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73 独立

作品:《 春乔夏有明

        到了幼儿园,学校的领导免不了要问一番,早就和哥哥统一了口径,幼儿园教职工加起来不过十多个人,管的也没那么严,领导问了几句也没在多问,只是例行公事的问候陆乔,让她注意自己的身体。

        所幸幼儿园的事情又多又杂,加上又有孩子们陪伴,陆乔在上班的时候不会多想,下班回去虽然难熬了一点,但是时间总是慢慢的过。

        有人说恋爱期间的人多巴胺会分泌过旺,让人产生兴奋愉悦,一旦失恋垂体抑制多巴胺分泌,人就会感到失落和痛苦。

        但是时间一久,人的内分泌会相互平衡,痛苦就会慢慢减少。陆乔觉得自己的适应能力实在太差了,要么就是内分泌失调了,不然为什么总觉得时间过的慢,自己总觉得那么痛苦。

        那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陆乔的QQ空间里每天都更改着状态,都是说着一些酸酸麻麻的伤感话题,刚开始还有人在下面问一问怎么了,安慰一下,后来就没人问了。再到后来就有人看不下去,直接评论着说:“有那么夸张吗?”

        空间开放给那么多人看,这人这么说话,是不是太不给自己留面子了,陆乔气的一下把空间里所有萋萋苦苦的动态全删除了,那一下陆乔觉得自己像是一下放空了。

        陆乔似是感恩一般还点开那人的头像,却只是一只QQ企鹅,根本不知道是谁,索性又去空间里查找了一下才发现那人说自己夸张的人居然是楚云溪。

        陆乔一直和学校的同学联系很少,这大半年来一直都是忙着谈情说爱,更没去联系那些同学,回想大学校园里那个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好友加“姐妹”陆乔觉得自己因为朱霆失去的东西太多了。

        陆乔在楚云溪的空间里查看了一番,才知道楚云溪回到了老家县医院里成了全科医生,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想去重拾一下友谊问一问,但是又觉的自己太无脸了,点开了聊天窗口又被自己关上。

        爱情之外还有很多更值得自己追求的东西,陆乔觉得自己不能在懈怠沉湎在所谓的爱情悲痛之中,要尽快的站起来。

        陆乔想去考执业医师资格证! http://m.soduso,cc首发

        陆乔一摸身边才发现自己的东西还全在哥哥那边。陆乔迅速的安排了一下自己接下来一个月要做的事情。

        大姑姑这边的房子实在太小了,而且和大姑姑睡把大姑父拆开总不是办法,过了年,天气渐渐热起来,在家里睡觉穿的也少,那是件尴尬的事情。自己既然决定要考执业医师资格证那也得有个安静的地方看书。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陆乔要趁着这一个月的时间给自己找一间合适的房子。

        陆乔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哥哥,哥哥很是支持,也帮忙着留意房子。陆乔也抽了个时间将想法委婉的告诉了大姑姑。

        知道这里不是陆乔能长留的地方,大姑姑没有挽留,但是却嘱咐陆乔租房子租近一点,以后好走动,有什么事也能好照顾。

        最后大姑姑问陆乔钱够不够,陆乔记得冬天里第一杯热豆浆的温度,点点头告诉大姑姑:“自己有点钱,押一付三是够的,以后每个月的房租也有。”

        大姑姑欣慰的点点头,回头让大姑父也帮忙找房子。

        人多力量大,再加上邻近春节,房子很好找,不过几天的时间就找到了合适的房子,是个套房,一件稍大点卧室带了卫生间,被一对情侣租了。

        想要找人分担一点水费电费,还有物管费,小情侣很热心的帮房东在网上发了合租帖子。

        陆乔是看中了便宜的租金就租了下来,一个月三百块租金,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费用过一个月五百。

        陆乔正处于感情低谷期,这个时候偏偏要跟一对情侣合租房子是有一点自寻死路,但是谁让陆乔既想独立,又没钱呢!

        交了租金定金,陆乔就去哥哥那边把自己的东西搬来。周末哥哥要加班,嫂子又感冒了,陆乔就自己拖着两个大编织袋打车,两个编织袋又重又沉,陆乔一路拖下去,两只手勒出血印子。

        但是那些出租车看着陆乔搬了那么多东西,又赶上回来的时候正是中午12点,即是出租车交班又是午饭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带陆乔。

        陆乔站在马路口,手都要挥断了,来来往往的行人看陆乔像是看猴一样,陆乔心里一委屈,眼泪就跟着打转了。

        还好那个时候哥哥加班回家,发现站在路口的陆乔。

        哥哥问了一句:“你嫂子呢!”

        陆乔没有多想只说:“嫂子生病了,外面又冷就没有让嫂子送。”

        哥哥皱着眉头“嗯”了一声,站到旁边拦了一辆车,司机以为是哥哥要打车,谁知道哥哥却指了身后的陆乔说:“我帮我妹妹打的!到了的地方麻烦帮我妹妹拿一下袋子。”

        司机从窗户里探头出来,看了一眼干巴巴的陆乔脸都快绿了,但是哥哥的脸更黑,估计是害怕哥哥投诉拒载,司机只好打开后备箱,让陆乔上了车。

        哥哥帮陆乔放好袋子,拍了一下车门嘱咐陆乔“路上小心!”转身就急匆匆的望家走去。陆乔不明白哥哥怎么一下就变了脸色。

        在小区门口司机催促着陆乔下车,可是陆乔干巴巴的没有力气,再加上手上已经有了血印子一双手又肿又痛,两个大编织袋又重又沉。

        陆乔咬牙想将两个袋子拖下车奈何自己个子不够,怎么拽都拽不下来,而司机自己就坐在车里,即是嫌弃又像是看笑话,就是不下来帮忙。

        最后是过路的一个男子实在看不下去,上前帮陆乔抬下了车。司机反应飞快的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