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五零四章 释怀

作品:《 大周王侯

        马斌将那封自白书收入怀中,对孙万春拱了拱手道:“孙将军,马某人今日冒昧前来,甚是叨扰。原本以为,孙将军和西北军诸位兄弟能够和我们携起手来共同维护大周江山社稷,但却没想到你们早有打算。来时我家林元帅嘱咐了,他说人各有志,不能强求。西北军这么多年来为大周西北的稳定贡献了力量,袁大人和十多万将士也都为国捐躯,已然无可指谪。我家林元帅说,无论你们愿不愿意继续为收复山河驱除外敌清除内贼而努力,都不应受到责难。我都应该尊重你们的选择。林元帅当然希望国难当头之时,能够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同内贼外敌殊死一搏,护我大周周全,但也不希望勉强他人。然则,时间紧迫,林元帅定下了同女真人作战的计划,虽然我未能说服你们参加,但战斗还要进行,我们落雁军绝不会退缩半分。哪怕战斗到最后一人,我们也绝不会放弃,绝不会胆怯。岂能教蛮夷之辈笑我大周无勇士?岂能让宵小之辈窃取我大周大好江山?这是我家林元帅出师之时说的话,我们都铭记此言。言尽于此,马某告辞了。”

        马斌说完话,团团作揖,转身大踏步朝大堂外行去。西北众将都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孙万春眉头紧锁咬着下唇不语,眼见马斌的身影踏出大堂走下石阶时,孙万春终于高声叫道:“马将军,请留步!”

        马斌停住身形缓缓的转过身来道:“怎么?莫非你们因为我之前口出冒犯之言而要杀了我么?恕我不能束手就擒,我还要完成林元帅御敌之计,不能死在这里。你们要杀我,我不得不反抗。”

        说罢,马斌缓缓的抽出腰间长刀,叉脚而立。

        孙万春忙道:“马副帅,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马副帅可否留步商议,我还有些疑问没有澄清,想问个明白。”

        马斌缓步走回,呵呵笑道:“请问便是。”

        孙万春皱眉道:“我想问马副帅,你们落雁军既然已经搭救了皇上,为何……为何却要杀了皇上?你们这么做,岂非是大逆不道之行,坐实了叛军之名么?你们这么做可知天下多少人对你们有别样的看法。起码在我看来,你们落雁军是乘乱生事,夺取大周江山而来。林元帅如此精明之人,为何出此下策?”

        马斌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什么疑惑,原来你们还是纠结于这件事上。也难怪,这件事在外人看来自然是大为不妥,我知道,此事也被老贼吕中天大肆些宣扬,给我们落雁军大肆抹黑。但对我们而言,我们根本不在乎。”

        孙万春皱眉道:“岂能不在乎?此乃弑君之行,大逆不道之行啊。”

        马斌呵呵笑道:“世人总是喜欢以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对错,但却又采用不同的标准。郭旭杀兄弑父篡位之举难道不是大逆不道?怎么没见你们指责他?”

        孙万春咂嘴道:“那是不同的,那是不同的。皇上毕竟是皇上,那是皇族内部之事。” 一秒记住m.soduso.cc

        马斌点头道:“说得好,你也知道那是皇族内部之事,你们能原谅郭旭,便可原谅新皇杀郭旭之举了。那也是皇族内部之事,不是么?退一步而言,我落雁军早就摆明旗号,只反朝廷不反大周,我们本就是反郭旭而举旗,现在杀了郭旭,正是当初举旗的目标,这有什么不对么?再者说了,郭旭这几年干了些什么事?大周今日这般局面跟他有莫大的干系。对内,他宠幸吕中天,任由他把持朝纲,剪除异己。擅杀朝廷柱石,毁损大周根基。莫忘了杨俊是怎么死的,有传言说杨枢密使是郭旭在朝堂上用香炉砸死的,这种行为乖张暴虐成性随心所欲之人,正是我大周今日之局的罪魁之一。对外,他挑起了北征之战,不顾上下反对,举全国之力北征。在遭遇败绩之后又懦弱胆怯,为保皇位,不惜签下丧权辱国的和议,赔偿大量金银财物,横征暴敛,搜刮民脂以取悦辽人。且他自降身份,认辽皇位为叔父,让我大周上下蒙受巨大的屈辱。这样的人,他还配当大周的皇帝么?我家林元帅说过:郭旭志大才疏,乃昏聩之君,不但祸国而且殃民。残害忠良,宠幸奸贼,好恶不分,不仁不义。天下人人可诛之。孙将军,郭旭落入我落雁军手中,他只有死路一条。新皇亲手杀了他,一方面是亲手报先皇被郭旭篡位杀害之仇,另一方面也是用于担当之举。新皇不肯让林元帅和我落雁军中的任何人落下弑杀皇帝的恶名,所以他亲自动手。这正是敢于担当的作为,令人敬佩。”

        孙万春沉默片刻,缓缓道:“然则不也是为了夺位么?杀了皇上,郭昆便登基了,何必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马斌大笑道:“我们落雁军本就是要夺取大周皇位的,林元帅早就说了要保举新皇登基,这本就是冠冕堂皇之事。现如今的大周,新皇不登基收拾局面,难道任由天下无主?除了新皇,谁有资格为帝?吕中天么?还是让蛮夷为我大周之主?孙将军,我说句实话,这一次无论你们西北军愿不愿意归顺新朝,愿不愿意加入我落雁军作战,我们都是要完成驱除外敌内肃国贼这件大事的。说了你可能不信,即便没有你们的帮忙,我落雁军也能战胜女真人。女真人和吕中天联手又如何?照样不是我落雁军的对手。皇上登基的消息已经昭告天下,各地上表效忠的州府不计其数。天下有识之士都知道若不效忠新朝齐心协力便将沦为亡国之奴。不久后各地州府的兵马物资都将增援而至,很快女真人和吕中天便将完蛋,我们会打回汴梁,恢复我大周清平之世。到时候你们西北军算什么?难道要割据西北成为新朝的叛贼不成?林元帅命我前来规劝,其实也是你们一次绝佳的机会。只有效忠新朝,加入我落雁军的行列,你们才能报袁大人和阵亡的西北将士之仇,同时也有从龙护国之功。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们难道不明白么?”

        孙万春和西北军众将沉默不言,这马斌的话虽然有些难听,但是说的还是在理的。再纠结落雁军之前的叛军身份,再纠结郭旭被郭昆

        所杀的事情其实已经毫无意义。吕中天和女真人都是西北军的仇敌,单靠西北军之力,报仇永远无望。即便此刻回到西北可保一时之安,将来无论是落雁军取胜还是吕中天和女真人得胜之后,西北军恐怕都没有存身之地。此时不做出选择,之后便再无选择。

        “孙将军,各位将军。我知道你们的处境。林元帅说了,这一次只需要你们派出三万精兵协助作战便可。其余的步兵兵马可暂时回到兴庆府稳定西夏局面,保护你们的家眷亲人。不必担心粮草物资的问题,我们有大量的粮草物资足够供应你们。你们只需要做一件事,效忠新朝,加入落雁军,听从命令。林元帅还说了,他不会从你们西北军中抽调变动任何一名将领和兵马,在落雁军下边单列西北军营,依旧由你们原班人手统帅。从此以后你们便是禁军中的一部分。这些都是林元帅为你们所考虑的。林元帅对你们可谓仁至义尽了吧。”马斌沉声再道。

        孙万春长长的吁了口气,他佩服那林元帅的考虑周祥,确实自己有很多顾虑和约束,但现在这些都不存在了。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不加入落雁军,不忠于新朝,不为阵亡的西北军将士而战斗了。

        “诸位兄弟,这件事……你们怎么说?”孙万春沉声问道。

        众将一阵沉默,很快便有人沉声道:“孙将军,末将觉得我们应该听从劝解,应该加入林元帅帐下作战。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我们都没有理由退缩。”

        “说的是,我们此刻退缩,怕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自己心里也过不去。”

        “孙将军,我不懂这些道理,我只跟着你走便是。你说怎么办,咱们便怎么办。”

        “对对对,一切听孙将军的,咱们西北军众兄弟共进退便是。要打哪怕战死疆场也不要后悔埋怨,要走咱们今后被人骂缩头乌龟也不要抱怨。”

        众将纷纷叫嚷了起来,其实他们心中都憋着一股气,西北军气势汹汹而来,结果在太原府被堵了一个多月,到京城之后更是被当头一棒子打死。缩在太原府中,报仇又不敢,归顺又不甘,一直不知如何是好。今日得知袁大人被吕中天算计的事实后又更是觉得心里憋闷的很。原本对落雁军的看法,对新皇的看法也被马斌的一番言语说的几乎释怀了。后顾之忧别人都考虑到了,所以还有什么好顾虑的。态度都已经转变了过来。

        孙万春听着众人乱七八糟的话语声,缓缓点头道:“既然如此,孙某便下决定了。我的决定是……归顺新朝,加入落雁军,为大周江山社稷,为天下黎明百姓,为给袁大人给死去的西北军将士们报仇而战。哪怕马革裹尸,也莫要抱怨,这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

        众将齐声喝道:“遵命。”

        马斌大笑道:“好,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西北军呢。从杨枢密使到袁大人乃至到现在面前的诸位,西北军血性不改,勇武犹在,更难得的是,知大局,识时务,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