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91章 酒吧算账

作品:《 我的契约老婆

        想到苏安然,王枫想起刚才佛利亚说到阿伟的奶奶,说苏安然她们两个是去找阿伟的奶奶了,不禁有点奇怪,便问道,“你之前说她们很着急的去找阿伟的奶奶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阿伟那条跟安吉丽娜的新闻啊,似乎是说阿伟的奶奶有心脏病。”佛利亚偏过头,表情怪怪的说道。

        阿伟点点头,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拨通了苏安然的电话,但是接电话的确实凯特琳,“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好,请问苏安然在吗?”王枫礼貌的回复道。

        “安然现在有些事,不大方便接电话。”凯特琳看了一眼重症病房里的苏安然,如实的说道。

        王枫若有所思的说道,“那行,晚点她有空了,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好的,那我先挂了!再见!”凯特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然后接着打阿伟的电话。

        佛利亚见王枫居然问到苏安然,不仅引起了一丝好奇,于是问道,“你怎么这么关心苏安然?”

        “苏安然就是王枫的妻子!”布鲁分见女儿又突然上心王枫的事,*在王枫之前开口说道。

        “什么?”佛利亚有些惊讶,但看着王枫点了点头,心里觉得有些不是滋味。没想到王枫的妻子居然是苏安然,那个傻白甜。还真是有福气,能得到王枫的青睐。

        想到她们之前的聊天,也难怪,是自己大意疏忽了,自己也没问苏安然她的老公是谁。想到这里,佛利亚忽然就有些纠结了。因为苏安然是个好人,她热心善良,自己如果抢了她的男人真的好吗?

        见佛利亚若有所思,布鲁分赶紧转移话题,“兄弟们已经准备就绪了,等会我们就直接杀进去,那个酒吧经理我认识。”

        “等会直接进去,他们肯定知道你们会去。进去就砸!”王枫眯了眯眼睛,觉得没必要客气,直接动手最方便。

        布鲁分绕了绕头,点点头说道,“我也这么想的,横竖他们都知道我们要去,干脆进去了就砸,砸完就走!”

        “不,不能能砸完就走!”王枫直截了当的说道,“砸了之后,那个经理就会出来,连他一起打!让他告诉你那个所谓的油腻大叔是谁,然后我去找那个人。”

        布鲁分一拍脑袋,大声说道,“你说的对,那些狗日的,该好好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谁了,居然敢造次到我的头上了。”

        “你准备一下,快到了。一会儿要注意佛利亚的安全。”王枫见快到酒吧路口了,立刻快速嘱咐道。

        布鲁分和佛利亚都点了点头,王枫递给佛利亚一把小巧的水果刀,关心的说道,“保护好自己!”

        佛利亚眼神复杂的点点头,便跟着布鲁分下车了。

        见他们与兄弟们会合,进了酒吧,王枫将车停在一边,拿了备用箱里的一顶帽子,戴上之后,自己也去了酒吧。

        进去的时候,里面噼里啪啦的一片狼藉,玻璃碎的声音此起彼伏。

        王枫压低鸭舌帽,站在人群后面,观察着人群里面的情况,却发现酒吧有个工作人员偷偷的跑了出去。王枫觉得不对,这人怕是去搬救兵了,于是转身去了外面,用公用电话报了警。

        随即又折回酒吧的人群里面。

        只见布鲁分一脚踹开一张椅子,面目凶残的瞪着对面赶出来的酒吧经理,恶狠狠的说道,“你狗日的倒是很识相,还敢出来见我!”

        “大哥,这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酒吧经理眼睛一转,点头哈腰的问道。

        “你说我怎么来了?怎么揣着明白装糊涂?”布鲁分一把拧过酒吧经理的衣服领,反问道。

        “不是,哥,你这样我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酒吧经理继续装傻。只要装傻,还能撑一会时间,等自己的人来了,就不怕他了。

        布鲁分毫不留情的扇了酒吧经理一耳光,好语气的问道,“现在呢?想起来了吗?”

        这重重的一耳光让酒吧经理有些晕乎,这时他眼里透出了一丝害怕,他知道布鲁分是真的怒了。以前虽然有打交道,但是从来没有对手干过。没想到布鲁分下手这么狠,酒吧经理不由的想往后退,却被布鲁分拽着衣领,动不了。

        布鲁分见酒吧经理想往后退,那眼里透露出来的恐惧逐渐扩大,于是冷哼一声,再次问道,“还没想起来吗?”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酒吧经理被扇的眼冒金星,却还是反应极快的点头挥手回答道。这他妈的下手太厉害了!

        布鲁分见酒吧经理承认,便一把松开酒吧经理,一脚踩上一把椅子说道,“那你说给我听听。”

        酒吧经理被松开后,一个重心不稳,倒在地上,听到布鲁分问话,赶紧爬起来站好,捂着红肿的脸点头说道,“那天佛利亚在我这里做兼职,没想到有一个人居然调戏佛利亚还想占佛利亚便宜。”

        “那你干什么去了?”布鲁分一脚踹翻椅子问道。

        酒吧经理吓得一哆嗦,赶紧想笑着说话,却一咧嘴疼得直挤眼睛,“我,我,你也知道的,我这虽然是酒吧经理,但是客户就是上帝啊,我也拗不过他!”

        “所以,你就帮着那个狗日的抓我女儿?”布鲁分一把拧着酒吧经理的耳朵,狠狠的问道。

        “唉哟~不不不,是,是,是我做的不对!我错了!我错了!”酒吧经理顾不得脸上的红肿,想要用手去护住自己的耳朵,却不敢去触碰布鲁分的手。

        王枫看外面来了几辆面包车,立刻拿手机走到一个角落里,趁没人注意打了布鲁分的电话。

        布鲁分正想修理酒吧经理,手机却突然响了。布鲁分掏出电话一看,居然是王枫,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朝人群里扫了一眼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于是接通了电话,刚准备开口,便被王枫低沉的声音打断,只听见王枫快速的说道,“他的人来了,有枪,你自己注意安全,警察稍后就到,借机找理由嫁祸他们!”说完便挂了电话。

        “卧槽,这年头,骗子怎么这么多?”布鲁分摸了摸脑袋,假装莫名其妙的将手机放回兜里,松开酒吧经理的耳朵,却对着酒吧经理又是反手扇了两耳光,接着说道,“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在我头上撒野!”今天真是便宜这小子了,才扇了几耳光。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突然门口传来一个男声。

        布鲁分往门口一看,只见一群人闯了进来,而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手里拿着枪,其他的人手里拿着刀棍,立刻将佛利亚护在身后,对身边的人小声说道,“不要惊慌,警察一会就要到,我们要好好演一出戏。”

        围观的人一看来的人手里有枪,立刻吓得四散而去,王枫猫进一个被掀翻的桌子后面,蹲下神来。

        “嘿,你们这是干什么?”布鲁分毫不畏惧的转过身,看着走向自己的一群人,幽默的问道。

        带头的人拿枪指着布鲁分,冷冷地说道,“在我的地盘上犯事,你是在找死吗?”

        “你的地盘吗?”布鲁分看了一眼狗腿的跑到拿枪人的身边的酒吧经理,明白这是他搬来的救兵。

        “难道有问题吗?”拿枪的人偏了偏头,黑色的墨镜遮住了眼睛,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

        布鲁分摊了摊手,一脸淡然的说道,“没问题,那我们先走了。”说罢就挥了挥手,打算撤。

        可是,拿枪的人岂会这么容易放过他们,一枪搭在布鲁分的脚前方,玩味儿的说道,“砸坏了我这么多东西,难道不赔偿就想走吗?”

        布鲁分捏了捏拳,佛利亚担心的拽着他的上衣,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然后抬起头淡淡的问道,“你想怎么赔?明明是你们有错在先,居然想帮助客人毁我女儿的清白?”

        “呵呵,在这里工作的女儿,有几个是清白的?简直就是可笑!”酒吧经理立刻狗仗人势的反驳道。“你女儿什么德行,我们大家都清楚的很。”

        “是吗?那之前你想泡我的女儿,就连我来你都是免单的,这些情况你的老板知道吗?”布鲁分一直告诉自己,不能冲动,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想到之前酒吧经理的一些行为,便说了出来,让他们先狗咬狗。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听到布鲁分这么一说,酒吧经理顿时吓得赶紧摆手,对老板说道。

        酒吧老板瞪了一眼酒吧经理,转过头狠狠的对布鲁分说道,“不管怎么样,你要给我赔!”

        “如果我不赔呢?”布鲁分也冷下脸来,毫不畏惧的看着酒吧老板说道。这时,他看见王枫从一处角落悄悄的站起身,对自己做了一个手势,便悄无声息的出去了。布鲁分明白王枫的意思,警察来了,他先撤。

        酒吧老板冷笑一声,扣动手枪保险,耍酷的说道,“那就去死吧!”居然还敢跟自己交班,真是不知死活。

        “都不许动!!警察!!”门口忽然传来一阵窸窣声,警察的官方声音也冒了出来。

        佛利亚一听,立刻解开了上衣上面的几粒扣子,然后抓乱头发,假装一脸害怕的样子,扯了扯布鲁分的衣服。

        布鲁分回头看向女儿,先是一愣,接着朝女儿挤了挤眼睛,然后转过头去,大声说道,“你们简直太过分了!我女儿这么小你们都不放过。”

        酒吧老板都是一愣,这时警察过来了,对着酒吧老板说道,“放下枪,双手抱头!”

        “你可知道,我是谁?”酒吧老板眯了眯眼睛,看着对面对着自己指着枪的警察,冷嗖嗖的说道。

        “放下枪,双手抱头!”警察没有动,重复了之前的话。

        酒吧老板看了一下,走过来的帕克,便慢慢放下手里的枪,蹲了下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帕克走过来,严厉的说道。

        布鲁分一见是帕克,便赶紧带着女儿走上前,委屈巴巴的说道,“警官,你要为我做做主,他们光天化日之下目无王法,不禁让我女儿做童工,还想出卖我女儿的清白。”

        帕克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一一众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怎么又是你?刚刚有人报警说这里有斗殴,你的事,我们回警局再一一解决。”

        布鲁分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身后的佛利亚却扯了扯布鲁分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