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章 疯狂决定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后羿弓射出的长枪自巨龙左眼贯入,额头贯出,这致命的枪箭,令巨龙当场暴毙。

        龙骑士随巨龙一起坠落在地,有巨龙垫底,他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被摔成重伤,当场昏迷过去。

        围观众人震惊过后,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在众人欢呼之时,皇宫深处,皇帝的玄祖,那名一百七十多岁的老人,仰天叹道:「果然如我所料那样……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经皇宫一战,辰南名动楚国,不久消息迅速传遍大陆,大部分修炼者都知道楚国有一个弯弓射天龙的青年,辰南一战成名。

        几日以来,奇士府进出之人络绎不绝,朝中的武官,军中的高手,皆来拜会辰南,甚至有不少上门提亲之人。

        辰南大败龙奇士后,奇士府的地位再次提升,每一位奇士都倍受人尊敬,这令楚国修炼之风大盛。

        楚国皇宫内,皇帝楚瀚和大公主楚月正在密议。

        楚瀚道:「那三个龙骑士已经回返天阳国了吗?」

        楚月道:「是的,正在回返的路上。」

        楚瀚叹道:「这三人都是青年俊杰,皆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不是我楚国人,所以决不能放他们就此离去,不然二十年之后天阳国可能会多出三名杰出高手。」

        楚月笑道:「父皇所虑甚是,我已经飞鸽传书,当他们返回天阳国边境时,就是他们命丧之日。」

        楚瀚点了点头,道:「他们都是重伤之躯,这件事好办,不过辰南的事比较麻烦啊!」

        楚月秀眉微皱,道:「父皇,我们在寿宴前夕就将纳兰若水嫁赐婚给司马凌空,是否有些草率了?辰南若得知这件事后定然会心存怨愤。」

        楚瀚道:「我以为他仅仅能够拉开后羿弓而已,谁会想到他还是一个达到了剑气出体境界的三级武者呢?」

        楚月道:「我昨天曾经问过奇士府那些修为高深的奇士,他们说辰南很有潜质,加以时日未必不能够超越诸葛乘风前辈。」

        楚瀚叹道:「再过几日便是司马凌空大婚之日,到时辰南若经受不住打击,当真不妙啊!说不定他会反出我大楚,另投他国,如若这样,我楚国不仅损失了一名奇才,还会招来他国的讥笑。」

        楚月道:「要不然现在赶紧将后羿弓收回来吧,如若他真的反我楚国,被他将后羿弓带走,那就坏了。」

        楚瀚叹道:「如若那样,等于在逼他反楚。等这段风波过去再说吧,料想不会有什么变故发生。」

        楚月想了想,道:「父皇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没有丝毫不妥。他虽然潜质绝佳,但终究只是一个修炼者,怎么也无法和一个实力雄厚的大家族相比。」

        不久楚国皇帝派人到奇士府赏赐辰南,赐金币五万,丝绸百匹,另赐他封号为护国奇士。这可以说是天大的荣耀,奇士本已尊贵,再加「护国」封号,地位更加尊荣。

        所有奇士都向辰南道贺,老毒怪开玩笑道:「小子你可真行,一枪、一棍、一箭,便换来『护国』封号,当真了得啊!」

        老巫婆挤过人群,对辰南道:「小伙子,我要提醒你一下,以后你若去西大陆,一定要小心。你在皇宫演武场射杀的那头黑龙乃是西方巨龙骑士杰森老鬼的坐骑,杰森性格孤僻,不喜与人交往,没有什么朋友,惟独对那头黑龙珍若性命。如今你将它射杀,那个老鬼早晚会找上你的。」

        辰南点了点头,他早已猜出那头黑龙不是那名龙骑士的坐骑。

        几日以来辰南风光无限,令重伤的司马凌空嫉恨交加,虽然他也得到了重赏,但比辰南还是差了一些。最后他一气之下,搬出了奇士府,回家养伤去了。

        皇宫大战后的第五日,一则震撼的消息回响在辰南的耳边。

        「皇帝为司马凌空和纳兰若水赐婚,婚期定为五日之后。」

        当辰南从老毒怪的口中听到这条消息时,他神色大变,若水到底还是要落进火坑。他原以为皇帝即使不赐婚纳兰若水下嫁于他,也不会在短期内将她赐婚给司马凌空,定会将这门亲事拖延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他为皇家立下如此大功,皇家却未顾及他半分感受,竟然这么快做出了决定,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辰南双眼光芒闪烁,脸上隐隐现出一股暴戾之气。

        老毒怪吓了一大跳,道:「小子你怎么了……」

        「啊」辰南大叫了一声,音波如滚滚雷声一般在奇士府上空激荡,方圆十里内的人都听到了这愤怒的声音。辰南怒发冲冠、面目狰狞,他身体金光大盛,体外涌动的金芒如熊熊烈焰一般在燃烧。

        老毒怪吓得从辰南的屋中跑到了院里。

        「哧」

        一道金色的剑气击穿了屋顶。

        「哧」、「哧」……

        无数道剑气自屋中透壁而出,剑气光芒璀璨夺目、纵横激荡,似闪电一般在空中闪烁,在隆隆声中,整座房屋倒塌了下去。

        辰南立于瓦砾之上,久久未语。

        老毒怪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道:「辰南……你没事吧?」

        辰南平息了心中的怒火,脸色逐渐恢复了过来。

        「唉,若说没事那是骗人,没想到皇上竟然如此对我,真是让人心寒啊。」

        老毒怪道:「五天前皇上赐你封号为护国奇士,却只字未提纳兰若水的事,用意就已很明显。」

        正在这时,奇士府中的那些奇士纷纷来到了辰南的院中,看到眼前一地的瓦砾,他们并不感到奇怪,知道辰南因何发怒。他们早已得知辰南、纳兰若水、司马凌空三人之间的事,如今听闻知皇帝为司马凌空和纳兰若水赐婚,纷纷为辰南感到不平。

        「唉,辰南刚刚为楚国立下大功,想不到却……」

        「人生不得意十之八九……」

        「小伙子想开一些吧。」

        ……

        众人纷纷出言劝慰辰南。

        楚月也已得到了禀报,皱了皱眉,道:「但愿他不要闹出什么乱子。」

        转眼间又过去了三天,再有两日便是司马凌空和纳兰若水大婚之日。如今司马凌空伤势已经痊愈,近些天他虽然没有辰南风光,但最终将抱得美人归。他以为辰南也喜欢纳兰若水,猜想对方此时一定悲愤无比,想到这里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决定到奇士府去看看。

        司马凌空春风得意,看到谁都打招呼,他左拐右转来到了辰南的院外,恰好此时辰南出门,和他打了个对脸。

        「这不是护国奇士嘛,要到哪里去?小弟正要拜望护国奇士大人。」司马凌空每次都将「护国」两字咬的重重的,脸上尽是揶揄之色。

        辰南怒火汹涌,眼中寒光闪烁。虽然他现在对纳兰若没有爱意,但终究是产生了好感,且对方心中有了他的影子,他不能容忍对他有恩的这个奇女子遭遇不幸。

        「司马凌空你少要得意,皇帝虽然为你赐婚,但看重的并不是你,看重的是你的父亲,是你的家族,你不过是个二世祖而已!」

        司马凌空冷笑道:「无论你说什么,有一件事改变不了,两日后若水将和我成亲,新郎不是你,嘿嘿。」

        「司马凌空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好吧,护国奇士大人既然已经发话,那我就告辞了,不过两日后你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啊,嗯,到时候可以来闹洞房,嘿嘿。」

        辰南脸色铁青,看着司马凌空渐渐走远,他一掌击碎了身后的大门。

        当辰南出现在老毒怪面前时,吓了老头一大跳。

        「喂,小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生病了吗?」

        「变态老头,我问你,若水家住哪里?」

        「你……你要干吗?小子你可不要胡来,如果想抢亲的话,我劝你还是免了。这两天大公主派遣了大批修为高深的武士到左相府去保护纳兰若水,你没有半分机会。」

        辰南脸色一变,暗叹大公主果然了得,竟然算到了他可能要实施的行动。

        夜色如水,万籁具寂,这注定是一个无眠夜。

        辰南辗转反侧,反复思虑:「我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若水嫁给那个混蛋?」最后他双眼射出两道神光,自语道:「若水于我有大恩,且心中有了一丝我的影子,我不能给她什么承诺,但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跳进火坑,我一定要阻止这场婚礼,绝不能留下任何遗憾!」

        虽然他做出了决定,但心中仍有些不安。

        「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解决这件事后我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最终他进入了梦乡。

        一大清早,辰南跑到了老毒怪的院中。

        看着他满脸的笑意,老毒怪一阵狐疑,道:「小子,脸色难看了好几天,怎么突然阴转晴了?」

        辰南道:「我们屋里谈。」

        进入屋中后,他飞快点了老毒怪身上十几处大穴,老毒怪虽然功夫也不错,但也仅仅勉强算的上不错而已,根本无法和阶位高手相比。

        「小子你这是干什么?你……」

        「嘘,不要大声喊叫,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而已。」

        「想和我谈,也不用点我穴道吧?」

        「因为我要和你谈的事太过惊人,我怕你不愿和我谈,所以才出此下策。」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我知道你毒术冠绝楚国,想和你讨一方药剂?」

        「什么药?」

        「不会伤害到人的性命,服用后只会令一身修为暂时化为乌有。」

        老毒怪一听,立刻惊叫了起来:「小子你到底要干什么,难道你真要大闹一场?」

        「不错,你到底有没有那种药?」

        老毒怪听闻此言出了一身冷汗,道:「辰南你不要胡闹了,帝都有那么多高手,你不可能成功的。」

        辰南看着老毒怪的双眼,道:「高手虽多,但我有后羿弓,没有人能够拦的住我。」

        老毒怪颤声道:「你若在帝都大闹,即使能够逃掉,也会惹来楚国用无止境的追杀。」

        「天下如此之大,我又有一身不弱的武学,想躲避楚国的追杀,还是可以轻易办到的。变态老头你到底有没有那种药?」

        「没……没有。」

        「撒谎,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没说实话,我想凭咱们俩的交情,你不至于舍不得吧?」

        「不是我舍不得,我实在不忍心看你往火坑里跳。」

        「我都说了不用你管,我绝对没有危险,你只要给我那种药就行。」

        老毒怪苦着一张脸道:「你没有危险,我肯定有危险。到时候出事了,你一走了之,我怎么办,肯定会查到我头上?」

        辰南想了想,道:「没关系,你给药后,我把你打晕,到时候你说是我强取的。」

        「不行。」老毒怪连连瞪眼,道:「这个办法太拙劣了,若是如此,被查出来后,我想跑都跑不了。」

        辰南道:「那怎么办?明天就是若水的婚期,我若不能够在婚礼上将她救出来,她的一生就毁了。」

        「你非要行险不可吗?你就不能够……」他想说出「放弃」两字,但最后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他看着辰南一脸坚决的神色,最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豁出去了。你曾经给过我一本毒经,对于我来说,那是天大的恩惠,就是要我性命,我也会给你,今天我就以命相报吧。」

        辰南似笑非笑的看着老毒怪,道:「真的要以命相报?那好吧,呆会儿你把药给我后,我就把你杀了,免得你到时被严刑拷问时受罪。」

        老毒怪叫道:「臭小子你真是够狠毒,一点也没有同情心。唉,看来帝都呆不下去了,我把药给你之后,立刻远离帝都,奔赴他国。」

        老毒怪的穴道被解开后,问道:「你到底打算如何行动?」

        辰南道:「我打算在明日的婚礼上动手。」

        「你……你疯了,大将军司马长风和左相纳兰文成皆乃楚国重臣,两人结为儿女亲家,必定会恭请皇上参加婚礼,到时司马府必定如铜墙铁壁一般坚固。你选在那个时候动手,简直……简直在自寻死路,还不如现在直接去左相府劫人呢。」

        「嘿嘿……」辰南冷笑道:「既然要闹,就要大闹一场,我不仅要救走若水,还要当着皇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搅闹一番。我要让楚国颜面尽失,天阳国三名龙骑士没有做到的事情,我来替他们完成,我要狠狠的扇楚国一记耳光!」

        老毒怪听的目瞪口呆,喃喃道:「疯子!疯子!这件事若传到他国去,定会令楚国颜面尽失,到时你将会遭到疯狂的报复,你简直是一个疯子!」

        辰南冷笑道:「当日我在皇宫连战两位龙奇士,看似轻松,其实险到极点,我以命搏命,保住了楚国的尊严,但结果如何?」

        老毒怪道:「这件事皇上确实处理不当,在你立下赫赫大功之时,将纳兰若水赐婚给他人,的确令人心寒。」

        辰南冷哼了一声,道:「帝都中的高手,最让我顾忌的是奇士府中那些达到阶位境界的修炼者,若能够令这些人暂时无法动手,我的压力就小多了。」

        老毒怪道:「刚进奇士府时,看你老老实实,没想到才几日工夫,你便像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突然有了一身恐怖的修为,还变的这样疯狂。真是倒霉,怎么让我遇上了你呢?」他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为了还你的人情,今天我在厨房中加点『作料』,令他们明日午时发作。」

        「变态老头子真是太感谢你了。」

        「唉,在帝都生活了好几年,真是舍不得走。小子你有什么打算,在司马府大闹后,你打算带着纳兰若水逃到哪里去?」

        「我也不知道,只要逃出楚国就行。」

        「你这个小子真是糊涂,若逃到楚国的附属国,你一样难逃杀身之祸。我给你指点一条名路吧,听说过自由之城吗?」

        辰南觉得很熟悉,仔细回想了一下,他想了起来,近一个月以来,他在皇家典籍室看了无数的书籍,对于大陆地貌的了解虽然不是很精确,但也知道了个大概。

        仙幻大陆和魔幻大陆相连在一起时,其交界处隆起了连绵不绝的高大山脉,致使方圆数十万里杳无人烟。在这茫茫大山之中,虽然人迹罕见,但凶禽猛兽却处处可寻,这里不仅有西方的龙、远古遗留的巨人,还有许多闻所未闻的强大妖兽,甚至还有传说中的精怪。

        后来东西方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人们穿过重重险阻,终于在大山之中开拓出一条连接东西方的道路。可惜此后不久,东西方便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这条道路成了一条战争之路,这里血流成河,枯骨万千,无数英魂葬送于此。

        东西方战争结束后,这条道路荒废了好久后才慢慢恢复通行。由于路途遥远而且艰险,沿途逐渐出现了一些客栈,供往来之人停宿、补充给养。后来随着东西方往来频繁,有些地方逐渐形成了村落,而后经过数千年的发展,这条道路上出现了一个繁华的大城市,它便是自由之城。

        自由之城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是一个独立的城池,由于它地理位置特殊,是连接东西方要道最重要的枢纽城市,所以其繁华程度不下于楚国帝都平阳城。

        自由之城又名罪恶之城,它是一个独立的城池,不被任何一个国家掌控,所以大陆上许多被通缉的要犯纷纷逃到了这里,令这里鱼龙混杂。不过凡是逃到这里的人都不敢再胡作非为,因为这里强者众多,震慑着那些不安分守己的人。所以自由之城虽然也被称为罪恶之城,但很少有罪恶发生,居住在这里的人都要遵守这里的城规。

        罪恶之城虽然仅仅为一个城池,但这里却隐居着不少强大的修炼者,令自由之城修炼之风甚浓。此外这里有一个名闻大陆的神风学院,它和自由之城一样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千年前,大陆上能够和它比肩的学院曲指可数,神风学院绝世高手代代有人出。

        因为以上种种原因,自由之城名闻大陆,成为大陆名城中一颗耀眼的明珠。

        瞬间回思,辰南已然明白自由之城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我知道这座名城,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老毒怪道:「何止啊,简直是天堂,你不知道那里有多么的繁华,赌场、风月场所……真是让人怀念啊,我已经十年没踏入那里了。」

        辰南道:「你个老不正经,胡子都白了,脑子里还有那些七七八八的想法。」

        「因为我一颗年轻的心,嘿嘿……」老毒怪得意的笑道:「知道吗?自由之遍地是黄金,只要本领高强,来钱非常快,可以到附近的山脉猎杀那些强大的魔兽,用魔兽体内珍贵的魔晶核换取巨额财富;也可以做一名自由猎手抓捕要犯,来换取高额奖赏……不过你若逃到那里,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毕竟你自己也是一名逃犯。」

        辰南知道魔兽是原魔幻大陆的生物,与生具有施展魔法的能力,低等的魔兽只会施展一些简单的魔法,如雪兔只会喷吐冰箭,火狐只能够喷吐火焰。只有高等的魔兽才能够施展一些强大的魔法,如雷兽放的雷电等。魔兽体内皆结有一颗魔晶核,魔兽等级越高,其体内的魔晶核越珍贵,魔晶核是魔法师研究魔法时离不开的珍贵材料,所以价格非常昂贵。

        老毒怪一脸猪哥相,道:「自由之城美女如云,尤其是神风学院的女生,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

        辰南低声骂道:「你个变态老头子真是老不正经。」

        老毒怪滔滔不绝,道:「能够进入神风学院的正规学生很少,因为它的要求很苛刻,只有达到阶位境界的年轻强者才可进入。但非正规学员却很多,因为神风学院名闻大陆,许多国家的王公贵族皆依靠关系,将自己的儿女送入了神风学院。若在那里碰到一名皇子或一名公主很正常,想一想,多么让人激动啊,那么多的公主、郡主、侯门贵女,若能够进去,简直幸福死了。」

        辰南狠狠的在老毒怪的头上敲了一记,道:「你这个老花痴,赶紧想想眼前的事吧。」

        老毒怪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立刻蔫了,愁眉苦脸道:「好吧,呆会儿我在厨房加『作料』,而后我连夜逃出帝都,走的时候就不和你打招呼了,希望能够在自由之城看到你。」

        「变态老头,谢谢你!」辰南转身走了出去。

        在夜幕落下之际,老毒怪逃离了帝都。

        一轮明月高挂天边,在如水的月光下,辰南感觉心灵一片宁静,他已经做好了大战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