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五章 挑衅

作品:《 神墓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五章 挑衅

        副院长自己跑进去一看,天字阁最顶级的灵药被一扫而光,一点都没有留下,即便是别的房间的普通灵药都被扫荡去不少。

        他心急火燎的推开一间密室的石门,打开了“隐天字阁”,还好密室未曾遭到祸害,不过即使这样,副院长也快疯了。

        “啊……神龙!小偷居然是一条神龙!”副院长快速冲了出来,一把拎起大肚子紫金神龙,恶狠狠的道:“你为神兽,怎么能够做这样的事呢?”

        紫金神龙一被摇晃,大肚子连连颤动,它感觉阵阵难受,不禁呲牙咧嘴叫了起来:“嗷呜……小老头快放开你龙大爷。不就是吃了你们一些药草吗,以后等本龙闲暇下来的时候去采摘些回来还给你们。”

        “这些药草百年难寻觅一株,你如何还?”副院长气的都快岔气了,一边大吼着一边用力摇晃着紫金神龙。

        紫金神龙被摇得七晕八素,晕头转向,最后一声大吼,道:“嗷呜……龙大爷就是喜欢吃那些药草,现在已经到了我的腹中,你能把本龙怎么样?”

        副院长看它一副有恃无恐的痞子样,气的胡子连连翘动,心中最后那点对神龙的尊敬彻底磨灭。他咬牙切齿的道:“你这恶龙太可恶了,今天我要拿你去炼丹,你吃下去的那么多的灵药,再加上你的神龙血脉,定然可以炼出一炉仙丹。”

        副院长真的气坏了,他揪着大肚子紫金神龙快速向学院的炼丹房走去。

        紫金神龙不断挣动,口气彻底软了下来,道:“小老头有事好商量,不必如此大动肝火。以后我赔你还不行吗?”

        “你赔的起吗?今天一定要将你炼成丹丸。”

        “嗷呜……大胆,本龙乃是神兽,你竟敢加害于我,不怕遭天谴吗?”

        “啊呸,神兽中也有善恶之分,你便是那恶龙!”副院长拎着紫金神龙走进炼丹房后,命令这里的炼丹师炼化它。几名炼丹师看到传说中的神龙后,惊地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他们说什么也不肯。

        其实副院长也只是一时气愤而已,他哪里知道将神龙炼化成丹药的方法,即便是神风学院资格最老的炼丹师也不懂得这方面的知识。

        紫金神龙见几个炼丹师对着它时战战兢兢,得意之下,便又趾高气昂了起来。副院长气愤不过,真的将他丢进了一个火炉中。

        “嗷呜……老小子你竟然如此狠毒!”紫金神龙嗷嗷乱叫,想从火炉中挣脱出去,奈何大肚溜圆。行动笨拙,且体内灵气乱窜,飞又飞不起来。炉内的高温炙烤的它心急暴跳,它干着急,却只能胡乱挣动。没有丝毫办法。

        紫金神龙在炼丹炉内胡乱冲撞,将镔铁打造的丹炉冲击地“砰砰”直响,奈何此刻它体内灵气乱窜,没有多大神通。根本难以逃离丹炉。

        副院长亲自摇扇,催动火势,奸诈的老头子今天动了真怒,药库内如果没有一个“隐天字阁”,恐怕神风学最为顶级的天材地宝会点滴不剩。

        “嗷呜……该死的小老头子……我服了……嗷呜……”

        丹炉火势越来越旺,紫金神龙鬼叫连连,如同沙滩上的鱼一般活蹦乱跳。

        副院长虽然在催动火势,但心中却在嘀咕。这类神兽必有非凡之处,紫金神龙固然可恶,不过杀之未免有些可惜。炉火越来越烈,副院长惊奇的发现,尽管紫金神龙嚎叫不断,但吼声似乎没有减弱分毫,依然中气十足。

        到最后副院长终于发现紫金神龙虽然大吼大叫,但炉火根本不能够伤它元气。只是让它感觉到疼痛而已。

        当辰南听到消息赶到这里时。紫金神龙正在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比之泼妇骂街不遑多让。副院长被气的胡子乱翘,卖力的摇动风扇,催动火势。

        辰南恶寒,紫金神龙实在是痞子一条,而副院长也着实够狠辣。他大叫道:“院长大人快快住手,我有话说。”

        紫金神龙一听辰南来了,立时欢喜起来,炉火虽然难以伤它元气,但皮肉之苦是免不了地,它大叫道:“小子快把那个老小子给我踹开,放我出去。”

        经过长达半个时辰的求情,副院长终于将紫金神龙放了出来,他若有所思,盯着辰南,道:“这条恶龙就是你那一晚刺杀凌云、大闹罪恶之城时助你逃走的家伙吧?”

        辰南大吃一惊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副院长意味深长的道:“罪恶之城远没你想象的那般简单,这里奇人无数,你以为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地点滴不漏吗?嘿,有时间咱们好好谈一谈,我正想找机会和你聊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呢。当然你必须也要将这头恶龙的事情,详详细细的告诉我。”

        显而易见,副院长发觉了什么。同时紫金神龙地出现,令他大为震动。辰南知他意有所指,不过他没什么可担心的,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此刻紫金神龙滑稽透顶,挺着大肚子在地上活蹦乱跳,嗷嗷乱叫,咒骂声不断。

        副院长虽然异常恼火,但也并不想杀死一条传中的神龙,毕竟这是东方人的图腾,杀之忌讳太大,最后他咬牙切齿的看了一眼紫金神龙,转身离去。

        辰南看到这个家伙的肚子居然撑涨到了水桶般粗细,将和龙鳞颜色一样的玄武甲都撑了起来,他立时双眼放光,看地紫金神龙一阵发毛。

        他试着向下扒玄武甲,结果惹得紫金神龙如同杀猪一般嚎叫起来:“嗷,该死的小子趁火打劫,快快住手,本龙的肚子都要破了。”最后他无奈放手。

        当辰南拎着如同皮球一般的紫金神龙回到竹海深处时。小晨曦被逗得咯咯笑个不停,紫金神龙郁闷无比。不过今次闯祸,它得到的好处难以想像,它吞食了大量顶级的天材地宝,体内灵气充盈,直欲撕裂它地神龙体魄。

        回来没有多久,紫金神龙便预感到自己可能要陷入沉睡中,它要求辰南给它准备了一个空房。而后盘卧在里面,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中。

        辰南知道,这个家伙此次得到了莫大地好处,此刻它体内充满了无尽地灵气,急需要彻底炼化吸收。虽非龙宝宝涅槃那样耗费时间,但短时间内它恐怕不会醒来。

        “灵兽、神兽的体魄地确让人羡慕啊,吞服仙果后可以直接将吸纳来的灵气炼化为本身的元气,换作人类恐怕很难同化那样庞大无匹地灵力。”辰南有些感叹。

        他知道紫金神龙一旦醒来。龙元肯定会浑厚许多,修为会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到那时它的形体恐怕会壮大许多。想一想,有一条粗壮的紫金神龙当作坐骑,辰南脸上露出了笑容。东方神龙为骑,这是何等壮哉的事啊!

        梦可儿三天未曾走出房间,她在静室中静心凝神调理伤势、压制体内的封印力量。这一次她受创极重,先是仓促间解开封印。和五阶绝世高手凌子虚强撼了一掌,不仅遭封印反噬,还在对轰中受伤。

        随后为了袭杀辰南,她不仅强行压下伤势,设下陷阱,而且再一次解除体内的封印,忍受着封印力量的反噬,和辰南大战。

        在追杀辰南地过程中。由于一些列突发事件,她不仅没有除去对方,自己反而接连遭受重创,且连续受辱,急怒之下,严重的伤势进一步恶化。

        三天中梦可儿运功不辍,五彩光华缭绕于她的体表,万千道霞光照亮了整间房屋。令整片院落都充满了神圣的气息。

        三日后梦可儿睁开了双眼。此时她受创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一身修为仅仅恢复到原来地一半而已。她恨得咬牙切齿。三天前的那一晚带给了她太多的屈辱,堂堂澹台古圣地走出来的圣洁仙子竟然被人百般调戏,她真有一个抓狂地感觉。

        “辰南我与你誓不罢休!”梦可儿的双眼射出两道神光,房屋中像打了两道冷电一般。直到这时,她才发觉自己的飞剑已经不在身边,想来定是被辰南夺去了,她双手秀拳紧握,指关节都被攥得发白了。

        梦可儿如今身份非同一般,从死亡绝地归来之后,其声望攀升到了极点,在世人眼中几乎已经成为圣洁仙子的化身。许多人都对其尊、崇、敬,她刚刚出关不久,许多神风学院的学生便想前来探望。

        不过幸好她住在学院招待贵宾的寓所,大部分人都不能够踏足这里,免去了被人打扰之苦。但是一般人不能够踏足这里,并不代表所有人不能接近这里,冷锋、东方凤凰等人先后来到了这里看望了她。

        作为曾经同生共死的“好友”辰南,当然也不能够失去礼数,他听到梦可儿出关后也来到了贵宾寓所。

        辰南在三天前那一晚也受了严重的内伤,但比起梦可儿来说算是轻地多了,经过三天的休养,他基本上已经复原了。

        当梦可儿看到辰南满面笑容的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眼中都快喷出火来了,隐约间可以看到小火苗在她眼中跳动。

        此时东方凤凰等人刚刚离去,屋中仅有几个辰南不认识的青年男女,他笑着问道:“梦仙子的身体可否好了一些?”

        闻听到这句后梦可儿气得身躯轻轻一颤,总感觉辰南的双眼在瞄着不该看的地方,她感觉血流在加速,怒火在上涌,真气在澎湃,差一点便要发作,大打出手。

        “不劳挂心,已无大碍!”梦可儿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轻缓地回答道。

        “哦,那就好。我带来了一些疗治外伤地圣药,看来多此一举了。”辰南的笑容甚是夸张,两个眼睛都快迷成一条缝了。

        梦可儿俏脸通红,如果没有几个年轻人在屋中,她恐怕已经狂暴了。

        片刻后屋中地几个年轻人起身告辞,辰南见状也赶忙站起身来,现在他可不想和梦可儿单独相处。

        “辰兄慢走,我有事和你相商。”梦可儿忍着拔剑的冲动,面色温和,出声唤住了他。

        当着几个神风学院的学生面,辰南不好就此不顾而去,只好停步。

        梦可儿见那几个年轻人渐渐走远,脸色瞬时冷了下来,如万载未化的寒冰一般。此刻她身上涌动出无尽的杀气,冷冽的寒流弥漫在整座院落内,整片空间仿佛处在严冬季节。

        她冷冷的看着辰南,许久未语,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冷声道:“把我的朝露还给我。”

        “朝露是什么?手镯、凤钗,还是……”

        “我不想和你多说什么,马上把朝露还给我。”梦可儿的声音冰冷无比,如果不是此时她身体还未复原,且处在神风学院中,她恐怕已经祭起玉莲台,和辰南交手了。

        辰南似乎并不怎么在乎梦可儿冰冷的神色,他浑不在意的道:“唔,朝露到底是何物啊?看来像是样好东西。嗯,我决定了,如果我捡到——定要要留下,绝不会还给你!”

        “你……”梦可儿气的娇躯一阵颤抖,最后用手点指着辰南,道:“哼,但愿不久的将来你还能够笑的出来。”

        辰南哈哈大笑道:“梦仙子你还是好好养伤吧,不要太过劳废心力,要不我请你出去散散步如何?听说环城河附近风景不错。”

        “你……”梦可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羞恼过,那一晚的经历对她来所是莫大的耻辱,现在辰南言语间再次提起,等于在揭她最疼痛的伤疤。这对于一向高傲的圣地仙子来说,是最为严重的挑衅与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