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60章 病倒了

作品:《 重生之农门肥妻

        第560章 病倒了

        许亦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屋外的雨已经小了很多。

        许清辰跟许清跃在屋内睡觉,苏晚则在屋内热一些剩饭剩菜来吃。

        中午她没有胃口吃东西,喂两个孩子吃饱了,又把他们哄睡着了,苏晚才感觉到饿。

        许亦云把身上的蓑衣帽子取下来,身上的衣裳已经湿了一些。

        额头上垂下来的几根头发丝被雨水打湿黏在一起,令他那张淡漠脸颊,增添了一丝丝人情味。

        “许林云可是找到了?情况如何?”

        苏晚等许亦云把蓑衣挂好,然后开口问。

        许亦云用毛巾擦了擦脸颊,说道:“抽了两巴掌,让将鸣将墨扛回家了,模样看着挺狼狈,不过死不了。”

        苏晚:“……”

        许亦云把脸上的水擦干了,又继续道:“他已经二十多岁了,自己做的事情就得承担后果。”

        “他喜欢杨秋月也好,为杨秋月伤神也好,省得他一天到晚都想打你的主意。”

        苏晚烦躁的心情,被许亦云这一番话搅得灰飞烟灭。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很是稀奇道:“许林云打我的主意?许亦云你是不是有些敏感了?我是他嫂子。”

        苏晚有些好笑。

        男人是不是都跟许亦云这样敏感的?

        想当初跟许林云第一次见面,她好像并没有瘦下来吧?当时她的体重是多少来着?好像也是一百斤出头吧?

        一米五多点的身高,配上一百斤的体重,真的很圆的好不好?要形状没有形状,要模样没有模样,许林云看上她哪点了?

        这许家的男人,难道审美有问题不成?

        许亦云的神情似乎有些尴尬。

        他轻咳了一声,然后往屋内走去。

        苏晚莫名其妙,跟在他身后想要再问问许林云怎么就想打她的主意,奈何,许亦云一声不吭的,苏晚问他话,他也不回答。

        从屋外走到屋内,许亦云的耳垂越来越红润,被苏晚问得多了,他停下来,略微无奈的叹一口气。

        “也只有你认为别人对你好都是没有任何目的的。”

        一般聪明的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最先看到的是这个女人的内在,然后才到这个女人的外表。

        许林云可能不会很多东西,但是看人的眼光,却是不比许亦云的差。

        苏晚听了许亦云的话,更加莫名其妙了。

        不过,许亦云却不愿意跟她多解释。

        *

        许林云的情况有些不好,淋了一天的雨,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就感染了风寒。

        脑袋发热,浑身无力,还时不时的还咳嗽着,这一次许林云真的病倒了。

        方氏跟许震都不会照顾人,许林云感染了风寒,他们并不知道要去哪里请郎中。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许震只能再次过来找许亦云帮忙。

        许亦云让将鸣到镇上去请郎中郎,自己走进厨房熬一些稀饭,留着待会给许林云送过去。

        方氏这个时候已经急疯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随时都有断气的趋势,她的心里终于滋生出一些自责来。

        难道真的是她太过分了吗?

        许林云真的有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吗?

        杨秋月才嫁人两天,许林云就变成这个模样,当真是她做错了吗?

        她不过是想要在娘家人那边能抬起头来罢了。她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受人瞩目罢了,为何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方氏哭得眼睛红肿了,苏晚跟许亦云过来的时候,她连恨苏晚的心都没有了。

        “儿子,你大哥过来看你了,睁开眼睛看看。郎中很快就过来了,你再坚持一会儿,好不好?千万不能有事,你若是出事了,娘该怎么办啊?”

        苏晚听着方氏哭,没有安慰她,而是走到桌子边,把自己提过来的挎篮放上去,然后从里面端出一些稀饭咸菜来。

        感染风寒的人,是没有任何胃口吃油腻的东西的。

        稀饭还是热的,苏晚把稀饭端给许震,让他喂许林云吃。

        许林云的脑袋昏昏胀胀的,听到苏晚说话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然后艰难地靠坐在床头。

        “嫂子…”

        许林云对苏晚很敬重,苏晚亲自送吃的过来给他,他哪能继续躺着?

        “别说话了,吃些东西吧。稀饭是我做的,咸菜也也是我腌的,你若是喜欢便多吃一些,若是不喜欢,晚上我再送别的给你。”

        “嫂子做的饭菜一直很好吃。”

        许林云脸色苍白,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却因为太过虚弱,根本没法笑出来。

        苏晚示意他别激动,然后腾出位置给许震喂他吃东西。

        吃下一小碗稀饭后,许林云就再也吃不下了。

        苏晚探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让许震去打水来,拿毛巾给他敷一下。

        等到许林云睡下去了,苏晚跟许亦云这才回家。

        郎中是下午过来的。

        将鸣骑着马儿带着郎中,不知道是不是马儿跑得太快的原因,那郎中下马之后,两条腿都是颤抖着的。

        许亦云将郎中带到许林云住的屋子,郎中给许林云检查一下病情,又开了几副药给他,说许林云按时吃药,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给许林云看完了病,苏晚拿了银子给郎中,将鸣就送他回去了。

        晚上,许林云吃的是苏晚熬的稀饭,不是许亦云熬的了。

        再加上喝下郎中开给他的药,当天晚上,许林云的情况就好转一些了。

        之后两天许林云喝的药吃的饭,都由方氏准备。

        隔了好几天了,茶叶地里面的茶叶已经发出新芽了,苏晚得去采摘回来。

        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方氏比以前要消停很多。许林云的病没有好,她就在家中照顾着,也没有再念叨许林云了。

        自己也有孩子要养着,苏晚没有时间去管方氏他们家的事情。

        新茶叶长出来了,嫩苗比上一次苏晚采摘的时候还要密。

        一眼看过去,这些茶叶树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片。颜色绿油油的,嫩芽一片接着一片,看着实在讨喜的很。

        苏晚喜欢采茶,每采摘下来一根茶叶嫩芽,她的心情都相当美好。

        “嫂子,上次不是说茶叶长出来后,您会做茶叶蛋给我们吃吗?您看这茶叶长得那么好,咱们是不是应该吃茶叶蛋了?”

        将鸣喜欢苏晚做的东西,看到这一片茶叶地,他就想到茶叶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