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他以为他是谁?(五更)

作品:《 八零女医神

        看出她的疑惑,曾老当即笑着解释起来。

        “其实,以前都是老王帮我调理,那时候虽然没有断根但我也不会太遭罪。”

        “只是后来这老家伙跟着儿女一起去京都享福了,给我一个人丢在L市。”

        说到这里,曾老还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王仲云。

        同样王仲云也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京都距离咱们L市还挺远,来来回回的也不方便,所以我儿子就给找了一些保健医生。”

        “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给我折腾得不轻,不但没好,后来连走路都费劲。”

        这下苏东篱明白了,这年代交通很不方便,这个医生给病人调理,可不是远程遥控就行的。

        还需要时刻的关注情况,分隔两地确实不太方便。

        “你啊,这三四年每次过来你都抱怨,也不嫌腻。”

        “当然不腻,是你丢下我受苦,自己去享福,我这心里非常不平衡。”

        见状,王仲云连连摇头,脸上尽是苦笑。

        “行了,你爱说说吧,反正过几天我就回京都了,也听不见,现在还是先办正事吧。”

        苏东篱笑了笑,开始询问曾老这段时间的感觉,又给把了把脉。

        “都挺好,在针灸几次就差不多了,药汤就不用泡了,到时候我给弄一些膏药,贴上一段时间就能好。”

        “那感情好,总算是可以摆脱这个老毛病了。”

        对苏东篱的话,曾老早就已经没有了怀疑,反正她说什么时候能好,那就肯定没问题。

        “针灸?”

        “我刚才就听老曾说,小苏的针灸之法非常特别,老头子也擅长此道,不知小苏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师承?”

        闻言,苏东篱转头望着王仲云笑着回答道;“我以前在乡下的时候跟一位老道士学的医术,他没告诉过我他老人家的名讳,也没有说收我为徒的意思。”

        “所以…”

        “所以你就是个野路子呗。”

        王子默的声音再次响起,脸上满满都是不屑的神色。

        苏东篱都有些懒得搭理这个家伙。

        但是,边上的曾文涵见到他这模样,立马就不乐意了。

        “小篱是野路子怎么了?人十九岁就拿到了中医行医资格,还是L市卫生院医疗小组的挂名专家。”

        “你厉害,不就还是一个在校生吗?什么时候能拿到行医资格?二十五岁还是三十岁啊?”

        “小涵…”

        曾老板着脸瞪了一眼曾文涵。

        同时,王仲云也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子默。

        王子默从小就跟着爷爷王仲云学医,对老爷子的严厉他是深有体会,此时见到他这脸色,立马就低下头不再说话。

        自从来到曾家,曾老就一直跟他爷爷说小苏怎么怎么厉害,他心里一直就很不服气。

        怎么说他也是中医世家的传人,在学校也是一等一的尖子生,怎么可以被一个野路子比下去?

        尤其是这个野路子,年纪还比他小接近两岁。

        “小苏,实在不好意思,这小子从小被我惯坏了。”

        王仲云再次向苏东篱表示歉意。

        这一次苏东篱没有像上次那样微笑点头说没事。

        就只是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自从经过吴家的事,她最烦的就是别人看不起她,堂堂九鼎神域的医神,被人如此看不起,这是简直就是对她的挑衅。

        作为一位曾经的强者,就算现在龙游浅滩,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够资格在她面前蹦跶的。

        这也就是在曾家,她不想跟着家伙一般见识,要是放在外面,她早就大嘴巴抽他丫的了。

        “曾老,我们还是开始今天的治疗吧。”

        苏东篱站了起来。

        “好。”

        曾老应了一声,转头跟王仲云说了一句,让他稍坐一会,就带着苏东篱朝楼上走去。

        曾文涵也跟在两人身后。

        就在三人即将上楼的时候,身后再次想起王子默的声音。

        “不就是针灸吗?还遮遮掩掩的,难道还能扎出花来不成?野路子就是野路子,真没见过世面。”

        他的声音比较刚才小,但还是被三人听得真切。

        曾文涵立马转头,刚准备怼回去,却被曾老拦了下来。

        同时转头小声的安抚苏东篱。

        “小苏,别生气,这孩子就是傲气了一点。”

        苏东篱点了点头,依旧没有搭理王子默。

        三人刚一上楼,王仲云就脸色阴沉的转头瞪着王子默。

        “子默,你今天的表现我很失望。”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有点能耐,就能看不起任何人了?”

        “没有,我…”

        王子默想要辩解,却被王仲云挥手打断。

        “没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曾爷爷的那老毛病有多棘手你难道不知道?”

        “我都只能缓解,不能断根,小苏能治好,还能断根,说明她在某些方面的能耐已经超过了我。”

        “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她?”

        王仲云这一席话,说得王子默根本找不到语言反驳。

        “爷爷,我错了。”

        王子默再次低下头。

        ……

        楼上,苏东篱三人来到一个房间内。

        曾老刚坐下,曾文涵就气鼓鼓的道;“爷爷,你刚才干嘛拦着我?”

        “干嘛不让我狠狠的怼一下那个王子默?”

        “拽得跟二八五万似的,他以为他是谁啊?还敢看不起小篱,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见到她忿忿不平的模样,曾老摇了摇头。

        “小苏,你也别生气,子默那孩子一直都走得太顺利,傲气了一点,说话不中听,老头子替他给你赔礼道歉。”

        说着就要站起来,苏东篱连忙拦住他。

        “老爷子,你不用这样,这事跟你没关系,咱们还是先治疗吧,晚点还有点事要请你帮帮忙。”

        她将曾老扶坐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银针。

        曾文涵连忙去边上拉过来一把椅子。

        十多分钟,苏东篱将银针起出来,开口道;“今天回去我会弄一些药膏,改天我弄好了打电话过来,文涵你去我那里拿一下。”

        曾文涵笑着应了一声。

        等到苏东篱收好银针,三人回到楼下。

        “老曾,感觉怎么样?”

        “很舒服,你是不知道每次小苏给我治疗之后,我这一双腿,都会很舒服,就好像由内到外都泡在热水里面一样。”

        曾老一边回答着,一边招呼苏东篱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