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68 夜谈

作品:《 春乔夏有明

        临别时陆乔问妈妈为什么要做手术,妈妈说有子宫肌瘤,县上医生建议切除子宫。都要准备入院的,陆乔这边出事,就赶了过来。

        陆乔眼泪汪汪拉着妈妈的手摩挲,要把自己的钱给一点给妈妈,妈妈却死活不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你哥要买房子我没钱给你拿,你也不要给我拿。”

        正巧车来了,妈妈转身上了车。

        陆乔的心就跟乱麻花扭在一起,说不出的复杂和凌乱。

        陆乔跟大姑姑回去的路上哥哥打来电话!在釜溪河边上找到自己的时候看到手机上一堆短信和未接来电,全是幼儿园里一个蒋老师的。

        回过去才知道陆乔旷工,哥哥连忙帮陆乔撒了谎:陆乔一个人晕在了出租屋里,到了晚上才被发现,正在医院里救治,帮陆乔请了一周的病假。

        哥哥叮嘱陆乔小心给领导回复,不要把工作丢了。

        小月子加上安眠药,再加上折腾了一天,陆乔早已经体力不支,在出租车上靠着大姑姑就睡着了。

        回到大姑姑家,大姑父忙着铺床,大姑姑忙着下面。表妹三天两头不回家,不是值夜班就是去了同学家,表妹睡的那张床差不多都是来铺杂物的,陆乔来了大姑父赶紧腾出来。

        收拾完已经深夜了,大姑姑和陆乔睡一张床,大姑父和衣睡在了另外一张床上,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没睡着。

        陆乔在车上睡了一会,这会又有点精神,虽然事情解决了,可是活生生一个人曾经占据了整个心,如今一下掏空,好难受。

        潇洒转身,真的有人能那么轻易的就做到吗?

        反正陆乔是做不到。

        大姑姑看陆乔垂着眉头不睡又不说话,主动牵起了话头。

        “你看的出来朱霆他妈害怕他爸吗?”

        陆乔点点头,思绪有点乱总想起朱霆垂头缩在墙角的样子,一个人要怎么样的生活经历才会懦弱至此?

        在他的生活里到底会不会有那么存在的一个人或者事能够让他有一天能够扬起头颅来?如果真的有是不是就证明其实他根本没那么爱自己。

        陆乔叹口气:枉自己那么真心的付出。虽然一开始掺杂了一些不那么纯洁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后来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对待朱霆的,想想对朱霆,陆乔觉得自己问心无愧。

        “你知道为什么吗?”

        大姑姑的话飘来,陆乔又摇摇头。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这般地步了余生也是陌路人了,习惯了有个人住在心里,忽然一下空了,那么难受,失恋伤心原来不是因为失去一个人,而是因为自己失去了一个习惯。

        “那是因为她没有读过书!”大姑姑的话又传来,说话的时候帮陆乔掖了掖被子,陆乔顺势往被子里缩了缩。

        大姑姑的床软硬合适,睡着感觉刚刚好,不像朱霆家的那个床,软软的钢丝床睡进去,第二天起来浑身都疼。

        “小学都只读到了三年级,字都认识不了几个,但是年轻的时候长的很漂亮,仗着自己的一张脸嫁给了朱烨伟,但是朱烨伟有着一股子自认清高的臭劲,图别人长的好看的同时又嫌别人没文化,结婚之后两口子过的其实一点都不顺。”

        说话的时候大姑父咳嗽了一声,翻了一个身把脸转向了墙,大姑姑顿了一下朝大姑父嘀咕了一句:“哎呀!不想听就蒙上被子睡觉。”

        大姑父又咳嗽了一声把被子扯起来蒙住了头,被子里传来沉闷的声音:“陆乔要恢复身体你少说点。”

        大姑姑赌气似的回了一句:“我不说我不舒服!心里憋着一口气呢!如果是外人不是军军,真希望朱霆就给打残打死呢!”

        大姑父就不再做声

        陆乔看着心里微微一暖,夫妻之间长久相处下来,或许就是这般平淡到无味却彼此成了习惯。

        陆乔抬眼望着大姑姑小声的说:“他们过的不顺是什么意思?”

        大姑姑目光扫过大姑父看着大姑父的被子一动不动才转头悄声对陆乔说:“以前朱霆她妈跟我关系还不错,常常跟我聊天,就经常在我面前哭,说朱霆他爸常常两三个月都不碰她,生朱霆之前一个月还那么有几次,生了朱霆之后一年到头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啊!”

        陆乔不是道德高尚的圣母,听到这里惊呼一声却明显带了报复似的快意。

        大姑姑似乎也是很快意抿着嘴不含好意的坏笑:“以前还常常怀疑朱霆他爸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但是她知道别人瞧不起她没有读书,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偏偏朱霆他爸在人前却还要偏偏装的一副恩爱的样子。我猜她故意那么对你多半都是心理有问题了。守着一个男人却过的跟寡妇一样,你说这心里不是有病才怪。”

        “既然都这样,姑姑你那个时候又为什么要给我说媒呢?还说他们是十里八里的好人。”

        大姑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们对待外面的人的确是很好啊,当时我就想他们能够对外人那么好,对自己家里的人再怎么坏也不会坏到哪去,而且我想的是婆媳之间在怎么都会有不愉快,磕磕碰碰不是家常便饭?

        谁家不是这么过来的!谁知道他们对你这么下的了手。他们就是道德败坏了一点,中国又没有法律能来对付这些人,顶多也就只能在背后说说议论他们,但是这种事谁又愿意闹大,影响名声终归不好,也就只能自己吞着苦水了。”

        陆乔抿了抿嘴,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吞:“知人知面不知心,只怪自己瞎了眼。”

        大姑姑轻拍了一下陆乔的背,半天又才说:“你和朱霆之间真没有挽回余地了?真的能放下?”

        陆乔疲惫的闭上眼,遮住眼里快要渗出的水汽:“我从打算吞药的那个时候起就没有想过要回头。”

        “不回头也好!免得再回去吃苦!”

        大姑姑伸手关了灯,房间内变的影影绰绰,窗外稀拉拉的车辆声传来,陆乔还是没有睡意,总觉得空了什么。

        陆乔轻轻的翻了个身,面对着冰冷沉重的墙壁心里莫名觉的安全一点,可是脑子总是浮现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昏睡了这么多天从来没觉得夜这么难熬过