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试探

作品:《 江门归

        周巍忙拜下身去,“姑娘缪赞了。小周担不起。”

        江冉一抬手,笑道,“没什么担不担得起的,你是一个有志向的,我也盼着你有一日能堂堂正正的用上你的这个名字。”

        周巍听了却有些忐忑,他说道,“姑娘,我”

        江冉轻轻一笑,摆了摆手,“我知道,父亲对你有恩,更何况如今你的卖身契在他的手里,我不会强人为难,要你替我做事。不过若有一日,你真心实意的跟着我,我会高兴的。”

        周巍一愣,说道,“妹妹曾和我提及姑娘,说姑娘智谋无双,是女中诸葛,也带她极好,今日见了,才知道妹妹所言不虚。”

        他以前听妹妹提及的时候,多多少少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女子再怎么聪慧,也终究只是一个女子罢了,左不过有些小聪明罢了。

        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这江家姑娘的心怀宽广,不比男儿差。

        可是即便如此,因为江大夫对他有恩,当年收下他和妹妹,给了他一碗饭吃,这份恩情,他绝不能弃而不顾。

        周巍只得歉然道,“我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妹妹有姑娘护着,我便再无后顾之忧,我知道江大夫和姑娘父女之间有了芥蒂,我和妹妹一个跟着姑娘,一个跟着江大夫,各为其主,以后少不了要生出嫌隙,姑娘放心,若是对姑娘有害的事情,我绝不会去做。”

        江冉知道周巍此言出自真心,她点头道,“紫苏真心待我,我自会好好的护着她。你不用担心。”

        见过周巍过后,江冉并没有过多的停留。

        便起身回府。

        上了马车之后。

        白芷疑惑道,“姑娘,我们贴出转让药堂的告示,如今紫苏哥哥却不肯帮我们,我们住在内宅,该如何出售啊?”

        说到这里,紫苏心里歉疚,便道,“姑娘,对不起。”

        紫苏因为兄长不能替姑娘做事,而心生歉意。

        江冉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她反而宽慰紫苏,“放心吧,我不怪他,反而很是欣赏他,若是因为我三言两语,他就投靠与我,我反而不敢重用。”

        她和紫苏相处之后,就猜测到了紫苏哥哥的性子,大约和紫苏一样。

        见面之后,才知道并没有猜错,周巍果真忠诚心实。

        这样的一个人跟着父亲亏了。

        江冉太清楚父亲的性格,紫苏在自己身边,父亲绝不会重用周巍,有一日或许还会利用紫苏和周巍这一层关系。

        不过如果真有那一天,到时候,也正是她的机会。

        周巍的性子,一旦看清楚父亲的真实面目,就会真心的投靠自己。

        江冉很是看重周巍。

        她期待着这一天。

        “我今日贴出这两张转让告示,只是想先探探父亲的态度再做决定,若真要转出去,须得舅舅过来之后才行,你们都不用放在心上,我心里有数。”

        江冉说了之后,紫苏方才放下心来。

        江冉唇边浮起笑意。

        一石激起千层浪。

        只要这两间药堂的出售单子贴了出去,父亲一定会诧异万分的。

        这一次,她要搅得惊涛骇浪,满城风雨。

        还有徐家,徐家想要一个安分守己的儿媳妇,而她并不是。

        这一次,江徐两家的婚约已经快要走到尽头。

        江冉回府。

        两间药堂贴了告示出售转让的消息,很快就在广陵传的沸沸扬扬。

        江氏药堂在广陵一直占有半壁江山。

        如今江家忽然出售两间药堂,还是盈利位置都不错的两间。

        这事自然是让人猜测万分。

        虽然那两张告示很快就被撕去,依然引起旁人的猜测。

        江正堂很快就知晓了。

        江正堂知道消息的时候颇为头大,他过户江冉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一直刻意瞒着,如今女儿却公然的贴出单据。

        女儿这样毫不畏惧的姿态叫他暗暗心惊。

        也让他头疼。

        孔氏进门太过于顺利,这几日为了平息一妻一妾的关系,他刻意不回府,怕惹恼了妻女,惊动了族老。

        如今看来女儿果然不是安安生生的性子,一刻也不得消停。

        江正堂问道,“这单子是谁贴出去的。”

        “好像是两个女孩子贴的。有人看到,那两个女孩子上了马车之后,往小周的家里去了。”

        江正堂冥神一想,果真是江冉身边的丫头。

        他自然是记得江冉身边的那个叫紫苏的丫头是小周的妹妹。

        因为当初卖身契是他亲自给江冉的,后来为了这事,和江老太太费了多少唇舌解释。

        他便是想忘也忘不了。

        江正堂命人去唤了周巍过来。

        小周的妹妹紫苏已经成为女儿的心腹。这小周只怕有些知情。

        江正堂并没有发火,反而十分的平静,“今日东西两家药堂被贴了转让的告示,此事你可知晓?”

        他的声音十分的平和,可是依旧透着质问的意思。

        周巍百口莫辩,“我并不知晓。”

        江正堂是个谨慎多疑的性子,他自然不信,“有人看见,那两个丫头贴了告示,往你家去了。”

        周巍垂头,“回江大夫,大小姐的确去了弄堂,不过我并不知晓此事。”

        “冉冉?他去你家做什么。”江正堂越发的疑惑。

        “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坐了一会就走了。”周巍心里有底线,不肯交代江冉试图拉拢他的意图。

        江正堂面上全是疑惑,“小周,你如今跟着我,马上就是比试之期了,这次我会收两个弟子,本来我一向看重你,今日你叫我失望了。”

        周巍心里也是微微的有些失望。

        他跟在江大夫身边的时间不短,他当然知道自己不过是长生的陪衬。他并不在意能不能成为江大夫的徒弟,只想着跟着江大夫,报了江大夫的知遇之恩。

        可是江大夫却偏偏说出这样的话。

        周巍想起那个坦荡荡的少女。

        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至少,江姑娘对待身边的人从不疑心。从这一点来说,江大夫不如姑娘。

        周巍叩首,“回江大夫,今日这转让药堂的事我的确并不知晓,至于比试之事,长生比我更适合,我不想参加了,枉费了江大夫的一片苦笑。”

        他恭恭敬敬的说道。

        江正堂有些气结,感觉自己似乎真的有些误会周巍了。

        他只觉得十分的疲惫。“罢了,你先下去吧!”

        周巍躬身退下,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很快,掌柜的就过来说道,“叔老太爷知道出售药堂的事了,说要见大爷。”

        叔老太爷指的是江怀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