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5章将离

作品:《 穿越后成了果子精

        一个时辰过去。

        桶中墨色的药水逐渐被暗红色代替,只剩一口气吊着的苏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他实在是太痛太累了,耷拉的眼皮重的怎么用力也睁不开。

        或许是他太小看了这九炼,也太过高看了自己。

        “他好像快不行了?这才第三炼结束?”

        小九说过一种颜色代表三次,也就是说还没有一半呢,这九炼也太恐怖了吧。

        狠狠打了个寒颤,阎难寻庆幸自己的明智,没有真的找死尝试。

        单只看着苏米脸上的细微血管爆裂,想来隐入水中看不见的其它处未必好到哪去。

        也不知这水是原本就这般红,还是被他的血染得如此。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苏米坚持了这么久你确定要现在放弃?”

        压低了声线,又注入了内力,这段话犹如凭空炸响在他的脑海深处,放弃?不,他不想,更不能放弃!

        满脸的血混合着汗水将嘴边的白巾染红,水中的手指指甲紧紧的扣住木桶,苏米努力保持着清醒,承受仿佛被人抽筋扒骨的剧痛。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暗红的药水幻变成如同大海深处的幽蓝色。

        阎难寻一脸佩服,能承受这种非人的疼痛整整两个多时辰,这家伙真是了不得。

        已经取出乾坤十二针备用,一脸严肃的如久,时刻不敢放松的盯着苏米,九炼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成败如何都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

        她能做到的只是保下他一命。

        “他已经到极限了?”

        “嗯。”

        “小九你这炼制的什么药啊,怎么这么变态?”

        “要想脱胎换骨,这是必然承担的痛楚。”

        当初想炼制九炼时,心中只是有个大概的想法。除了有最重要的万髓果,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才导致始终无法完美炼制出来。

        直到发现她曾对无忧提起过的那种蘑菇,它本身带的特殊毒液简直就是天生该为九炼的药引。研究了数月几经波折才真正完善方子制成了最完美的成丹。

        ……

        时间对于几人好似变得无比漫长,尤其是对苏米来说。

        “小九,你快看他七窍流血了,还是黑血,他这不会是快死了吧?”

        “阎寻你好吵。能不能先闭嘴?”

        如久有些犹豫,一旦有外力的干扰这次的药浴就算是彻底失败了,可如果不出手?

        “苏米,还剩最后一点时间,你还能坚持吗?是选择放弃保命还是一拼到底?”

        就快成功了?还剩多少时间?

        苏米迷迷糊糊听见小姐的话,原本无望的心就要被苦海淹没,却突然得知前方就是陆地,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我可以。我一定可以!”

        猛得睁大的双眼,燃烧着熊熊烈火,诉说着的那种执着的信念让人动容。

        默默放下抬起的手,如久尊重他的选择。心底竟然莫名的相信,也愿意相信他必将会熬过去。

        ……

        九炼的药效终于用尽,水中不再有丝毫药力,只剩苏米身上流出的血和排出的杂质毒素,污染成气味熏天的恶臭粘液。

        “赶紧清洗一番。”

        捂住鼻子如久转身离开,眼中的笑意却半点不减。

        阎难寻道了声厉害,也脚步匆匆的跟着她身后离开。这味儿也太重了,着实是让人受不住。

        而位于恶臭正中心的苏米,却像失去了嗅觉,只剩死里逃生后的庆幸,和脱胎换骨后的无法抑制的激动。

        用力攒紧手,折磨自己许久的痛已经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舒畅。

        ……

        “小九,小九你等等我。”

        快步上前,一把锁住她的脖子带进自己的怀中,阎难寻叫嚷道,“跑这么快干什么,饿了没?我们先去吃饭?”

        “咱们去清风明月楼吧,找子暮,这顿饭亦是为你饯别了。”

        “嗯。也好。”

        赞同的点头,所有的事已了,明天就要出发,是该和他们好好道别才对。

        申时一刻,午饭时间早过,晚饭时间又明显还没到。

        等两人到了清风明月楼时,人却照旧很多。眼尖发现他们的楼星几步快跑,赶紧上前将人迎进了听雨阁。

        “阎公子,沈小姐还请稍等,小的这就去通知家主。”

        “不急,先让人上一份花好月圆夜的套餐来,你再去通知子暮不迟。”

        “好的,阎公子。”楼星点头退出了房间。

        花好月圆夜是楼中最豪华的套餐之一,全以花的造型为主,又以月字命名的特色佳肴,当然还有最出名的月夜酒。

        总共有三十多道热菜十几道的凉菜,还有八色特制点心。当真享受也当真奢侈。

        不想酒菜还未上齐全,楼月人比预想的早到了许多。

        瞄了眼桌上的菜色,平时从不讲究排面的寻之,今天却这般反常点了这些,楼月心中有了些猜测。

        “小九是决定要走了?定了什么时候。”

        “明天卯时。”

        楼月面上的温和一滞,轻叹了口气,挽起袖子揉了揉她的发顶,“小九,还是让我陪着你走一趟吧?”

        “不用,你们真不用这般担心我,难道不该担心的是不小心惹着我的那个人吗?”

        她这一副奶凶奶凶的口吻成功逗乐了楼月与阎难寻。

        或许是她的年龄和外貌太具有欺骗性,总是不自觉得认为小九需要人悉心呵护,忘了她本身的强悍。

        “行了吧子暮,她这臭脾气,你是不知道我想送几个得用的人给她,磨了多久的嘴皮子,结果还不是白费功夫。”

        “呵...”楼月摇头放弃不再勉强她,话锋一转难得强硬的说道,“既然这样,小九那离别的礼物你就一定得收下了。”

        “对!离别的赠礼肯定不能再拒绝了。”

        想到自己暗搓搓准备好的礼物阎难寻立马接口。

        “行,正好我也为你们备下了赠礼。”

        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早先就准备好的两个木盒子。如久将它们分别推给他俩。

        阎难寻手快的接过没有客套的立马打开,里面有一枚银针,还有三个巴掌大小的药瓶。

        “这枚银针是我们无为谷特制的,针上刻有千叶莲。凭着它可以让我出手一次,无论我在哪也无论是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

        相当于怪医圣手的一个承诺,分量十足,阎难寻将银针握在手中抚摸着上面的千叶莲花纹,心中涌起无限的感动。

        楼月亦然,对于她说的这句话熨帖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