗子,你还没和我说再见呢。」

        关浩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再见,小魔女,不,永远都不要见面了。」

        小公主气道:「死耗子,你跑不了,我也要去神风学院。」

        一声惨叫远远传来:「神啊……救救我吧!」

        辰南哈哈大笑道:「看到了吧,你这个小丫头简直比洪水猛兽还要令人恐惧!」

        小公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抱起已经变成小猫大小的虎王向前走去。

        「败类,我要去神风学院。」自从收服小玉后,小公主就不止一次想逃走,但又怕在途中困神指力突然发作。最后她想到了神风学院,传闻里面高手如云,更一些绝世高手隐匿其中,她想求助里面的高手为她解开身体的禁制。

        「不去,我可不想找麻烦。」辰南立刻拒绝。

        走进罪恶之城,繁华的景象,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座处在深山中的城市,街上行人摩肩接踵,买卖之声不决于耳。

        城中种族繁多,在街上一眼望去,可以看见黑发、金发、红发、蓝发……

        进城之后,小公主一阵雀跃,首先从一个小商贩的手里抢过来一串冰糖葫芦,而后扭头就走。

        急得那个人直喊:「小姑娘还没给钱呢。」

        小公主回头道:「向我那个跟班要。」说着一指辰南。

        辰南直接给了她一个爆栗,痛的小公主眼泪差一点掉下来,她恨恨的扭头向前跑去。不过面对小商贩的阻拦,辰南还是要乖乖的付钱。

        在城中走了一里多地,小公主已经惹来无数人追帐。

        辰南好不容易捉住了她,道:「拜托,小恶魔你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见什么拿什么,你不觉得脸红,我还觉得惭愧呢。」

        小公主为楚国皇帝最小的女儿,平日真可谓天之娇女,几乎没有人拂逆她。但这几日连连吃瘪,她感觉委屈无比,用疯狂购物的方法,发泄着心中的恶气。

        最后,两人住进了一家客栈。

        晚上小公主所受的困神指力发作,在她痛苦的叫骂声中,辰南帮她活络了血脉,化解了她的痛苦。

        当小公主洗去一路的风尘,穿上新衣走进屋中时,整个房间仿佛一下子明亮了起来,乌黑的长发,绝美的容颜,婀娜的身躯,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辰南洗漱后,感觉一路的疲累皆消失了,此时看到倾城的小公主走进来,倍感赏心悦目,不由自主多看了几眼。

        小公主机警的看着他,还真怕他「兽血沸腾」。

        「死败类你好恶心,当心眼睛掉下来。我要去再订一个房间,今天本公主说什么也不会再受你的威胁,和你同处一室。」

        「那怎么行,这里坏人很多,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老规矩,一个房间两张床。」

        「呸,世上还有比你更坏的人吗?」

        「我是好人……」

        「无耻!哼,都已经到罪恶之城了,你还担心我逃走吗?要逃的话我有很多机会。你不去订,我去订。」说完,小公主抱着小玉跑了出去。

        可是她刚跑到院中,就叫道:「小玉快变身,我们赶紧走。」

        一声虎啸,震的客栈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当辰南跑出来时,小公主和虎王已经冲到了高空。

        「喂,小恶魔你要去哪里?」

        「我觉得呆在你这个败类身边太危险了,我和小玉到别处去住。」

        「小恶魔你不怕困神指力发作吗?」

        「你这个混蛋、臭贼、恶棍……」小公主先是一阵痛骂,最后道:「到时候我会找你的,死败类我诅咒你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倒霉,再见。」

        眨眼间,一道白光消失在客栈上方。

        客栈中虽然有不少人出来询问,但辰南一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这个小丫头警惕心还真强啊,这个小恶魔……」辰南到不怕小公主逃走,他相信小公主在困神指力发作前一定会乖乖的回来的。

        翌日清晨,辰南吃过早晚后,开始在罪恶之城闲逛。

        罪恶之城很大,半天的时间他也仅仅转了半个东城而已。

        「老毒怪也来这里了,我怎么才能够找到他呢?算了,这个老不正经的指不定躲在哪里逍遥快活呢,不去刻意找他了,什么时候碰到再说吧。」

        中午时,他走进一家酒楼,在二楼临窗的桌位坐下,要了几个菜和一壶酒,一边喝酒,他一边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

        十几杯烈酒下肚后,辰南已微微有了一丝醉意,他自嘲道:「人生如梦啊,谁会想到我是万年前的人呢,万载岁月悠悠而过,我却又活了过来!」

        醉意朦胧下,他心中感慨不已。本是万年前的人,竟然从远古神墓中复活而出,这令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

        神魔陵园除了埋葬着人类中的至强者、异类中的顶级修炼者外,其余每一座坟墓都埋葬着一位远古的神或魔。他死前修为平平,能够被埋葬在哪里,其中定然有隐情。从他那座没有墓碑的低矮小坟也可以看出,他这位「死者」似乎和别的坟主不一样。其间迷雾重重,他看不清,看不透,想不通!

        在楚国西境那个小镇生活了一年,他不断调整心态,迷茫的他渐渐摆脱了过去的阴影,渐渐的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现代人。不过在他的内心最深处却掩藏着一丝沧桑,但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他只能将一切深深掩藏在心底。

        “人啊,简单的外相,复杂的内里,每个人的形与心都不一样。但为了生活,每个人不得不演戏,将真实掩藏,用虚伪包装。”辰南渐渐醉了。往事一幕幕浮上他的心头,雨馨、澹台璇等人的身影一一从他眼前掠过。

        「这一世我将何去何从?或许,我首先要做的事便是探寻神魔陵园的秘密吧,如果连自己的复活之谜都搞不清,我如何能够安心。神魔陵园……神魔……这一世我注定要不断追寻神魔的遗迹……」

        酒气上涌,辰南渐渐不支,趴在了桌上。醉意朦胧中,他感觉几个年轻的男女上楼后走了过来。

        「这个醉猫怎么占了临窗这个好位置,老板可不可以将这个家伙挪走,我们要坐在这里。」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虽然是商量的话语,但却带着命令的语气。

        一个女子道:「算了,不要费事了,我们还是坐在旁边那个空桌吧。」

        其他几个年轻男女点头同意,走向了另一张空桌。

        几个男女点完酒菜后,一边吃喝,一边议论。

        「这学期的考核题太难了,居然要我们去寻找失落的神之左手。」

        「我觉得学院中的那些老古董在成心为难我们。」

        「就是啊,那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有没有还是一回事呢。」

        「你们没有听仔细,那些老古董最后做了补充,还有其他考核题可以选。」

        「天啊,我简直想杀了那些老古董,为什么我没有听见?若是找不倒一丝神手的线索,我岂不是一个学分也得不到……」

        「呜……我也没听见。」

        ……

        「不过那个传说真是惊人啊,数千年前两个神曾在附近的群山中大战,你们说那是真的吗?」

        「有可能,那片山脉确实像经历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太夸张了吧,那里高山坍塌,河流改道,湖泊干涸,简直不可想象是一场大战的结果。」

        「怎么不可想象,他们是神,不是人,况且是一场两神爆体、同归于尽的神战。」

        「你们说那截断落的神手中究竟攥着什么东西啊,竟然引起两个神舍生忘死的争夺?

        「必是非凡之物,能够被神如此重视的东西,我们是很难想象的。」

        「我们若真的找到那截神手,得到神手中攥着的东西,说不定我们会有一番难以想象的奇遇。」

        「做梦吧,那么多的高手都在寻找,哪能轮到我们啊,我只期盼能够找到一丝线索,从那些老古董手里得到几个学分。」

        ……

        「那些老学究偏偏在这个时候,翻译出了那段羊皮古卷上的文字,要是晚些时日,我们也不会错选这样一道考核题了。」

        「就是啊,偏偏这么巧。」

        「几千年前那个留下文字记述的人,居然有幸看到了两个神的大战,看到了一个神斩断了另一个神的左掌,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啊!」

        「那个家伙也够倒霉,在那片山脉找了一辈子,也没有发现神之左手。」

        「你们觉得那张羊皮古卷上的记载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像神话一般啊。」

        「神的故事当然是神话了!」

        「罪恶之城的土著居民都说这里发生过神战,当然年代太过久远,流传下来的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传说,没有丝毫有价值的线索。不过想来,那张羊皮古卷上的记载应该是真的。」

        「听闻大陆好多修炼者都已向这里赶来,不久的将来罪恶之城一定会很热闹。」

        「是啊,不过也给我们的考核带来了麻烦。」

        「没想到神之间的一场战斗,都已经过去数千年了,还引出这么大的风波。」

        「看着那片战场,光想想就让人惊心动魄。我若是有那般神通,这天上地下,谁能阻我?」

        「做梦,你若是有那么大的神通,你想去干吗?」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向楚国大公主求婚,传闻她可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绝色美女啊!」

        「哈哈……」

        旁边的几人一阵大笑。

        「你们不要笑,那个楚月真的美若天仙,就是女人见到她也会动心。据说她还有一个妹妹,现在刚满十六,容貌就已不下于她,若是再过两年,又将是一个人间绝色。」

        「她们再美也在千里之外,我相信咱们学院传闻中的那几个美女决不差于楚国的公主。」

        「你们几个色狼还是小声点吧,若是被有心人听见,将会惹起天大的麻烦。」

        「是啊,当心祸从口出!」

        「我们快吃饭吧,吃完赶紧出发。」

        几个年轻的男女下楼后,辰南从桌上抬起了头,虽然他已经昏昏沉沉,但还是听到了刚才那些对话。

        「老板结帐。」

        「来了。」

        「给,不用找了。」

        辰南随手丢出一枚金币,令酒楼老板喜笑颜开。

        「等一等,我有话问你。」

        老板道:「您请问。」

        「刚才那几个人是神风学院的学生吗?」

        「您目光如炬,那几人确实是神风学院的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不就是几个学生嘛。」

        酒楼老板笑道:「您不是本地人,也不是修炼者吧?」

        辰南嗯了一声。

        「难怪,我跟您说,能够进入神风学院的年轻人都不简单,不是皇亲贵戚,就是真正的阶位强者,里面卧虎藏龙……大陆上许多风云人物都毕业于神风学院,就拿刚才那几个年轻人来说吧,有一个小国的皇子,还有一个大国的郡主……」

        辰南摇摇晃晃返回了客栈,进屋之后他一头便倒在了床上。客栈房间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相临房间里两个人的高声对话,清晰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些天以来怪事真多。」

        「怎么了?」

        「鸽子漫天飞。」

        「切,这有什么啊,这些天古神断落的手掌被传的沸沸扬扬,你以为谁闲的没事干放鸽子玩啊,那都是信鸽,在向大陆各处传递消息。」

        「鸽子漫天飞也就算了,今天我居然看到一只老虎在天上飞。」

        「白日做梦。」

        「什么白日做梦,你忘了昨天晚上的那声虎吼,十有八九就是我看到的那头会飞的老虎,要不然城里怎么会有老虎出没呢。」

        「你……你真的看到了一头会飞的老虎?」

        「千真万确,在城东那个方向,每隔一段时间它就会出现一次。」

        ……

        「这个小恶魔居然如此招摇……」辰南洗了一把脸,出了客栈,向城东走去。路过环城河时,他看见有五六人正跌跌撞撞跑上桥来。

        他拦住一人问道:「怎么了?」

        那个人道:「城东出现一头会飞的妖虎,一个女孩骑在它身上正在抢劫。」

        「什么?!」辰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没想到小公主竟然做起了抢劫犯。

        那个人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说完之后便快速跑进了城中。在路上辰南又遇见了几个「遭遇劫匪」的人,这些人有的比较惨,身上一片焦黑,一看就是被小玉放闪电电的。

        「这个小丫头真是太胡闹了。」

        远远的,他看见小公主穿着宽大的衣衫,蒙着面纱,骑在虎王身上,在空中飞来飞去。

        「打劫,把你们的钱都交出来。」

        地面上几个人吓的瑟瑟发抖,把身上的金币放在地上后,如见鬼了一般逃之夭夭。

        辰南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堂堂楚国小公主,金枝玉叶,竟然干起了这种勾当。

        「小恶魔你在干吗?」

        「啊,死败类来了,小玉快飞高一些。」小公主顾不得去捡地上的财物,命令小玉快速飞到了高空。

        「小恶魔你……居然在抢劫?你不怕传到你那个皇帝老子的耳朵里吗?」

        「臭贼、败类、恶棍、混蛋……」小公主照例先是一阵痛骂,骂完之后才道:「我要穿衣,我要吃饭,我要住客栈,可是钱都在你那个混蛋手中,我没钱,当然要自己赚钱了。」

        「什么!你……你这是在赚钱?你这是在抢劫,在犯罪!你没钱可以去和我要啊?」

        「呸,我才不会去求你这个臭贼,我要自力更生,自食其力。」

        「拜托,你不要玷污『自力更生』、『自食其力』这两个词好不好,你现在的行经和强盗、匪徒没什么区别。」

        「胡说,我劫富济贫,没有总是赚钱。」

        「什么『赚钱』,直接说抢劫多干脆,我问你,你救济几个穷人了?」

        「还没看到穷人,走在这条路上的人都是富翁。」

        「你……」辰南真快无语了,好半天才道:「你够狠,居然没放过一个人。」

        「臭贼你快走,别耽误我赚钱。」

        「你……你抢劫了那么多人,那些钱还不够花吗?」

        「不够,我的花消很大,嗯,我现在决定要打劫你,把你身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

        辰南一下子气乐了,笑道:「你这个小恶魔想钱想疯了,居然想打劫我,有本事你自己来拿吧。」

        「哼,我没和你开玩笑,你若是不乖乖的把你身上的钱都掏出来,我再赚钱的时候会和人说我叫辰南。」

        「你……」

        「怕了吧,把钱统统给我掏出来。」

        「怕你才怪。」说着,辰南弯下腰开始捡小公主的那些「战利品」。

        小公主在空中尖叫道:「败类你无耻,你在干吗?那是我赚的钱,不许动,快放下。」

        辰南笑道:「我最近手头也比较紧,你就支援我一点吧。」

        小公主气愤无比,骑着小玉在空中冲上冲下,对辰南又是斥骂,又是威胁:「死败类你是强盗,你是小偷,你居然抢我的钱,我再赚钱的时候一定要先告诉人家我叫辰南。」

        「你要是敢那样说,到时候困神指力发作时别来找我。」

        「无耻、下流、卑鄙……我诅咒你进城之后就被小偷摸身!」小公主一番恶狠狠的诅咒后,骑着小玉如闪电一般向远方飞去,眨眼之间消失在了空中。

        辰南叹道:「真是个令人头痛的小麻烦,居然干起了这种勾当,不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过真是奇怪啊,她为什么需要那么多的钱呢,难道是……」

        他想起了关浩努力挣钱的的事。「难道这个小恶魔也想加入神风学院?」

        「难道这个学院真如外界传言那样卧虎藏龙?嗯,今天晚上我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