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不就一医生吗?(三更)

作品:《 八零女医神

        入夜,苏东篱四人围坐在饭桌前有说有笑。

        这是苏东篱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春节,以往在九鼎神域可没有这样的节日。

        最近这几天,外面到处都挺热闹,这种热烈的气氛,她觉得还挺有意思。

        ……

        另外一边,吴家庄园内。

        吴山岳满脸笑容的坐在主位上,左边是吴世华,右边就是看着有精神不少的吴明哲。

        见到他吴家三代中的独苗的病情好转,吴老爷子这段时间的心情一直都挺好。

        “小哲,看着是比两三个月前好多了,这次找的那个医生真是厉害。”

        说话的是吴明哲的大姨夫武德朝,在S市做生意,发展得还不错。

        他爸爸一共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

        都结婚去了外地,往年都不会聚得这么齐,总会少人,但是今年,老爷子亲自打电话,让她们都带着丈夫和孩子回来。

        他这是想要分享一下自己的好心情。

        “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医生,能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都是为了钱。”

        坐在武德朝边上,一个四十五六岁画着浓妆的女人,撇了撇嘴,露出极为不屑的神色。

        这人便是,吴明哲的大姑,也就是武德朝的媳妇吴月红。

        她这话一出,吴世华夫妻还有老爷子的眉头都是一皱。

        “大姑,我不准你说大姐姐的坏话。”

        吴明哲转头很认真的盯着吴月红。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苏东篱那里治疗,这个大姐姐对他非常好,还给他治病,在他心里已经把苏东篱当成了姐姐。

        现在听到大姨说大姐姐的坏话,他心里自然是非常的不满。

        “哟,几个月不见小哲咋还学会吃里扒外了?”

        吴月红这话一出。

        高玉玲立马就开口道;“大姐,小哲他还小,谁对他好自然就向着谁,你这么认真干嘛?”

        “听弟妹这话的意思,我是对小哲不好咯?”

        说这话的时候,吴月红将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放,转头望向高玉玲,大有要好好掰扯掰扯的模样。

        “不就是一个医生吗?你们不给钱她会对小哲好?”

        “一个外人能比得上我这个亲大姑?”

        见她这幅模样,高玉玲正要说话,却被坐在主位上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的老爷子拦住。

        “吃年饭呢,吵什么吵?”

        见到老岳父的脸色不好看,武德朝立马拉了拉媳妇。

        “月红你少说两句,弟妹没那个意思。”

        “哼。”

        吴月红轻哼了一声,瞥了一眼高玉玲,也不再继续说话。

        饭后,吴世华夫妻带着吴明哲上楼,楼下客厅,吴月红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

        坐在沙发上,幽幽的说道;“不就是一个小医生吗?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重视,有钱难道还找不到医生了?”

        边上的几个妹妹,妹夫听到她这话,也都没有接话,他们都知道吴明哲在老爷子心里的地位有多高。

        以往为了吴明哲的病,老爷子可是没少到处找人帮忙介绍好医生。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个能给吴明哲治疗的医生,重视一点是自然的。

        “月红,你这看不起人的性格到底是那里学来的?”

        吴老爷子沉着脸开口。

        “你以为有钱就不得了?以往我们花了多少钱,请了多少医生你不知道?”

        对老爷子的脸色,吴月红直接就选择了无视。

        “那又怎么样?咱们的医疗水平跟外国根本就没法比,我当初让你们去请外国的医生过来,你们非不愿意。”

        “依我看,要是早听我的,小哲只怕早就好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吗?”

        她这一席话说出来,老爷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边上的武德朝见到了这一幕,连忙开口道;“小哲这病很麻烦,外国的医疗水平固然要好上一些,也没那么神奇。”

        “这些年,岳父也找过不少留学归来的知名医生,都没治好小哲,这次那个医生能治好,这是好事,你说这些干嘛?”

        说完,不带吴月红开口,他又转头望着吴山岳道;“岳父,她就这性格,您别生气。”

        有他出来打圆场,老爷子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下来。

        “德朝说得对,这个苏大夫可不一般,咱们人吃五谷杂粮,谁还不生个病?”

        “交好以为医术高明的大夫,不光对我们自己的身体有好处,还能借助这位大夫,攀上不少的关系,都几十岁的人了,这点都看不明白吗?”

        随着他这话一出,边上的几人都是双眼一亮。

        到底是商人家族,脑袋绝对是好使的。

        “对对对,岳父这话说得很对。”

        武德朝连连点头,又对吴月红道;“月红你这看不起人的性格,确实应该改一改。”

        说着,都不带她接口,武德朝又转头望向吴山岳问道;“岳父,这位苏大夫真这么厉害?我这有个朋友,长期身体都不好,也是一直都在找大夫。”

        “我想是是不是能请苏大夫过去帮忙看看。”

        “朋友?”

        吴山岳眉头一挑,武德朝连忙开口道;“是我在市委的一位朋友。”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明白了。

        这那是朋友啊?摆明了是想攀关系。

        “这个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苏大夫现在住在你曾叔家的老宅,你可以过去,记得客气一点,这位大夫的脾气可不是太好。”

        对于攀关系这种事,吴山岳也经常做,也不觉得有什么。

        反正请医生过去,人也不是不给钱,三方都有好处,皆大欢喜。

        “切,爸,我就觉得你是在小题大做,不就是一个小医生吗?还脾气不太好?她还能翻了天不成?”

        “我改天倒要去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厉害的医生,能如此不得了。”

        砰!

        吴老爷子猛的一巴掌拍在茶几上。

        “吴月红,我警告你,要是因为你的乱来导致小哲的治疗出现什么问题,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还狠狠瞪了一眼吴月红,直接背着手,就上楼了。

        老爷子刚走,老二吴月霞开口道;“大姐,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这大过年的,瞧你把爸给气成什么样了?”

        “老二,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我给爸气成什么样了?”

        “我有说错什么吗?不就是一个小医生吗?牛什么牛?”

        吴月红也是蹭一下站起来,冷冷的蹬着说话的老二。

        “懒得理你。”

        老二吴月霞说了一句,站起来招呼着自己丈夫和孩子上楼了。

        剩下的老四吴月欣见事情搞成这样,也不久留带着自己丈夫和孩子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