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百零一章 乱云穿峡

作品:《 荡世九歌

       荡世九歌正文第五百零一章乱云穿峡此刻,他们已经再度归位,各司其职。



       毕竟,漫天流淌的血霾,已经在昭示着最终的决战,要在这里降临了。



       …………



       水路二分,陆地穿行的众人速度大为拖慢。等到他们追上掠重明越天寒两人时,却见在高耸的两岸峭壁之上,碎石不断冲荡激流,发出振振波涛声。



       掠重明两人饱占下风,鬼啸长渊和傀儡联手之下,他们只得勉力闪避。一路上白雾治愈的伤势,很快又被凶猛地撕裂。



       赋云歌和东方诗明等人勒马围观,只见不断的黑焰飞驰,几乎要吞没闪烁的曦光。百般危险的峭壁之战,很快满峡玉嶂就一片狼藉,好像凌乱的狗牙暴露。



       掠重明两人自然也知道差距所在,并不莽撞奋战。缠斗的目的是阻止鬼啸长渊再释放天地围墙,毕竟霭霭白烟,距离这里去逾不远。



       “这里,已经很靠近血雾源头了。”



       东方诗明环顾周围地貌,打开地图观察。这里就已经是那片绵长的峡谷所在,如果穿越此地,再行一段水路就能抵达血雾源头。



       “我们上去助阵!”龙陶急不可耐地叫道。



       但东方诗明却跨过脚下碎石,一把拦住他:“先不必轻举妄动。这里不适合决战。”

一秒记住m.soduso.cc

       赋云歌转过头,东方诗明与他四目相对。



       两人顿时心意相通。他们点点头,合力呐喊:“不要恋战!快走!”



       其中赋云歌的内力充沛,声音层层激荡直上,传入崖顶鏖战的众人耳中。



       掠重明和越天寒知道他们的意图,立刻相应。他们一掌打碎脚下山崖,趁机撤退而去。



       鬼啸长渊同样听得到他们的叫喊。望了一眼已经远去的白烟,他也没有时间犹豫,立刻纵身追赶而去。



       傀儡伴身,一品红梅站在原地,看着“彻地闻声”木然的背影,内心仍然不是滋味。



       “稍后就没办法骑马赶路了。”素别枝摸着下巴,他刚才的伤在白烟的调养下,已经沿路好了许多,脸色看上去也温和了一些。



       “你的伤……”一品红梅皱眉。



       “没事了。”素别枝从容地拍拍侧腹,那是刚才受重伤的位置,“这样的白烟,真是有够方便。”



       冽冽的风吹来,满袖冷彻。碎石里的细砂磨动,苍远的水面上雾花沆砀。



       一品红梅于是不再担忧。白烟的效力他也是亲身体会,这样的治愈效果,的确无需质疑。



       “我和素别枝在先,你们随后跟来就是了。”一品红梅转头对赋云歌说,“不论如何,你们修为尚浅,自保尤为重要。”



       赋云歌和东方诗明等人都点头答应。确认之后,一品红梅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赋云歌的肩:“辛苦了。经历了这么多,你的肩膀也能担起一些东西了。”



       赋云歌心里温热,但他此刻却无比平静。



       “不管怎么说,这场灾难都该结束了。”他扬起轻松的脸,“师父,我们不会败的,对吧。”



       一品红梅迟疑了一下,然后坚决地点点头,看着徒弟:“是。我们……会赢。”



       “那就好。”赋云歌信任地微笑起来,“只要是这样,经历的苦再多,也不枉了。”



       这何尝不是在场众人的心声。他们内心都涌起一阵情绪,鼻尖也有点酸。



       站在此地,没有回头的退路。天地袅袅,颇有英雄相惜的壮气。



       好像有千言万语哽在喉咙,他们互相对视了几秒钟,不再迟疑。



       素别枝和一品红梅转过身,默默地朝背后挥了挥手。



       随之,神行术飞快地张开,踏碎满地乱石。眨眼瞬间,两人已经不见。



       赋云歌叹了口气,转身与东方诗明和龙陶等人上马。



       拉开缰绳,他们最后回望了一眼来时的路,然后义无反顾地绝尘而去。



       …………



       万里慨歌辟天尘,豪云抟击千川遥。天际深浅交织,洁白与黑红的疯狂笼廓大地,这条界线已经后退到,最终的结局之地。



       层云雷鸣不绝,雷电隐蔽在云霾之后,仿佛天锤深鸣。



       蓦地,三条纠缠的龙形,自云层里陡然冲出,盘旋着轰入山丘和沼泽。



       仿佛天地之柱,雪蓝色的龙形和金黄色的龙形围绕着中央最为肥硕的黑紫色巨龙,团团髭须好似腾云。蓦地冲入地中,引动周遭的一片大地隆动。



       水路的尽头,是渐渐高起的山丘。周围的环境显著被血雾侵蚀,就连土壤也变成了深红的颜色,仿佛血肉。



       掠重明几人,紧随着从云层中坠落。空中鏖战不息,随着强压掀起沼泽的水浪,他们挤碎山崖,各自落地。



       越天寒、掠重明吐出一口血,面对鬼啸长渊与傀儡的夹攻,他们更是大处劣势。



       鬼啸长渊幽幽降下,身边是极盛的强焰环伺。傀儡仍旧麻木,侍立在侧,仿佛鬼啸长渊的最强之剑。



       还是来到这里了。鬼啸长渊眉眼眯缝起来,看不出任何感情。



       他要在这里终结这一切。千年的计划,为了他死去的族人,他没有第二种选择。



       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喘息的掠重明两人,鬼啸长渊亦不再迟疑。随手一抬,黑焰高张,强招信手而开:“撼灵·三途掌。”



       同时,傀儡起手同样发招。双招面向两人而去,好像骷髅亡灵一般可怖。



       越天寒、掠重明勉强靠在一起。面对强悍的两招,他们若是分别应对,定然损失更大。



       “冰心玉篆!”越天寒张手,旋旋冰花凝聚障壁。同时他也感到身边一阵火热,掠重明同样奋力发力抵御:“流火连星。”



       光焰大作,星火喷涌。然而面对虎虎煞气,他们的招式仍然无比微渺。



       就在这时,他们的耳畔,忽然听到一声虚弱的呼声:“……同源十定,小易归藏。双番生明阵,开。”



       眼角余光,只见两条人影急急奔来。其中一人挥动手杖,口念咒语,法术倏开!



       就在掠重明两人发招之际,一道滚圆的光幕罩在了他们身前。陡然招式更增威力,穿过光幕,力量仿佛翻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