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章 捉仙

作品:《 神墓

        小公主骑着虎王也混在群龙中,她笑嘻嘻的道:喂,凌家的老头你在找谁?

        此刻,凌子言冷汗直流,心中一阵发怵。空中的场面太壮观了,几十头龙把他包围了,每头龙上都站满了年轻人,巨大的龙吼,声震长空,吓得他的飞龙战战兢兢。

        他稳了稳心神,道:我来找伤害我兄长的凶手。这时他不敢再提凌云被杀的事,事情虽然让他窝火、震怒,但他明白在罪恶之城,所有人都恨凌云入骨,如再提起,可能会引起公愤。

        突然,凌子言在几头亚龙背上分别看到了参与围杀凌子虚的几个青年强者,他指着仙武学院那三个武者,道:凶手!我终于找到你们了,嘿嘿,你们居然还敢上来,今天谁也别想走掉……

        此话一出口,无尽的杀气笼罩了他的全身,数十头龙狂啸震天,围着他盘旋飞舞,许多年轻人拔出了长剑,遥遥对指着他。

        而且就在这时,神风学院又传出阵阵龙吼,又有十几头龙冲天而起,向这里疾速飞来。

        嗷吼……

        嗷吼……

        嗷吼……

        ……

        声声龙吼,震荡天地,巨大的咆哮之音,声传数十里,如惊涛拍岸,似天雷碎空,响彻天地间,整片罪恶之城都仿佛颤动了起来。

        城内所有居民都不由得仰头观望,如此壮观的场面在整个自由之城史上都未曾有过,几十头龙同时咆哮的恐怖景象,恐怕比上万军队大战还要声势浩大。

        城内的所有修炼者都露出了会心的笑意,神风学院的这帮学生简直太有冲劲了,居然如对待凌家的绝世高手,当真了得!

        近四十头龙将凌子言环围在中央,每头龙身上都站着十几名神风学院的学生。武者皆将手中的兵刃遥指着凌子言,杀气冲天,冷森的的气息弥漫整片空间,高空之上宛如陷入腊月寒冬一般。魔法师则持着魔杖开始聚集魔法元素,空中魔法元素波动异常剧烈,仿佛整片天地都跟着震荡了起来。

        凌子言脸色大变,即便他是五阶绝世高手,但如果被这么多人围攻,恐怕也会在瞬间会化为飞灰。他不知道这些学生是出自神风学院高层的授意,还是一时义气帮人出面,他心中有些打鼓。

        如果是神风学院高层的授意,那后果是严重的,这已经不是私人恩怨的问题,即将演变成两个集团的对抗。

        不过最后凌子言判定,神风学院高层不可能会如此莽撞行动,多半是这些学生自行生事。

        哼,老夫凌子言,来此只为缉拿凶手,你们为何阻挡于我?虽然被强大的力量包围着,但凌子言毕竟为凌家三巨头之一,不可能在众人面前示弱,不然传出去,定然会被人耻笑。

        空中杀气顿时冷冽了起来,众多学生的武器隐隐有剑气或斗气冲了出来,嗤嗤破空之响不绝于耳。同时浩瀚的魔法元素仿佛在一瞬间都聚集到了这里,在空中汹涌澎湃。

        高空之上一片紧张的气氛,大战一触即发,这些青年人似乎随时有可能向凌子言出手。在凌子言看来,神风学院的动态耐人寻味,此刻竟然没一个有分量的人上来遣散这批学生。

        就在这时,一名男生突然道:凌子言是谁?

        卖臭豆腐的!有人答道。

        胡说,搓澡的!

        不是,蹲在神风学院门口乞讨的。

        错,是张伯养的阿花。

        ……

        众人大笑,几个学生肆无忌惮的调侃着凌子言,令他一张老脸通红无比。他狠狠的盯着那几个人,恼羞成怒,大喝道:无知小辈找死!

        浩瀚的能量波动在空中浩荡起伏,以凌子言为中心,如海浪一般向四外扩散而去,围着他最近的几头龙立刻被推拒了出去,那几头龙在空中一阵摇晃,上面的学生们站立不稳,险些摔落下去。

        所有学生皆怒,武者即将催动剑气或斗气,魔法师即将施展魔法,空中大战一触即发。然而正在这时,高空中的那名巨龙骑士发话了。

        他乃是神风学院的一名中年教师,此刻看到眼前如此紧张的气氛,不由皱了一下眉。神风学院副院长让他便宜行事,并不想和凌家真个剧烈冲突。

        大家冷静,不要大动干戈!巨龙骑士大喝道。

        剑拔弩张的局面顿时一缓,所有学生皆忍住了出手的冲动,但凌子言毕竟身为凌家三巨头之一,刚才受了侮辱,怎肯就此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呢,他冷声道:刚才那几个小辈给我记住,老夫今天暂且饶过你们,但下次不要让我撞上。不过围杀我兄长的几个凶人,我绝不能放过!

        哈哈……辰南大笑,而后喊道:他在说什么,谁不放过谁啊?

        空中的年轻人对凌家的人可谓没有半点好感,具嗤笑,许多人的脸上都带着轻蔑之色。凌子言老脸通红,拳头攥得咯嘣咯嘣作响,局面再次紧张起来,冷冽的杀气在场内弥漫。

        突然,凌子言的坐骑,那头飞龙,经受不住几十头龙带给它的巨大压力,以及场内那刺骨的杀气,吓得夹着尾巴直直向地面落去,龙躯不断颤抖,下落之时晃晃悠悠。

        凌子言气的险些吐血,飞龙竟然如此不堪,让他大失颜面,他的一张老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嗷哦,吓得夹着尾巴跑路喽……

        哈哈……

        ……

        空中众人发出阵阵哄笑。

        凌子言闻之,险些气晕过去,他知道今曰的表现定要传遍大陆,必将成为人们的笑柄。他真想一巴掌把这头飞龙拍死,但想到自己不能御空飞行,不得不忍住了这股冲动。

        地面仰头观望的所有人也都爆笑,凌子言又羞又怒,当真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七窍都在冒白烟。

        空中众多年轻人大笑完毕,他们坐下的龙又开始咆哮了起来,似乎也在嘲笑凌子言,数十头龙,啸声震天,整片罪恶之城仿佛都在跟着战栗。

        所有学生都带着笑意返回了神风学院,凌子言则气的暴跳如雷,直到这时和他同来的凌家人才乘坐另一头飞龙来到他的身边。

        气煞我也,老夫还从来未曾这么丢脸过,我定要去神风学拿住那几个小辈,找那些未出面的老家伙们理论一番。

        另一头飞龙上是十几个凌家的死士,他们跟随凌子言前来罪恶之城接应凌子虚等人,不想晚来一步,只赶上为凌云收尸。当中一人道:大人请息怒,千万莫要因一时气愤而冲动,神风学院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地方,在他们的地头上,我们不能和他们硬碰。

        嗯,呼哧……凌子言嗯了一声,长长出了一口气,可是他一看到满身血污、昏迷不醒的凌子虚,立刻肝火大动。他调整了好长时间,才带着人向神风学院赶去。

        半个时辰之后,神风学院某不良老人的办公室中,凌子言僵硬的笑了笑,面对神风学院副院长这个老狐狸,他理屈词穷。

        副院长摊了摊手,道: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说完了,我实在无能为力,目前你们凌家似乎成了罪恶之城的公敌,若有人为你们说好话,估计马上就有人上去抽闷棍,更不要说帮助你们捉那些英雄,不,凶手了。

        凌子言当然知道副院长在敷衍,不过他也没有办法,最后无奈起身告辞。参与围攻凌子虚的十几个青年强者还没有散去,他们知晓了凌子言找副院长,要求协助缉拿他们的消息。

        战胜学院的一名亚龙骑士脾气异常火暴,闻听这则消息后立时大怒,当场便要求众人同去找凌子言的麻烦。不过却被东方凤凰拦了下来,她自幼在这里长大,早把神风学院当成了自己的家,不想令神风学院和凌家这样的大势力集团对立起来。其他人也觉得不应再起冲突,既然已经成功将凌云除掉,没有必要将事情继续闹大。

        辰南暗暗计量起来,他和梦可儿可以说是令凌云身败名裂的罪魁祸首,凌家如果要报复,肯定要找上他们两人,但梦可儿身后有澹台古圣地撑腰,凌家未必敢轻举妄动。

        在外人看来,他辰南为楚国护国奇士,似乎风光无限,但以凌家这样的大势力来说,一定早已知晓他和楚国之间真实的微妙关系,知道他没有任何势力、人单力薄,凌家如果要报复,他必将首当其冲。

        眼下我们当然不能轻举妄动,不过凌子言如果不依不饶,我们也不能够太过软弱。辰南看大多数人都不愿再起冲突,也不好鼓动众人去干掉凌子言,只好委婉的表示不排出对凌子言出手的可能。

        他非常希望众人能够同仇敌忾,共同对付凌子言,如果真能够将凌家这个巨头铲除,那么凌家必定大乱。

        凌子虚已经半废,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凌家为了稳定家族、以及平和各种潜在的威胁势力,恐怕无力大动干戈。如果凌子言发生意外,凌家算是彻底元气大伤,到时当真再无力对外。

        战神学院的那名亚龙骑士附和道:凌云那个卑鄙的小人本来就该杀,如果凌家真的护短、找我们麻烦的话,我们就如同围杀凌子虚时那样,除掉凌子言这个老家伙。

        辰南笑了笑,道:凌子言如果还算明智的话,最好不要在罪恶之城惹下众怒,不然我们大可发动对凌家不满的人直接做掉他。

        话虽是这样说,但辰南已经动起了歪脑筋,思索着如何铲除凌子言。现在消灭掉这个绝世高手,未来他就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虽然短时间内,凌家不可能冒天下大不韪置他于死地,但他和凌家发生冲突恐怕是早晚的事。

        随后众人分手,各自离去。

        辰南回到幽静的竹林居所,在三大绝世高手那里找到小晨曦,而后带着她出去游玩,补偿这些曰子以来没能在她身边好好照顾她的愧疚。

        傍晚时分,辰南领着小晨曦满载而归,给她买了很多的小饰物,令小晨曦欢欢喜喜。

        晚上,小晨曦已经入睡后辰南来到阁楼外,嘀咕道:那头笨龙不会出事了吧,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怎么还没有将人带回来?

        嗷呜……本龙回来了,哎呦……嗷呜……紫金神龙摇摇晃晃飞到阁楼外,低低的吼叫着。

        辰南大吃一惊,紫金神龙头、尾之上竟然有丝丝血迹渗出,除却有玄武甲保护的部位外,其他部位都带着点血迹,颜色已经发暗。

        泥鳅到底怎么了,那个女人呢,谁把你伤成了这样?

        辰南真的惊异无比,他深深知道紫金神龙鳞甲的坚硬程度,以他四阶境界的修为来说尽全力击打,都无法伤害它分毫。紫金神龙虽然失去了龙元,但毕竟为龙族皇者的后裔,天赋异禀,水火难侵,刀兵难伤,如今竟然遭创,着实是件异事。

        嗷呜……还用问吗,当然是那个女人,那个该死的小娘皮!啊啊啊啊……本龙受不了了,竟然被一个女人如此欺侮,我要是一个人类中的男人,一定要将她强歼一百变啊一百变!嗷呜……紫金神龙颤抖着,嗷嗷乱叫,看的出这一次它吃了大亏,气愤到了极点。

        你鬼叫什么,小声点!辰南一把将它从空中揪了下来,捂上了它的嘴巴。

        气煞我了,小子你给我放手,我发泄一下还不行吗,不然本龙现在和你翻脸,嗷呜……紫金神龙双眼通红,鬼叫着。

        不要叫了,这里隐居着许多高手,你如果被他们发现,会有些麻烦。辰南说完,将它放开,走进屋中,不多时取出一枚类似朱果般的奇异仙果,道:把它服下去。

        紫金神龙双眼放光,立刻老老实实了起来,接过仙果后,激动的一口便吞了下去,而后闭上龙睛,开始炼化仙果的药效。

        大约过了半时辰,它才睁开眼睛,精神明显好了许多。

        直到这时,辰南才开始问它详细的经过。原来紫金神龙掳带着梦可儿,来到距离罪恶之城五十里外时便停了下来,它可不敢在白天大摇大摆的带着一个绝色大美女飞进城中,想等到晚上偷偷溜进去。

        在山林中,梦可儿不断眨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示意紫金神龙解开她的穴道,她似乎有话要说。紫金神龙当然不会上当,它一脸的痞子相,胡言乱语的说着浑话,以报前不久被追杀之仇。

        梦可儿虽然恨的咬牙切齿,但并为将怒色显现出来,反而一副从容之态,脸上布满了微笑,只是在暗中不断的积攒力量冲击穴道。

        紫金神龙口水飞溅,原本想将这个俘虏气的发狂,但没想到人家毫不在乎,还露出了轻蔑的神态,最后它忍无可忍开始张牙舞爪恐吓梦可儿。

        它不断和梦可儿瞪眼,没想到最终陷入梦可儿的陷阱。在一人一龙相互对视的过程中,紫金神龙逐渐迷茫起来,最后竟然迷失了自我,身不由己的开始在梦可儿身上拍打。

        我靠,你这头笨龙,真是笨死了,居然被一个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女人轻易控制了心神!你可知道让她逃走的后果?这个女人非常可怕,以后我们麻烦大了!辰南不用想也知道,紫金神龙中了类似摄魂术之类的秘法。

        嗷呜……我怎么知道这个女人的精神力如此强大,我感觉自己就像被一个无底洞吸进去了一般。

        说,后来怎么回事?

        紫金神龙闻听此话,气的暴跳如雷,嗷嗷乱叫道:这个该死的小娘皮实在太可恶了,她抓住我后竟然对我水淹、火烧、石砸,折腾我好几个时辰,换做一般的龙早就一命呜呼了。后来她见种种办法都无法奈何于我,竟然将我按在了泥塘里,想活活憋死我,恶毒的小娘皮啊!将来她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不然我一定找个人强歼她一百变啊一百变!

        辰南恶寒,暗叹紫金神龙还真是怨念冲天,他问道:你浑身上下不是坚如精铁吗,我上次费劲全力都无法伤到你,她重伤之下怎么可能伤的你自鳞甲内渗出血丝呢?

        提到这个问题,紫金神龙一缩脖子,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叫道:嗷呜……那个小娘皮太可怕了,开始时似乎还很虚弱的样子,后来竟然散发出一股强者气息,就是比被起那个发狂的凌子虚都不遑多让,我就是被她在那种状态下用飞剑斩伤的,可怕啊!紫金神龙似乎现在还心有余悸。

        辰南眼中精光闪现,他知道梦可儿体内封印着一股强绝、可怕的力量,但不知那股力量为何会被封印。显然梦可儿在对付刀枪不入的紫金神龙时,动用了那股力量,不然绝难伤到这头痞子龙。

        不愧为澹台璇的传人,如果她能够毫无限制的动用那股力量,恐怕比之当年同龄的澹台璇还要可怕!辰南暗暗嘀咕,如果真个和梦可儿生死对决,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如果解开封印,他只有跑路的份。

        突然,辰南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信息,对紫金神龙道:你怎么从她手里逃出来的?

        当然是趁她不备,挣脱了她的手掌,逃了回来。幸亏本龙够机警,不然还不知道被她折磨到什么时候呢!嗷呜……

        辰南神色一动,道:难道她没有祭起玉莲台追上去吗?

        似乎……没有。

        你这头笨龙,为什么不早说,走,快我带去那片山林!辰南一把揪住了紫金神龙的尾巴。

        紫金神龙并不笨,只不过受惊过度,没有细想,现在当然明白了其中的隐情。

        嗷呜……难道那个小娘皮身有重伤,根本无力追我?

        知道就好,她连续被体内封印的力量反噬,身体肯定已经非常虚弱,我们要在第一时间内捉到她,以免她恢复功力后来报复我们。

        嗷呜……小娘皮我来了,这次你龙爷爷要好好的报仇雪恨!

        紫金神龙载着辰南快速腾空而起,向着罪恶之城东方飞去。

        随着对梦可儿深入的了解,辰南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能够自无名神魔的虚天幻境中逃出去,足以表现出她有急智。

        而这一次谋划对付凌云一行人,最大的赢家其实是梦可儿。她成功煽动所有人,为死去的七英雄报仇。其真实目的是想除掉凌子虚,瓦解凌家势力,破除圣地的潜在威胁,这一次所有人都被她利用了。

        辰南不断的催促:再飞快一些,免得有变故发生,这个女人心机很深,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拿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