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5章 终于见他

作品:《 国标少女初长成

        当飞机降临在邕城机场的时候,天空竟阴沉沉下起了雨。

        重新踏上这个熟悉的老城,单小舞只觉得自己的心莫名的安定。

        来之前,她还来不及找合适的房租,就只能暂时订了一个相对便宜的公寓酒店,酒店的位置就位于纪家别墅所在的富人区里。

        行李都放下后,她整理了一下很快就又出门了。

        她要去看弟弟。

        墓园。

        因为下雨,山上的路都是泥泞的。还没走多远,鞋底就已经囤了一圈的泥。

        单小舞撑着伞,手里还捧着一束百合花。

        这两年,每逢忌日,她即便远在海外也会不辞辛苦的飞回来看望她的这个弟弟。她每年都会给他送百合花,虽然,她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但她喜欢。

        只是今天,当她站定在那有些痕迹墓碑前时,却意外的发现,不知是谁竟比她更早的送来了花,水仙花。

        “小涵,我回来了。以后我会长期留在邕城,不走了。”

        单小舞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百合放在了那水仙的旁边,同时还不忘帮墓碑清除杂草。

        “我想在这里开个舞蹈班,专门教小孩子跳拉丁舞,就和以前带我的冯老师一样。你认为怎么样?这样的话,我一有时间就会来看你的。”

        然后她又将雨伞撑尽量的撑在碑文上,开始烧纸。

        除了纸钱,还有她新买的画纸。

        她想弟弟在下面应该会继续画画吧,而且不再有人会阻止他了。

        “小涵,妈的情况不是特别好。听爸爸说,她曾经自杀过,幸好被爸爸发现立刻阻止了。”她开始向弟弟阐述家里的现状,“妈对你的事一直心怀愧疚,我猜她可能经常梦见你。可是,如果你到她的梦里见她,能不能说一些宽恕的话?妈她知道错了,她真的很后

        悔以前逼你逼得太紧。小涵,你原谅她吧!”

        她又说了一些,直到该烧的东西都烧完了,她才缓缓站起。

        “我走了,对了,先前还有谁来看过你吗?如果让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他!”

        她又瞟了一眼那水仙花,然后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回去。

        雨这时已经开始慢慢地变小,等到她走出墓园的时候,她就把伞都收起来了。

        之后她又去了纪家的别墅,但是今天,别墅里并没有人。

        她又等了一会,直到看见隔壁另一栋别墅里的人外出回来,然后才找到机会问了句:“您好,请问住在这里的老奶奶……”

        “哦,你说纪老啊,她上周被家人接走了!这屋子没人住了!”

        “什么?接走了?”

        这对单小舞来说,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被家人接走,那就意味着老奶奶终于不再孤独。而接走她的家人又是……

        “请问,你们看到过她家人的模样吗?是年轻的,还是中年的?”她又试探地问了一句。

        “是她儿子!”

        原来是纪爸爸。

        谢过那邻居,单小舞只能提着东西走回了酒店。

        之后她就在浴室里洗了个澡,再订个外卖。吃饱之后,她觉得有些累,与舍友们在群里闲聊了一会,然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

        天还没亮,单小舞就开始计划着今天去哪里选择地址。

        她要办私人舞蹈班,想要在少年宫租是极困难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去寻找合适的教室。

        离开房间时,她给自己准备了一个背包,里面还装了各种吃的和喝的,至少在路上不担心饿了或渴了。

        寻找教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回来之前,她就有在网上选好了几处,可到了现场看过之后,不是觉得环境交通不方便,就是觉得租金太贵,有待商量。

        然后,她开始慢慢将选址的范围扩大到另一个城区。

        一连三天,她都在重复着做着选址、确定路线和商谈价格的事。最后,她心里终于有了初步的方向。

        这天,她一直辛苦到晚上才从某个老旧的艺术培训中心里走出来。

        这是位于江北区的一个民用培训机构,虽然距离她现在住的酒店较远,但好在她还没租房,所以,若是能谈下的话,她只要在附近找个地方住就行了。

        但也就在要离开的时候,培训中心的另一间教室却响起了欢快又熟悉的拉丁舞曲。

        她先是惊讶,虽然她早听校长说这里也有新办拉丁舞培训的老师,但她还没见过,不知道情况是怎样的。

        于是,她很是好奇地顺着音乐响起的方向走,却在来到窗下时直接怔住了!

        在三面全是形体镜的教室里,如今正坐在一旁看一群孩子练习基本功的男人,不就是她一直在找的那个男人吗?

        而此刻,教跳舞的老师却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甚至还有些上了年纪。

        再看那男人,单小舞差点没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怎么会坐在轮椅上?

        “纪景辰!”

        下一瞬,她直接推开了那舞蹈教室的门,莽莽撞撞地冲了进去,喊他的名字!

        然后,教室里所有的人都转头来看她。

        同样的,也是一惊!

        ……

        “我一直一直一直在找你!纪景辰,你这些年究竟躲哪里去了?为什么你学也不上,还……”

        她看了看他身下坐着的轮椅,一脸的疑惑。

        纪景辰的反应却出奇的平静,样子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痞痞的,相反,他稳重了不少,甚至还显得有些老成了。就连他的头发也长了许多,还向后扎起了一个马尾。

        他连胡渣都有了,这样的他与大一时见到的他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纪景辰,你说话啊!你回答我!”

        见他久久没有回复,单小舞有些激动地又喊了他一次。

        所有人的注意力此时依然在他们那里,纪景辰朝四周看了一眼,便对那老师点了点头。

        “好了,今天晚上就先上到这,大家回去自己复习一下,回忆一下,下节课我们再继续!下课!”

        教舞的老师心领神会的对孩子们拍了拍手,一说下课,孩子们自然一哄而散。

        不一会,教室里也就剩下单小舞和纪景辰两个人了。四周终于变得安静又冷清,只剩镜子里照射出的两人相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