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10章 五皇子身边的人

作品:《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对于面前的情景,云溪似乎并不觉得意外。

        这个丫鬟正是几天前在安逸居门口,被千凤公主虐打的那个丫鬟。

        当时也是她们亲眼见着的。

        只是没想到,她会选择来求自己。

        “这位姑娘说笑了,我也只是个小丫鬟,哪里敢替主子做什么决定。你起来吧。”

        她这么一说,那丫鬟哭的更惨烈了。

        “姐姐,你都敢在主子面前自称“我”了,我们却只能说“奴婢”,难道,你还做不了这样的主么?求求你,就让我留在炎王府,打杂,洗衣,都行,只要不在挨打,奴婢就认了。”

        说着,一个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真诚的不得了。

        “没关系,看你挨打,我们觉得挺宽慰的,你真的不用求我。”

        云溪的腰慢慢弯了下去,看着那丫鬟的眼睛,一脸的无辜。

        “说真的,你这套啊,早都是姑娘我看腻了的,换个招吧,说不定我还能有点兴趣。”

        躲在暗处的暗卫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一景象,为什么他们觉得,跟着王妃时间久了,连丫鬟都变样了?

        这还是曾经那个单单纯纯的云溪么?

        不过,对于这个决定他们倒是很赞同的。

        先不说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一个会背主的奴婢,他们要来干嘛?

        哪怕是情有可原,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况且,他们早就知道这丫鬟的目的不单纯了。

        如果是个有用的,他们或许还会来个反间计之类的,看看对方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可是千凤公主的心思都在炎王身上,耍花样也无非是勾引男人的那一套,或者下个药,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新鲜玩意来了。

        他们炎王府还不缺人干活,与其还得特意分出心思来看着她,不如直接退了她。

        看着那丫鬟脸色惨白的跪在那里,瞪着眼睛,满脸惊讶的表情,云溪一点都不觉得同情她。

        王妃说的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对于想要害自己的人表示同情,那就是她有病。

        就让那多余的同情心去喂狗吧。

        一扬脸,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完全无视了背后那道怨恨的眼神。

        关于五皇子的解毒前期都已经安排妥当,现在差的,其实就是几味比较关键性的药材了。

        虽然空间系统里的药材也有不少,但是,对于五皇子的身体,那些药性太过猛烈的药材并不适合。

        如果不能循序渐进,恐怕他的身体会承受不住。

        收回为五皇子把脉的手,慕朝烟微微点头。

        “不错,在治病救人上,轻尘的本事不比我差,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过两天,就可以开始解毒了。”

        “明明是你答应我们贵妃娘娘要为我们五皇子治病,怎么来了就换人了呢。到底行不行啊……”

        五皇子还没开口,旁边一起跟来伺候的宫人就先抱怨了起来。

        “闭嘴!”

        墨元辰的脸色猛的一沉。

        “皇婶既然这么做,必然是有道理的,哪轮得着你一个奴才多嘴?”

        说着赶紧站起身,冲着慕朝烟的方向微微施礼。

        “皇婶勿怪,是侄儿管教不严,奴才们才敢如此放肆。”

        慕朝烟也不在意。

        跟那些人不同,她看的出来,这些话的确是那宫人自己叨咕的,不像是五皇子的授意。

        既然人家不是在故意唱双簧给她听,她又怎么会跟个奴才计较。

        更何况,鬼都看的出来,这个宫人根本就是皇上派来的,哪里是什么五皇子的人。

        “算了,他惦记你,也是正常的,没什么怪不怪的。”

        说完,背起药箱,转身离开。

        就在她走出院子之后,那宫人看着五皇子,满脸的不屑。

        他以为五皇子的眼睛看不见,不管他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关系,却忽略了五皇子嘴角的那抹冷笑。

        “皇上可是说了,让五皇子在治病期间,好好观察一下炎王府。可是,从你来了之后,就一直守着院子不出去,这让奴才很是难做。”

        “那父皇可是说过,你可以命令我做事?还是说,父皇告诉过你,可以不把我这皇子放在眼里?”

        面对这宫人的为难,墨元辰丝毫不放在心上。

        奴才就是奴才,他堂堂皇子,还会被个奴才给压制住了不成?

        那宫人一见五皇子真的动了怒,脸色一变,赶紧跪在了地上。

        一个瞎了眼的皇子,那也是皇子啊。

        就算明知道他翻不起什么大浪,以后也肯定坐不上更高的位置,可是,现在想要打杀了他们这样的下人,还是轻而易举的啊。

        更何况,落贵妃是什么人物,后宫里有谁不知道她的手段,他是离开皇宫两天,看着这五皇子脾气秉性和善,忘了他后面还有那么个人物的存在。

        真是太大意了。

        “五皇子恕罪,五皇子恕罪。可是,奴才也是没有办法啊,皇上的命令,奴才哪敢不听……”

        说到后来,宫人也的确是觉得很委屈。

        人家都是主子,只有他是奴才,主子吩咐,他哪敢不做啊。

        “滚下去吧。”

        这个道理五皇子自然也是懂的,他也无意与一个奴才为难,只是让他明白自己的本分就是了。

        看他的脸色没有丝毫好转,那宫人哪里还敢多话,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这里。

        “出来吧!”

        五皇子的声音并不大,就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但是,在他话音落下之后,院子的门口处,蓝静依走了出来。

        “哼,你果然不简单。”

        看着他一副无害的样子,蓝静依满脸的戒备。

        她刚才明明都屏住自己的气息了,如果不是高手,没理由会发现她在那。

        所以说,这位五皇子根本就是会武功的,而且,内力不弱。

        她说着,慢慢朝着五皇子走近,突然出手如电,一把扭住了五皇子的脖子。

        原本她以为,五皇子虽然眼睛瞎了,可是,他的耳朵又没聋,内力又这么高,没道理会躲不开。

        所以,再下手的时候,她根本也没想过留情。

        可是,五皇子就真的没躲,闷吭一声,坐在那里任由她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