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两百五十章 异界版绝地求生!(感谢六芒之刃银狼啸月成为盟主)

作品:《 超神星卡师

        突然出现的神秘大能,让得众人心中震骇,其他几位圣使倒是还没缓过神来,便见赵秋烛拿出虚空舰,火烧火燎地走了。

        仿佛一抹青色光芒划过天际,再然后,虚空战舰带着赵秋烛三人,朝着宇宙深处呼啸而去。

        这一刻,几乎天源星上所有星卡师,此时皆是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虚空。

        那位天源星最优秀的男人,就要离开了!

        星云军团,秦苍负手而立,遥望天际,眼中露出一丝感慨。

        “恭送燕帅!”

        “恭送殿主!”

        星云军团的星卡师们,此时皆是对着虚空遥遥一拜,眼中露出不舍。

        秦王眼神闪烁,与箫玄的回忆一一涌现在脑海,从新军考核的新人王,再到七殿会武总冠军,再到军主之争,再到天源联赛夺冠,这个少年,在一次次他人质疑的目光中,逐渐封神。

        当然,若说他是绝世天才,每一次都摧枯拉朽、碾压对手,倒也罢了。

        最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便是他的每一场比赛,没到结束前,都是充斥着悬念,让人感觉玄之又玄,但偏偏又都赢了…

        这一切的一切,从新人王上崭露头角,到天源联赛上一战封神,秦王细细算起,居然也就一年时间。

        “真是,后生可畏啊。”良久,秦王长叹一声,唯此四字,方能传达他的心境。

        苏冥看向一旁有些失神的秦婉,道:“你这丫头,终究没有去对他说出那句话,现在后悔了么?”

        秦婉揉了揉泛红的眼睛,美目微垂,嫣然一笑,道:“喜欢一个人,未必要说出来啊。”

        “还没有告别,居然就走了。”叶容瑾怔了怔,美目之中流光浮现,然后握紧拳头,道:“箫玄,你可要加油,到了圣星又是新的开始,期待有那么一天,我在圣星能听到你的名字!”

        在一道道复杂目光注视下,虚空舰中那道让人骄傲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万众瞩目之下。

        …

        茫茫星辰中,虚空舰似一道银光,在虚空中一闪而过,快如奔雷,直冲冥阳星而去。

        虚空舰中,看着外面越来越小的天源星,箫玄脸上露出不舍之态,感叹道:“好不容易当上殿主,我还没享受够呢,在军团混吃等死,自在逍遥的日子多好。”

        燕忘情笑吟吟地道:“我还以为你会更关心自己如今的境界。”

        箫玄闻言微怔,这才俯视心神,然后便是见到,体内那九颗发光发热的星辰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九颗种子。

        九颗种子皆是黯然无匹,唯独第一颗,亮了半颗。

        “这是?”箫玄不解。

        燕忘情道:“那是星核,到了卡皇境后,先前体内的九颗星辰便会破后而立,化繁为简,长出种子,这些种子便是星核,这些星核全部点亮后,便会演化成真正的星球。”

        “哦。”箫玄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虽然还不是真正的卡皇,但体内的变化,赫然便是说明,他已经产生质变,并非卡师了。

        “那到了卡皇境后,关于星卡战斗上,会有什么变化吗?”

        燕忘情螓首微点,道:“最大的变化,便是你可以与星卡合体,合体之后,你便可以使用星卡的所有技能。”

        “当然了,星卡既然能与你合体,那便说明它还活着,既然是活着,那一些需要星卡阵亡方能发动的技能,比如说灭霸的无限手套,都是不行的。”

        “此外,像一些封印啊,或者说触发必死效果之类的,只是对星卡有效,对星卡师是无效的,总不可能说你一个封印下去,星卡师永久封印了。”

        箫玄眼前一亮,这个设定他太喜欢了。

        先前他就在想,星卡师依靠星卡战斗,在比赛之中,肯定都是针对星卡,因此可以通过计谋,步步为营,慢慢算计。

        但是,若是在野外,人家肯定直接针对星卡师,不会说先去击败星卡。

        而今,到了卡皇境,自己能与星卡合体,也就是说若是在野外,完全可以自己带头冲锋,又灵动,又能大幅度保证自己的安全。

        当然了,若是在比赛上,肯定还是分开来打比较好,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比赛嘛,还是需要套路与配合的。

        合体的话,那就是放弃所有套路,一个字,莽。

        燕忘情道:“所以说,高等级的星卡师,若是在战争之中,都会选择合体后自己参战,比如说焰皇。”

        “即便没突破卡皇境,寻常星卡师也可以通过一些技能设定,进行变相的合体,以自我为中心战斗,就像焰云。”

        箫玄恍然大悟,他想起那次焰皇率领九位王殿攻击星云军团,他们这些顶尖高手,似乎都是以自己为中心,以星卡为辅,进行战斗。

        赵秋烛点了点头,道:“到了卡皇境,很多地方与前面都会截然不同,你要学会适应。”

        “比如说你和几人前去打boss,一个团队,需要打伤害的射手与法师,需要抗伤害的坦克,需要能够治疗的奶妈。”

        “这个时候,如果你的定位是奶妈,那就要求你拿出五张治疗系星卡,然后与你合体,将自己定位成治疗。”

        “以后还会有一些特殊比赛,5v5,五名星卡师对阵五名星卡师,那就更需要你明确自己的定位。”

        箫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斜靠在椅子上,透过舷窗看着周围流星划过,道:“真是期待冥阳星的生活啊。”

        赵秋烛慢悠悠地瞥了他一眼,道:“别说老夫没提醒你,虽然你被我选中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会成为真正的冥阳星弟子,待会你们抵达的是外星,唯有通过外星大选,方能进入内星。”

        “如果外星大选不达标,便会被劝退么?”箫玄道。

        赵秋烛摇了摇头,道:“除非犯了大错会被放逐,如果不达标,会一直留在外星,等待下一次的外星大选,有些星卡师天赋不错,但是到了冥阳星便泯然众人,没了心气,一直留在外星。”

        “所以,外星大选上,你的对手不仅有和你同届的新生,还有一些留级的老学长,而能够通过大选进入内星的星卡师,往往以老学长居多。”

        箫玄道:“那外星大选究竟有多难?”

        赵秋烛道:“每届新生便有数万名,再加上往届的外星弟子,这些人中,能够进入内星的,十不存一,你说有多难?”

        听得此言,箫玄眼神微凝,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自己寄托着无数人希望来到此处,如果被劝退,或者一辈子留在外星,那可真就尴尬了。

        燕忘情玉手托着香腮,不动声色地道:“光是寻常弟子便这么厉害,真是好奇,冥阳圣主,又会是何等境界。”

        赵秋烛怔了怔,神色变得复杂起来,道:“我们的老圣主,十几年前不知为什么失踪了。”

        “失踪了?”燕忘情闻言微怔,并没有继续往下问,而是感叹道:“我们军团先祖也失踪过,然后把担子扔给了年幼的我。”

        箫玄顺势问道:“那老圣主失踪,现在冥阳星是选出新圣主了么?”

        赵秋烛摇了摇头,眼中掠过一抹敬慕,道:“内星分为七脉,红橙黄绿青蓝紫,老圣主失踪后,圣星内的一应事物,如今皆由红星星主代为掌管,他是老圣主首徒,不论声望,资历,还是实力,皆能服众。”

        箫玄感叹道:“以一己之力,执掌圣星,真是让人敬佩,这样的大能,有生之年,不知道能否见一面。”

        赵秋烛看了他一眼,道:“星主神龙见首不见尾,若想见一面,只能随缘了。”

        听得此言,燕忘情与箫玄神色皆是微显复杂,他们来到冥阳圣星,最重要的任务,其实便是将冥阳圣戒公之于众,然后坐上圣主之位。

        但是,星云子提醒了,必须在红星星主面前公布,不然的话,可能会面临很多意料之外的危险,比如说遭到小人迫害。

        而今,红星星主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见一面只能随缘,那还真就有些麻烦了。

        “还是得尽快通过外星大选,进入内星啊。”箫玄感叹道,即便是随缘撞见,那也是分概率的,在内星能够撞见的概率,无疑远远超过外星。

        瞧得箫玄一脸遗憾的模样,赵秋烛道:“其实,运气好的话,一个月后,你就能见到了。”

        “一个月后,便是三年一届的外星大选,如果没有不可开脱的事情,每一届外星大选,星主都会亲临现场。”

        箫玄陡然来了精神,与燕忘情相视一眼,看来这次不仅要参加,还要轰轰烈烈,光芒万丈,搞个大事情,引来那位大佬的注意。

        不然的话,恐怕就算见到他,也没资格走到他面前。

        “那外星大比,也是像天源联赛这般,什么八强四强一路杀出么?”箫玄道。

        “如果按照这样擂台赛,那几万人要打到什么时候?”赵秋烛翻了个白眼,道:“外星大比,也叫做绝地求生。”

        “绝地求生?”箫玄愣了愣,是他想的那种吗?

        赵秋烛道:“所谓绝地求生,就是将所有星卡师放在一片广阔的密林之中,然后进行相互厮杀,能活到最后的几千名星卡师,有资格进入内星,若是能苟到最后,不仅会成为冠军,遭到七脉星主争相拉拢,还能吃到…”

        “鸡?”箫玄道。

        赵秋烛微感讶然,道:“你怎么知道?”

        箫玄:“我猜的。”

        赵秋烛眼中掠过一抹向往,道:“那个鸡可不是普通的鸡,名为草雉圣鸡,不仅长得美,还是一种极为强大的修炼资源,吃下之后,能让你的境界生生提上一星。”

        箫玄道:“既然在密林之中,那找个安全的地方,一直躲着,苟到其他人都死了,不就成为冠军了吗?”

        赵秋烛摇了摇头,道:“进入战场之后,不久就会产生毒圈,从外围朝着内部不断收缩,毒圈拥有剧毒,若是身处毒圈中,不到半个时辰便会毒发身亡,所以不能在一个地方一直苟着,要朝着内部不断跑,这也叫跑毒。”

        “毒圈会从外朝内不断收缩,缩小到一定范围,便不会继续缩,那个范围也叫天命圈,当然天命圈不一定在战场最中央,而是随机出现在战场不同地方。”

        箫玄道:“那如果谁运气好,一开始就出现在天命圈,岂不就是天选之子,只要等其他人跑过来,把它们干掉不就好了?”

        赵秋烛笑眯眯地道:“进入战场后,星卡师不能携带任何星卡,不能携带任何装备,只能赤手空拳进去。”

        箫玄迷糊了,道:“星卡师不带星卡怎么打?进去靠爱吗?”

        赵秋烛道:“战场里有很多房子,山洞,这里面可以随机捡到不同品质的星源纸,装备,技能书,丹药等。”

        “你必须先进去捡星源纸,然后通过捡到的星源纸来制作星卡,这就看运气了,运气好的话,开局一张钻石卡,运气不好的话,开局,嗯,青铜卡都没有。”

        “所以,即便你开局就在天命圈,也不能一直苟着,而是要去捡星源纸,制作星卡。”

        箫玄有些头皮发麻,这算什么?

        异界版绝地求生?

        “我们要到了。”赵秋烛道。

        箫玄闻言微怔,目光投去,只见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被淡淡雾气包裹的星球。

        在那里,有七个巨大的星球,颜色各异,红橙黄绿青蓝紫,其上流光溢彩,看上去仿佛水晶一般,璀璨夺目。

        在七颗巨大的星球外围,则是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星球,环绕在七颗小星球周围,犹如众星捧月。

        当然,小星球只是相对那七颗主星而言,任何一颗小星球,较之天源星,都是大了数倍。

        箫玄的目光,落到那七颗主星,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虽然还没抵达,他便能感受到七颗主星上浓浓的源气弥漫而开,远远超过天源星。

        他神情一抽,心神震动,便仿佛刚从山沟沟里出来,见到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般。

        箫玄心中顿涌万丈豪情,眼中熊熊战意升腾,心默念道。

        “冥阳星,我箫玄来装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