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有眼不识真佛爷

作品:《 八零女医神

        见他那一副高高在上教训人的模样。

        苏东篱乐了。

        “请问你那位?我认识你吗?”

        她这话一出,孙神医还没开口,边走的胡明远又跳出来了。

        “这位是T市过来的孙神医,行医三十年,最是擅长儿童病症,你不认识,只是你孤陋寡闻。”

        “有你什么事?小苏问你了?”

        曾老也跟着开口。

        “神医么?”

        苏东篱心里撇了撇嘴暗暗道;“只是跟我这位医神相比,会不会有些拿不出手啊?”

        她也只是心里想想,这些话自然不可能拿出来说。

        医神和神医,虽然只是字来回调动了一下,但其中的意思确实天差地别。

        神医,再厉害你也是人,医术高明不假,但还没有达到能入道的程度。

        而医神呢?可是真正的神,以医入道的真神,不光精通所有医道手段,而且任何一道,拿出来都算是顶尖一般的存在。

        不光是医道手段顶尖,更重要的是,掌握了诸多已经失传和绝迹的神秘手段,甚至还有活死人,肉白骨的逆天神通。

        在她面前装大尾巴狼,真不知道这孙神医到底是那里来的自信?

        她摇了摇头,开口道;“或许我是孤陋寡闻,没有听过孙神医的名字,但说起急功近利,我倒是不如你啊。”

        “我好歹也是病人家属亲自去请过来的。”

        “不像你,不请自来不说,还大老远从T市跑过来,我们俩谁更急功近利?”

        此言一出,曾老哈哈大笑,冲着苏东篱竖起大拇指。

        “说得好。”

        末了,他转头望向吴山岳道;“该做的我都做了,是你们自己不厚道,我们小苏可不是急功近利的人,我就先带她走了。”

        “老曾…”

        吴山岳听出了老友语气中的极度不满,想要挽留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最后只能垂头丧气的开口道;“我安排人送你们回去吧。”

        “这是你应该做的,毕竟小苏是你亲自请来的。”

        那亲自请来四个字,被曾老咬得很重。

        吴山岳送两人出门。

        望着车子远去,吴老爷子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失去了什么大机缘一般。

        他摇了摇头,转身回到屋里,看都没看儿子等人一眼,径直朝着楼上走。

        见他这样,吴世华跟妻子高玉玲对视一眼,心情都有些不愉快。

        ……

        四十多分钟后,苏东篱回到住处,曾老也跟了过来。

        自从离开吴家庄园,他就一直在骂,吴家不厚道,这都骂了一路了还没停下。

        “小苏,这次的事,是老头子对不住你,给你添堵了。”

        “跟曾老没关系,你也别气了,看不上我,只能说他们没眼光,让他们后悔去吧。”

        苏东篱笑着摇头。

        虽说今天她是有些不舒服,但那也只是针对吴家,并不是针对曾老,毕竟今天曾老可是一直都站在她这边,帮着她打抱不平的。

        “对对对,有眼不识真佛爷,活该他们后悔。”

        曾老连连点头,不过很快脸上就露出惋惜之色,继续道;“只是可怜了那个孩子,又要遭罪了。”

        “缘法不够,也没办法。”

        两人说着,就走进客厅,楚朝阳并没有在,苏东篱招呼曾老坐下,又给他泡了一杯热茶。

        老爷子想着,还是有些气不过,又开始抱怨起来。

        苏东篱喝着茶,也不接话,就听着老爷子自顾自的抱怨。

        “对了,小苏,你说那什么孙神医能治好那小家伙吗?”

        “不清楚,毕竟我都没见到病人,也不知那姓孙的有多少能耐。”

        她说到这里,曾老又是一阵不满的抱怨。

        “不过从吴老讲的那些情况来看,就算是姓孙的有本事,想要治好也不容易,至少花费的时间上会很长。”

        先天不足,这种情况,普通的医治手段虽说也能治疗,但见效缓慢。

        就算是掌握了不少特殊手段的她,治疗起来也会比较费事。

        毕竟现在的她并不能发挥出医神真正的能力。

        “哎,还是希望那个姓孙的有能力治吧。”

        曾老叹息一声。

        苏东篱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

        吴家,孙神医跟着吴世华两口子来到二楼的某房间,仔仔细细的给躺在床上虚弱无比的吴明哲检查了一番。

        眉头紧皱到一起,脸色有些凝重。

        一直注意着他脸色的胡明远,见到他这样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脸上露出忐忑之色。

        孙神医刚结束检查,吴世华两口子还没发问,胡明远就抢先开口了。

        “孙神医,小公子的情况怎么样?能不能治?”

        吴世华眉头一皱,瞥了一眼胡明远,随即望着也跟着开口问道;“孙神医,我儿子这病…”

        “吴总,令公子这病是先天不足,加上这些年小病大病不断,导致元气损耗极为严重。”

        说到这里,孙神医顿了顿,脸上露出无能为力的神色,继续道;“小公子这情况,非常严重,最多还有一年的命,我实在是治不好。”

        “什么!”

        “一…一年的命?”

        高玉玲一听这话,眼泪瞬间决堤,冲到床边,拉着儿子瘦得皮包骨的小手,脸上尽是悲伤自责之色。

        “小哲,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用。”

        “要是当初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妈妈…不哭,我没事,一点也不疼。”

        躺在床上的吴明哲另外艰难的侧过身子,苍白的小脸上尽是坚强之色,用另外的一只手,抹掉高玉玲脸上的眼泪。

        刚才孙神医的话,他听见了,此时心里没有一丝的害怕,有的满满都是对亲人不舍。

        见到这一幕,吴世华的眼眶也红了,心里一阵无力感传来。

        好一会,才对边上的孙神医道;“这次麻烦孙神医了,我安排人送你们离开。”

        “麻烦吴总了。”

        孙神医叹息了一声,摇着头离开房间。

        两人刚走,吴山岳老爷子走了进来,见到儿子眼眶泛红,儿媳妇哭得稀里哗啦,心里也有些发堵。

        尤其是小孙子眼中闪烁着难过和不舍的神色。

        更是让他的心像是被尖刀划过一般,疼得有些窒息。

        “治不好吗?”

        他轻声的向儿子吴世华问道。

        吴世华点头,伸手抹掉刚刚夺眶而出的眼泪,声音有些发哽的说道;“孙神医说,小哲最多还有一年时间。”

        听到这话,吴老爷子原本挺直的腰瞬间佝偻下来,整个人在这一刻,仿佛苍白了十几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