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62章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作品:《 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丝毫不知道张德此刻面临这样的境,一脸郁闷的夜司爵依旧是笼罩着满脸的阴霾看着注视着黑暗里的苏挽歌。

        “你看吧!夜少,你自己的境现在也不好,你还说什么大话,放了我,接受你家里的安排,这才是最好的。”苏挽歌听出了电话里的容,她眼里闪烁着泪光看着高大夜司爵。

        人人都有自己的无奈,她知道夜司爵肯定也有,无所畏惧的夜司爵怎么可能会完全有办法护着她呢!既然注定会给夜司爵和她自己增添麻烦,还不如早一点将这个隐患给解决。

        尝尽了人生里的艰辛,此刻苏挽歌恐怕比夜司爵看的清楚地多,她几乎能预想到如果夜司爵执意要将自己留在身边的后果,所以脸上更加悲凉了。

        冷静了片刻,又听到了张德的电话,夜司爵也不得不承认刚刚自己说的的确有些过了,他的确是可以保护到苏挽歌,可是他却忘了,他还有一个压在他身上的父亲。

        咬咬牙齿将视线转向了窗外,他冷声驱逐着苏挽歌:“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原本只是一句对苏挽歌戳到他软肋时的气话,却没想到被苏挽歌完全听了进去,没有半点迟疑,她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外走去,大约是在地上坐久了,走还有些不利索。

        没想到苏挽歌这下子居然这么听话了,夜司爵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挽歌离去的背影,话已经说出口了,要再去挽留又不是他的风格。

        他眼睁睁的看着苏挽歌扶着墙壁慢慢走到门边,在黑暗里摸索着开门,在一束光线射进来后,她就消失在了金的光芒里面。

        门‘咔擦’一响之后,屋子里面又陷入了冷寂和黑暗,夜司爵那双深邃的眼睛怒视着门,依旧是没有反应过来。

        莞然转头失声一笑,他喃喃道:“我居然被一个人小丫头给摆了一道!夜司爵啊夜司爵,你也有今天!”

        说完之后,他整个人倒进了里面,连埋在被窝里,深深的呼吸,想从这个已经冷却的被子上在闻到一点苏挽歌的味道。

        只可惜再怎么努力的吸气,都闻不到半点味道,他愤恨的锤击了一下铺,又重新将电话拨给了张德。

        见到张德没有办法交代自己的儿子现在身在何,和谁在一起,夜绍明简直要暴怒了,他那双有一点浑浊的眼睛紧紧盯着张德。

        两人已经相识相知这么多年来,一直以来张德都是他的好帮手,他也一直都选择信任张德,可最近张德却是屡屡让他感到不满意。

        抓住了椅子的扶手,他沉眼看着张德,似乎这样盯着张德能看出点什么一样,屋子里的气氛降到了极点。

        围着张德的十几个保镖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甚至动他们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这一动就会将怒火惹到自己的身上。

        虽然张德脸一点畏惧都没有,可是他背在身后的手却是已经根根青筋暴起,夜司爵只是个很狂暴的人,夜绍明却是一个很残忍的人。

        夜家的事业都是眼前这个已经有些徐徐老矣的男人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的,夜家的产业是有黑有白,那一点点的钱都是混着血汗赚出来的。

        夜绍明的手里应该不是沾满了铜臭味,而是沾满了血味,跟随夜绍明这么多年,他的那些招数张德不是没见过。

        若是真的夜绍明发起火来了,他知道肯定是六亲不认的,他能不能成功走出这个屋子都成了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崔媛希今天会拿告状的事来胁迫他。

        好在手机铃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响起来了,夜绍明瞥了一眼手机屏幕,冷眸终于有所缓和。

        “司爵,你去哪里了?我不是让你带媛希一起逛街吗?”夜绍明跟自己儿子说话时总算收起了刚刚的那抹杀气,屋子里的气氛也没有那么僵硬了。

        张德一直在冒汗的鼻尖终于缓和了一点,他趁着夜绍明没有注意,快速抹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听到夜绍明的声音夜司爵先是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了张德此时的境,立马从上弹了起来解释道:“我正在赶回来的上,你先把电话给张叔,我回来跟你解释。”

        “嗯。”

        “少爷怎么了?”张德眼神瞟着夜绍明,很不安的看着手机,现在开着扩音,他真怕夜司爵说什么不能说的话。

        “我今天见到那个顾落了一些东西在办公室,你记得给他送回去。”夜司爵自然了解夜绍明的把戏,所以他故意混淆视听说出了这根本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但是已经和夜司爵形成了一定的默契,张德一下就明白了夜司爵的意,那个顾大概就是指苏挽歌,而办公室就是指家里面,夜司爵这么说即解释了自己去干嘛,又给张德下了命令,实在是一语双关。

        夜绍明想知道的事夜司爵已经说了,他也不好再将张德留在这了,等电话刚一挂上,他立马挥挥手:“让他走吧!”

        “谢老爷!”张德总算是活过来,他在夜司爵电话打来之前已经想了各种可能,还好这电话来的及时,救了他的命。

        “张德啊!你也不要太惯着司爵,要知道我才是你真正的老板!”夜绍明警告般的看向了张德,他的话里带着警告和威胁。

        像是被打了当头一棒,站的笔挺的张德脸僵了一下,他微微垂着头小声表示:“我知道了!”

        不管对夜司爵有怎么深的感,他也的确不得不承认夜绍明说的这番话是正确的,看着自己的脚底,张德陷入了一阵纠结。

        走出房门,一脸幸灾乐祸的崔媛希还倚在门边,她注意到张德的表,立马添油加醋的拍拍张德肩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张叔,你也该明白一些道理了。”

        瞟了一眼崔媛希,他没有吭声,就直接走出门外,没了屋子里的温暖,冷空气一下倾注了他的大脑,不管怎么说,首先还是要去为少爷办事才行。

        想着还要回去面对夜绍明,夜司爵也不能再颓废的窝在上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便匆匆离开了酒店的房间里面。

        持续在关注着苏挽歌和夜司爵的人立马赶回去告诉了苏雨柔这个好消息,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依稀可以看出两人这一次似乎是闹矛盾了。

        心大好的苏雨柔定定的坐在自己的椅子里,她眼底闪烁着光芒,手指有节奏敲打着桌面,脑子里也在飞速运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