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章 渣男

作品:《 唐朝工科生

        建春二街贴着运渠,走通济渠的话,在通利坊可以导一下逆行出城,也不必走洛水。不过能够这样干的人,大抵上家世也是不俗。

        “七娘子,当真要这般么?这……这不太好吧。”

        “五叔这是说的甚么话?不如家去我跟阿耶说一说,你去‘女儿国’消遣的故事?”

        “哎,七娘子,老夫就是说说,就是说说……”

        温五叹了口气,悻悻然道,“这要是被知道了,老夫这一把老骨头,可真是不经打哟。”

        “五叔放心好了,你是太原老人,阿耶才不会打你。”

        站在乌篷船的船头,摇摇晃晃地看着两岸的街景,忽地,一身男装的温七娘拍手笑道:“看,居然到了怀仁坊。五叔,少待交钱,我们就算出城啦。”

        “唉……”

        温五一声叹息,把船又撑过去了一点,等一批粮船过了之后,终于穿过仁风坊,从怀仁坊东墙过了水闸。

        闸口出城也是要交钱的,钱不多,对温氏来说,就是小钱。

        出城之后,运渠就稍微开阔一些,沿岸堤坝上多种了柳树,春夏交际之时,柳树相当的茂盛。一根根柳条跟帘子似的,垂落在那里,很是好看。

        “七娘子,如今出城了,你该说要做甚么事了吧。再往东,可就不好走啦。”

        “五叔急个甚么,前头靠岸,不必行船。”

        “嗯?这才出城,就不坐船了?”

        “适才建春门那里,难道五叔没看到家里人的车马么?”

        “……”

        温五不说话,他能说没看到吗?他当然看到了。只是谁曾想七娘子很鸡贼,在京城不坐车不骑马,跑去坐船。他之前跟家里人说会走建春门,现在好了,没等到他和七娘子,到时候问询过来,怕不是黑锅就要背起来。

        你说这要不是他温老五有意包庇……她温七娘一个小娘子,能跑得比谁都快?

        不可能嘛。

        黑着脸的温五心中一叹,心塞得不要不要的。

        这阵子温七娘三天两条溜达到“女儿国”去,好在“女儿国”那里也有女汤室,倒是不曾引人注意。

        只是他也算是上了贼船,敲了几次背,居然想给一个胡姬赎身……一来二去,就寻思着攒点钱,才好操办。跟着郎君厮混,靠的是死工资,可七娘子不一样,那是真有钱啊,出来一趟就是净赚……不是他温五不讲江湖道义,实在是……这钱吧,它可爱。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只手呢!

        温五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内心暗暗地骂了一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五叔,少待在岸上租个车,多得钱五叔留着好了。”

        说罢,七娘子抛过来两枚银元,当空温五就接住了。

        “好嘞!”

        美滋滋的温五把银元揣好,心说这近处租个马车,凭他温氏的招牌,怎么地还能赚个五百文。

        笑了一会儿,温五又是木然,再次盯着自己的右手,内心暗道:这钱又不咬手,老子凭本事赚的钱……不是,老子这钱是姑娘打赏的,理所应得啊,凭什么不要!

        船儿行了一段,到了一处客舍私栈,岸上有洛东的客舍群,原先乡村的痕迹早就不见,整个区域,就是个大市镇。

        大车行极多,一般有眼力的人,也不会靠着温五过来。

        老江湖的气质有很多种,有低调内敛的,也有似温五这种把身份写在脸上的。一般前者就是江湖传说的“装逼打脸”套路频发区,后者反而屁事儿没有。

        江湖道上厮混,什么都可以没有,有两样东西是必须得有。一是钱,二是名声,两样东西加在一起,就叫“仗义疏财”。

        “老板,租个车子,骡马能走就行。”

        说完,温五摸出一枚私章,店里管事扫了一眼,点点头道,“去甚么地方?”

        “许州、豫州,说不好,老板在那里可有物业?”

        “噢,那不远。一贯。”

        递过来一张空白文书,温五是温氏出身,自然是识字的,看完之后,点点头,用私章盖了个印,这就免了押金。

        普通人想要来租,不但要押金,连官府给的身份文书都要抄录一份,手印得按十几个。

        而且车船店脚牙这种行当,普通人分辨不了哪个黑,哪个更黑。往往就会遇到一种情况,缴纳高昂押金之后,交还租来的车马,兴许还要倒贴一笔钱。

        因为有些黑店,会说本店的马出去的时候,它一日能行百里,乃是上等良驹,怎么到了客官手里,这才多久功夫,不但动不动撺稀,它的毛怎么还长长了?嘿,它还长了刘海!

        黑店之所以是黑店,那就是不黑不好混。

        车船店脚牙,无一例外,都是涉黑的。

        所以这些个行当,往往都是圈内自己玩,或者就是客商们根据自己的实力,来预估损失。

        而且凡是能在雄州之地生存的车船店脚牙,又同样有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背后金主真正的老板,一定是权贵。

        整个一片地区大大小小的黑店,后台就是大大小小的权贵。

        普通青皮想要厮混成大流氓,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土壤。

        当年维瑟尔能够以一介胡商的身份,一跃洗白成“凯旋白糖”的大档头,其影响力,不亚于安菩的老爹安西里响应唐朝,首举义帜,反抗突厥。

        因为维瑟尔洗白之后,他哪怕只是卖蛋炒饭,他这个胡商也没有那么多婆婆要伺候,不必要去缴纳各种各样的保护费,也没有有活力社会团体来找他麻烦,更没有官府的各种大小官吏来找他搞捐献搞公益活动。

        所以,能在京城之地,哪怕只是城外的乡野之地,能有一个物业开门的店家,眼力都是绝对不缺的。

        眼见着温五这一身行头,加上后面站着的“小哥”,除非是丧心病狂的人贩子,否则是绝对不敢碰的。

        免押金,不过是基本操作中的基本操作。

        “有劳。”

        温五点点头,盖章签字之后,收了一份文书,心中暗爽:嘿,本来想着赚五百文,这倒是直接赚了一贯。

        门口一身男装的七娘子正在左顾右盼,她倒也不急,只是摸出一只怀表,看了看时间嘟囔道:“他是骑马的,照理说也应该出来了啊,怎么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见路过?莫不是走了小道?不可能啊。”

        而此时,建春门外,几个旌善坊出来的汉子把一匹马拦了一圈,其中一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那里哭诉:“张大哥,你行行好,我家七姑娘,你藏哪里去了?你不能这样啊,这要是被郎君知道了,我们兄弟几个,还能有好?七姑娘天天往你屋里跑,你得负责啊……”

        “放……放你娘的屁!谁家姑娘往老子屋里跑了!放你娘的臭狗屁!”

        暴怒的张沧恨不得抽刀砍死这帮旌善坊出来的智障,他妈的,他什么时候跟什么七姑娘快活了?他怎么不知道?

        “张大哥!你不能这样啊!家里发了话,这要是夜里还找不到姑娘,我们就别回去了。五哥说了,姑娘就是追来建春门的,你得负责啊!你不能拐了人家姑娘,还不当一回事啊。哪有提了裤子就……”

        嘭!

        张沧上去就是一脚,怒不可遏地吼道,“我去你娘的!”

        “你打吧,你打死我吧,打死我算了,找不到姑娘,我们也玩了,你打吧你打啊,呜哇哇哇哇……”

        “……”

        周围行人有眼尖的,有几个还是坐四轮豪华马车的,其中就有掀开车窗帘子看热闹的,见到是张沧,更是远远地打了个招呼:“张老板,玩小娘就玩小娘,这大庭广众的,还打姑娘家人,不至于此吧。”

        “……”

        有你什么事儿啊!有你什么事儿啊!我他妈是玩你家姑娘了?!

        黑着脸的张沧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了下来:“你们姑娘……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