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帮我个忙

作品:《 娇鸾令

       第56章帮我个忙



       魏鸾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元乐那个人,她跟她打交道的次数原也太多了,知道她究竟是个什么脾气秉性的人。



       如果不是为着黎晏,她觉得元乐还是挺乐意和她做朋友的。



       她眯了眼:“姐姐,帮我个忙吧?”



       魏鸢下意识往后缩了半步:“鸾儿,你今天可别惹事,郡主她……”



       “当然不是惹事的。”她一字一顿,“元乐到齐州,一是为黎晏,二只怕就是为我。可是姐姐,元乐从小到大是没受过委屈的,除了黎晏,没有人能叫她低一低头,我昔年和她往来,知道她最恨的就是人家利用她。”



       “你是说宋宁吗?”魏鸢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



       她仍有犹疑:“你又能怎么样呢?宋宁敢利用郡主,就一定不怕郡主会知道,难道她就是个傻子?”



       魏鸾便笑了:“那姐姐怎么不想想,宋宁为什么算计我?”



       “这……”

一秒记住m.soduso.cc

       魏鸢一时沉默下来。



       没道理的。



       照说来,两个姑娘年纪相仿,家世不相上下,认真轮,魏鸾的出身还要好过宋宁,只是近来她那位好兄长高中,自然也就称得上不相上下,况且两个人走的又近,宋宁怎么着也没道理算计魏鸾的。



       而在魏鸢的印象中,宋宁一直都是个很温婉的小姑娘,她不是宋家的嫡长女,所以好些事她也不用出头,更不必她支撑门面,说起来,和魏鸾还是很像的,大多时候,撒撒娇,都是一副小女儿姿态。



       好端端的,怎么就要算极起魏鸾来?



       要说是为了宋宜——上回也是宋宜动手在前,不是魏鸾的过错,当日宋宜敢动手,就该想到来日黎晏回京,不会轻易饶了她和宋家。



       这是宋宜自己种下的因,得了那样的果,也是与人无尤。



       她一时想不出,急匆匆的问:“你这么问我,是你自己心里有数了?”



       魏鸾的眼角眉梢染上了不屑:“元乐为什么,她就为什么。”



       魏鸢身形晃动,一时不稳:“胡说什么!”



       她真是绷着个脸呵斥出声的,这样的话……



       她抬手遮掩,挡住洒下来的金光:“鸾儿,你别是叫气糊涂了。”



       “我是不是气糊涂,姐姐细想就是了。”魏鸾心下泛起阵阵涟漪,但却从没有怪过黎晏。



       她从前甚至觉得,有黎晏对她好,元乐对她做的一切,她受着也无妨,只要有黎晏。



       可现在回头来想,原来什么香的臭的,都能因为黎晏这个人,来踩上她一脚了吗?



       比如前世——事情闹大的时候,真正替她不值得的,居然只有元乐一个人,虽然那样的不值得,并做不了什么。



       她临死前,是见过元乐的,元乐说,她的一辈子要走到头了,这一辈子,得了黎晏万般的好,到头来,也不过一场空,为了过往岁月的那些甜蜜,赔进去一条命,赔上魏氏合家老小,值得吗?当然不值得。



       然后元乐头也不回的走了,带着属于胜利者的骄傲。



       没了她,元乐自然会是黎晏名正言顺的妻,那才是门当户对的一桩婚事。



       她不恨元乐,也大抵为此,坦坦荡荡的人,真的很难招人记恨。



       然而宋宁不是。



       “姐姐,我们打个赌吧。”她不是在商量,平陈的语气,令魏鸢眉头一紧。



       “你想赌,宋宁确实是为了齐王殿下才算计针对你?”魏鸢接过她的话,“然后呢?赌注呢?”



       至此魏鸾的笑才舒心起来:“我若赢了,往后姐姐便知我信我,我知我前些时日做的很多事,姐姐都觉得我出格过分,我只是希望,如果这次我赢了,以后姐姐能信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我的成算,也有我的分寸。不管到何时,我不会伤了魏家脸面。”



       魏鸢大为震撼。



       她从没想过,自己表现出的那些失望和排斥,会让妹妹记的这样深。



       “我其实也不是……”要解释什么呢?那些抵触的情绪,确实是她明明白白表现给魏鸾看的,“那如果你输了呢?”



       魏鸾歪着头看她:“我输了,我就全都听姐姐的。”



       这赌注其实很荒唐,那些事本来就不是她一个小姑娘该做的,哪里要用赌注来算呢?她往后就不该再做才对。



       更何况,赌宋宁到底是不是喜欢黎晏——这太可笑了。



       宋家的二姑娘是不是对黎晏有意,与她们何干?



       可是魏鸢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或许是魏鸾眼底的明亮感染了她,又或者是,今日进门,从宋宁口中听闻元乐郡主四个字时那种震惊和后怕,让她有一丝的想要探知,宋宁究竟是敌是友。



       ……



       秦令歆到时已经有些晚了,原不是她刻意拿乔,而是先前她去了一趟齐王府,耽误了些时辰,这一路是从齐王府直奔了宋府来的。



       宋家将正门大开来迎她,这令她感到满意,是以在见到宋宁时,就多出了三分和气来。



       只是她举手投足带着不容侵犯的高贵,那样的仪容姿态,仍旧会令宋宁感受到压迫二字。



       宋宁陪着她从正门入了二进院,今日的宴就设在宋家的花房西侧,那一处还置有曲水流觞,假山亭台,景致倒是十分妙的。



       秦令歆一脚迈进院中来,一双眼四下扫视,入眼皆似浮尘,实则都没有实实在在的叫她看在眼中,直到一抹藕荷入了眼——



       宋宁站在她左手边,从她进了门就一直在打量她,此时几不可见的把唇角扬了下:“郡主?”



       秦令歆一摆手,止住她的话,迈开腿,就朝着魏鸾的方向去了。



       宋宁没跟上去,也摆手示意奴婢们不用跟上去。



       元乐见了魏鸾——嗤,还有魏鸾什么好呢?



       她眯着眼睛噙着笑,忙自己的去,再没留意那头的动静。



       这位郡主是个极其体面的人,当着人前,大抵不会给魏鸾什么难堪,况且她也曾经听闻,早年间黎晏没少为了魏鸾警告这位郡主娘娘,哪怕是看在黎晏的面子上,元乐也不会让魏鸾丢脸在这些人面前,只是私下里嘛,就未准了。



       她特意跑到齐州来,总不见得,是想和这些昔年旧友叙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