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05章,巴结讨好

作品:《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陈平淡淡的扫视着众人复杂的神情,嘴角一咧笑道:“本来我不想说的,但是都到这个份上了,那就没必要隐瞒了,没错,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陈总,稻米天使投资集团幕后大老板。”

        哗然!

        陈平的话,直接炸开了,在众人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居然就是那位陈总!

        千亿啊!

        天哪!

        江婉侧目,看着此刻的陈平,心里一万个为什么。

        陈平,居然是稻米天使投资集团的幕后大老板。

        他到底带有多少隐瞒自己的事情。

        而这边,胡洁、钱晓虎等人,早就呆住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种感觉,就像便秘一样。

        一个窝囊废,摇身一变,成了众人口中追捧的豪门阔少!

        这,这简直操蛋啊!

        胡洁心里一万个不甘心和不相信。

        可是,事实就在眼前!

        江婉有必要骗自己?

        但是,她还是很不甘心的道:“沈总,不是我不相信你,可是,陈平他明明就是窝囊废啊,我都认识他三年了,他根本不是什么大老板啊。”

        沈兆杰冷冷一笑,直接转身,目露恭敬的对着陈平道:“陈总,我建议您取消对四通贸易的投资,这样的话,某些人才会相信。”

        陈平沉默了,看着沈兆杰,还有那个还在疑惑的胡洁,道:“好。”

        一锤定音!

        沈兆杰立马拿出手机,拨通了公司的电话,寒声命令道:“立刻给我撤回四通贸易的一个亿投资,另外追讨他们的索赔,因为他们对大老板不敬,违反了合约!”

        啪!

        电话挂了。

        所有人大气不敢出!

        因为,这一幕是在太吓人了。

        真的撤资了?

        胡洁心里是七上八下的,她不希望那种事发生。

        可是,下一秒,催命的手机铃声直接炸响了。

        吓得胡洁那是浑身一颤,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看着来电显示,财务部经理!

        不会吧。

        电话接通了,那头就是财务部经理焦急的声音:“胡总,出事了,刚才稻米天使投资集团撤回了一个亿的投资,还追加了对我们的起诉,要赔偿合计三千万!”

        完了!

        彻底完了!

        这一刻胡洁才明白,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人。

        “怎么了老婆?”

        钱晓虎吧胡洁的面色变化看在眼里,心里也慌得不行。

        胡进和胡广宗老爷子也是看着胡洁,着急的问道:“到底怎么了,你说句话啊?”

        胡洁抬眉,面色惨白的看着那边表情淡然的陈平,挤出几个字道:“撤……撤资了,还追加了对我们三千万的赔偿起诉。”

        “什么,撤资了?”

        胡广宗感觉到一阵头昏眼花,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就要摔倒。

        还好胡进眼疾手快,搀扶住了老爷子。

        这下子,胡家人彻底慌了神。

        这不光撤资了,还有三千万的赔偿啊!

        他们去哪里弄这笔赔偿?

        胡洁慌了,看向江婉,求饶道:“婉儿姐,你快帮忙说说话,千万不能撤资了,这下我们家就完了。”

        “是啊,江婉,就算叔叔求你了,快给陈平说说吧。”

        胡进也是忙得看向江婉恳求道。

        谁能想到,掌握着胡家命运的,居然是被他们一直嘲讽的窝囊废陈平!

        江婉看了眼陈平,面色犹豫,道:“这件事,我帮不了。”

        这句话,等于宣判了胡家的死期。

        而陈平,也默默的站了出来,看着胡洁等人,冷冷道:“你们忘了刚才我在客厅说的话了吗?我说过,我需要你们跪下来给我和江婉道歉。”

        这句话,现在应验了。

        胡洁和钱晓虎十分纠结,但是他们不得不妥协。

        噗通!

        胡洁和钱晓虎笔直的跪在陈平跟前,闷着脑袋,求饶道:“陈平,刚才是我们不好,我们给你道歉,求求你千万不能撤资啊。”

        “陈平,我们错了,求求你了,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份上。”

        噗通!

        一连几个响头!

        陈平看着跪在面前的二人,面色冷默,道:“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说罢,陈平侧目,眼神冷冷的盯着躲在人群后面的杨桂兰和孙秋翠几人。

        此刻的杨桂兰,早就没了刚才的嚣张劲。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陈平居然会是稻米天使投资集团的大老板。

        千亿的资金啊!

        妈呀!

        自己的女婿居然这么有钱的吗?

        不是说他家里破产了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

        也是这会,孙秋翠捅了捅杨桂兰的胳膊,压低着嗓音道:“桂兰大嫂,难怪陈平不在意那套别墅,他居然这么有钱的吗?”

        杨桂兰心里也很紧张疑惑啊,直接不敢跟陈平对视。

        陈平冷冷的一笑,扫了一眼众人,对身边的沈兆杰说了几句,也就拉着江婉离开了。

        众人看着离开的陈平,才缓缓的松了口气。

        刚才的气氛太压抑了。

        所有人都选择了闭口不提刚才的事,至于晚餐,早就没人想去吃了。

        太震撼了!

        刚才的一幕,他们永生难忘啊。

        这边,陈平拉着江婉来到小区外,直接坦言道:“你想问什么?”

        江婉踌躇了半天,看着陈平,目色闪烁着疑惑,问道:“陈平,你到底还有多少瞒着我的?不是说你家里破产了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陈平一直暗中帮助着自己。

        江婉现在心里很不好受。

        陈平捧着江婉粉嫩的脸颊,道:“小傻瓜,其实稻米天使投资集团是我二叔的,他只是临时让我管事罢了。”

        对不住了二叔,这个时候,只能派你上场了。

        “二叔?”

        江婉很是狐疑,显然不太相信陈平说的。

        陈平嗯嗯的点头,道:“真的,其实我们家的情况很复杂,京都陈氏集团是我家的产业不错,也的确破产了,但是稻米天使投资集团也是我们家的,不过是二叔一个人打理的,这也是为什么云静会和二叔争吵的原因,他们忙着瓜分家产呢。”

        这个解释总算还可以。

        不至于撇清,也不至于彻底暴露。

        江婉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不由得问道:“那二叔怎么打算的?”

        陈平刮了刮她的鼻子,道:“当然是交给我打理了,你放心好了,现在的稻米天使投资集团是我在负责,虽说不能调集那么多的资金,也没有市面上传言的千亿资产那么多,但是几百亿还是有的。”

        几百亿!

        江婉惊愕的张大了小嘴巴,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老公没因为破产负债就行。

        不过这件事,她要好好消化才行。

        “走吧,回去吧。”陈平道。

        两人回到别墅,很不凑巧的,杨桂兰等人早就回来了。

        客厅里,杨桂兰和孙秋翠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谁。

        一看见陈平回来了,那个杨桂兰啊,就跟猴子似的,巴结讨好的端茶递水,道:“陈平啊,你可算回来了,你看,妈给你泡的养生茶。”

        陈平和江婉对视了一眼,都很无奈。

        这个杨桂兰就是这副样子,谁有钱有势就巴结谁。

        先前对陈平一副爱理不理恨不得赶出去的样子,现在又这幅恨不得掏心掏肺当成亲儿子对待的样子。

        “你先上去休息吧。”

        陈平对江婉温柔的说道。

        江婉嗯嗯的点头,路过杨桂兰身边的时候,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杨桂兰巴结的凑到陈平跟前,拉着他坐下来,满脸笑意道:“这个陈平啊,先前呢都是妈不对,妈狗眼看人低,你千万别跟妈计较,毕竟咱也是一家人哈。”

        “对对对,陈平啊,先前三婶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你见谅,三婶就是个粗人。”

        孙秋翠这会也是忙得附和道。

        “陈平啊,你看,你既然是稻米天使投资集团的大老板,那你肯定很有钱,所以你现在有多少资产啊?”

        杨桂兰眼珠子一转,总算问到了正题。

        见陈平一脸冷冷的模样,她忙的哈哈的笑道:“你看啊,不是妈打听你的资产,只是妈关心关心你,这个钱啊,肯定是要放在家里的,最好呢,是交给我替你保管,怎么样?”

        杨桂兰回来的路上就和孙秋翠等人商量好了,这个陈平啊,这么有钱居然还瞒着她们。

        她们要是不从他身上弄点钱出来,那可真对不起自己。

        千亿资金的大老板啊!

        杨桂兰这辈子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婿居然这么牛逼!

        撞大运了这是!

        这样的摇钱树,自己可得抓牢了!

        陈平脸色默寒,他已经听出来了,这杨桂兰是要自己的钱啊。

        脸真大!

        “想知道我有多少钱?”陈平反问道,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杨桂兰一个劲的点头,笑呵呵道:“是啊是啊,告诉妈,你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