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露一手

作品:《 八零女医神

        此时的曾老,心里是真的非常不爽快,都想直接给这胡明远赶回L市去。

        医治快一年多了,没少折腾,一点好转都不见,现在还跑到这里来挡三挡四的不让别人医治。

        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不满的瞥了一眼胡明远,他转头望着苏东篱,继续道;“小苏,你继续说,不用管他。”

        他声音落下的同时,何老也伸手在楚朝阳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安抚他重新坐下。

        “刚才我也说了,曾老你这并不算是什么大病,只是病根深种,要一点一点的拔除病根,需要一个过程。”

        “我大致算了一下,估计得六七个月左右。”

        “当然这只是我的估计,具体的还得看实际恢复的情况而定。”

        曾老这情况确实有些棘手,真要说起来,他这病如果从一开始就是她接受,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能搞定。

        但是他也不知道被多少医生治疗过,虽说这些人都是按照正确的方法在治,但是这病轻重程度不一样,治疗的方法就会有相应的变化。

        就现在曾老的情况来看,不用说,肯定是治疗方法不当,没能起到抑制效果,才会导致情况不断加深。

        这也是为什么曾老说折腾来,折腾去,不见好转,反倒加重的原因。

        “六七个月!”

        曾老瞪大眼睛。

        这可老毛病,可是折腾他十多年了,虽说前些年不怎么严重,但是再不严重,到了秋冬两季还是会痛,正常人谁会喜欢这种感觉?

        近些年更是严重得他经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都只能靠止疼片什么的来压制,那叫一个苦不堪言。

        这次他从L市过来这里求医,主要是相信何老,希望能得到一定的缓解,让他不那么难受,压根就没有想过能痊愈什么的。

        都说久病成良医,他这老毛病有多难缠,他心里非常清楚。

        现在苏东篱居然说,六七个月就能治好?这让他惊讶的同时,也有几分不相信。

        再看边上的胡明远心里那叫一个不屑啊,但有不敢开口,只得在边上连连摇头。

        “时间是长了一点,不过还得看看曾老你自身的情况,如果效果好,应该能缩短至三四个月的样子。”

        她继续说道。

        “三四个月!”

        “这…这…”

        曾老有些凌乱了,如果刚才的他只有三分不相信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有七分不相信。

        边上的何老见到他的神色,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虽说苏东篱给出的定论,他也觉得有些不敢相信,但他却知道苏东篱是玄医大能者的高徒,拥有的玄奇手段非常多。

        寻常普通的医治方法,根本无法与之比拟。

        “小苏,你要不先露一手,让老曾的双腿松快松快?”

        她刚才也察觉到了曾老眼底掠过的不相信之色,此时听到何老这话,秒懂他的意思。

        这是让她亮亮手段,好打消对方的不相信。

        “我正有这个打算,何老你帮忙将曾老的裤腿挽起来。”

        又转头对楚朝阳道;“朝阳哥,你再去弄个火盆过来。”

        她则是朝卧室走去,刚进门手一翻,就取出放在医神空间里的银针袋,在回到堂屋。

        楚朝阳已经拿来了火盆。

        她拿着银针袋,刚走到曾老边上,胡明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要做什么?我不准你乱来。”

        苏东篱都懒得搭理他,坐在轮椅上的曾老则是转头冷冷的瞪了胡明远一眼。

        刚才何老在帮着他挽裤腿的时候,就跟他说过,只是针灸,帮助他先缓解一下疼痛,不用担心。

        针灸他也不是没做过,也不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加上何老还说能帮助缓解疼痛。

        自从来到这里,他的双腿就一直都在刺痛,现在既然能缓解,他当然是求之不得。

        胡明远现在跳出来阻拦,不是给他找不自在吗?

        胡明远被他这冷冷的眼神吓了一跳,又退到一边,不敢再说话。

        再看苏东篱,将银针袋子解开,在小马扎上摊开。

        下一刻,她手指飞快的一动,不到十秒,九根银针就扎入曾老的双腿上。

        接下来就是最神奇的一幕,只见她手指一曲,微微的在一根银针上弹了一下。

        九根银针同时颤动起来,越来越剧烈,甚至还能隐约的听到嗡嗡声。

        曾老,胡明远,楚朝阳见到这一幕都张大了嘴巴,就算是见过一次的何老,脸上也忍不住露出惊叹之色。

        “小篱,这…这是…”

        “九阳针,我的独门绝技。”

        苏东篱转头冲着楚朝阳露出一个笑脸,随即转头望着曾老问道;“老爷子,你感觉怎么样?”

        “热热的,好像有一股暖流在腿里窜动,很舒服。”

        短暂惊讶后的曾老,很快就感受到了双腿传来的感觉,真的非常舒服。

        原本的刺痛,随着那股暖流的窜动,开始快速的减轻。

        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比任何好听的语言都有说服力,此时此刻的曾老心底,对苏东篱满满的都是信任。

        “小苏大夫,好手段啊,老头子这次真是来对了。”

        说着,他转头望向何老,略带埋怨的道;“老何,你不厚道啊,有这么厉害的大夫不早点给我介绍,还让我在某些保健医生手里遭罪。”

        听到这话的胡明远脸色一黑,某些保健医生,不就说的是他吗?

        想到这里,他望向苏东篱的目光浮现出一抹恨意。

        原本他还想着只要没有起到显著效果,他就站出来嘲讽一下苏东篱,重新找回自己在曾老心里的地位。

        但是现在从曾老的表现来看,他的地位是保不住了,往后曾老只怕也不会在让他医治。

        此次回去之后,自己怕是也要卷铺盖走人了。

        保健医生,放在古时候算得上是御医之流。

        常言道;“宰相门前七品官。”

        能时常在领导面前露脸,像能取得的好处自是不必多说。

        他这一年多作为曾老的保健医生,在工作的医院那可是牛逼得不行,明里暗里得罪了不少人。

        现在要是丢掉这个头衔,回到医院工作,他未来的日子可想而知。

        约摸过去三分钟,银针停止颤动,苏东篱快速起出银针。

        “小苏,你怎么就收了?再多扎一会呗?”

        闭上眼睛享受的曾老,睁开双眼,脸上满满都是意犹未尽的神色。

        “治疗要循序渐进,不能一口吃个大胖子,曾老,你看看现在能不能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