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758章 小伎俩

作品:《 步步为赢

        “这个无关紧要,巴干多吉已经进去了,多条罪名少条罪名都无所谓,反正这又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

        “行,那我明白了。”春林点点头,可心里还是很疑惑,说道:“可是起到的作用还是有限,甚至还有可能激发他的情绪……”

        吾艾肖贝微微一笑,说“你说的没错,这只是小伎俩,触不到他的底线,无非让他惹惹骚腥,缓一缓他的脚步。他在双牛镇的改革是必须进行的,这次事件也等于给了他机会……”

        “那……”

        “不要光看表面,他的重点是在铁矿的改革,而我们正是要帮助他促使这件事的产生!”

        “省长,我不明白!”春林皱了下眉头,这是何苦呢?

        “呵呵,你慢慢就会明白的,你以为我真的只是为了抹黑他?他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抹黑的吗?他到双牛镇只不过才半天,就做出了如此积极的应对,面对这样的对手……必须剑走偏锋啊!慢慢再看吧!”

        春林脸色一红,说道:“那我等着惊喜出现。”

        “一定会有惊喜的。”吾艾肖贝笑道。

        两人正聊着,司马阿木推门走了进来,看向两人一笑,说道:“有什么好事,这么高兴?”

        吾艾肖贝说:“没好事,都是麻烦事!”

        “哼哼……”司马阿木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扫了扫,说:“你们不老实!”

        春林不敢久留,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春林离开后,司马阿木问道:“双牛镇的事,您听说了吧?”

        “听说了,刚才春林告诉我的。”吾艾肖贝回答。

        “您怎么看?”

        “听说张書記想要戒严,应对的很及时!”吾艾肖贝回答道。

        司马阿木盯着吾艾肖贝的脸,动了动嘴皮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晚饭过后,张清扬接到汇报,牛角村的村民选择今天围攻铁矿,确实得到了“密报”。村长早上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说是债主陈祖德为了永久性拥有牛角村的铁矿,准备更改铁矿的产权人和名子,并且把铁矿的会计也换掉,把之前的账目全部损毁。

        村长听后就急了,把儿子叫过来一商量,马上召集全村的男人,带着家伙围攻铁矿,准备把陈祖德揪出来。陈祖德占有铁矿之后,安排了大量小弟把守,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那个电话查了没有?”张清扬问沙园市正法委書記。

        正法委書記摇摇头,说道:“查是查了,不过是公用电话,几乎……不可能找到打电话的人。”

        “能不能找到不重要,我们知道这件事有阴谋就可以了。”张清扬看向其它人:“你们怎么看?”

        还不等别人说话,正法委書記先说道:“这个‘祖宗’是不能留了,他手上过去就有命案,我听村长那话的意思,村里人宁愿以命抵命也要干掉他!”

        张清扬皱了下眉头,不太高兴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nbsp

        ; 拜黑拉知道领导不高兴的原因,正法委書記是一个粗人,说这话未免有失身份,不该从他嘴里讲出这类话。她偷偷拉了一把,说道:“张書記,看来您的安排是对的,双牛镇这种情况,如果不把这些黑恶势力除掉,老百姓就不会安宁!”

        张清扬问道:“新闻发布会准备得怎么样了?”

        “八点准时开始。”拜黑拉说道。

        张清扬看了眼时间,对古清正、正法委書記等人说:“你们先去吧,该怎么说都好好想想,我和黑拉書記谈谈下面的事。”

        古清正会意,知道领导要赶的不是自己,而是正法委書記,便带着他们先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拜黑拉、江小米和钱承亮。张清扬看了眼拜黑拉,说道:“以后和沙园的干部讲讲,别什么话都往外说,有些事不应该这么说的。”

        拜黑拉脸色通红,说:“张書記,真是对不起,这帮人平时散漫惯了,所以就……”

        “也不能怪他们,这是他们的本性。”张清扬温和地说道:“村民都安顿好了?”

        “嗯,我亲自和村长谈了谈,他们应该不会再闹了。”

        张清扬琢磨了一会儿,接着说道:“牛角村的村民已经稳住了,那么我们下一步的目标就是打掉以陈祖德为首的双牛镇黑恶势力团伙,这些年在双牛镇发展起来的大小帮派有不少吧?”

        拜黑拉从包中掏出一份文件,说道:“其实我之前对双牛镇摸过底,这些人都是有头有脸的,更是一些大铁矿的老板,他们手下都养着打手呢!”

        张清扬接过来一看,脸上露出了笑容,点头道:“看来我没有选错你,你知道我现在缺什么!”

        拜黑拉心中一喜,看来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张清扬把名单交给江小米,说道:“有了这东西,我们的计划实施起来就容易多了!”

        江小米捏着名单看了看,说道:“可是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他们有问题吗?万一把人抓了,然后查无实据,那可就……”

        张清扬点点头,目光投向拜黑拉,说:“这就看你的了!”

        拜黑拉说:“这个到不用怎么担心,这些年在巴干多吉的治下……双牛镇就是一个自由区,这里的一切都由他们这些矿主做主,所以……违法乱纪的事不难查,要说证据……老百姓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张清扬说:“我想能出现在你这分名单上的人物,也应该是典型了吧?”

        “是的。”

        “这份名单是正法委交给你的,还是你自己弄出来的?”

        “张書記,这份名单没有任何人看到过。”拜黑拉知道领导担心什么。

        “很好!”张清扬微微一笑,说道:“黑拉書記,你终于能让我放心了!”

        江小米也笑道:“那可太好了,等郑書記一到,那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张清扬说:“名单的事先保密,免得走漏风声。”

        拜黑拉说:“您放心吧,这事连老古都不知道!”

        “呵呵,”张清扬对拜黑拉的表现还算

        满意。虽然事情刚发生时她显得有些慌乱,但是现在的状态已经调整好了。

        张清扬又望向江小米,说道:“省委那边怎么样了?”

        “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接到您的指命后,宣传部已经在第一时间把消息发了出去,不过……”江小米说着看向了钱承亮。

        钱承亮会意,说:“张書記,虽然我们官方的消息已经发布了,但是网上的消息可是比我们的更吸引人,风声很大!”

        “哼哼,这是意料之中的!”张清扬微微一笑,说:“我真不明白他们是在给我找麻烦还是在帮我!”

        几人面面相怯,不明白领导这话是什么意思。张清扬摆摆手,说道:“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快要到了,你们都去忙吧,在郑書記到之前我还能睡一个安稳觉!”

        大家都有些意外,没想到在这种时刻领导还想着睡觉。她们不敢停留,赶紧退了出去。

        离开张書記的房间,拜黑拉看向江小米说:“江主任,张書記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江小米想了想,说道:“我也不太明白,不过,张書記白天的时候不是说这是次机会吗?或许这件事能促使双牛镇铁矿的整顿。”

        “我想张書記也是这个意思。”钱承亮说道,“至于他说的麻烦……或许还没有看透对方的真正用意吧!”

        两个女人眼前一亮,她们都觉得钱承亮的分析有道理。

        拜黑拉说:“不管怎么说,按照张書記的想法,这件事确实促使了我们对双牛镇的整顿。”

        江小米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还是别操心这些了,有领导在呢,他肯定比我们看的远!我们先研究一下呆会儿如何面对记者吧!”

        “对对……”拜黑拉连连点头:“江主任,一会儿就需要你显身手啦!”

        江小米羞涩地一笑,别看他和拜黑拉同平级,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应该是新闻发布会上的“一号人物”,因为她离张書記最近,她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省委一号。

        片刻之后,江小米出席了新闻发布会,她是参会的唯一一位“省委领导。”这也是张清扬的特意安排,有江小米在场,新闻发布会的份量会不同。张清扬自然不会在这种场合出现,他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思考。

        新闻发布会一开始,先由沙园市正法委書記介绍了双牛镇牛角村爆发百人械斗的原因,并且阐述了后续处理结果,接着拜黑拉代表市委市正府发表讲话,说了些场面话。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环节,对记者们来说,最为看重的无非是提问。

        提问开始后,现场火药味十足。

        首先就有记者提问:“听说事件发生时,省委张書記就在现场,有不少消息都说张書記也受了伤,请问他的伤势如何?”

        拜黑拉笑了笑,摊开双手反问道:“这位记者朋友,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知道你所说的消息是从正规渠道得来的吗?”

        “这个……”记者有点尴尬。

        不等他说下去,拜黑拉又说道:“在你回答问题之前,我必须提醒你,你的回答是在负法律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