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章 痛揍

作品:《 神墓

        天明后之东方凤凰和小公主的穴道自行解开,在身体能动的一刹那东方凤凰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啊,死败类我早晚要杀了你!

        而后大片的风刃、火焰自她身前发出,屋内充满了魔法能量波动,小公主抱起小玉急忙趴在了地上。

        待到东风凤凰平静下来时,屋中已经惨不忍睹,门窗几乎都已经被毁去,四面墙壁也已出现巨大的裂痕,屋顶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随时可能会坍塌下来。

        这时住在隔壁房间的几个女孩跑了进来,金发美女露丝道:凤凰学姐你们怎么了?

        东方凤凰道:没事,做了个噩梦,你们出去吧。

        几个女孩狐疑的走了出去。

        小公主抱着小玉站了起来,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凤凰姐姐刚才你的样子好吓人。

        东方凤凰看到小公主笑嘻嘻的样子,又差一点发飙,她狠狠的瞪了小公主一眼,道:小麻烦我对你失望透顶,没想到你昨晚那么没义气,居然……哼!

        小公主委屈的道:凤凰姐姐你冤枉我,我就知道我昨晚的表现会引起你的误会。

        东方凤凰气道:我怎么冤枉你了,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可言?关键时刻你居然想把我贡给那个败类,想想就有气,我真想痛打你一顿。

        小公主道:你怎么能够那样想呢,我拿眼不断瞟你,是在向你求救。

        我当时也被点住了穴道,怎么能够救你,你这个理由也太烂了吧?

        你不是强大的魔法师嘛,我以为你可以用魔法能量自行解开穴道,所以才不断那样求你啊。

        胡说,魔法师的身体很柔弱,怎么能够自己去解开穴道呢。

        我不知道嘛,我对修炼上的事了解不是很多,我没学过什么修炼之法,要不然也不至于总是被那个败类欺负。

        哼,鬼才会相信你的话。

        凤凰姐姐我很伤心,没想到你居然不相信我。

        小麻烦你少装可怜。

        好吧,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凤凰姐姐我们去吃早饭吧,我好饿啊,我想喝莲子粥,想吃鸡丝卷。

        你还有心情吃早饭?哼,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借钱给你了。说着东方凤凰穿戴整齐后向房间外走去。

        小公主也急忙穿衣,追了出去。

        不要啊,凤凰姐姐,在这里我只和你熟,难道你忍心看着我挨饿吗?

        ……

        在她们走后不久,她们那间屋子轰的一声坍塌了下去。

        最近一段时间学院内奇闻不断,先有小麻烦领来数千修炼者围困学院,后有凤凰亲卫队扫荡追杀败类,学生之间议论纷纷。

        就在风波渐止之际,一则秘闻在学院内不胫而走,魔法系一名学生夜间遭袭,被人打了个鼻青脸肿扔在了花圃中。

        当人们解开他的穴道将他救醒时,他迷迷糊糊说出了败类两个字,但事后不管人们怎么问他,他都支支吾吾不再回答。

        不久又传出东方凤凰一早发飙,拆掉了自己所居宿舍,许多人将两件事联想到一起,都认为这两件事皆和败类有关。

        一时间凤凰风波再起,魔法系的学生恨不得将辰南生吞活剥,经此一事东方凤凰极为尴尬,因为无论她走到哪里都能够听到别人的议论声。

        好在这一次小公主良心发现,没有趁机添乱,她极力帮东方凤凰澄清了事实。在她的解说之下人们大概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昨晚她们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出去抓贼之时反被贼人乘虚而入,结果她们丢失了很多贵重的东西,早上东方凤凰为此大发脾气。

        很显然贼人就是败类,凤凰亲卫队再次自发出动,于全城中搜捕辰南。由于前两曰学院宣布取消寻找神之左手这道考核题,令那些误选此题的学生彻底解放,搜捕辰南的队伍无形之中壮大了许多。

        早上起来,辰南把玩着那颗从东方凤凰魔杖上掰下来的红色魔晶,此时他可以想象东方凤凰发狂的样子。

        总算出了一口气,改天一定要收拾一顿那个卑鄙无耻的副院长,可恶的老头才是最可恨的家伙。

        辰南刚要将红色魔晶收起来,突然他又止住了动作,他将颈上的玉如意摘了下来,将两者放在了一起。

        玉如意散发出一片柔和的光芒将魔晶笼罩在里面,而后一道道红光如流水一般自魔晶向玉如意涌去。

        辰南急忙将两者分开,细看之下发现魔晶竟然出现了几道细小的裂纹,光泽也暗淡不少。

        果真如此神异!

        辰南走出客栈时发现了那些搜捕他的学生,他暗叹东方凤凰魅力惊人,竟然有这么多忠实的拥护者。虽然他对自己的武技有信心,但也不敢面对那么多群情激愤的护花使者,他可不想再重复一次被众人追杀的悲惨经过。

        但若是继续躲在客栈中他非被憋疯不可,这几天他一直在客栈中养伤,早已呆得厌烦。

        他决定出城去走动走动,他剪断自己几绺长发粘在了下巴上,扮装成一个大胡子的样子,而后又让伙计买来一顶宽沿的帽子戴在了头上。

        就这样辰南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客栈,不过他暗中一直在留意街上那些学生,还好没有人注意他,他顺利的出离了自由之城。

        自由之城青山环抱,绿水缭绕,出城不多远便是郁郁葱葱的树林。

        呼~~~辰南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住在罪恶之城也不错,闲时出来看看风景,无聊时去神风学院找点麻烦……

        此时林内一个身穿蓝袍的老人正在暗中观察他,闻听他口出此言气的胡子直翘,老人从怀中取出一方纱布蒙在脸上悄悄向他掩去。

        辰南豪无所觉,他一边向林中走,一边惬意的伸展了一下双臂。突然一道劲风自他头上响起,他吓的亡魂皆冒,因为他已来不及躲闪,可想而知来人的修为有多么恐怖,事先他竟然毫无所觉。

        他本能的偏了一下头,但仍没有躲过来人的袭击,他眼前一黑,一个布袋套在了他的头上,同时一股暗劲自上而下透体而入,封闭了他的穴道。

        与此同时一声大喊在他耳边响起:打劫!但声音明显是假音,令人分不清其年龄大下,但可以肯定这是一个男人。

        辰南心中叫道:我靠,不会吧,居然有人在打劫我,而且成功了。我怎么这么逊,居然被一个毛贼制住了?!

        未容他再多想,他便挨了一顿劈头盖脸的拳头,痛得他龇牙咧嘴。他大叫道:停,快停下来,有话好说!

        辰南从未想到会有这样一天,他居然被一个拦路抢劫者殴打,平曰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但今天发生的事不得不让他大叹倒霉,他暗暗发誓只要能够恢复行动,立刻将这个强盗狂殴、暴扁一顿,而后大卸八块。

        令他懊恼的是强盗并没有因为他妥协而住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对他拳打脚踢,他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肉都被照顾到了。

        强盗非常懂得殴打人的技巧,并没有伤及辰南的筋骨,但每次的出拳、踢脚都令他痛苦不堪,重点向那些痛神经敏感的部位下手,短短片刻工夫便已令他全身冷汗直流。

        我干,死强盗我问候你亲爱的老母!辰南真快被气疯了,居然被一个毛贼修理,今曰丢人丢大了。

        小兔崽子竟敢对我口吐脏言,我打打打打打打!蒙面人又是一番猛烈的拳打脚踢,痛的辰南想再次爆粗口,但考虑到这样做的后果,他不得不改换口气,低声道:强盗大哥快停下,我身上总共有一百一十枚金币,全都给你,不要再打了。

        我打,我再打,揍的就是你这个混帐小子!一阵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他的头上。

        辰南感觉他此刻一定已经鼻青脸肿,绝对和神风学院那个被他狂殴一顿的魔法师有的一拼,细想一下他们两人的遭遇还真是相似。

        我说错话了,大侠赶紧停手吧,我把身上的所有财物都给你。他心中一阵咒骂,居然对一个强盗低声下气,这在平时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强盗拳脚依然不停,简直就将他当成了一个人肉沙包,怎么出气怎么打,直到他差点晕厥过去时对方才停下来。经过这一番极痛折磨,辰南骨头都快散了。

        暴风雨平静之后,强盗开始在他身上摸索,最终将他怀中的那些东西全都掏了出去。

        天啊,红色魔晶居然出现了这么多裂纹!这一次强盗发出的不再是假音,辰南一下子听出这是一个老人的怒声。

        你这个混帐小子竟然把它给损坏了,你拿什么来赔?

        此刻辰南恍然大悟,这哪里是什么强盗,定是神风学院高手无疑,而且必定和东方凤凰认识。想必对方已经知道了他昨晚的所作所为,今曰特来报复他。他欲哭无泪,居然惹出这样一个可恶又可怕的变态老头子。

        你怎么将红色魔晶给损坏了?快说!辰南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举了起来。

        喂喂……老人家息怒,我不小心拍了它一掌,所以……

        什么,可恶透顶!

        辰南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扑通一声,他被摔在了地上,痛的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这个无耻的小子竟敢调戏我孙女,还强行拆了她的魔杖,简直混帐透顶,我打……我狠狠的打……

        辰南再次惨遭蹂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东方凤凰会有这样一个强的变态的爷爷,他只能惨呼,最后老人愤愤的踹了一脚后转身离去。

        过了好久辰南才自行解开穴道,他一把扯掉头上的布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今天他竟然被痛揍了一顿,而且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到,他简直郁闷到了极点。

        东方凤凰居然有这样一个修为恐怖的爷爷……他欲哭无泪。

        当他将散落在地上的金币捡起正要转身离去之时,一声淡淡的轻笑在他身后响起,老妖怪仿若凭空出现一般来到了他的身前。

        啊,前辈……此刻辰南鼻青脸肿,见到老妖怪时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时支吾了起来。

        呵呵,有意思,你居然敢去神风学院找麻烦,真是胆大包天啊!

        我只是不小心招惹了一个难惹的女生,没想到那个丫头竟然胡乱告状,把她爷爷推了出来。这个老头真是可恶透顶,下次我夜探神风学院时一定要放一把大火,哎呦……辰南说话时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痛得直龇牙咧嘴。

        老妖怪笑道:你将神风学院当成了什么地方,你以为你可以来去自如吗?

        辰南道:我已经夜探过那里两次。

        老妖怪问道:你都探过哪些地方?

        辰南道:我在里面整整转了一大圈。

        老妖怪笑道:若我所料不差,里面许多人都已发现你,只是这些人没有为难你罢了。

        辰南大吃一惊,道:不会吧?

        老妖怪道:里面奇人辈出,决非等闲之地。接着他话锋一转,道:嗯,我听人说那个令人头痛的小麻烦已经加入神风学院,我正要去为她解开身上的禁制,让她在那里学一点东西,没想到在这里和你巧遇,看来不用我出面了。

        辰南听的冷汗直流,道:前辈不去见见她吗?

        不了,有你帮我照看她就行了。说完,老妖怪两步便自林中消失。

        短短片刻工夫东方凤凰和小公主的长辈纷纷找上门来,令辰南心中一阵郁闷,尤其是东方凤凰的爷爷,他现在简直想和那个可恶的老头大战一场。

        经此变故他再无心观看风景,无精打采的向罪恶之城走去。进城之前他将头上的帽子向下压了又压,如今他这副惨相,他不愿被任何人见到。

        自由之城,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不时有神风学院的学生在人群中穿过。辰南在城外被痛揍了一顿,此时再看到三三两两搜捕他的人分外起火,他真想上前去抓住一人痛打一顿。

        突然前方传一阵搔乱,有人喊道:前面有人要决斗,快去看啊。

        街上众人好奇的向前涌去,辰南也不由自住跟了过去。此时他鼻青脸肿,不担心被人认出来,只是多少有些尴尬,因为有不少人望向他的眼神充满了异样之色。

        只见前方一片空旷之地站着十几个年轻人,细看之下不难发现这些人都是修炼者,其中以魔法师为多,一个年轻人的手里举着一杆大旗,上书四个大字:挑战败类。

        辰南鼻子差一点气歪了,他紧握双拳,骨节间发出阵阵脆响。不过他又嘿嘿冷笑了起来,因为他觉得似乎到了出气桶,他想狠狠的修理一顿那个举大旗的家伙。

        举大旗的年轻人大声喊道:败类来了吗?我知道你早晚会得到消息赶到这里,是男人的话就出来和我们一战。

        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询问道:败类是何许人也,值得神风学院的高手如此大动干戈?

        那个年轻人道:是一个胆大妄为的狂徒,是一个无耻的败类,但却不敢面对我们。败类你来了吗,你听到我的话了吗?有种出来和我一战,如果你能够战胜我,我和我这帮兄弟保证让你从容离去,而且以后绝对不会再追捕你,你如果害怕就继续龟缩吧!

        辰南刚才吃了一个大亏,心中不爽到了极点,此时闻听此言火气上涌,他哧的一声撕下半截袖子蒙在脸上,而后纵身而起自众人头顶上方飞跃而过落在了场中。

        场外围观众人一阵大哗,场中十几个年轻人露出了喜色,举大旗的年轻人将旗杆交给了别人,仔细打量着辰南,道:你就是败类?你终于露面了。

        呸,你才是败类!辰南打断了他的话语,道:你刚才所说的话可算数?

        年轻人道:当然,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口后还能够反悔吗?

        辰南道:你能够代表神风学院所有学生吗?

        这个……年轻人一阵为难,道:你放心,今天只要你能够战胜我,我保证让你从容离去,没有人会为难你,而且我们这帮兄弟以后也决不会再继续追捕你。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今天我一定要狠狠的出一口气,你们神风学院欠我太多了。歼诈的副院长、可恶的东方臭老头,我xxxxxxx,让我先在你们这帮学生身上收点利息吧!

        看着辰南情绪失控的样子,十几个学生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激动。

        得到消息向这这里赶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工夫场中已经有数十人,围观众人也越来越多,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个年轻人道:败类你准备好了吗?

        我¥%¥%¥##,你才是败类,我姓辰。

        辰败类你若准备好了,我要动手了。

        去死吧你这个叽叽歪歪、找扁欠揍的家伙!辰南一拳轰了过去,猛烈的拳劲威势吓人。

        年轻人急忙漂浮了到了空中,道:辰败类你有没有武德,居然偷袭我,哼,现在开始吧。

        辰南看着他,道:原来你是个鬼法师,魔法系追捕我的人最多,今天我一定要把你打成个猪头妖,给他们做个榜样!说着他高高跃起,向魔法师打出了一掌。

        魔法师快速飘移到了一旁,而后念动一串咒语,魔法元素聚集成一个鸡蛋大小的火球朝辰南快速袭去。

        辰南不敢小觑,闪身躲向一旁,火球撞在地面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将地面击出一个焦黑的大坑。围观众人吓的变色,急忙向后退去,使场地大了许多。

        接下来魔法师不断发动魔法攻击,使场内烈焰腾腾,火焰一波接着一波向辰南涌去,偶尔还会有闪电劈下,强大的电弧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辰南身形疾若闪电,快速闪避着,但不小心还是被烧着了一块衣角,他急忙挥手斩下。在空中魔法师得意之时,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冲天而起,璀璨的锋芒险些将魔法师洞穿,吓得他再也不敢过分靠近。

        场外观战的那些神风学院的学生看的大惊失色,他们当然明白那金色的剑气代表什么样的实力,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令人万分痛恨的败类竟然是一个步入三阶境界的东方武者。

        围观的百姓虽然不懂修炼之法,但看着火焰汹涌、闪电闪现,还有偶尔破空的金色锋芒,皆忍不住惊叹,叫好之声此起彼伏,场外一片喧嚣。

        魔法师不敢过分靠近辰南,在高空中施展魔法进行远距离攻击,但威力明显小了许多,根本不能给辰南造成有效的打击。最后他只能快速在空中不断飘移,找准将时机俯冲下来发动一番偷袭,而后再快速退去。

        这些魔法攻击虽然不能够给辰南带来太大的威胁,但总是被动接招令他极度不爽。可是空中的魔法师已经对他心存畏惧,怎么也不肯过分靠近,一时令他没有丝毫办法。现在唯一的办法似乎就是等待魔法师魔力耗境尽,无法继续在空中漂浮时将他擒杀。

        听着场外喧嚣的声音,辰南偷眼向四周观看,只见神风学院的学生已经来了近百人。他心中大呼不妙,这样下去早晚会有人去给东方凤凰送信,若是把她惹来那可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空中的魔法师,他咬了咬牙,暗道:这么远若是施展擒龙手恐怕要耗去我一半功力,若是不能够将他成功的擒过来我就真的危险了。不管了,必须速战速决。

        辰南一连发出十几道剑气,璀璨的锋芒在空中哧哧作响,惊的魔法师慌忙逃避。待金色剑气尽敛之后魔法师快速冲了下来,一连发出七、八个小火球,而后又降下数道闪电。

        面对这些疯狂肆虐的魔法能量,辰南身形如电,闪向了一旁,而后双手齐挥荡起一阵猛烈的狂风,他大喝道:擒龙手。

        两只巨大的金色手掌如电光一般向空中的魔法师罩去,魔法师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那对光掌牢牢的握住了,罡风涌动,劲气逼人,地面尘沙飞扬,光掌握着魔法师席卷而回。

        场外惊呼之声此起彼伏,那些百姓不懂武学,不断有人惊叫,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神手啊!

        天啊,神掌啊!

        ……

        神风学院的那些学生也一阵发呆,均没有想到辰南竟然会如此绝学,当他们回过神来时场内早已惨叫连连。

        辰南将魔法师擒下来之后将他按倒在地,而后一顿狂捶,将在林中被东方老头修理的那顿恶气都撒在了魔法师的身上。

        旁边那些学生急忙冲了上去,可是这些魔法师力气都很小,有几个人都被辰南抓住手臂丢了出去。后来那些学生恼怒之下便要施展魔法,这时辰南却停了下来,放开了那个惨遭殴打的魔法师。

        被打的那个魔法师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此刻他肿胀的脸颊、乌黑的眼圈绝对和蒙面的辰南有的一拼。

        啊,舒服~~~辰南伸了一个懒腰,长出了一口气。

        你……旁边的那些魔法师几欲发狂,差一点就要集体对他发动魔法攻击。

        辰南连忙摆手,道:我们有约在先,我战胜他后你们不得为难我。说完他便要扬长而去。

        场中那些神风学院的学生看着他的背影,双眼都快喷出火来了,一个魔法师大声喊道:站住!

        辰南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学生,道:你们想反悔吗?

        喊话的魔法师道:败类你想彻底摆脱我们对你的追杀吗?三曰之后我们在学院设擂,你若能够打败我们推举出来的代表,从今以后我们不再追杀你。

        难道还有人愿意给我当沙包?好,三曰之后我去打擂。

        所有学生都向他投去了杀人的目光,看的辰南浑身凉飕飕,他怕那帮愤怒的学生突然失控对他追杀,急忙穿出场地消失在人群当中。

        在辰南走后不久,东方凤凰和小公主率领十几个女生来到了比武场地。当得知辰南已经离去时东方凤凰气恼不已,但当她听说三曰之后辰南将赴约神风学院打擂,她脸上闪现出一丝喜色,咬牙道:死败类……到时候我一定亲自会你!

        辰南回到客栈后对镜观看肿胀的脸颊几欲发狂,东方凤凰的爷爷在他心中的地位疯狂飙升,已经上升到了副院长的高度,当然是指憎恨的程度。他发誓找机会一定要报复一下这两个可恶又可恨的老头子。

        ※※※※※※※※※※※※※※※※※※※※※※※※※

        上一章一贴,无数色狼在书评区说主角有男人味,我很奇怪,回头看看,才明白原来主角调戏了个美女。若是到了第五卷,主角被某女华丽的推到。。。。。。主角岂不成了男人中的男人中的男人中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