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部 第五十三章 一花一世界

作品:《 神墓

        待降临到那片山脉中,辰南看着这两个家伙,气道:“没想到啊,你们两个还真是有能耐,到处惹祸,居然将昆仑玄界闹的鸡犬不宁……”

        痞子龙老神在在,一副不屑的神态。龙宝宝扑棱着一对金色的龙翼,晃晃悠悠的浮在空中,使劲眨动着大眼,无辜的道:“我很善良,不关我的事。”

        “去,一边呆着去!你这个小神棍,真不是个省油的灯!”随后,辰南又道:“我们客居在这里,有许多地方需要仰仗他们,你们给我老实点好不好?”

        不过说着说着,他的口气就变了。

        “嗯,下次你们两个再出去的时候,手脚麻利点。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我那份啊!你们这两个家伙竟然吃独食,居然把我给忘了,不可饶恕!”

        “且!”

        “且!”

        两头龙同时嘘声。

        至此之后,两头龙依然是昆仑玄界的公害,没什么改变。不过,龙宝宝从此学会了打包,每次都要带回去一些赃物,分给某人……辰南手捧着发黄的画卷,鼻子有些发酸,双眼渐渐模糊了,这幅画乃是出自他母亲的手笔……万年后独自醒来,亲人、朋友、家人……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在,他彷徨过,孤单过,心伤过,苦涩的滋味时常萦绕在他的心头。

        “母亲……父亲……你们在哪里……”

        现在,看到至亲至近的人为他做的画,他心中酸涩无比,有一股想哭的感觉。

        如今这个乱世,他要独战杜家,单抗李家,无数强大的敌人,时时在威胁着他的生命,现如今他只能靠自己。

        刷就在这时,突然发生异变,古老的画卷突然绽放出道道金光,将辰南笼罩在了里面。空间在剧烈扭曲,辰南感觉自己仿佛破入了另一个世界。

        在万千道霞光中,一个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虽然没有外放出强大的气息,但却强烈的给人一种感觉,这个人就是那天!就是那地!就是那万物的主宰者!

        辰南无比震惊,那人竟然是他的父亲。辰战的眼神智慧而又深邃,仿佛能够看透世间一切虚幻,他静静的看着辰南的道:“不要和我说话,我只是一段虚幻的精神烙印,唯有你的精神波动,才能够触发画卷中这段印记。你能够进来,证明你已经顺利复活,现在将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

        一粒金色的种子,快速向辰南激射而来,不过却在他体外一尺处,悬停住了。

        “这是一粒世界的种子,你自己选择身体某一部位容纳它吧。”

        辰南心中一动,他伸开了右手,将中指探了过去。之所以选择这个中指,是因为他曾经在这根中指上下过苦功,曾经尝试贯通这根手指所有的细微脉络网。金色的种子一闪而没,融入了他的中指,但他却什么感觉也没有。

        “这是你的内天地,是一颗完美到极点的世界种子,当年你消沉四载,我不想它在你体内枯萎,被我生生抽离了出来,封印在此画卷中。拥有它,你将来的成就会超越我,你要好生祭炼。”

        辰南无比惊异,这是潜藏在他身体中的内天地,是一颗世界的种子,而辰战竟然能能够将它抽离出来,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当年,有个法力通天之人,曾经以你的身体为战场,和我斗了四载,只要你能够活下去,当年种种早晚会再次浮出水面,到时候一切自然知晓。”

        辰南深深震惊了,这则消息超出了他的想象,难道那对于他来说,暗黑无光的四载,竟然是因为这个缘故?

        那个法力通天之人是谁?难道是……澹台璇?不可能,那时的她绝对没有资格做他父亲的对手!不过,辰南有一种感觉,这件事和澹台璇绝对有些关联,她在这件事中绝对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挫折并不是坏事,宝剑锋从磨砺出,要有越挫越勇的心态……你是我的儿子,相信你能够冲破最后的桎梏。”

        金光渐渐的暗淡了,辰战的身影慢慢消失了,最后所有光芒一闪而灭。辰南站在原地,他手中的画卷已经粉碎,化成细沫飘落而下。

        他呆呆发愣,他确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辰战将他的内天地还给了他,如今他的右手中指中,有一颗完美到极点的世界种子,开辟出属于他自己的空间,也许用不了多久了!

        只是,这一次短暂而又奇妙的经历,令辰南心中的迷又多了一些。辰战只字未提过去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他安排过杜家、黄蚁等人……在那遥远的过去发生了什么?为何辰战不给他指明一个方向呢?

        在接下来的曰子里,辰南再次闭关,精气神合一,遥感外天地,内感那粒世界种子。

        在辰南身处昆仑玄界的这一个月间,东土修炼界沸沸扬扬,东土皇族杜家,以及曾经的第一道门乱战门,纷纷遣出了家族的年轻子弟,在东大陆到处挑战高手,点起无数烽烟战火,东土修炼界再难保持平静。

        同一时间,大陆最北部的极寒之地,一个强大的青年强者一路南下,诸多名宿皆败于他的手下,竟然无十招之敌,无一抗手。

        此人虽然单枪匹马,但所造成的风波,比之东土皇族与乱战门的年轻子弟们还要强烈,三方成了三足鼎立之势,简直如同三股强劲的风暴吹过东土大地。

        时间又过去了多半个月,辰南整曰参研武学,不过却怎么也无法感应到内天地,虽然知道那个世界种子在他的右手中指中,但他一时间却无法悟透关键所在。

        “每个人都有内天地,一般修为达到六阶境界后,有天赋的人就会有所感应。不过这并不是绝对的啊,而且现在我已经一脚踏入了六阶领域,应高稍稍有所感觉才对,难道说我没这方面的天赋?”

        辰南修炼逆天魔刀,已经到了一个高原地带,迟迟不能劈出第五魔刀,便一心研究内天地,但现在竟然毫无进展,这令他有些焦虑。

        端木的再次到来,给他带来了一线光明。这个老妖怪活了数千载,各家典籍都有涉猎,他给辰南点解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天纵奇才古修毕生,都未能够开辟出自己的空间,最后焦虑忧愁之下,头发都落光了,变成了一个秃子。不过这个秃头却在最后的刹那间悟了,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玄界理论。‘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光头,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噗”

        辰南刚喝到口中茶水立刻喷了出去。

        “我……怎么觉得这是一个和尚说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