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347章 龙腾(大结局)

作品:《 图摹万界

       人心本贪。



       如果不贪,六百年前他们不被挑唆着一同去诛杀那条黑龙,又或者诛杀不成又去色诱,那条天龙还在,或许就不会有莫千凛这一场运筹帷幄了千年之久的阴谋。



       事实上,莫千凛如果真的是那些魔修后裔,那么这场谋划可能三千多年以前就已经在实施。



       只是那个时候他们未必想到要针对重澜,不过是想着如何潜伏在莫家逐渐蚕食、颠覆世家,让魔修重返人世。



       是他们的贪婪让魔修有了可乘之机。



       蛮家寨那位垂垂老矣的蓝花婆婆也祭起自己那根蛟首拐杖直接破了紫府,宁死也不愿莫千凛用自己的寿元去复活那些魔修。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松柏苍然长健,姜桂老来愈辣,这些修炼经年的宿老们竟然说死便死,没有一丝迟疑留恋。



       “蠢呐,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你们死了,我的圣傀一样可以吸收掉你们身上的阴煞之气。这江山如画,总归还是我们的。”



       莫千凛说的志得意满,冰晶莲花依旧在轻轻旋转着。



       蓝天晴空下,缓缓旋转的冰晶花朵如梦似幻,可是所有阵法内外的人全都感到脊背发寒。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阴魔教倒行逆施,最令人发指的是为了追求子弟门人有绝佳资质,他们不惜用活人孕养阴胎。



       很多人忽然心中一动,几乎同时回头去看那些所谓的圣傀。



       这些原本一模一样的傀儡,似乎变得哪里不一样了!



       这些圣傀似乎开始逐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脸孔,表情也不似之前的那样呆滞。



       莫千凛嘴里说着毫不在意,可是那些圣傀除了莫少黎之外全都开始阻止修者们自戕,可见这家伙虽然嘴硬,其实还是很在意这些宿老们的生机。



       随着双方斗法加剧,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莫千凛身前的冰莲也已经开始渐渐绽放。



       他已经感应到莫孓此刻并不在这里,而那股越来越浓的血腥气,其实是来自地下。



       莫千凛变得愈发苍白的薄唇忽然勾起一抹笑意,快点吧,我等的太久太久了。



       宿老们终究还是惜命者居多,虽然生机在一点点被剥离,可是那生生阵也在缓慢滋养着他们,一时半会倒还没什么问题。



       腾行渊双目紧紧盯视着莫千凛,他的手不自觉攥紧,想要一击杀死莫千凛,他真的做不到。一旦轻举妄动,那些阵法中的人必定会被抽取大量生机去补充莫千凛此刻的损耗。



       该怎么办?



       此刻大家互相狐疑着对视,明明没有死那么多人,这样浓重的血腥气是从哪里来的?



       在面面相觑了片刻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望向包裹着莫千凛的那朵冰莲,此刻在冰莲下面,原本冰封着的湖水像是忽然冒出个泉眼,猩红的血水不断翻滚着往外涌。



       一股勃勃生机也从里面一同溢散开来。



       冰莲继续旋转,闪耀着妖异的光芒,忽而无声打开,里面一袭白衣,银发紫唇的莫千凛纵声大笑!



       他双手不断打出时而如火焰时而似鬼爪的诡谲手印,九宫生生阵发出蓝色的光芒,更外面一些的九九化煞天绝阵也终于显露峥嵘。



       整个湖面变作一张鬼气森森的面具,而血泉所在,正是那鬼面的眉心紫府!



       地下一声凄厉异常的嘶吼,如鹿鸣似牛吼又像深海中巨鲸发出的苍凉,昂——唔……



       就是现在!



       莫千凛五指如钩遥遥抓向正在翻涌着的血泉,一道血线直接从血泉被吸取过来,他咬破另一只手的食指,不断勾画着某种符箓。



       原本晴朗的天空骤然开始乌云密布,整个湖面从原本的碧水晴天、银装素裹瞬间变得恍若阴司鬼域。



       听着地下不断传出悲伤而绝望的龙吟声,俊朗非凡的脸上终于现出狰狞:“龙乃万灵之祖,的确没有任何人能勉强一条龙的意志。可惜它终究不够绝情,五百年前如此,五百年后亦如此!本座的确夺不走一条龙的意志,可是却能用死气夺走你的生机。生机藏于气血,你的心头血自然就归了本座所有!”



       通过心头血就可以得到太一天龙的全部所有,包括一直被腾行渊掌握在手里的那两个墨玉一样的龙爪。



       只有莫孓这种蠢货才会放着两只弥足珍贵的太一天龙之爪不拿回来,真是个蠢货!



       呵呵。



       有人轻笑了一声。



       莫千凛遽然一惊,是谁?



       眼前蓦地一阵恍惚,一条雪白身影从半空跌落,莫孓舒展手臂,将那身影揽进怀里摸了摸毛发,是那只跟莫孓一直都形影不离的黄鼠狼软绵绵晕厥在他臂弯里。



       “缇缇,谢谢你。”



       莫孓的眼神充满感激,下一瞬缇萝迦的身体消失不见,大战在即,莫孓将缇萝迦送进了虚空岛里。



       “是不是很奇怪,我刚刚还在地下因为失了心头血挣扎哀嚎,现在怎么完好无缺的出现在你面前?”



       莫孓好整以暇的看着莫千凛,脸上是不再掩饰的讥嘲:“我要是你的话,肯定会选择一动不动。你难道忘记了我还有一只可以石化一切的二哈吗?”



       说完莫孓难得的对着莫千凛诡异一笑:“刚刚吸收我这条倒霉小龙的心头血,吸得过瘾吧?你就没觉得有股尿骚味?”



       莫千凛顿时浑身一僵。



       他如何会不知道那条诡异的哈士奇狗?



       莫少黎是如何残废他亲眼所见,就是被那条狗给淋了一泡狗尿。



       难道自己……



       他原本想低头看看,却又忽然静止不动,他怎么忘了,一旦自己动了,就会变成千万片石块。



       莫孓笑吟吟说道:“现在我们来谈个条件。你可以用这阵法不断吸取那些修者们的生机,拖着他们陪葬,而我完全可以在你有这种想法之前一枪把你捅成人渣。不管如何我总算是姓了一阶段莫,我不愿后世万人唾骂我莫氏出了你这么个东西,所以你撤了阵法,我解了你的石化。”



       你放这些修者一条命,我留你一条命。



       莫千凛秒懂莫孓的意思。



       他心中一片冰冷。



       忍了三千年。



       当年阴魔教千夫所指,万人公敌,已经没办法在修真界存在,阴魔教老祖知道大势已去,于是将自己最小的儿子,那个一直孕育在母体中的阴胎送进了莫家。



       阴魔教最令人恐惧的就是他们拥有一种可以让胎儿一直以先天魂魄的状态存活而不降生的秘法。



       莫千凛累积了足足七百多年才以傲人资质降生于辜岭莫氏,甫一出生就被内定为莫家圣子。



       可惜的是灵气衰竭这个大趋势是任谁都无法违逆的,莫千凛只好把自己保留在最好的状态之下继续选择沉睡。



       世家集数个寿元将尽的宿老共同占卜,预测出五百年后某年秋天,灾变来临,是灾也是变,凶中藏有半分吉,吉中又隐几分险。



       莫千凛故意泄露出阴灵聚魂之法给莫红棉,甚至他知道,当初腾行渊怒而自爆固然是有对世家行事所为彻底失望,对于自己未婚妻被一条孽龙凌1辱又有了身孕而无奈,更加上知道莫红棉一直被莫氏掌控在化龙池那里只等孩子出世就会当做种猪一样豢养起来的愤慨,可归根结底,他是为了用元婴自爆给那个孩子轰出一条可以自由降生的活路来。



       莫千凛其实从心里是羡慕莫红棉能有这样一位未婚夫的。



       只不过那条孽龙的孩子注定要成为莫千凛和阴魔教重新强势崛起的祭品。



       届时,若腾行渊和莫红棉愿意为他所用,他不介意成全一对历经苦难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是他终究还是棋差一招。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二哈的石化技能,导致如今莫千凛一动不动坐在冰莲之中,只能依靠神识传音给莫孓,甚至都不敢开口说话。



       “太一天龙族拥有一个血脉技能,就是在一个人最高兴的时候制造出他心中极度盼望出现的场景幻境。”



       莫孓是不会说出缇萝迦和胖虎的秘密来的,所以甩锅给自己这么无比高大上的太一龙族身份是最好的选择。



       “明白了。”



       所以莫孓根本就没去救他的母亲,更没有动用过自己的心头血,是他制造出的幻觉让自己以为那只狗淋出的尿液是心头血,当着所有世家的面喜不自胜的自己吸了进来。



       如果可以的话,莫千凛真的很希望这些修者都能陪着自己一起去死,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他当众淋尿的事情了。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要以太一龙族之名起誓,必须要给我解开这石化。”莫千凛说道。



       莫孓于是结束两个人之间的神识交流,而是大声讲之前的话又重复一遍,只要莫千凛撤去阵法,莫孓以太一龙族之名发誓,必定会释放莫千凛并解除他身上的石化状态。



       当阵法中世家和黎小准带领的驻军忽然感觉像是一层无形枷锁被解除时,人人均都是长出一口气。



       幼泽江氏和蛮家寨虽然痛失两位老祖,可是世家必定还是有世家底蕴在,他们仍然强掩哀伤跟莫孓鞠躬致敬。



       毕竟他们来算计莫孓的母亲,而莫孓却以德报怨救了他们所有人一条命。



       莫千凛看着眼前这互敬互爱的虚伪一幕感觉刺心至极,于是再次传音要莫孓解开他的石化状态。



       莫孓大声说道:“莫千凛你也无需着急,一来二哈只是石化了你下半身碰触到冰莲的地方,二来这石化状态其实很好解除,只要坚持过半个小时就自行化解了。”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莫千凛口中狂喷而出。



       嗯,果然他的口腔没有被那只死狗石化,可是这个认知让他再次狂喷鲜血。



       “我去救我那苦命的母亲,至于我的红姨,还请诸君手下留情。”莫孓说完一个纵身径直没入因为没有阵法封印而渐渐兴起波澜的湖心。



       那一刻这个容貌俊美无俦的少年,眼中熠熠生辉到令人不敢直视。



       他终于可以去救自己的母亲!



       八大世家相互尴尬对视片刻,只觉得脸上像是被人甩了几耳光一样难堪,别说他们肯定不会这样恩将仇报,就算是想要这么做,也得看看周围一批批不断赶来的麒麟人那杀气腾腾的阵势。



       尤其是九焰堂,几乎是倾巢而出,韩山就不说了,顾苍鹰那个莽汉身边站着的那只狺狺狂啸的肉翅大魔龙,极具威慑力,九焰堂连F级的小垃圾都带来充数给莫孓捧场来了。



       听说何湃潜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想要看看是谁欺负了麒麟的莫钧司。



       莫千凛总算在这样万众瞩目的状态下挨到石化状态结束,正想灰溜溜离开的他却被一道身影拦住去路。



       “莫孓答应放你走,可我没答应。”



       那些莫千凛加诸于红棉身上、加诸于他身上的痛苦,终将在近日做个了断!



       腾行渊眼前依稀看见那个娇俏的少女,行渊哥哥,我要嫁给你,做你的新娘,好不好?好不好?



       或许他自爆元婴仍然可以有此际遇,是上苍终于不忍薄待,让他终于有机会可以算这一笔欠了几百年的债!



       看着莫孓洒然没入水中的身影,他有他的路要走,这方天地太过狭小,终究养不住一条太一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