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三章 柳仙儿的真实身份

作品:《 无敌外挂系统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子学催动本源之力企图从根源灭掉水龙,然而他的力量撞击到水龙上时却犹如石沉大海没有溅起丝毫波澜。

        “又是一个本源之力无法毁灭的功法?你不可能是外门弟子,你是谁?!来我天玄宗做什么?!”

        夏子学警惕的盯着柳仙儿,眼前的少女竟然带给他一种精神上的压迫感。

        “咯咯咯,夏子学二长老,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体内可是有个灵魂一直在催促我杀掉你呢!”

        柳仙儿掩面娇笑,但是话语间却充满着对于夏子学的恨意。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曾经的事情,难道你是?!不,不可能!她已经死了。”

        夏子学面露惊恐不断后退,一些往事使他陷入了恐惧。

        “不知道夏子学二长老口中的这个她指的是谁你呢?是谭秋月?还是……南宫云?!”

        “撕~!”

        柳仙儿用手拉住脸上人皮面具的一个角用力向下一撕,一张精致犹如仙女一样美丽的面孔暴露在夏子学的面前。

        “南宫云?!你竟然没有死,真是命大啊,当日我将你打成重伤,没想到你临死反扑竟然逃了,我本以为你会死在宗门内某个地方,你竟然活下来了,看你的功法貌似你的实力更强了,啧啧,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夺舍的老怪物呢,一个武尊境九重巅峰的蝼蚁也敢来主动挑战我,可笑至极!”

        识得柳仙儿的真实身份后夏子学松了一口气。

        “柳师姐,你就是南宫云?!排名天榜的核心弟子之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萧叶心中的震惊丝毫不亚于中了几千万的彩票,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将南宫云和柳仙儿联系在一起。

        “抱歉了萧叶师弟,骗了你这么久,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如果我的身份暴露恐怕连一周的时间都活不过,毕竟我是这个老狗的眼中钉。”

        “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年,我进入天玄宗以优异的天赋和实力成为了天玄宗的核心弟子,虽然只是最后一名,但是得到的资源却不是内门弟子可以想象的,这条老狗处心积虑想要他的废物儿子成为核心弟子,但是他也知道,他的儿子压根就不是我的对手,就连让我动用法则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这个老狗就来找我让我故意输给他那废物儿子。”

        “真是卑鄙!你这条老狗!”

        听到这里萧叶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声。

        “你以为我和谭生一样对自己的子女毫不关心吗?孝儿是我的希望,是我退居二线后我的代言人,早晚我会耗死浩刑成为天玄宗的一号人物!等我准备充足后我就会顺利成为天玄宗的宗主!哈哈哈!”

        这一刻,夏子学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狼子野心。

        “你闭嘴!南宫师姐,你接着说。”

        夏子学面色一僵,随后闷闷不乐的站在了一旁。

        “他来找我我肯定不会同意,当时我也太年轻了,我竟然当着他的面告诉他要去找宗主大人揭穿他的真面目,结果这个老狗就在我的必经之路上袭击了我,我耗掉师父给的保命底牌才勉强逃过一劫,后来在谭长老的帮助下我才勉强活下来,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保护谭长老,至今我都没有告诉过他凶手是谁。”

        “哼,为了我的儿子杀一个核心弟子有何不可!反正今天你们两个也要死了,告诉你们这些也无妨。”

        夏子学一声冷哼,将不要脸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如果再加上我呢?!”

        夏子学话音刚落,谭生的身影直接出现在萧叶的身旁。

        “子学,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残害宗门弟子,你疯了不成?!宗主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拔了你的皮!”

        “谭生,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老好人的德行,你这样的人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保不住,你有什么脸面大言不惭的教训我!就靠你这武尊境九重巅峰的实力吗?!”

        夏子学一声冷哼,对于谭生的话充满了不屑。

        “不好意思,谭长老,瞒您这么久,当年重伤我的人就是眼前的夏子学。”

        “不必多说,你也是怕我被夏子学所害,这样做我完全理解,放心吧,今日有我在谁都伤不了你!”

        “谭生,你的底气在哪里?靠着你的气势吗?当年我杀你女儿的时候你拦得住吗?你还不是亲手送她归了西!”

        “你说什么?!夏子学,你再说一遍!我的女儿是被你害死的?!”

        谭生的双目变得血红,冰冷的杀机从他的心头直冲脑海,心魔在杀气的作用下渐渐主导了他的内心。

        “糟糕!谭哥,醒来!”

        萧叶见状急忙拿出一朵安魂花塞进了他的口中,瞬间谭生的双眼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谭哥,这条老狗对你说这些就是为了激怒你,让你心神失守走火入魔而死,你可不要上了他的当。”

        “我知道了,虽然我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但是听到他亲口承认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谭生深呼一口气,他身上躁动的能量渐渐平息了下来。

        “夏子学,为什么?!我把你当亲兄弟对待,有什么功法和修炼心得都要和你分享,而你却杀了我的亲生女儿!月儿她有什么过错?!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要怪,只能怪你是他爹,谭生,你真的太优秀了,你就像座大山一样牢牢的笼罩在我的头顶,浩刑宗主步入武圣之后就有了退隐之心,等他退了后用脚都能想到主持大事的人肯定会是你这个天赋第一的大长老!如果我再不动手这辈子我都不会有希望了。”

        “所以,你就传给了月儿禁忌功法,让她走火入魔?”

        “没错,我传给她的确实是禁忌功法,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这本功法的残缺也是真的,修炼的人不死也残!你以为天道功法是谁都可以修炼的吗?!”

        “什么?天道功法?!”

        这已经不是萧叶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天道功法禹州学校的神罚峰内也有一部,当年宋义和他说过功法只有上半卷,看样子下半卷是落到夏子学的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