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九章 衡天,你开炮啊!

作品:《 绝地英雄王者归来

            “投降吧!”赛罗翘着兰花指,指着那枚穿出的黑洞,嚣张道,“纸糊的机器人!想跟我斗?还差了两万年呢!只是热个身,你们已黔驴技穷,在圣盾的神威下,你们毫无胜算!快把炸弹拆了,饶你们不死,否则,休怪我无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知道,我们已经黔驴技穷?”崔佛的大笑声从驱动铠里传出,崔佛已抢过了富兰克林的操作杆,诺提勒斯冒着烟却仍死不悔改的起身。

        “那就受死吧!”赛罗立马将帕拉吉之盾变作弓箭,拈弓搭箭,对着诺提勒斯胸口的穿洞处开始蓄力,力图一发“帕拉吉弓矢”直接秒掉诺提勒斯。

        然而,赛罗蓄力了几秒后,看到了那一幕,顿时惊呆了,赶紧搁下了弓矢,停止蓄力。崔佛按下了屏幕按钮:“快看!这是谁?难道,你们想让这个女人,跟我们一起葬身大海吗?”

        诺提勒斯胸口放映出来的影像,赫然竟是被绑住塞了口塞的梁美露,被崔佛拿枪指着,崔佛丧心病狂的对着头大笑:“怎么了?吓傻了吗?来啊,射啊!怎么哑火了?”

        “梁美露……”衡天瞬间瞠目结舌,“怎么会……美露,居然在机器人的身体里!”

        赛文和赛罗都犹豫起来,赛罗恨得直咬牙:“明明已山穷水尽,居然用人质威胁……太卑鄙了,这下,根本没法出手啊……”

        “美露……美露……”衡天惊呼,“看得见我吗?没事吧?你们……你们这群无耻小人!有本事光明正大的单挑啊,拿一个女人做什么文章!美露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决不饶你!”

        画面中,美露一个劲的挣扎,想喊也喊不出。两头的影像都已接通,崔佛冷笑:“你放心吧,我还得指着她拖延时间呢,只要你们出不了手,耗到炸弹引爆,就是我们赢了。”

        “你……可恶……”衡天气的七窍生烟,拳头紧攥,却无处发作。找到美露确实值得庆幸,至少不必瞎担心,可想不到与美露重逢竟是这般光景,令他不由得百感交集。

        眼神中闪出执着的光芒,赛文突然向着诺提勒斯的涡轮炸裂处的黑洞迎头直冲,然后没冲几步,就被强力的水压止住,停滞不前。衡天恨铁不成钢,心情是抓狂的,而赛罗则想找机会偷袭,先废掉诺提勒斯的攻击装备。

        “不许动!”眼看赛罗举弓,崔佛一把掐住了美露的脖子,威胁道,“再敢有不老实的举动,休怪我不能保护她的性命了。我们活着,她就能活着,我们要是被灭,她也活不成。”

        赛罗一顿错愕,蠢蠢欲动的双手还是缩了回去。而此刻,诺提勒斯骤起,拉动铁链后,硕大的铁锚从另一侧砸到了赛罗身上,赛罗被铁锚“咚”的一记砸得当场半身不遂,被铁锚压进了泥沙里。赛罗没敢使出圣盾的力量,就这样转瞬间被活埋了。

        美露挣扎的样子,越发显苦。赛文呆愣在原地,赛罗也被活埋,崔佛干脆把美露的口塞扯了,想用美露喊救命的声音彻底摧毁吕衡天的心神。

        “吕衡天!我是梁美露!我在这里!我能看得见你!我知道,你是来救我的!”美露当场“哇啦哇啦”叫破喉咙一般,拼命扭动身体,对着镜头大呼起来。

        崔佛笑了:“很好,快啊,叫救命吧!叫出你对获救的渴望吧!喊的越凄厉越好!”

        “美露……”衡天慌了神,已是六神无主,神情反倒比之前更加低落,犹豫着,“你……你在里面吗?你……受苦了吗?”

        “吕衡天……这么下去,你会输的!”然而,美露却一反常态,显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来,这是连衡天都始料未及的,在衡天眼里,美露终究只是个贪生怕死的小女生。

        “我知道……可我必须救你。很多我该对你说的话,都没有说出口,我亏欠你太多,所以,我必须救你出来,否则,我下辈子都还不清你的情……”衡天一脸的踌躇。

        美露却怒喊:“说什么傻话!你早就不是那个白门楼上浑浑噩噩的‘innovation’了,你是手持方天画戟、脚踩赤兔红马的战神吕布!是全人类的吕衡天!你有守护地球的使命!没时间了,他们要引爆海底火山!你还犹豫什么?”

        衡天急了:“你才在说傻话呢!美露,我就是来救你的!我说过,一定要救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使命,我懒得在乎,我只在乎你!曾经我太傻,我不懂你的好,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能给你想要的未来,可如今,我想做一个好人……我需要这个机会!”

        “胡说什么!吕衡天,你别管我,你开炮啊!”美露疯狂的呐喊,“衡天!别让我瞧不起你!你开炮啊!你的心意,我都理解,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开炮啊!为了新中国,向我开炮!”

        衡天沉默了,这不是他所认识的美露,难道,是他对美露不够了解吗?美露是人质,害怕拖累衡天,所以选择自我牺牲?一点都不自私,衡天瞬间感到自己,比美露在大是大非上的理解真是差得远。可为什么,他会成为赛文?他要是赛文,美露这种态度,怎么也该成为一个比赛文更强的奥特战士才行,否则,岂不是憋屈?

        “美露……”衡天哽咽了,他的声音像是在哭泣。赛文捏着拳,毅然在水流的冲击下,挺起了胸膛,“美露,如果我不能救你,我这次来就没有意义了。如果没有你,我要这超人的身体有何用?我要这奥特眼镜有何用?若不能守护喜欢的人,赛文与废物又有何异?”

        那些年的吕衡天,电竞场失意,一事无成,而梁美露,对于衡天,也不过是他日后腐朽生活中不起眼的一部分。那时的美露,虽对衡天也是一见钟情,但不仅仅是头脑发热。即便两人一起生活了很久,虽常时常吵吵闹闹,但生活也还算和睦。但衡天却总苦于现实,感觉自己亏欠了美露太多,不能给美露想要的一切,即便美露再向往,现实总是无情的摧毁着梦想。

        又是一年的情人节,衡天又不能给予美露想要的礼物,只能一个劲的喝闷酒,想要忘记那天是情人节。美露下班回家,看见衡天醉醺醺的躺倒在地,她想去扶,衡天却突然抱住了美露:“美露,等我有了钱,一定给你买生日礼物……你的生日,我没有忘,对不起,我无能……”

        衡天终究没能实现这个梦想,尽管要让美露感动并不难,但这种感动不过是自欺欺人。他想赚钱,他想给美露想要的世界,可结果总是漏船载酒。

        逃不开的命运,那年那日熟悉的地点,回忆涌上心头,却多是酸楚、多是无奈。衡天恍然梦醒,回忆至此,赛文依旧身处海底的险境,直面深海泰坦诺提勒斯,赛文呆站了许久,耳边回响着美露撕裂的暴吼:“吕衡天!你开炮啊!”

        “不……我不能开炮……”赛文低下头,衡天不知何去何从。催眠般的声音,剥夺着他思考的权利,他没有机会选择,他做不到的事,没人能逼着他做到。

        “吕衡天!你开炮啊!别怂啊!真的没时间了!赶紧拆炸弹!牺牲我一个,能救下多少人啊!”

        “梁美露!”衡天目光仿佛燃烧了起来,赛文伸出手指,对准了镜头,“我不会让你死的,谁都不会牺牲!我会救大家,但现在,我只想守护你!”

        “说得好!”咬着牙,帕拉吉之光从泥沙里暴射而出,赛罗用“帕拉吉之剑”将诺提勒斯的铁锚撑了起来,然后震飞出去,赛罗苦笑着望向了赛文,“你若不放弃,我也不会放弃!只要心中还有守护执念,圣盾的光辉就会回应你!”

        赛罗的身上又笼上了一层银芒,随后,银芒飘散而出,离开了赛罗的身体。衡天一阵惊愕,然后,那股神圣的力量就聚拢到赛文的身上。不多时,衡天感受到全身心都沐浴在暖流之中,他还觉得不可思议:“我……难道‘帕拉吉之盾’选召了我?”

        “无需选召,因为我知道,你有必须守护的人。”赛罗搓搓鼻子,笑了起来,“我施展不开,但你可以。帕拉吉之盾,就先借你一用,从前只有父亲给儿子装备,现在,轮到儿子借父亲神装了!加油,一定要把美露救出来!”

        帕拉吉之盾披到到了赛文身上,灼目光辉的映衬下,终于轮到赛文威风凛凛一回了。赛文获得了帕拉吉铠甲,成为了“究极赛文”,这一刻,光照天日,水底爆发起璀璨的辉煌!

        “我感觉,我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衡天顿时都觉得,连肌肉都长出来了。赛文穿着帕拉吉之盾,当即一跃而起,大喊一声,“奥特缩小……”

        赛文启动了“奥特缩小战术”,超能力启动,赛文的身形连同帕拉吉都缩成了等身人类的大小,随后,帕拉吉铠甲一阵闪光:“帕拉吉之力,空间传送!”

        “呼,厉害厉害。”赛罗视之而笑,“这一套衔接的,我给满分啊!”

        赛文的身形转瞬消失,崔佛和富兰克林瞬间看傻了,镜头对准的目标,竟然先是缩小,转而又不见了踪影,这可让他们犯难了。

        黑星拉面店,静悄悄的深夜,花泽香菜尾随人类形态的马格马星人,进了店内。店里空无一人,却不曾打烊,马格马星人随手向前台一招:“来一碗荞麦面!”

        “来喽!”一位黑衣小胡子的大叔当即开工,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面馆,全日本仅此一家。

        “马格马!”香菜嘟着嘴,冲到马格马星人面前,发起了脾气,“说了不能轻举妄动,你为什么还要杀了他?你就不怕我向总部打小报告,炒你的鱿鱼吗?你回答我!”

        “哼,那个臭小子,居然对你动手动脚,看他的眼神就心存不轨,我就帮你杀了他。”马格马星人病娇的冲香菜笑了起来,“怎么?你不会喜欢那个臭小子吧?”

        “你这么忤逆我,就是你的不对!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喜欢打打杀杀。”香菜拍着桌子,“他只是帮我系个鞋带、添几件衣服,逛街帮个拎个包而已,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他是我的同事,也算是有点名气,你就这么把他大卸八块了,不怕打草惊蛇,被查出真身吗?所以说,你就是口井,横竖都二!”

        “我就是在乎你!就是不允许别的男人勾引你!”马格马星人也犟了起来,跟香菜对拍桌子,“哪个臭小子敢跟你亲近,我就宰了谁!这可是,得到‘行星侵略联盟’认可的行为!”

        “够了!你想搞得人人自危,没人敢靠近我,你才满意吗?你以为你是我妻由乃吗?”香菜愤而力争,“这是我的私生活,用得着你操心?”

        “总之,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对,我是二,我是个天真的傻子,我只知道,做你随叫随到的召唤兽,我不是白马王子,那些低等的哺乳类才是,行了吧?”马格马星人像是得不到糖的孩子,很是受伤。

        两人争执不下,大叔已经做好了荞麦面,笑得一脸和蔼可亲:“嘛嘛,别吵别吵。来我的店里,只有客人,没有族群之分。”

        “黑指令。”马格马星人憋屈道,“你倒是说说看,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她却不领情……”

        “是他蠢得乱来,现在这件事,怎么搪塞过去?黑叔,你说说看吧。”香菜急问。

        “别急,我倒有一计。”大叔搁下荞麦面,笑了起来,“只要让世人以为,死者还活着,不就行了?只要马格马星人你假扮成那个人,然后故意被记者拍到在街上走,再曝光下约会或者正在交往,那谁都不会怀疑了。并且,还能炒作下知名度,何乐而不为?”

        “可是,我已经是公司经纪人了,总不能一人分饰两角吧?”马格马星人愣道。

        香菜白了马格马星人一眼,嘴角上扬:“哼,谁要跟你这种人约会,智商都被你拉低了……”

        “这个忙,我倒是可以帮。”黑指令笑着,又送来一杯醇香的咖啡,端给了香菜,“这杯咖啡,当我请你这位大歌姬了……”

        “嘛嘛,这怎么好意思呢?这么香的咖啡豆,地球上可没有啊……”

        “别跟叔客气。”黑指令道,“我有一个精于伪装的朋友,叫做‘巴巴尔星人利特’,我请他到地球上来一趟,让他假扮死者跟你演戏,一定天衣无缝。再说,凭他的本事,完全取代这个人,胜任他的工作都没问题。”

        “是吗?阿里阿多,还是黑叔靠得住!黑叔最棒了!”香菜喜出望外,“如果有需要,我一定用歌声来帮你强化圆盘生物!”

        “哼……什么‘最强的圆盘生物’,没见你出动,连这点雄心都没有,卖什么面啊。”马格马星人很没好气的酸起了黑指令。

        黑指令摇摇头:“什么‘最强’,只是生物而已,生物就会有弱点。我的圆盘生物几斤几两我最清楚。侵略地球,算了吧!”

        之前黑指令在匹特星人的怂恿下,让希尔巴什美袭击空间站,不过之后便后悔了。他知道这么下去只能无休止的损兵折将,他已经不想再让他的“宠物们”继续受到伤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