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四章 铁王夺神甲

作品:《 绝地英雄王者归来

        “亚波哥哥!”青年再也忍不住了,“让我上吧,我要把他们变成艺术品!”

        “哎……希波利特,急什么?”张道灵摆摆手,“慢慢玩吧,如今不过开胃小菜。我们在暗,他们在明,留着那群耗子,以后有的是艺术品做呢。”

        “可是……我要报仇啊!我父亲当年做掉了奥特五兄弟,我至少也做掉奥特六兄弟,才能超越我父亲!”

        “哎呀呀,跟着我亚波人混,以后有的是好玩的。”张道灵笑了,“以后,等咱们羽翼丰满了,去侵略光之国玩,如何呀?”

        “好啊好啊,我要把整个光之国,变成我的雕像乐园!”

        “呵呵,反正戴拿的战斗数据,已经提取完毕”张道灵笑笑,“今天被他侥幸取胜,下一道菜,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下咽了……”

        一整天的时间,全世界的三观都已毁的干干净净。夕阳的余晖中,梦鱼、王耀、衡天、美露、冰冰、龙吹、飞鸟等人,站在废墟残垣堆积成寂寥的街头,心中不免都生出了悲凉与落寞。

        往日,这片地方本是热闹非凡、人山人海,而今,却因为怪兽的出现,一切都变了,变得不再平静、不再祥和。人们死的死,逃的逃,偌大的城市,却如同遭遇了七八级的大地震一般,只能静等着灾后重建工作了。然而,相比往后,这仅仅连个开始都算不上。

        军队和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志愿者们,夜以继日抢救着灾民,挖掘废墟,救出了无数被埋的群众,当然,也挖出了不少的尸体,这种情形,就好像电视里直播过的抗震救灾的现场。

        触动心弦,却无力回天,飞鸟信狠狠捶击着废墟,咬牙切齿:“我发誓……一定要守护好这片地球.....绝不容许那帮疯子再度肆虐!”

        “古小赫……”梦鱼一屁股瘫坐在废墟上,向来铁血坚强的她,竟也两眼泪汪汪。

        一整天都没搜寻到古小赫的下落,吴梦鱼心急如焚。所幸,星尘小区不处在市中心闹市区,因此没有被殃及,至少他们有家可回,但也不少住客都被怪兽吓破了胆,一天之内,整个小区都搬得几乎不剩几户人了。当然,衡天去问过了,楼下的小俊一如既往,不动如山!

        喝着酒,喝着寂寞,喝着惆怅,当然,梦鱼喝的最多,边喝还边骂什么“狗小赫、古小赫你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跟雪诺约会去了”,然后,骂着骂着,泪如雨下……

        “梦鱼。”飞鸟的声音,“你不是男人婆吗?坚强一点,已经登寻人启事了……”

        “你叫我坚强?哈哈哈……”梦鱼面红耳赤,显然是喝醉了。

        “梦鱼,我在原本的世界,也认识一个男人婆啊,不过她温柔起来,也和小猫一样。”飞鸟看着梦鱼,竟是温柔地笑了。

        “啊……”一声惨叫,划破银河,远在另一个次元,正准备穿越的赛罗奥特曼,身躯被一道暗紫色的光流顶飞,重重地摔在了附近的行星之上。

        赛罗的面前,飘浮着一名全身紫黑的怪人。那名怪人,身上闪耀着紫黑的暗芒,四肢极其雄健,胸前布满了紫红色的花纹,花纹中浮现出的一枚菱形计时器,证明了他奥特战士的身份。

        赛罗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又是一发艾梅利姆光线打去,然而那怪兽身形一晃,带出残影的同时,却听“当”的一声,光线打在了一块“铁”上。

        “混.蛋!布莱恩特,你也是奥特战士啊!”赛罗愤然指着他怒骂。

        “哈哈哈哈……好吧,我是奥特战士,但却是在另一重宇宙里试炼过的‘超次元战士’,和你们光之国的杂碎完全不一样!”狂傲之音,响彻银河,只见布莱恩特的手中光影一闪,便化成了一柄明晃晃的铁剑。

        “你……”

        “你什么你!赛罗,你要为我的结拜兄长,报仇雪恨!”布莱恩特信誓旦旦。

        “你的兄长?”

        “对,我的结拜兄长,他叫……贝利亚!”

        “啊……贝利亚?”赛罗一愣。

        “没错!凭什么?凭什么!你和我兄长犯了同样的罪过,凭什么你能受到包庇?对哦,你是赛文的儿子,所以,你的老爹,我也是要去拜访的。”布莱恩特大笑,“你们光之国,不过是群只会沽名钓誉、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只会拿‘正义’之词往你们脸上贴金,实则虚伪不堪,真觉得你们做的坏事少吗?你们懂什么叫正义吗?”

        赛罗呆愣了一会儿,旋即纵身飞到了布莱恩特的咫尺之遥,笑了起来:“我以前也听说过你,最善于打铁的奥特曼,光之国最著名的铁匠,我和我父亲的头镖,都是你打造的,对吧?”

        “哦?原来你还记得啊。很遗憾,你记错了,头镖根本没关系,但我帮佩丹星人打制出了‘金古桥的钢甲’倒是真。然而,奥特之父为什么要把我这个铁匠打发上战场?为什么!还不是想排除异己,找人背锅!”说到这里,布莱恩特眼中怒火中烧。

        赛罗摇摇头:“几万年前的事我当然不会知道,但我很清楚,你现在这么做是不对的。至少,你如今所为,谈不上正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还差了两万年呢!”

        “我死了……”布莱恩特冷笑,“但我手中的那些‘铁’却给予了我新的力量,我就是‘铁’本身,我的灵魂,与‘铁’同在,成为我炼铁成神之路的试铁石吧!”

        “你休想!”赛罗的胸前,银芒暴起,帕拉吉之盾已经幻化而出。然而,就在此时,布莱恩特却消失于他的眼帘。

        赛罗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得背后响起一声:“奥特肘击!”

        “不好……”暗紫色的光影瞬移至身后,帕拉吉之盾的光芒顿时黯淡下去,紧接着,爆裂声起,赛罗拔下头镖硬挡,却被布莱恩特的铁剑一剑斩飞,而帕拉吉之盾竟然也在短短一瞬间被挑落!赛罗暗惊,这把曾在十秒内斩杀过八十一头怪兽的铁剑,果然名不虚传!

        “这个什么稀奇玩意儿,本铁匠拿走了!”布莱恩特呵呵一笑,自顾自地将帕拉吉铠甲给自己穿了上去。

        “等等……”赛罗的胸前,计时器猛闪,他已无力组织,眼睁睁看着布莱恩特开始试起帕拉吉之盾的能力来,“住手!我九死一生才唤起的奇迹之力,全宇宙的希望之光尽在于此,你岂能驾驭得住?”

        “当然能。我即是铁,铁即是我。我拥有‘打铁之魂’,可以控制所有的‘铁’,我对任何铁都有吸引力。只要是铁,就逃不出我的掌心,所以,就算再强的力量,是铁,我都能支配!哟呵呵,居然还能玩穿越……哦也……”布莱恩特忘乎所以地利用帕拉吉之盾破开了虫洞,钻了进去,赛罗还想阻止,但他丢失了帕拉吉之盾,已经无法再穿越时空了,而他此刻所在的宇宙,既不是光之国所在,也不是任何一重能请得到外援的地方。

        “啊啊啊啊……”穿进了虫洞,布莱恩特立刻惨叫出声,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无数索菲亚生命体,瞬间就将他的身体团团包裹了起来。但赛罗这边,眼看着“帕拉吉手镯”还残存光亮,看来,布莱恩特夺走的并不是能量,单纯就是抢了块“铁”而已……

        人去楼空、冷冷清清的场所,众人奈何不住喝醉酒的吴梦鱼,不过飞鸟却郑重地对众人打起了包票:“放心,我会照顾好梦鱼的。”

        忙了一天,众人也都疲困不已。临睡前,美露不忘煞有介事地看看窗台边的众多玩偶,看看没什么异样,便闷头睡下了。

        酒吧里,此刻就剩下飞鸟和酩酊大醉的梦鱼。只见飞鸟轻轻地捋着梦鱼柔顺的长发,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你们懂什么……我跟古小赫,认识七年了……七年啊……”梦鱼还在说着醉话,显然已不省人事。

        飞鸟安静地凝视着梦鱼,说不出的感觉在他心头荡漾。他总觉得,一个平日里什么都能干的女汉子、男人婆,但凡触及了心底最柔软的角落,便是那般惹人心疼,即使平日里都干劲十足,永不服输,可是,总有那么一种力量,能催动着她们也落下泪水。

        “梦鱼……梦鱼……我是古小赫,你看着我。”飞鸟突发奇想,竟从背后拍了拍梦鱼。

        梦鱼侧过醉醺醺脸,然后,他猛的将用两手托住了飞鸟的脸颊:“啊……你不是他……我家狗小赫……不可能那么帅……”

        “梦鱼,你没醉啊。”飞鸟微微一笑。

        “我哪里醉啦!人家只是……想狗小赫了啊……七年啊,好不容易在一起了……”

        “别太悲伤了,我也喜欢过一个人,而我,从她身边失踪,按平行宇宙的时间算法,都十几二十年了……”说到这里,飞鸟的眼眶里,似乎也有泛着柔情,他喃喃诉说,“七年,你们至少都能相见,而我,却身不由己。我是飞鸟,注定要往前飞的,我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我一直旅行,在每一个时空旅行,一路上,我帮别人打架,凭着戴拿的一身本领,惩奸除恶、维护正义,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拯救一个个宇宙,甚至,在那些宇宙里,我都成了传说的英雄,可是,我并不快乐,因为,我与她的约定,青春早已作古,相逢之日,却遥遥无期……”

        “兄弟啊……这种心情,我能体会。”泪水还挂在脸庞,吴梦鱼却还是强颜欢笑着安慰飞鸟,“两情若能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分别,而是两人明明在一起,却捅不破那层心中的薄纱……我想,我明明那么拼命地守护他,他也应该了解吧……”

        不知不觉,飞鸟和梦鱼两人都将心底最柔软的一面展示给了对方。梦鱼醉倒后,飞鸟就背着她上了楼,背着梦鱼时的感觉,就好像当年背着良一样,也许只是错觉,但飞鸟却珍惜着这种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