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30章,愤怒的杨老爷子【四更】

作品:《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陈平一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道:“婉儿,相信我,我会告诉你的,但是不是现在,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陈平真的想告诉江婉,但是现实不允许。

        云静还在上江,他还没弄清楚云静到底想干什么。

        那个女人,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陈平,还有他最珍爱的江婉和米粒。

        所以,他没有选择。

        话音刚落,江婉就冷笑了一声,道:“好,那你就自己守着你的秘密吧。米粒明天手术,今天我不想跟你吵。”

        说罢,江婉转身,眼角含泪,抱着米粒就离开了。

        陈平孤独的背影,看着远去的江婉,和趴在她肩头冲他伸手的米粒。

        江婉,我会告诉你的。

        这一天不会久远。

        等我解决好了一切问题,一定会名正言顺,大张旗鼓的将你和米粒接回陈家!

        而这边,苏雪筠在离开餐厅后,回到了酒店,一个人坐在地毯上,喝着红酒,酩酊大醉的那种。

        她满眼婆娑的泪水,望着窗外城市的夜景,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苏雪筠心里,陈平是她的全部。

        可是这个全部,现在是别人的。

        她不甘心!

        京都最大家族苏家的三小姐,为情所困,若是让世人知道,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吧。

        那样一个女强人,居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喝的烂醉。

        窗外高挂的月色,洒进套房里,苏雪筠起身,慢慢的褪去蕾丝睡裙,展露曼妙的身姿。

        她看着镜子里那浑然天成的胴体,那距离心脏不过一寸的位置,有一个狰狞的伤疤。

        是刀伤。

        她至今还记得,曾经的陈平,为了她也是拼过命的人。

        温热的眼泪划过面庞,滴落在心口。

        苏雪筠抚摸着那处伤疤,嘴唇微颤,呢喃道:“陈平,你难道忘了吗?我这里,曾经也为你挖过,你为什么就不能爱我,为什么?!”

        若是世间所有情,都能有完美解释,就不会有那么多错过了。

        苏雪筠深刻明白这一点,但是她做不到。

        她爱陈平,爱的疯狂。

        她只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女人,没有任何过错。

        错就错在,苏雪筠没有得到陈平的爱。

        视线回到杨家大院,杨开封正在内堂太师椅上,把玩着陈平送的那枚玉扳指,嘴角掩饰不住的笑容。

        好东西啊。

        价值一个亿呢!

        陈平那个窝囊废,居然能淘到这么个好宝贝,关键是还稀里糊涂的送给了他杨开封。

        果然啊,废物连宝贝都不配拥有。

        突然!

        门房的管家冲进来,大惊失色的高喊道:“老爷,出事了!”

        杨开封怒瞪了一眼,喝骂道:“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那管家立马弓着身子低着头,浑身都在颤抖。

        “说,什么事?”杨开封冷冷道,手里依旧把玩着玉扳指。

        “老爷,小少爷,小少爷他出事了。”管家一脸着急,满额头的冷汗。

        刚才他接到通知,小少爷杨泰被人打成重伤,四肢剧断,牙齿全部打碎,现在就躺在医院里抢救。

        这可是天大的事!

        是有人对杨家动手了!

        啪!

        杨开封愤怒的起身,浑身因为怒火而在颤抖。

        铛铛铛!

        他迅速的拄着拐杖,冲出内堂,急道:“快,带我去医院,快!我的泰儿啊,你可不能有事啊。”

        杨开封心里着急,立马让人安排送他去医院。

        杨泰是他的宝贝孙子,是他现在最疼爱的小幺儿。

        第二人民医院病房,杨泰躺在病床上,双眼无神,浑身缠着绷带。

        自从醒来之后,他就这样呆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他的肋骨断了三根,双手双脚被挑断了手筋,想要复原最起码需要一年的时间!

        杨泰盯着天花板,眼中的呆滞突然变得暴躁,随即他愤怒的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说话都漏风,嘶喊着:“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现在的他,跟个废人有什么区别!

        医生说,他的双手以后握刀叉都难,需要长时间的康复训练!

        更别说下地走路了。

        当然,这一切陈平不知道,是郑泰让人做的。

        得罪陈先生,那就是找死!

        在杨泰的身旁,站着一个气势威严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脸型与杨泰七八分相似。

        他就是海通贸易的董事长,也是杨泰的父亲——杨景山。

        而在杨泰的床头则是坐着一个中年妇人,一身华贵的服饰,此刻早已经哭红了双眼:“谁这么狠心,把我儿子打成这样!”

        她是杨泰的母亲,魏晓晴。

        她此刻的心很痛,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宝贝,此刻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伤成这样,魏晓晴的心都在滴血!

        “儿子,告诉妈,是谁伤的你,我让你爸把人抓起来!”

        魏晓晴想握住杨泰的手,可是又担心会弄疼他,只能干着急的看着。

        杨泰眼角划过一串泪水,嘴唇干裂的颤抖着:“爸,你一定要为我报仇!是陈平,就是那个窝囊废!替我弄死他!我现在就是个废人了啊!”

        杨景山从出现在病房里就没说过一句话,脸色阴沉至极。

        陈平?

        那不是一个窝囊废吗?

        怎么会这样做?

        他不想活了?

        “景山,你倒是说句话啊,咱儿子被那个废物打成这样,你就不心疼吗?这仇一定要给儿子报!我要让那个下贱的野种给我儿子赔命!”

        魏晓晴哭哭啼啼的,眼神里流露出阴狠!

        “够了!”

        杨景山听得烦了,怒瞪了一眼魏晓晴道:“你一个妇道人家,不好好管管你儿子,成天惹是生非,如果不是他做了什么事,陈平那个废物会这样做?”

        “你说什么?难道他不是你儿子吗?好你个杨景山,我魏晓晴瞎了眼,居然跟了你!苦了我的儿子啊……”

        魏晓晴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推开杨景山,而后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

        杨景山见自己的妻子哭的那么伤心,再看看病床上的儿子,心里也是背着一股气,这才搂住魏晓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儿子的事我来解决,我一定会让那个陈平尝尝泰儿受到的十倍的痛苦。”

        一个窝囊废,杨景山还真没放在眼里。

        但是,陈平敢下这么重的手吗?

        杨景山不是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他肯定还有什么没说。

        但是,那也无所谓了。

        陈平,必须付出代价!

        说完,杨景山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边,杨开封也在杨景山离开后,就赶到了医院。

        当他看到病床上浑身缠绕着绷带的杨泰后,顿时勃然大怒,愤怒的将拐杖敲击在地砖上,喝道:“谁动的我孙子!我要他十倍奉还!”

        杨泰见到杨开封来了,立马鼻涕眼泪一大把,哭喊道:“爷爷,我成了废人了,是陈平,这一切都是陈平做的,替我报仇啊!”

        一听到是陈平做的,杨开封满面涨红,手颤抖的握着拐杖,道:“好,泰儿,爷爷这就去把陈平抓回来,敲碎他的骨头,给你报仇。”

        说罢,杨开封气势汹汹的带着一行人,星夜兼程,直冲杨桂兰的家里。

        与此同时,半个多小时后,陈平就接到了杨桂兰的电话。

        “妈,什么事,这么晚了。”

        陈平正在七八十平的小屋里准备着米粒手术后要用的东西,同时在同事群940,901,551里发着几千几万的红包,算是奖励员工的。

        “陈平,你好大的胆子,给我立刻滚过来!”

        一声怒喝,电话那头不是杨桂兰的声音,而是杨开封。

        陈平眉头紧皱,立马就明白了什么,平静的回道:“杨开封,你是为杨泰来的?”

        “好你个陈平,现在都敢直呼我的名字,你真是太放肆了,给我马上滚过来!”

        杨开封怒急,说完这一句,就啪的挂掉了电话。

        江家老宅,此刻杨桂兰和江国民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

        他们完全不知道老爷子半夜突然杀过来是干什么,还带了那么多人。

        看样子,异常的愤怒。

        杨桂兰对视了一眼江国民,心里骂个不停:“该死的陈平,肯定又是他惹事了!这回惹到了老爷子,他不死都得脱层皮。”

        杨开封就这样双手搭在拐杖的虎头上,端坐在沙发上,满面寒沉。

        整个屋里头,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没多久,江婉回来了。

        她也接到了自己老妈的电话,一进门就看到了此刻一脸阴沉怒意的外公。

        “外公,您怎么来了?”江婉上前礼节性的问道。

        可是!

        啪!

        杨开封扬起手中的虎头黑金拐杖,猛地砸在江婉的腿上!

        江婉吃痛,直接跪在了地上,脸上一阵惨白,豆大的汗珠滚落。

        “外公?”

        她不明白,外公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火,这是外公第一次这么打她。

        “给我跪着!一直跪到陈平回来!”

        杨开封怒喝道,“没用的东西,引狼入室!败坏门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