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九章;喜极而泣

作品:《 八零女医神

        “是的,您也知道,我们一族的传承,必须要用本族的血才能开启。”

        影澜点头继续道;“换血这是最直接,也是最快的方法,一旦成功,她的体质会发生变化,虽说不算纯正的血影族。”

        “但却一样能施展我们血影族的本命秘法。”

        “这确实是很好的办法,一旦成功,未来的樊珍珍的孩子,也会有血影族的血脉,加上你们一族的传承特殊性。”

        “有朝一日,种子就能生根发芽,只是这过程存在太多的不确定,而且也太漫长。”

        闻言,影澜苦涩的一笑道;“我现在也就能做这么多,留下种子,未来就看他们自己的机缘了。”

        这种事虽说想着挺好,但是中间存在的问题很多,变故一很多,想要达成,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办法虽好,但这换血对你的影响可不小,就你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换血,你的伤势只怕会加剧,甚至动摇你的根基,对你以后不利。”

        “左右现在也回不去神域,伤势加剧,那就继续养,至于根基方面,我也想好了,反正我们一族的人寿命都长,多花一些时间在修炼上也能弥补过来。”

        “这是一件大事,无论如何都需要去做的大事。”

        说到这里,影澜站了起来,随即冲着苏东篱单膝跪下。

        “换血一事,请您务必帮帮我。”

        听到这个打算的时候,她就知道影澜这是把她也算在了里面。

        “你先起来,这个忙我肯定会帮的。”

        “谢谢您。”

        影澜刚站起来苏东篱就开口了。

        “不过,你也知道我现在的修为,现在施展成功率不大,等我进入金丹境界吧。”

        “嗯,有您的帮忙,这换血的事一定能成功。”

        苏东篱笑了笑开口道;“你先出去吧,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

        “好。”

        影澜应声离开。

        她一走,苏东篱就让床头一靠,眉头紧皱起来。

        换血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只要进入金丹境界,她有很大的把握成功。

        只是这换血了,对影澜的伤害太大,她在想用什么方法能降低这个伤害,又能达到换血,帮助樊珍珍成功获得血影族传承。

        ……

        中午吃过饭,苏东篱就沉沉睡去。

        一直到下午都没有醒来,而此时在一楼,樊家,樊老爷子和樊志坚夫妻,还有已经恢复了不少的樊珍珍从外面走了进来。

        “几位这是看病?”

        现在苏东篱不方便,张小三又要上课,诊所的事,几乎都交给何老在管。

        见到有人进来,何老连忙放下手里的象棋站起来,面带微笑的招呼。

        “老先生你好,我们昨天跟苏大夫约好了过来看病,还请老先生通知一下。”

        “跟小苏约好了?”

        何老一怔,歪着望了一眼单老,对此单老也是一脸疑惑。

        他们都知道苏东篱是才生了孩子没几天,才在月子里没几天,有很多的不方便,所以这给人看病有些不大可能。

        但是对方一开口就这样说,还说通知一下,这也不像是扯淡的话。

        “哦,那你们先坐一下,小苏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有些不方便,我去楼上通知一下。”

        “好,麻烦老先生了。”

        何老笑了笑迈步朝内堂的走去,单老则是站起来去给几人倒水。

        不大一会,何老就跟着影澜从楼上下来。

        “何老,我带他们上去了,麻烦你了。”

        何老笑着摆了摆手。

        “你们跟我来吧。”

        影澜转头望向樊家的人,几人也是连忙起身,跟着影澜上到二楼。

        “苏大夫有些不太方便出来,所以还得你们去房间里一下。”

        “明白,翠娥你带着珍珍去见苏大夫吧,我跟爸在外面等你们。”

        周翠娥连忙点头,伸手搀扶着身子虚弱樊珍珍,跟在影澜的身后进了屋。

        “爸,你说她真能治好珍珍吗?”

        闻言,樊老斜斜的看了樊志坚一眼,转身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这个小苏大夫的名字我倒是听说过,医术高明,再说昨天那位的手段你没看到?”

        樊志坚点了点头走到老爷子边上坐下。

        “看到是看到了,只是珍珍这次的事有些奇怪,所以我心底没底。”

        “她应该能治好珍珍。”

        别看樊老爷子表面上看着稳如泰山一点不着急的样子。

        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毕竟他知道的东西可比樊志坚要多得多,正是因为这样,他心底就越没底。

        不过作为支柱,就算心里没底,他也得掩饰起来,要是表现出来,小辈们会更乱,更会胡思乱想。

        “也是,这位苏大夫的名声我也听过,是挺厉害的。”

        樊志坚点了点头。

        “对了,爸你这次上京去办什么事?”

        “自然是处理人,他们没有做好工作还得咱们珍珍这样,必须得出口气。”

        老爷子今早五点就坐飞机去了京都,下午四点就回到了L市。

        “是得出一口气,只是这苏大夫的二哥也在,这处理了,会不会…”

        闻言,樊老爷子瞥了自己儿子一眼。

        “你都能想到的事我会想不到?这次只是给了他们这边的负责人一个大处分,其他人没事。”

        ……

        房间里,苏东篱收回了给樊珍珍诊脉的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发现得及时,加上昨天影澜也做了一些补救,问题不是很大。”

        说着,她转头冲影澜示意了一下。

        影澜连忙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小玉瓶递给苏东篱。

        “这里面有三颗药,是我用很多种药材秘制出来的,对补充元气大有帮助,三天一颗,九天你就能恢复过来。”

        “真的?”

        樊珍珍母女都是惊喜无比的看着她手上的玉瓶。

        “当然,再说我的诊所就在这里,要是治不好,你们可以随时来找我。”

        苏东篱笑着道。

        “不…不是,苏大夫您别误会,我们没有怀疑您的意思,我们…我们只是太惊喜。”

        “我理解的,这个病其实也不难,你们就放心吧。”

        “谢谢,谢谢苏大夫。”

        周翠娥此时的眼眶都红了,短短两三天时间,她经历了太多。

        先是晴天霹雳,到绝望,再看到希望,然后是现在希望成真。

        虽说起起伏伏,但知道女儿能恢复过来好好的活着,这绝对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