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23章,反咬一口

作品:《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江婉很着急,说道:“不清楚,医院打的电话,说是出了车祸。”

        车祸?

        我去!

        陈平立马加大油门,直冲医院。

        到了医院,江婉很是焦急的冲下车,就看到门口停了好多救护车,不断地有伤员送过来。

        整个医院忙成一团!

        几十个护士和十几个主治医生,拼命的嘶喊:

        “这里这里,重伤!快止血!”

        “这里,需要呼吸袋!”

        “快,从其他医院调人员过来,联系院长!”

        整个现场,非常的混乱,好多满身是血的人,从不断驶来的救护车内被抬下来!

        很是血腥!

        断胳膊断腿的!

        哀嚎声不断!

        江婉整个人都吓到了,浑身发抖,捂着嘴,不停的从那放在地上,盖着白布,染透着血的遗体,寻找着什么。

        “妈,爸?你们在哪啊?”

        江婉急的哭了出来,梨花带雨,很是悲伤。

        陈平搀扶着她,掀开了好几个盖着白布的人,很惨,惨不忍睹!

        全是冲鼻的血腥味!

        “婉儿,别着急,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陈平安慰道,这一看就是出了重大的交通事故。

        “怎么办怎么办,陈平,没找到爸妈,他们不会……”

        江婉哭的很是伤心,整个人浑身都在发抖,尤其是医院门口的这一幕,太冲击人的精神了!

        陈平也很着急,毕竟是自己的丈母娘和岳父,要是真出了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医生医生,请问,有没有叫杨桂兰和江国民的伤者?”

        江婉心急,拉着一个奔行的浑身是血的医生,着急的问道。

        “你们是杨桂兰和江国民的家属?”

        那医生狐疑的望着江婉和陈平,显然是知道的。

        “对对对,我爸妈他们在哪?他们没事吧?”

        江婉不敢往下想,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泪水。

        “他们在那。”

        医生随手一指医院内的休息去的长廊里,已经坐了好多人,全是伤者。

        一眼,江婉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头上蒙着纱布还印着血的杨桂兰和江国民。

        “爸,妈!”

        江婉着急的飞奔过去,一把抱住杨桂兰和江国民,哇哇的大哭。

        吓死了!

        真的吓死了!

        还好没事!

        “婉儿啊,你差点就见不到妈了。”

        杨桂兰也是呜呜的哭了几声,她也吓到了。

        刚才路上的重大事故,死了好多人,还好他们的司机车技娴熟,只是侧翻,碰到了额头,擦伤了其他地方。

        没什么大危险。

        “妈,没事吧?”

        陈平见到二老没事,也是松了一口气,着急的跑了过来,问道。

        “你眼瞎啊!看不到我和你爸伤成这样了吗?这叫没事吗?”

        忽的,杨桂兰就发起火来,指着自己的额头骂道:“怎么,看到我和你爸受伤了,是不是心里不爽,你是不是早就盼着我和你爸出车祸死了,这样,你就可以独吞我们家财产了?”

        杨桂兰很生气,心里又怕得很,尤其是看到陈平这慢吞吞的性子,就更是来气。

        这家伙,眼睛瞎的吗?

        陈平一愣,发现自己完全就是撞在了枪口上。

        杨桂兰心里害怕,把气撒在了自己身上这是?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陈平很无奈,叹了口气道。

        “你叹什么气?怎么,被我说中了,你心里不高兴了?呵呵,陈平啊,我早就看你不是好人了,在我们江家窝囊了三年,你处心积虑的是不是在打我们家的财产,是不是在打婉儿公司的主意?”

        杨桂兰可以说,完全是在逮着陈平乱咬。

        “妈,你怎么这么说呢?我和陈平一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他也很着急啊。”

        江婉听不下去了,自己老妈也太无理取闹了吧,怎么什么都能怪到陈平头上。

        而且,陈平根本不在乎自己家那点钱好嘛。

        就连壹号皇宫都是陈平买的。

        “桂兰,你别骂陈平了,他又没什么错,你这是乱发什么脾气?”

        江国民很头疼,捂着额头,瞪了眼杨桂兰。

        怎么说,今晚陈平也是给他们涨了脸面啊。

        这疯婆子,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自己的仕途,可全都靠陈平和崔贺的关系了。

        “干嘛,你们父女这是联合起来维护这个窝囊废了是吧?你们还把我杨桂兰放在眼里吗?”

        杨桂兰气急,尤其是看到江国民和江婉统一战线,心里更是不满。

        这个家,她才是主人。

        陈平算个什么东西啊。

        “妈,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了?”

        江婉很是头疼,自己老妈这是怎么了,哪来的这么大脾气。

        “我无理取闹?你看他,站到现在也不知道去喊一声给我和你爸看看,虽然只是外伤,但是万一有内伤呢?他就知道在这站着,什么事都不干,还不是盼着我们早点死?”

        杨桂兰生气道,眼眉横凝,满面寒霜,眼神里透露着对陈平的愤怒。

        “行,爸、妈,我这就去喊医生。”

        陈平也没辙,转身就小跑着去找医生。

        摊上这么能搞事情的丈母娘,陈平都不知道自己这三年怎么熬过来的。

        看着陈平走了,杨桂兰才瘪瘪嘴,嘀咕着骂道:“你们看看,他是不是存心的,在那傻站了半天也不知道喊医生过来给我和你爸看看。”

        反正现在在杨桂兰眼里,陈平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江婉很无奈,拉着杨桂兰的手,细长道:“妈,你以后能不能这样对陈平了,他到底哪里不好?他好歹和女儿结婚了三年,还有了米粒,难道他不是你的女婿?米粒不是的外孙女?”

        杨桂兰被说的哑口无言,咕哝道:“我也不想的,可是我看见他就来气。”

        “要想我好好对他,除非,除非他有个几百万存款,或者家里有点势力也行,就这样窝窝囊囊,我可不承认他是我女婿。”

        杨桂兰傲娇的瘪嘴道。

        陈平要是在这,听到这句话,估计会冷笑一番。

        不好意思,我家里,光是一个京都陈氏集团就掌管着上千亿的财产。

        而且,陈家的势力,似乎不是一点。

        而是,很强!

        江国民这时候,也忍不住说道:“桂兰,你就少说两句吧,你忘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崔局对陈平的态度了?”

        这个疯婆子,怎么这么健忘。

        能和崔贺认识,并且得到崔贺的恭敬,能是一般人?

        自己昨天跟她说的那些,她又全忘了?

        一说这事,杨桂兰眼睛才一瞪!

        她都被车祸这事吓忘掉了。

        崔贺啊,房产相关的高层,居然对陈平那个废物客客气气的。

        这里面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隐秘。

        “婉儿,这怎么回事,你知道吗?”杨桂兰问道。

        江婉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等他回来一会儿问问吧。”

        “行。”

        杨桂兰点头道。

        必须问清楚,这家伙是怎么榜上崔贺这条大腿的。

        等了片刻,陈平喊来了医生,医生也是一脸的不耐烦道:“不是检查过了么,没什么大问题,回去养几天就好了,要是担心啊,就住院观察几天。”

        这医生先前就给杨桂兰和江国民检查一遍了没什么毛病,就是擦伤。

        “医生,你们可不能这么马虎,我现在就感觉脑袋里晕晕的,你给我再检查检查,要是我出了事,你们医院可得负责啊。”

        杨桂兰不管不问,做出扶着额头很是头疼的样子。

        医生傻了,这妇女什么毛病,这不是浪费医疗资源么。

        “行,你们自己去挂号。”

        说罢,医生转身就走,他现在手上一堆事,今夜又得熬夜了。

        “愣着干嘛,还不去挂号?”

        杨桂兰瞪了眼陈平喝骂道,她现在可是伤员。

        陈平闷闷的跑去挂号,而后一通大小检查下来,没事。

        杨桂兰这才放心了。

        回到别墅,看到主卧还被占着,陈平脸色微冷,问道:“不是说过让你们搬下去吗?”

        一看他这脸色,杨桂兰就很心虚,虽然刚才在医院里,她骂的爽,但是到了别墅,她还是有些慌的。

        毕竟,这别墅没她的名字。

        这就让杨桂兰很头疼,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陈平赶出去!

        “哎哟,头好疼头好疼,老江啊,快扶我上去休息,哎哟,眼花,不行了不行了。”

        杨桂兰装腔作势,拉着江国民就上了楼。

        陈平还想说什么,被江婉拉了拉,道:“算了,让他们住几天吧,反正这里房间多得是,我无所谓的。”

        陈平没再说什么,只是很无奈。

        忽的,江婉问道:“对了陈平,你是怎么认识崔贺的?他好像对你很恭敬啊,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