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71 表妹

作品:《 春乔夏有明

        “我知道死心塌地的对一个人好是什么感觉,所以你和朱霆在一起的时候我虽然不乐意但是还是没有反对,万一他真的就是那个人呢!再加上那王八蛋又说能帮你解决工作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多留意,谁知道竟然是这样的一种人,我都嫌我没他打够!”

        哥哥转头看陆乔,眼底有隐含的怒意,“我知道你难受,所以到现在我没有给你说一句重话,只是以后你不能在做那样的事了,你想爸妈得有多痛苦,好死不如赖活,谁知道后面会怎么样!”

        陆乔涌起愧疚,难过的点点头。

        “工作的事情现在已经是这样了,你就先做着吧,留意一下招聘,也可以先考考执业医师资格证。”哥哥尽力的帮着陆乔指路,就像当初陆乔填报志愿一样。

        沿途的风沙太大,空气也实在让人难受,兄妹两人沿路又走了一会才各自回去。

        晚上回去的时候表妹终于回来了,大冬天里表妹穿了条黑色哈伦裤,套了一件黑色卫衣,里面穿的什么不知道,但是看上去应该挺薄的。

        即使在屋里里表妹也戴了鸭舌帽,躺在床上看电视的时候脚不由自主的抖着。

        看到陆乔进来淡淡的问了一句:“姐,你怎么样了?”这即是问候也是安慰吧。

        “我没事!好多了!”陆乔笑着回到,转身望了一圈屋子,大姑父不在家,大姑姑坐在床上低头织着毛衣,那一针一线戳的很是用力。

        表妹嫌无聊拿遥控器正挨着挨着换台,三十多个频道换下来还是没找到中意的节目,索性丢了遥控器,任由着电视里放着保健广告。

        气氛有点不对!

        “妹妹你在医院里工作怎么样?顺心吗?”陆乔首先打破沉默,以工作开了头,自己没有进成医院,对表妹其实很羡慕。

        “就那样吧!烦的要死!累的要死,关键是工资还低。”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起身肩膀碰了一下陆乔又问:“姐你的工资是多少?”

        陆乔不好意思的一笑,小声说:“我在幼儿园工作工资低的很,一个月就两千多一点点。”

        “我比你也好不了多少,但是你比我轻松啊,我都快累死了。“说完就把脑袋凑了过来让陆乔看她熬出来的黑眼圈。

        “我倒是宁愿累一点,钱多拿一点可以,你不知道没钱是多艰难的事。”陆乔叹了口气,看着大姑姑的脸阴沉的吓人,就好言劝着表妹:“在医院就好好做吧!都是刚出来的,等时间久了就会好一些,到时候工资肯定会上涨的。”

        “就算是涨也涨不了多少,我这辈子就要搭在那破医院了。”表妹说话的时候作出了一副老沉又苍然的样子,像是看透了人生一般。

        陆乔想劝又觉的自己的话根本就不会起作用。

        大姑姑家境其实挺好,表妹是独女,大姑姑和大姑父是把自己最好的都给了表妹。五岁送去学小提琴,可是几天的热劲一过就再也不去了;陆乔还没见过牛奶的时候,表妹就已经喝牛奶了,可是喝了一段时间又嫌牛奶不好喝也不喝了;十二岁就用珍珠面膜护肤,但是长大后却悄悄的改变了性格,变的跟个男孩一样。就连穿衣服都要穿男生的衣服。

        为了这些表妹从小也没少挨打,读书上学也让大姑姑操心。陆乔靠的是自己的真本事一路走进大学,可是表妹一路都靠的是关系。

        早上还听大姑姑说起表妹的事,那眼里的无奈和无能为力陆乔即是羡慕又是心疼。

        如果换个位置,陆乔会是什么样?

        此时气氛本就异常,表妹那一句话就像一根导火索瞬时点爆了大姑姑。

        “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就你这样子现在有一个医院要你,你都要上高香了,你还嫌这嫌那!”

        “你说的那些福气是你自认为的福气,我消受不起。我只能这样,我抱怨两句都还不行。”

        表妹身子岿然不动,说话不软不硬,却一下把大的姑姑气的脸都涨红了。

        “你这样是哪样?你觉得你现在这样怎么了?你还不够吗?我倒是有那个能力把你弄进省医院,但是你自己有那个格吗?”

        大姑姑越说气越大,手上的毛线也丢了,咬着牙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从小到大你要是有你哥哥姐姐一半的努力你至于现在成这样吗?读书的时候哪一次不是我们拿着棍子逼着你,你才肯去看一会书。你要是有你姐姐的本事我至于要去给别人磕头送礼,把一张老脸都丢尽了才把你塞进现在的医院吗?自己不知好歹。”

        “是!我什么都不如别人,我这样是谁生的?”表妹丝毫没有退让,起身气愤的把帽子砸进了大姑姑的怀里,“还不是你,你们自己无能怪我。”

        刚才有帽子加衣领遮着,这会又站了起来,陆乔才看清表妹的头发都被剃成了板寸,一只耳朵上还打了一颗耳钉。

        表妹的这个样子无疑于火上浇油,大姑姑气的起身就抓表妹的衣服,恨不得一爪就给扒下来:“你看你穿的是什么,给我脱了,一点人样都没有。”

        “我哪里没有人样了?你去看看外面有多少人这样穿,是你自己老土。”

        空气燃的都快要爆炸,陆乔忙着相劝,但是却无济于事,大姑姑和表妹两人越吵越凶,谁都不愿退让一步。最后是表妹摔门而出结束了这一场吵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