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云淡风轻的公园

作品:《 九儿的芦笙

        七天白班一过,便是夜班。

        九儿喜欢上夜班。

        纺织厂的活对于九儿,一个地地道道的山村女孩来说,不是很累,只是繁忙。

        每天在纺织车间里面走来走去,忙忙碌碌的,人就活成了一只小小的蚂蚁。

        整天窝在纺织厂里,也就憋闷了,老想出去走走。

        上了夜班,睡个好觉,也就上午十来点钟。

        工友们起了床,有的去爬纺织厂后面的小山,有的去灯饰厂旁边的公园遛弯。

        九儿,百合,雪洁,小利,还有一个四川女孩,几个人走向公园。

        在公园的拐弯处,那片芦苇旁,她们看到了吴小八和小皮球。

        吴小八的锅灶放在三轮车上,旁边摆了五六张小方桌,坐了两三个食客。

        吴小八正在包饺子,小皮球正在给食客盛稀饭。 一秒记住m.soduso.cc

        见了九儿,吴小八没有像以前那样,“九姐九姐”地叫,而是低头抿嘴一乐。

        瞬间,九儿觉的吴小八成熟了许多。

        小皮球见了工友,十分开心,连忙让大伙过去吃包子,声明免费。

        大伙都是出门在外的人,知道挣钱的难处,一面打着招呼一面朝前走。

        小皮球急忙抓起两个包子跑过来,硬塞给九儿。

        九儿推脱不掉,只得接了,转身九儿又掏出了伍元钱一小皮球,招待客人,小皮球见九儿死活不要钱,只好又拿了一个包子塞给她。

        九儿只好拿着包子离开,一个包子两块钱,三个包子六块钱。

        九儿一算,自己还占了小皮球一元钱便宜,心里又有些不安。

        九儿撵上伙伴,几个人分吃了包子。

        你别说,这手艺不赖,三个包子三种馅,一个是豆沙馅的,一个是韭菜鸡蛋馅的,还有一个是猪肉萝卜馅的。

        百合说,“没想到吴小八,这么丑的人,包出来的包子居然这么好吃。”

        小丽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看不透人,谁走到哪一步都说不定。”

        那个四川姑娘也说了话,“这个瓜娃子很不错的,虽说长得丑点,但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几个小小的包子。把这几个姑娘哄的改变了以往的看法。

        九儿又想起了小皮球的话,“只要你真心对她好,他也会真心对你好的。”

        世上的万物真奇妙,真是卤膏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这也许就是平凡人的爱情吧,九儿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们,好人一生幸福。

        几个女孩说说笑笑的来到了公园。

        九儿喜欢在公园的感觉。

        虽说是冬天,但广东的气候温暖湿润。

        广东的冬天就像北方的春天,太阳暖暖地照着,阳光不燥也不凉,感觉正适意。

        长椅上,石凳上坐着几对情侣在着。

        一个女孩头枕在男孩的腿上,那男孩不时地低头亲吻一下女孩。

        三三两两行走的人,是移动的风景,不时地响起女孩子们欢乐的笑声。

        云淡风轻,九儿和同伴斜躺在那青青的绿草坪上,享受着微微的风,沐浴着暖暖的阳光。

        整个世界一片宁静佯和。

        小利望着坐在长椅上的一对情侣,羡慕不已,“那男孩长的真帅,但愿我也找个这样的。”

        雪洁说,“要找个帅哥,得用手段才行。”

        几个人忙问怎么手段,雪洁一甩长发,用手一托香腮说,“必须长的像我这样美才行。”

        这下九儿也笑了。

        雪洁长着一对苦瓜脸,上面又铺了一层雀斑,在纺织厂里,被工友们私下里评为第一丑女,大伙确实没有想到雪洁会这么自信。

        丑女无敌,自信的丑女更是天下无敌。

        雪洁又叹了一口气,“现在都流行傍大款,唉,也不知我的白马王子什么时候才能来到我的身旁。”

        大伙一听,又笑,雪洁找对象的条件还不低呢。

        小利撇了撇嘴,“白马王子,黑马王子也找不到。

        猪鼻子插了两根山东大葱,就充起大象来了。

        要文化没文化,要技术没技木,要长相没长相,尽做白日梦。

        出来打个工,癞蛤蟆皮还没脱掉,就朝学凤凰朝枝头上飞。

        飞上枝头的不都是凤凰,还有乌鸦”。

        小利的这番话一说,大伙都鼓起掌来。

        雪洁倒也不害羞,“那诸葛亮还娶了个丑女呢,才当上宰相,朱元璋娶了个大脚老婆(马皇后),才当上了皇帝……。”

        这回,九儿觉的有道理,王八看绿豆,看对了眼,这就叫缘份。

        九儿想起了丈夫一刀切,想起了往日的恩爱,不禁心里一阵难过。

        风月无边,岁月静好,公园里一草一木一过客,皆成了风景。

        吸引人的是一个女人在小石桥上欣赏风景。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美女。

        一弯浅浅的清水,碧荷点点,断桥如钩,那女人正立在桥头欣赏风景。

        那是一个美丽的倩影,身着白色的丝绸旗袍,前凸后突,曲线玲珑,她又撑了一把精致的碎花小纸伞,背后是葱葱郁郁的芭蕉丛,几只蝴蝶在翩翩起舞。

        那女人就成了一朵盛开的白莲花,点辍在洁白的小石桥上。

        那个四川女孩儿一定读过很多书,当场背出了一首诗,

        你在桥上欣赏风景,

        欣赏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

        装饰了别人的梦。

        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人走上了石桥。

        青年人戴着金丝眼镜,手腕上的金表闪闪发光,他手里托着一盒小吃。

        他走到小石桥上,那女人坐在栏杆上,那年轻人便倚在她身边。

        那小吃好像是螺蛳,只见那男人翘着兰花指,用一根小小的牙签挑了一点点,送向那精致的女人。

        那女人身体微微前顷,张开樱桃小口,轻轻地把那小吃吸入口中,娴熟而又优雅,庄重而又内涵。

        这一幕,把几个女孩眼羡的不得了。

        小利瞪大了眼,雪洁张大了嘴,九儿又想起了那段短暂的婚姻,不禁低下了头。

        这才是理想中的婚姻。

        西服男和旗袍女两人缠缠绵绵,浪而不慢,迈着轻盈的碎步走下了小石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