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18章;那个钰儿知道

作品:《 大唐逍遥地主爷

       第818章;那个钰儿知道



       “你听不懂吗?恐怕不是的吧。”



       孙思邈随手拿起茶吃了几口,这才不紧不慢的放下茶碗。



       “玄武门之变,几乎就是你们李氏上三房亲手制造出来的,前后偷偷调动了几万个身体结实的族人,



       如此大的买卖,作为二房族长的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家族的事情呢?



       难道是你老爹没有告诉你?还是你忘记了过去的事?”



       孙思邈若有所指的看着李钰,笑的有些渗人!



       面对老奸巨猾,又能预测一切,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还把自己的秘密几次三番给挑明了说的道家第一人,



       李钰的嘴巴张了好几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是不说话又显得自己窝囊废至极,于是心一横,就开始自己的习惯,胡说八道起来!



       “买卖太大,所以不让我个孩子知道也算正常不是,阿公您想啊,那时候我才几岁?”



       “几岁?我记得那年的钰儿,已经懂事了。”

一秒记住m.soduso.cc

       自从李钰的事情被孙思邈揭穿那一会儿开始,李钰的心里就紧揪着,这会儿孙思邈又开始阴阳怪气的说话,还那年的钰儿,李钰直接开始装傻充愣模式,假装自己是个聋子,端起来桌子上的茶碗……



       孙思邈看都不看李钰一眼,只盯着正堂门外的院子,旁边的两个徒弟都像没睡过觉似的,坐在李钰的对面,紧闭双目,正堂里的下人早就跟着探春一块儿出去,只剩下这四个再没有别人。



       “玄武门之变的前九个月,忽然有一次,九房的李二连夜跑去蓝田,把他阿耶和大兄密谋的事情告诉我的平儿。



       正好那阵子老夫在蓝田我儿的家中居住,老夫带着孙子玩耍,正在书房里教授他玄门秘术的口诀心法,



       我儿平儿在外间研究兵书战策,我两个弟子也在外间陪着他们的大师兄,忽然,平儿就叫下人们全部退出去。



       我还当是怎么回事呢,接着就听见李二郎把许多秘密之事拿出来说事儿。”



       李钰真的想插口几句,因为这些事情太震惊人心了,和后世历史记载的完全不是一个路子,大相径庭啊!



       关键问题是,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在当场,不用说,之前的李钰肯定是知道一切的。



       完全可以肯定,这个妖怪一样的道士什么都知道,而且李钰敢肯定,他之前故意躲开,带着两个徒弟云游四海,连长安城这里的家都不要了,



       这很明显,他应该知道原来的李钰命不长久了,包括他看做儿子一样的李平老族长,也快死了。



       这些……这妖道肯定是提前就算到了的,所以才拿着云游四海的烂借口,离开了蓝田,甚至离开了长安城。



       估计他是不想打破该来的东西,或者说他在遵守他们道家的那一套理论,什么顺天应地,无为而治!



       孙思邈没有看李钰,只是看了一眼两个徒弟,然后,回忆就继续了;



       “族长大兄,小弟方才所说句句属实,没有半句瞎话的。”



       “嗯,殿下的话,臣信。”



       “那族长的意思……?”



       “我得再考量考量,仔细斟酌一番,还要与族里十九大姓的大家长们一块儿讨论讨论,再回陇西老窝和大房三房的族长族老们共同决定。”



       还是秦王殿下的李世民急了,可是他知道这个事情急不得,不是急就能解决麻烦的。



       毕竟牵连太多,牵扯太大太大……



       “呵呵,那是,那是,确实需要商量商量的,确实不是小事情,不过小弟是真心想着族长您的家族,皇帝陛下的禁卫军……唉……



       大兄您是跟在朝廷的队伍里玩耍五六年的老人了,您也知道,那些兵可都是用的林家禁军的锻体手段。



       何况还有我曾经得手的虎豹骑的半册演兵之法相助,不是我危言耸听,实在是兵凶将猛,这兵力人数上……



       哦对了大兄,去岁皇帝又把禁军人数扩充了一万五六,这个您也知道的清楚,可不是小弟乱说的。”



       “知道。”



       坐在书房里主位上的李氏二房族长李平,威严一脸,身上逼人的气势从内而外,比杀人如麻的杀将秦琼身上的煞气,还又再加重了好几分,明显是压着李世民一头而存在的上等人物。



       事实上,作为秦王,李世民的身份在李平跟前真是不够看的,即便是九房的族长做了皇帝,也就是比掌握陇西李氏上三房绝对力量的李平,高了个九五之尊的身份名头而已,



       要是只从实力上来说,李渊也只比二房族长李平多了一些四方之兵。



       真要是较真起来,六七八房也就是隔岸观火的态势,四五两房还是要跟着上三房走路的。



       那么,李渊多出来的兵,也不算什么无敌的存在,就连他到手的江山,也不是单纯性的全部是九房自己的功劳!



       当初的乱世,四方英雄具备,哪个不是有钱有兵有粮?



       要不是整个陇西李氏在上三房的号令下团结一心,李渊想要凭借九房自己的力量,和一部分四面八方的百姓兵,就想去打赢四方豪杰?



       那根本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想都不要去想。



       可是家族养起来的人马就不一样了,五姓七望各个家族都是如此,家家户户的兵都是养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两句话一直说的是大家族出身的人马。



       说白了说的就是五姓七望这些大家族,和一些地方上的豪门大户,这些兵马拉出去,可不会一盘散沙,更不会狼上狗不上,



       因为家族里出身的族人,几乎都是亲戚连着亲戚,兄弟连着兄弟,出门的时候都是以小家为单位划分的队,再以大一些的家划分成一个百人队,再大一些的房分成一个千人队,



       比如李氏上三房,都有奴仆十九大姓,然后又分成十九个团体行动。



       像这种情况下,随便伤了任何一个族人,旁边跟着的亲戚亲人,立马就要跟你拼命。



       这就是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想灭杀五姓七望家族的主要原因,说白了担心的还是五姓七望门户家的人头太多,民心也太齐整。



       一脸霸气的李平淡淡的看了一眼旁边孙思邈的两个亲传弟子;



       “两位师弟以为如何?”



       孙思邈的亲传大弟子刘公台面无表情,但说话的口气却硬成了铁。



       “无量天尊!”



       “尊者在上,您不用揪心,咱们道家的子弟确实是从来不参与世俗界来去的,可那是平时与世无争的时候,



       如今,有人把计谋用在了尊者您的身上,可就不能同日而语了,以长安城为中心,方圆三百里内,四大宗的道观加起来,共计有一百零八座,



       这些可都是吃肉长大的真道士,从小就修炼玄门之术长大的,也都是有家有业有丁的人物,只要尊者您准许,弟子三日之内就能把道子处境危险的口令传遍四方,



       情况再急,也能凑出一万道种,护卫尊者您的安全,弟子以为,学会正宗玄门之术的传人,在体术和能力上,应该比寻常百姓家的兵,要强一些的。”



       作为道门第一能人,四大宗之领头羊孙思邈的首席大弟子,刘公台的脾气是很大很狂傲的。



       如果把道家说成一个势力集团的话,孙思邈早就代替师兄把道子之位传到了李平的头上,所以孙思邈就等于是道门的太上皇,



       孙思邈的亲传大弟子刘公台就是李平手下的大司马,说话的分量质量都是很厉害的存在,看上去好不起眼的刘公台,实际上和秦王李世民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不动声色毫无表情可言的刘公台,扭头看向李世民,稍微欠下了上半身;



       “殿下赎罪,臣今夜吃饭的时候,多贪了几杯,说话有些孟浪了。”



       李世民是什么人物?



       那是胸藏五湖四海的存在,岂能忍不下这几句?



       “刘护法言重了,护法说的也是实情,一,贵教道子有危险,四方道种接应也是常情。



       这二嘛,贵教真正的门人弟子确实比普通兵马厉害了许多,这是不挣的事实,本王也不是瞎子,自然能够明白一切。



       只是情况紧急,谁也不知道李大的肚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心思?天知道他下一步会如何进言皇帝?



       再者说了,长安城方圆三十八里内,有南北衙禁军三万,经过去岁的扩充,现在实际上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五万出去,



       这还不说另有三卫兵马,屯兵在长安城四角,与长安城内的五万军,遥相呼应,首尾相顾……



       虽比不上贵教的护法神兵,可也都是久经沙场之辈。



       倘若李大郎继续进言下去,皇帝不采纳还好,一旦决定下来的话……



       贵教临时调动的一万道种……恐怕也不好照顾尊者周全的,这一点上,刘大护法也得考量一二,免得贵教尊者被惊扰了去,可就是不重师门了。”



       刘公台脸上的肉不经意的抽动了两下,尽管很不服气,可他也没有反驳一句,紧紧的闭上嘴巴,点了点头。



       秦王李世民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长安城里五万人,城外四角安排的兵可也不少,还真是不敢疏忽大意的。



       “秦王殿下请了。”



       孙思邈的小徒弟终于开口了。



       “陆护法请。”



       孙思邈的小徒弟陆克,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不知这道士的内心想法,可是李世民的直觉告诉自己,此人不是好相与的脾性……



       “今日不论对错,不说横竖,既然殿下亲自来报信,一定不是空穴来风,更不会是危言耸听,



       所以贫道相信殿下所说的一切,也相信殿下是为了我家尊者安全上考虑的,才有今夜的聚会。”



       李世民对着孙思邈的亲传小弟子拱了拱手;



       “多谢陆护法美言,本王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揪心贵教至尊,所以才来善意的提醒。”



       “多谢王爷惦记我家尊者,贫道想说的是,一万道种确实不好照顾周全,还好尊者的家族还有不少的族人,居住在这里,真要是危机的时候,也不至于乱了手脚,先顶上应付一二!各路援军就能赶到,或者护着尊者离开是非之地也行。”



       李世民眼睛盯着道门第一宗门的两大护法,实际上眼角的余光一直关注着旁边的二房族长李平,发现后者微不可察的摇了下头,李世民心花怒放!



       他的两个身份不管哪个,都是尊贵到极点的存在,被手下护着逃命,如丧家之犬的样子……估计他自己也干不下去的吧?



       这样好!这样才能有结盟的可行性,真要是不顾及面子里子,一走了之了,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睡服如此强有力的支援,那么就只能等着大兄来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了!



       李世民不想死,他感觉到大兄的忍耐性越来越不好了,而且大兄圈养的死士最近都拉出去不知弄到哪里锻炼了。



       还有大兄掌控的两卫兵马,最近也是调动频繁!



       种种迹象表明,大兄要对自己下手了,所谓的灭杀上三房,确实是真的,这二房的族长本来就很厉害,再加上道门至尊这个恐怖的身份,



       还真是所有朝廷的心腹大患,



       不过,李世民也看的清楚明白,对李氏二房用兵的同时,也是灭杀自己的开始,否则不会提前拿掉自己的兵权,弄得自己现在无兵可用……



       李世民也知道,二房在蓝田的实力不容小看,但是李世民是个喜欢干稳当事情的,不喜欢冒险。



       所以李世民真正的目的,是说服这个强悍到一逼,掌控十几万兵的族长,把老窝那边的西北大汉,调动过来!



       “陆护法所言也不失为一条好路,倘若真的无路可走之时,当然是以保住性命为主的,可本王以为,贵教的尊者身份特殊,高贵,能不走最后一条路,还是尽量别走的好,大兄您说呢?”



       李世民连消带打,一箭双雕,两边都不得罪,又都……



       上首坐着的李平目不斜视,但是明眼人能看懂的,他对提出逃跑意见的陆护法,很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师弟想的路是好的,但是没有必要去走,本尊还没有到山穷水尽之时,这条路要是走出去,叫佛门那些秃驴怎么看待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