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三章 冥阳之变

作品:《 超神星卡师

        黄麒一步上前,手掌放在谢云的胸膛上,双目微闭。

        约莫十息时间后,黄麒深吸一口气,声音近乎颤抖地道:“这道魔气,是先前攻击的人残留的。”

        哗!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自偌大的圣星上空,骤然响彻而起。

        各方星卡师,此时皆是面色精彩地看着这一幕,谁能想到,事态居然发展成这般…

        那道魔气是第四天灾的标志,而魔气则是先前攻击的人残留的,而攻击谢云的人,赫然便是燕忘情。

        如此岂不是说明,他们的圣主,是第四天灾的人?!

        虽然时代已经隔地久远,但大概所有圣星老人都不会忘记,曾经有那么一只势力横空出世,打破了天源星域的宁静。

        在他们看来,那些简直是恶魔。

        所以,这些年来,圣星强者未曾懈怠,夜以继日的修炼,不仅是为了出人头地,不仅是为了扬名立万,更是为了在天灾降临,天地将倾之时,拥有能力去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箫玄心中一颤,师父这是被算计了啊,如果只是被冤枉杀一个谢云,那即便让她声望受损,也不至于会到不可挽救的余地。 http://m.soduso,cc首发

        但如果与第四天灾扯上关系,哪怕仅仅是沾染一些嫌疑,那也绝对是致命的啊。

        天源星域的星卡师,对第四天灾是如此的痛恨,恐怕师父不仅圣主宝座坐不稳,甚至还有会性命之忧。

        只是,最让他疑惑的,便是谁在暗中推波助澜,谁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

        深吸一口气,姜太渊缓缓抚平震荡的心绪,他凝望着天空,许久后,方才平淡开口,没有波澜,道:“你之所以获得冥阳圣戒,是因为师父落在你们手中吧?”

        燕忘情俏脸淡然,凤目之中流光浮现,道:“你想说什么?”

        姜太渊道:“其实,在外星大选上,我便有所怀疑,林渊说的不错,除了第四天灾,谁能蛊惑号令高高在上的冰霜巨龙?”

        “当然,那时只是猜忌,我没有绝对的证据,因而只能装作不知。”

        “后来我发现,林渊身上,也有第四天灾残留的痕迹,虽然极其微弱,但若是运用一些秘法,不难窥测。”

        “可惜,后来林渊悄无声息地死去了,我无法将他带来,对簿公堂,是谁那么急着杀他灭口呢?呵呵。”

        “当然,那个时候,我还是对圣主心怀信任,我还是坚信你便是师父亲自选下的圣主,我还是坚信你会带我们冥阳圣星重现昔日的辉煌,超越天圣星,成为七星之首。”

        “但今天,面对谢云身上这道残留气息,你还有何话可说?”

        君莫绿皱着眉头,道:“可她手里拿的的确是冥阳圣戒,那天出现的,也的确是师父啊。”

        “你们啊,还是太年轻。”姜太渊摇了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燕忘情,道:“我们不妨做一种假设,如果师父落在了第四天灾的手中,那他们自然可获得冥阳圣戒,同时可以切割下师父一缕残魂,然后控制着这道残魂,说出他们想要师父说出的话。”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弄,道:“所以,我们那天看到的,或许是他们想要我们看到的。”

        天地间,所有人皆是看向姜太渊,眼神复杂,虽然这些事情太过耸人听闻,但细想之下,倒是的确符合情理。

        箫玄心头翻江倒海,如果这些话,是由蓝忘尘口中所说,师父或许尚有辩解的余地。

        毕竟,所有人心中都清楚,蓝忘尘与燕忘情关系不和,很可能说出一些带有个人立场的话语。

        但,谁能想到,这些竟是从姜太渊口中传出?!

        他不开口也就罢了,一开口就足以致命!

        要知道,姜太渊可是师祖首徒,也是小号狂魔指定信任人,更是整个冥阳星,最具声望之人。

        在燕忘情没来之前,某种意义上讲,姜太渊不是圣主,胜似圣主。

        他为人冷静,处事客观,不苟言笑,实力深不可测,从来不会做出有失公允之事。

        因此,整个圣星的星卡师,都是对其又敬又怕,虽然燕忘情是圣主,但若论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怕是远远比不上姜太渊。

        但,今天,竟然是他带头这般给师父泼脏水,师父要如何扳回局面?!

        就算没有证据,姜太渊振臂一呼,大家可能都会纷纷附和,更何况如今他已经列出了一条条能够自圆其说的证据?

        这个老家伙,不是蠢,就是坏!

        他心中一颤,难道他们师徒,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吗?!

        箫玄不由地想到了昔日焰皇朝降临星云军团的场景,那一日,于他们而言,也是末日之景。

        不过,当时他们还有整个军团作为依托,大家上下一心,齐心抗敌。

        但现在,似乎是举世皆敌啊。

        叶芷青等其他星主,此时都是直直地看着燕忘情,眼中满是愤懑与不解。

        蓝忘尘寒声道:“我说你怎么视我圣星人命与草芥,原来你根本就不是人,你混入圣星,恐怕就是想将我圣星消耗一空,引起内乱吧?!”

        黄麒苍老眸子虚眯,道:“你这个女娃娃,藏得倒是挺深啊,就连老夫差点都要被你骗了去。”

        “天灾余孽,竟敢公然混入我冥阳圣星,成为圣主,此事传出去,我冥阳星恐怕要成为整个天源星域的笑话了!”

        轰!

        他的周身,浩瀚源气涌动,恐怖攻势酝酿,目光死死地盯着燕忘情,道:“既然你自投罗网,那我等自该杀余孽,诛妖邪!”

        “杀余孽,诛妖邪!”

        “杀余孽,诛妖邪!”

        “杀余孽,诛妖邪!”

        无数道愤怒的声音,自整个圣星上空响彻而起,所有人皆是义愤填膺地看着燕忘情师徒,恨不得亲手刃之。

        这一刻,举世皆敌。

        瞧着这一幕,箫玄心中有些苦涩,那种得不到理解的滋味,真的很难受。

        “师父,现在该怎么办?”不知所措的箫玄,看向燕忘情,却见燕忘情神色淡淡,面无波澜,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师父这般淡定的模样,让他愈发看不透了。

        不对,这种神情,似曾相识。

        那时焰皇朝兵临城下,秦王加入焰皇阵营,大家都以为星云军团是必死之局,但谁能想到,秦王居然是碟中谍,然后改变必死局面。

        但是现在情况毕竟不一样,别说一个碟中谍了,哪怕来两个,三个,也改变不了局势啊。

        姜太渊看着燕忘情,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燕忘情美眸微垂,轻轻摩挲着掌心的冥阳圣戒,道:“我再说什么,还有意义么?”

        瞧着她这般淡定的模样,姜太渊眼神一凝,他看向身旁其他六位星主,道:“妖女定是有备而来,我们一齐出手,将其斩杀。”

        众星主皆是颔首。

        轰!

        下一瞬,六股恐怖的源气威压,自六名卡圣体内猛然爆发,恐怖的攻势酝酿,气息皆是锁定着燕忘情。

        “犯我冥阳者,皆须一死。”

        姜太渊一掌拍向燕忘情,沿途之处,掌下的空间都是直接爆裂而开。

        燕忘情望着那恐怖一掌,神色依旧淡然,仿佛没有看见。

        与此同时,余下五名星主恐怖攻势酝酿完毕,连同姜太渊一起锁定燕忘情。

        然而,就在他们的攻势,即将落到燕忘情身上的那一刹,他们忽然不约而同地改变了方向,猛地拍下姜太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