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13章;谨慎分裂女

作品:《 大唐地主爷

       ,大唐地主爷



       第八百一十三章;谨慎分裂女



       丁可珍敢打赌,梅花别苑里的四个娘子肯定是知道一些秘密的,至少那董大娘子应该知道一些,否则怎么可能叫家主的侍女去欺负到自己头上?



       难道这些事情不算奇怪?



       在丁大管事看来,探春小娘子实在是李氏二房最奇怪的人了。



       因为这家伙和所有族人都不一样,这家伙如果接连三天不犯任何错误,那才是李氏二房家族里,叫人最傻眼,最差异,最吃不下饭的事情呢。



       可是不管探春有多厉害,她也有害怕的人,她唯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亲姐姐,昔春了。



       这几乎就是血脉上的压制,探春天生就这样,从小到大,看到姐姐一瞪眼立马就缩着肩膀,



       不过可不要因此而觉得两姐妹的感情有问题,这两姐妹的亲情真的是深厚无比,堪比楷模!



       你对昔春大娘子敢有一点不尊敬,立刻就要被探春这个李氏家族的超级瘟神带一堆狗腿子上门去找你的麻烦了。



       在李氏二房家族里,瘟神就是探春一个人独有的外号,即便是回到陇西老窝那边,大房三房那边的族人们都是躲着探春这个大瘟神的!因为你打不得,还骂不得!

一秒记住m.soduso.cc

       要是一个不对,再把探春小娘子那从来不显山漏水的阿娘给招惹过去?可就有些不要太尴尬了。



       比如,李氏大房老族长的嫡亲三孙子,就曾经把探春弄哭过一次,探春的脾气能忍下去才怪,当然要找自己的阿娘告状了,



       因为探春的阿耶老早的时候就得风寒去世了,至于具体去世的时间年份,因为没有任何记载,所以也没人知道详细的……



       探春不找阿娘还能找谁诉苦?



       这下好了,探春那温柔无比的阿娘一封书信,就送到了陇西老窝的大房那边,结果惹祸的孩子被自己的阿耶罚了三鞭子家法,打的屁股都肿了半个月!



       没办法!探春跟大房三房的两位老族长说话都是疯疯癫癫,关键是两位老头都对探春疼爱的不行,所以李氏上三房,探春就是名副其实的瘟神,而且还是谁都招惹不起的超级瘟神!



       废话,上三房三个族长都十分宠爱的探春,包括二房上代的老族长,李钰这一世的阿耶都是把探春姐妹俩抱在怀里长大的,谁他娘惹得起?



       再说个例子吧,陇西李氏第三房,二门下头一支的嫡亲大孙子,那家伙的正妻不怎么会说话,在探春回陇西老窝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得罪了探春,结果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什么?怎么收拾的?



       探春收拾人的手段可是千奇百怪,层出不穷,谁都无法预料的!



       探春把人家唯一的嫡亲儿子,抓到蓝田这边养了三年半还不放手……



       弄得那个女人哭哭啼啼的闹腾了好几年,亲自来给探春道歉三次,都没能把儿子给领回去,



       最后还是那女人的婆婆出面,带着好几个家族里的妯娌过来,把探春哄的开心了,这才答应把那小孩子放回去,



       只是五六岁的孩子在蓝田这边长到了快十岁,已经很熟悉蓝田的环境了,所以家里人来领人的时候,哭着闹着抓着探春的衣服不想回去,



       毕竟探春不是真的瘟神,小孩子抓来后当然是照顾的很好很好了。



       结果李老兵那孩子回去住了半年又带着一堆下人回来蓝田,只是这次他阿娘也跟着过来了,没错,探春抓来的孩子就是叫李老兵。



       就是跟在李钰屁股后头叫叔公的那个小孩子了,总是和李丽质,还有李承乾,他们玩的火热的那个小家伙。



       所以探春犯错,也不能乱说的。



       而探春犯错,除了家主以外,只能是昔春大娘子出面教训,除此之外谁要是对探春小娘子指手画脚?



       那昔春大娘子可是会不高兴的,只要昔春大娘子不高兴了就要黑着个脸,而昔春娘子的脸黑了,府里的所有人都会觉得压抑……



       所以笼络了昔春就等于同时得到了探春那强大的势力做后盾,有了爱抱打不平,还喜欢管闲事的探春做后盾,丁大总管才能心里踏实的。



       有这两个姐妹做盟友,丁可珍绝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后半生和以后的出世的孩子们,就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甚至未来的主母都不会小看自己。



       丁大总管就是这样想的,毕竟她跟随长孙皇后长大,脑袋瓜子可不是一般人那样简单了。



       经过总结,丁大总管觉得,在公爷的女人里,探春昔春姐妹俩,基本可以算作整个李氏二房家族的代表了。



       便是未来的主母进门,知道了真相之后也得拉拢这两个娘子。



       这边丁大总管还在心里思考许多未来的事情,旁边的昔春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窗户纸捅破,指点一把这个和自己性格接近,又关系不错的女人了;



       “我知道娘子是跟着皇后殿下被养大起来的,殿下几乎是把娘子看成了养女一样的亲近,不知娘子可能接受我说的这些?或者我多余了……”



       “没没没,没有,不多余,娘子说的什么见外的话,咱们姐妹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尽管言语。”



       昔春对于丁大总管的亲近之情也看在了眼里,这娘子确实把自己当做自己人了,都不设防备的。



       点了点头的昔春随意的坐进了上首的太师椅里,动作显得自然又洒脱,有心算无心的丁可珍越看越觉得那些传言是真的。



       因为这昔春娘子举手投足之间,和所有侍女都不一样,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气势上就叫人不敢仰视。



       而且一个侍女坐上首座位,竟然那样自然,没有一点别扭。



       “前头郎君总算同意了你我的心事,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是啊,当真是天大的喜欢。”



       丁可珍嘴里答应着,心里继续琢磨,



       “可喜可贺恐怕就是说的我一个人吧,你用得着?家主对你得宠爱谁看不出来?又没有瞎子。”



       “虽说郎君同意了,可是一天不把你得名字写进那个本册里,恐怕你一天都安心不下来的,娘子你说对不对?”



       “没错!好妹妹,你这句话真真是说到我这心窝里头了,一天不定下来我这心里就不踏实一天,把名字写上去那个本册,我才能彻底放心的。”



       “其实也不难的。”



       “不难?”



       “呵呵,昔春妹妹……这对我来说太难了,唉……”



       “郎君不讨厌娘子的,反而还有些喜欢之情,这个娘子不知道?”



       “什么?”



       丁可珍猛地抬起头盯着昔春;



       “娘子这话……可不要哄我这可怜的女人呐?”



       “姐姐严重了,不用哄的,算了我直接告诉你吧,你得相貌不比谁差,郎君喜欢你也是正常的。”



       “可是,我也不是傻子,公爷身边的女人们,有哪个不是花容月貌?



       便是咱们府里的侍女,又有哪个是歪瓜裂枣?



       相比之下,我这张脸不过就是落个不恶心人罢啦。”



       “唉……”



       对于李钰,丁大总管早就芳心暗许了,试问本事通天又风流倜傥,靠山强大,势力惊人的李钰,哪个女人不喜欢?



       这这个时空里,李钰基本就是个超级明星,这个丁可珍就是追星族!



       昔春点了点头;



       “没错,你说的都对,单纯的好容貌在我李氏二房,没啥稀罕的。



       就不说郎君那些女人们,只说我李氏二房家族的族人不计其数,能被准许进到府里伺候接近家主的,哪个不是花容月貌?



       各种各样的好女子,美娘子,我家郎君想要多少就有有多少。”



       “那……那昔春娘子你还说方才的那些话……我都听不懂了。”



       丁可珍心里想着,你这不是戏弄我吗你这?



       可是想到昔春姐妹俩的实力,即便不是自己猜测的那样,自己也同样招惹不起的。



       所以丁大总管不敢埋怨。



       “一码归一码,娘子你也有自己的优势。”



       “优势?从何而来?还请娘子赐教。”



       “嗯,别着急听我说来,我可以转告郎君的原话给你听。”



       “好好好,娘子请言语,这个恩情我终生不忘。”



       “不用说的太严重,帮你就是想着咱俩交情不错,你也不是歹人,我什么都不缺不图你回报的。”



       “那是那是,公爷对娘子的喜欢傻子都看懂了的,自然不缺什么,但是我必须记住恩情,连好歹都记不住,我就不是我了。”



       “嗯,娘子这点,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我愿意出手相助。”



       “郎君曾经说过,丁家娘子,做事认真,正儿八经,严谨的很,这点是好的,难得又落个美人胚子,心还善,是个不错的女人,我喜欢她。



       特别是她那正经到不行的样子,要是脱光了上榻,肯定很有意思,我很期待把严肃无比的丁大总管扒光了……”



       丁可珍听着前头几句,心里暖暖的,谁不想叫自己爱慕的男人喜欢?



       可是听到后头几句,向来一丝不苟比老师还老师的丁娘子,瞬间脸红!



       封建社会,一国之母教授出来的丁可珍羞的无地自容,低头不语。



       “娘子也不用害羞,此间又没有她人的,郎君说的对,要勇敢面对男女之事,才能活的更加开心。



       再者说了,你要是有心进门,应当知道,郎君将来不管是和哪个女人同房,身边都不会缺人的。



       郎君屋里伺候侍寝的各等侍女加起来,不论哪一天夜里都有十几个,要是过不了这一关,娘子你就不必多心了。



       这种事情在大家族里就是最基本的东西,比如说你看到的,林霸王娘子,作为家主的剑侍,她这一生都不会离开家主的身边。



       现在是她和梁剑侍换班,可你不知道的是,里头伺候的也有她们的兵,不论是主母,还是妾室,和家主同房的时候,



       剑侍和她们的手下都会在场,这是我们的规矩,铁规矩。



       主母也没有权利阻止剑侍在场,所以只要进了二房的妾,想要单独和家主歇息,是永远不可能的。”



       “我知道这些规矩,可我……我的性子实在是……”



       昔春对于丁可珍的太过正经,并不反感,她有个爱好和李钰一模一样,就是想看着这种严肃至极的女人,脱光了之后被男人征伐的淫荡样子……



       昔春这种病比谁都严重,属于后世里的心理疾病,也可算精神分裂症。



       说白了昔春就是个双重人格,一方面正儿八经严肃至极,另一方面,又因为严肃正经到极点之后,产生另一个极端的另类反应,比如她恨不得家主把后院里的那些美人儿全部干死,真正的干死在榻上……



       然后昔春再寻找更多的美人儿,给李钰享受……



       所以昔春非常希望这个一脸正经的女人被家主接纳收到后院,这样的话自己就有机会看到她被郎君干个半死的样子了。



       “你受不了也得受,要不然就别想着那些事儿了,安安生生的呆在宫里,以后皇帝发善心的时候,还可以出宫嫁人,不过也只能落个寻常百姓家,



       大家族都是如此,你躲不过去。”



       “这……我懂的,这些我都知道……尽管很难为情,可我也知道这是躲不过去的,这莫大一个家族,对于家主的安全考虑,怎么可能放松警惕?



       只是我需要一个时间来接受这些,好娘子,能不能再宽限我一阵子,叫我没有名份的时候,那样……我真是……”



       “能宽限你日子,可是谁也不敢保证,郎君对你的兴趣一直不减,这是实话尽管很难听。”



       丁可珍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确实是实话。”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更不喜欢说瞎话,你想等到名正言顺之后,再伺候郎君,恐怕不会叫你如意的。



       如果我是你,就会选择在郎君对你感兴趣的时候,放下脸面,放下身段。



       你可知道名字写进本册后,你能拥有的一切?”



       丁可珍低着的头,眼睛猛的一亮,人家没有说错,一旦进了门,这一辈子就彻底踏实了,这个家族的妾,比许多小门户的主母可牛气太多了。



       “知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