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九章 破吾天锁,逆汝命运

作品:《 打造超玄幻

        利用混沌之力来炼器,这或许是陆番做出的最大胆的举动了。

        混沌之力很珍贵,哪怕是陆番,迄今为止,也就获得了一赫的混沌之力,并不多,可以说非常的少。

        但是,这混沌之力却非常的强悍,乃是品质比本源之力还要强悍的力量。

        陆番居然将这力量用来炼器,不得不说,非常的奢侈。

        不过,这或许是陆番迄今为止,能够将剑胚打造成为地阶灵具的最有效的办法之一。

        地阶灵具,需要珍贵的材料,这材料,陆番寻不到,玄阶灵具在中武世界就已经很珍贵了,按照陆番的猜测。

        想要打造出地阶灵具,所需要的材料,或许要在高武世界才能获得。

        哪怕是在天元域,可能都寻不得打造地阶灵具的材料。

        而混沌之力,属于一种超脱的力量,是陆番偶得之,珍贵又神秘。

        陆番选择将这能量加入到灵具中,来提升灵具的等阶。

        若是没有混沌之力,这把阵眼“覆天剑”的等阶很有可能只会止步在玄阶高等,想要跨入地阶……难。

        毕竟,这覆天剑的原材料的品阶实在是太低,若非浸润在本源湖中很久,这覆天剑的等阶难以提升。

        嗤嗤嗤……

        混沌之力如一朵蒲公英飘落在了烧的赤红的覆天剑上。

        一瞬间,乳白色的混沌之力顿时扩散开来,一瞬间,覆天剑的表面像是沸腾起来似的不断的冒着小泡。

        强悍的力量渗透入了覆天剑中。

        似的覆天剑似乎在不堪重负的颤动。

        陆番的神色严肃了起来,若是他无法把握好度,这覆天剑很有可能会破碎。

        因而传道台内,陆番开始十分的严肃,他将所有的灵识垂落而出,缠绕着剑胚,宛如蜘蛛网一般。

        棋星一颗颗的垂落而下,捶打着覆天剑。

        使得混沌之力与覆天剑的融合越发的温润,越发的完美。

        “神魔血。”

        终于,在要成剑的时候。

        陆番眼眸一凝。

        他抬起手,手掌心中一滴鲜红的血液浑圆流转。

        滴淌在了覆天剑上的时候,竟是发出了火烧板的嗤嗤声,一下子被蒸腾,化作了黑气。

        陆番与覆天剑之间的联系也越发的清晰。

        “地阶灵具……成!”

        陆番眼眸一凝。

        轰!

        就在覆天剑成型的瞬间,驮着湖心岛的巨鲸突然发出了惊恐的吼声。

        一道水柱喷薄而起,在天穹上炸开,扬洒。

        阴沉的云,不断的裹覆而来,化作了可怕的旋涡。

        瀚海掀起了巨大的波涛,宛若要灭世。

        湖心岛上。

        飓风吹拂而来,使得青草都被吹的弯了腰。

        正聚精会神的盯着那通天镜的倪玉和凝昭忽然心头一紧,她们抬起头,却看到天穹上,有可怕的波动席卷着……

        “这是……雷劫?”

        凝昭凝眸,深吸一口气道。

        好可怕的雷劫,仿佛要灭世一般,天锁境在这等雷劫面前,微弱到不可比拟。

        白玉京楼阁之上。

        端坐在千刃椅上的陆番徐徐的睁开了眼。

        白衫飘扬不断的他,望着天穹上的黑云。

        无数的雷霆化作璀璨光华垂落而下。

        陆番抬起手,一柄乳白色的小剑顿时呼啸飞驰而出,冲入云端,与雷霆发生了惊天的碰撞。

        覆天剑渡雷罚!

        中武世界诞生地阶灵具,这几乎打破了天地规则,引得了灭世雷罚。

        一道都雷霆冲击而下,空间似乎都被轰的炸碎。

        强如可以与婴变境强者硬碰的巨鲸,此刻却是瑟瑟发抖,不敢动弹分毫。

        这种天威,对于灵兽的压制,太大了。

        小应龙也是趴在了倪玉的脑袋上,身躯在微微颤栗。

        ……

        东阳郡。

        武帝城分城。

        正在密室中闭关,参悟道意的杜龙阳陡然睁开了眼,在他的灵识中,有可怕而惊惧的气息在弥漫着。

        “好可怕的气息,仿佛天威震怒……”

        杜龙阳深吸一口气,浑身紧绷。

        不仅仅是他。

        乾女宫的女帝,绝刀门的叶守刀,天虚宫的天虚公子等等,皆是从闭关中惊醒。

        他们看向了无垠的瀚海方向。

        破空之声陡然响彻。

        杜龙阳手中拎着一杆黑色长枪,爆掠而出。

        女帝红袍翻飞,踏着莲步,从虚空中迈步而行。

        叶守刀和天虚公子也皆是爆射而出。

        他们冲出了东阳郡,在天穹之上碰面,彼此相顾无言。

        他们望向翻腾的瀚海,皆是默不作声的朝着前方冲去。

        婴变境的他们,参悟了道意,实力更强。

        破开了巨浪,以近乎音速驰骋。

        然而。

        他们明明能够感受到可怕的雷罚波动,也听到了巨鲸惊吼声。

        可是……

        无论他们如何找寻,灵识如何释放,都无法寻得白玉京。

        “虽然能感应到,但是……却看不到,也寻不到……”

        “白玉京当真是隐匿了?”

        杜龙阳深吸一口气。

        以他们的实力,居然完全无法找寻到隐匿的白玉京,这让他们有些颓唐。

        “或许是我们实力不够吧……”

        “等我们彻底掌握了道意,应该就能够寻得到白玉京的踪迹了。”

        几人默默道。

        话语落下,他们便爆掠离去,回归到了东阳郡,继续必关。

        序列道意的研究,他们已经研究出了一点心得,他们要一鼓作气。

        ……

        湖心岛上。

        恐怖的雷罚结束了。

        陆番端坐千刃椅,覆天剑漂浮在他的手掌心。

        温润的像是玉钗似的的覆天剑,摸起来有点滚烫感,看上去有些像玩具。

        陆番目光闪烁,一个个符文垂落。

        覆天阵起。

        瀚海之上,浓雾开始不断的覆盖,滚动。

        陆番屈指一弹,覆天剑顿时化作了一道白芒,遁入了阵法中。

        完整的地阶阵法,覆天阵便彻底的打造完毕。

        陆番眼眸闪烁奇异波动。

        覆天阵很强,因为陆番用混沌之力打造的覆天剑,使得覆天剑的品阶,竟是达到了地阶高等……

        这是陆番万万没有想到的。

        阵眼的品阶高,使得阵法的品阶也随之水涨船高。

        陆番可以感受的到,一旦催动覆天阵,防御之力会无比的强大。

        若是陆番处于外部,就算是他全力出手,怕也无法撼动这防御分毫……

        而且,覆天阵可不一般,不仅仅只是防御阵法。

        陆番若是想,甚至可以转化为惊天杀阵。

        当然……

        主防御的阵法,在杀伐上会弱很多。

        但是至少,困住三神境,第二境,阳神境的存在是没有问题的。

        没有启动阵法。

        陆番抬起手,乳白色的光华回归。

        陆番捏着覆天剑,插入了玉冠中。

        湖心岛上。

        倪玉和凝昭惊魂未定,在感受到雷霆消散后,才是松了口气。

        这时候,他们才将目光落在了通天镜上。

        “霸王算计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必杀一招,以三等序列道意爆发极致战力,能赢么?”

        倪玉攥起了手,有些紧张的问道。

        虽然她不是很喜欢霸王,因为这个人自信又自负。

        但是,霸王比较是五凰的人啊。

        在倪玉看来,天元异域与五凰属于两个阵营。

        或许,在陆番眼中,天元与五凰,是天下大同。

        但是,终究还是会有区别。

        轮椅轻轻转动,轧着青草的声音响起。

        倪玉和凝昭纷纷起身,恭敬的看向了陆番。

        “公子。”

        通天镜中,画面还在继续。

        陆番倚靠着千刃椅,笑了笑。

        “公子,你说霸王能赢么?”

        倪玉好奇问道。

        凝昭也有些期待的听着。

        陆番闻言一滞,瞥了眼通天镜中的战斗,便知晓倪玉问的是什么了。

        他笑了笑,手掌抵在护手上,轻轻点着。

        “赢?”

        “没有那么容易……”

        “元婴境是一个超脱的过程,天锁与元婴境的差距太大了,没有那么容易赢。”

        “周海生也不是弱元婴,或许霸王达到八极天锁层次,配合上三等序列道意不屈,才能有胜算,否则……霸王没有机会。”

        陆番道。

        元婴,可不是垃圾。

        哪怕在天元域,元婴境都非常的稀少。

        倪玉和凝昭听到陆番的分析,脸色不由一变。

        “公子……若是霸王真的败了,要被杀了,您会出手吗?”

        凝昭忽然问道。

        话语一出,气氛变得有几分严肃。

        陆番却是摇了摇头。

        “不会出手……”

        “白玉京隐匿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让他们变强……”

        “你以为天元的这些元婴就是他们真正要面对的敌人?”

        陆番手指轻点,抬起头,望着天穹,微微眯眼。

        “他们真正的敌人……还没出现呢。”

        “若是连元婴的压力都扛不住……到时候,他们该怎么办呢?”

        “他们该学会自己变强,总不能一辈子都在公子我的庇护下吧。”

        “这个世界……需要强者。”

        “而强者……需要在血与泪中诞生。”

        陆番的话,让凝昭身躯一震。

        公子的话里有话啊,可是她听的内心却无比的沉重,因为她感觉到了压力。

        真正的敌人么?

        凝昭顺着陆番的目光往天上望。

        姣好的面容上,闪过凝重。

        敌人……来自天外么?

        ……

        轰!!!

        恐怖的爆炸,顿时滋生!

        沙漠的每一粒沙土都在震动,被震碎炸飞。

        沙尘,一阵又一阵的滚开,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所有人都注视着碰撞的中心。

        霸王于战斗中突破五极天锁,并且爆发出不屈道意的反弹之力,欲要反弹元婴境的攻伐……

        可以说,世人谁都没有想到霸王的这魄力和决心。

        霸王此举,的确惊艳到了不少人。

        包括……周海生。

        暗中观察的元婴境也纷纷吸了一口气,难怪霸王能够以弱胜强,拳毙周留。

        此子的确有人榜榜首之姿。

        可惜……

        周海生不是弱元婴,元婴境界分四个层次,初入,小成,大成,圆满。

        而周海生,处于元婴境小成的层次。

        虽然在元婴地榜只是吊车尾的位置,可是……能够入元婴地榜,就已经可以说是非常的强了!

        轰!

        霸王的绝境一击,周海生没有小觑,他早就知道了霸王的三等序列道意,也明白周留就是死在这一招之下。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没有防备。

        他全力以赴,元婴悬浮头顶,将自身的力量彻底的宣泄。

        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似的。

        霸王的一斧被一股无形的屏障所抵挡住。

        斧刃斩开了屏障几许,可是却无法深入。

        而周海生面容在这一刻返老还童到了极致,肌肤散发着玉色。

        汇聚了周海生元婴全部力量的苍生剑,徐徐斩出。

        速度不快。

        可是霸王却感觉自己根本无法躲避似的。

        霸王眼眸瞪大,死死的盯着苍生剑……

        那剑刃之上有流光在飞速的闪烁游走,隐隐爆发这让人头皮发麻的可怕锋锐。

        一股让人浑身毛孔冰冷的感觉,裹覆霸王的全身。

        咔擦!

        斧子斩下。

        屏障开始破碎。

        而苍生剑也不急不缓,削过了霸王的脖颈。

        噗嗤!

        周海生全部的力量都汇聚在苍生剑在。

        屏障的力量不足,所以屏障破碎。

        霸王的一斧,狠狠的劈在了周海生的身躯之上……

        轰!

        他追杀了霸王这么久的力量,在这一刻全部因不屈道意而在斧头上爆发。

        周海生的一边手臂被斩断,血液扬洒。

        天锁搏元婴,斩元婴一臂!

        周海生无法维持悬空状态,砸落在了地上,身躯横飞出老远,堆叠起厚厚浓沙。

        然而。

        这并不是让世人震撼和无言的。

        霸王落地,没有跌倒,笔直的伫立……

        而苍生剑跌落在地,血染红了滚烫的砂砾。

        所有人禀住了呼吸,望着那伫立在沙漠中是魁梧的霸王,大气都不敢出。

        钟南、萧月儿等人榜天才也是沉默无言。

        霸王的这一战,的确是惊艳到了他们。

        以天锁搏元婴,竟是斩了元婴一臂,这是何等的战绩!

        哪怕是九转金丹,面对周海生能保持不死,都已经是值得吹嘘的资本了。

        然而,霸王斩了周海生一臂。

        当然……

        代价也同样巨大。

        一道血痕,在霸王的脖颈上浮现而出。

        尔后,控制不住的血液从霸王的脖颈处喷洒而出。

        长斧落地,发出沉重的轰鸣。

        霸王抬起手,捂住了脖颈……

        血液喷洒而出,像是喷射的血箭。

        霸王的眉宇间,有几分怅然……

        还是失败了啊。

        霸王的手捂住脖颈,可是殷红的血,顺着指缝不断的流淌而下,他感觉到自己的生机也在飞速的流逝着……

        不过,他笑了起来。

        大笑之声,在荒漠间流转。

        以五极天锁,斩元婴境一臂,他霸王……并不弱!

        死也死的霸气!

        远处。

        周海生捂着断臂,站立而起,看着捂着喷血脖子,仰天大笑的霸王,神色复杂。

        妖孽!

        当真是绝代妖孽!

        周留败的不冤,在周海生眼中,哪怕是钟南、风一楼这样的天才,都无法与霸王相比。

        他可是小成的元婴境,可是,却险些被霸王以命换命给宰了。

        “结束了啊。”

        周海生面色如玉,复杂的望着霸王。

        苍生剑抹过了霸王的脖颈,哪怕参悟三等序列道意不屈,可霸王毕竟不是不死身。

        非元婴境,斩首……等于必死。

        斩了首,肉身就锁不住灵魂,灵魂一旦逸散,就等于必死。

        周海生咳嗽了一声。

        也不禁低声笑了起来。

        笑的有几分悲意。

        周海生替周留报了仇,可是莫名的,周海生内心竟是生不出半点喜悦。

        噗嗤!

        血柱喷洒。

        在一双双眼眸的注视之下。

        霸王身躯依然伫立,可是……霸王有着冲霄眉宇的脑袋,却是砸落在了地上。

        咚……

        一声闷响,仿佛砸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聂长卿攥紧了拳头。

        景越攥紧了景天剑。

        诸多世家,诸多五凰的修行人,脸色煞白如纸。

        西凉铁骑,许多人身心拔凉。

        洛茗月身边的洛茗桑在一瞬,身体的力量仿佛被抽空,直接瘫软了过去。

        而天元域的修行人和强者们,也情绪复杂,看着被斩落首级的霸王,带着几许的敬佩。

        那些隐匿在黑暗中的元婴境们灵识碰撞。

        霸王死了,白玉京……不曾出手!

        他们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讯息。

        湖心岛上。

        透过通天镜看到这一幕的倪玉和凝昭也是呆住了。

        竟真的被公子给料到了!

        陆番倚靠着千刃椅,蹙眉望着通天镜中的画面。

        风萧萧兮易水寒。

        萧瑟的寒风,吹着滚动的砂砾。

        手指轻点着轮椅护手。

        陆番眯眼。

        结束了么?

        不……

        并没有。

        ……

        孔南飞一身儒衫,有几分悲伤,霸王很强,在诸子百家时代,那是无敌的象征,而如今,却是被斩首于天元异域修行人手中。

        他的内心,如何能够不难受。

        他看了一眼莫天语。

        莫天语的卦……为什么能这么准?!

        为什么?!

        孔南飞很难受。

        莫天语则是死死的盯着霸王那魁梧的无头尸身。

        下一刻。

        莫天语突然大笑了起来!

        笑声震动。

        让孔南飞一脸懵逼。

        这厮……还笑?!

        莫天语敞胸露肚,目光中却散发着一丝疯狂和兴奋。

        他的突破和寻常人不同,按部就班的修行破境对他而言,比较困难。

        发丝飞扬间,莫天语眸光璀璨,他该展现真正的技术了,这也是他的机缘。

        灵气以他的身躯为中心,陡然炸开!

        逆命道意在翻卷着……

        逆命,逆的便是命!

        他捏着三枚散发着光华的铜宝!

        猛地抛飞,悬浮天穹,仿佛推演天机!

        今日……

        破吾天锁!

        逆汝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